第68章 第六十八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8章 第六十八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福运宝珠[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圣旨?

    今天还不是发榜的日子, 怎么会有圣旨?难道提前一天通知?不对吧,哪有圣旨到府里通知的?

    贾琏一肚子疑惑, 出了自己的院子, 来到荣禧堂。

    等他来到荣禧堂,贾母他们已经到了。圣旨来了, 家里的人都要出来接旨。

    贾琏看到一个小太监, 并没有在太监手里看到圣旨。

    不是说圣旨吗?圣旨呢?

    “奴才见过贾公子。”太监利落又恭敬地向贾琏行了个礼,“奴才是在御前伺候的小福子。”

    贾琏一听这话, 心头一凛, 对这位小太监也客气了:“见过福公公, 不知道福公公此次前来是?”

    “奴才是奉上的皇上口谕, 请贾公子进宫。”小太监长得白白净净, 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看起来很可爱, 对荣国府的人也非常客气,没有把御前太监的架子。

    原来是口谕啊!

    他就说什么时候殿试的成绩直接用圣旨来公布了。

    兴儿那家伙真是闹了个乌龙。

    其实不能怪兴儿,整个荣国府的人听说宫里的太监来了,而且还是御前伺候的太监,说有事找贾琏,还以为有圣旨。

    “请公公稍等下,我去换一身衣服。”进宫面圣, 可要把自己收拾干净, 不然衣衫不整地去面圣就大不敬了。

    “贾公子不急。”

    等贾琏离开去换衣服, 贾赦就塞给小太监一个荷包:“福公公, 您可知皇上找我家琏哥儿是为了何事?”

    小太监笑眯眯地收下荷包,说道:“贾大人放心,皇上只是想看看贾公子,并没有什么事情。”

    听到小太监这么说,贾赦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大气,一脸感激地说道:“多谢公公告知。”

    小太监见贾赦出手大方,也知道贾琏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想了想就卖了一个好。

    “贾大人,很快贵府就会收到好消息。”

    贾赦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神色有些激动:“多谢公公!”说完,又塞给小太监一个荷包。

    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赵嬷嬷听说他要去面圣,心里无比激动,连忙从衣柜里拿出,前几天刚给贾琏做的春装,一身浅绿色的衣服,衣服上绣着几棵翠竹。

    浅绿色的衣服衬得贾琏更加唇红齿白,看的一旁的丰儿直接红了脸。

    “丰儿给我束发。”

    “是,少爷。”丰儿的手特别巧,很快就帮贾琏束好了发。

    “少爷,真是太俊俏了。”赵嬷嬷心想如果她在年轻二十岁,她会不择手段地爬上少爷的床,少爷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贾琏换好衣服,整理好仪容,就和小太监离开了。

    在进宫的路上,骑马走在京城的街道上,贾琏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街道上无数人的目光。很多姑娘看到贾琏都红了脸。

    年纪大的妇人就直接问身边的人:“这位俊俏的公子是哪家的,长得真是好看?”附近的年轻姑娘不由地竖起耳朵,想知道刚刚骑马而过的好看公子是哪家公子。

    “不知道啊。”

    “看他一身气度,肯定是世家子弟吧。”

    “我知道他是谁。”突然有一个人大声地说道,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谁?”

    “快点说他是谁?”

    “是哪家的公子?”

    见大家都用热切地目光看着他,这个人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注视,虚荣心得到了大大地满足。

    “咳咳咳……”这个人故意咳嗽了下,然后装作一副高深地模样地说道,“他就是荣国公的儿子——贾琏,也就是考中五元的贾琏贾公子!”

    周围人的听到是贾琏,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原来是他啊!”

    年轻的姑娘们听说刚刚骑马过去的好看公子居然是鼎鼎有名的考中五元的贾琏,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的更加激烈,心里对贾琏的爱慕和仰慕更深了。

    “听说贾公子今年才十五岁,很有可能考中状元。”

    “以前就听说贾琏长得好看,我还以为是骗人的,没想到是真的好看。”

    “听说贾公子还没有说亲,不知道哪家姑娘会好运地说给贾公子。”

    “考中五元,又长得这么好看,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大家围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贾琏的事情。

    贾琏跟着小太监骑马来到宫门口,下了马又跟着小太监走进了宫里。

    这是第二次,贾琏来到宫里,心情要比之前要轻松不少,不过心里却充满疑惑,皇上找他做什么?

    “福公公,皇上是找我一个人,还是也找了其他人?”

    “回贾公子,皇上先单独召见你,然后再召见别人。”

    “谢谢福公公告知。”皇上为什么先单独召见他?

    看出贾琏心里的困惑,小太监向他说道:“贾公子,是这样的,阅卷的大臣批改完考卷后,会把最好的十份考卷呈送给皇上过目,当着皇上的面,将这十份试卷拆开弥封,将考生的个人信息显露出来,皇上将这十份试卷排定名次,选定状元、榜眼、探花,以及二甲的前七名。”

    贾琏一听这话,一脸恍然:原来是传说中的“小传胪”。

    最终殿试的名次,包括状元、榜眼、探花,和二甲前七名,都是在皇上召见后,才正式确定下来,最后才会填写大小金榜,殿试五天后正式发榜。殿试放榜被称为“大传胪”或“传胪大典”。

    其实,隆武帝在召见贾琏他们这前十位之前,心里已经确定了殿试的名次。但是还是要亲自问问这前十位考生,说不定能给他惊喜,到时候再更改名次。

    心中的疑惑弄清楚了,贾琏心里就放心多了,他还以为他的考卷出了什么问题,要被皇帝单独召进。

    等等,皇上第一个召进他,是不是代表他考中了状元?

    虽然这次殿试,他对自己能考中状元的信心很大,但是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现在得知自己真的考中了状元,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激动和兴奋。

    呃……听山长说,小传胪的时候,皇上要当面问一些问题,类似于面试。答得好,面试才能成功,这样才能确定考中状元。

    他高兴地太早了……贾琏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小太监带着贾琏来到御书房门口:“贾公子,你在这里等一下。”

    “好的。”

    小太监低着头走进御书房,然后跪了下来:“启禀皇上,奴才把贾公子带来了。”

    “让他进来吧。”隆武帝放下手中的奏折,微微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站在大门口等待传召的贾琏,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脖子传到全身,冷地他打了个冷颤。他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希望是他想多了。

    小太监走了过来:“贾公子,皇上让你进去。”

    贾琏朝小太监抱了下拳:“谢谢福公公。”

    “贾公子客气了。”

    贾琏低着头,有些拘谨地走进御书房,然后跪下来行了个礼:“学生贾琏参加皇上,皇上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贾琏站起身乖乖地站着,一双眼盯着地板看,不敢四处乱看。

    看到贾琏一副乖宝宝地模样,隆武帝忍不住想要逗弄他:“抬起头,让朕看看。”

    贾琏乖乖起抬起头,把他一张好看地脸露了出来。虽然隆武帝叫他抬起头,可他依旧不敢直视龙颜,双眼微微下垂,所以并没有看到隆武帝的脸。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顺了?”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

    贾琏抬起眸朝隆武帝的脸望了过去,当看清楚隆武帝的长相时,他的脑子轰的一声,然后惊叫道:“林叔叔?!”

    卧槽!卧槽!卧槽!

    此时的贾琏脑子里就像有一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直接傻掉了。

    隆武帝见贾琏瞪大双眼,张大着嘴巴,一副目瞪口地地模样,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朕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

    贾琏呆愣地望着隆武帝,脑子里和心里被“卧槽”两个字刷屏了,半天都没有反应。

    “有没有很惊喜?有没有很意外?”隆武帝撑着下巴,笑眯眯地望着惊呆的贾琏。

    贾琏愣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说道:“林叔叔,您怎么是皇上?”卧槽,他是不是还没有睡醒,还在做梦。居然梦到林叔叔变成皇帝了,太玄幻了。

    李进忠听到贾琏这么说,立马训斥道:“大胆,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隆武帝抬手阻止了。

    贾琏没有听到李进忠的话,此时他傻傻地掐了下自己的手臂,一股剧痛袭来,疼的他直抽气。

    隆武帝见贾琏掐自己,不由地好奇问道:“你小子掐自己做什么?”

    “不是在做梦。”

    隆武帝听了这话,先是怔了下,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

    御书房里的太监和宫女都被贾琏逗笑了,没想到这位贾公子这么呆。

    贾琏望着隆武帝,眼里带着不可置信:“林叔叔,您真的是皇上啊?”卧槽,这又不是电视剧,他认识的林叔叔,摇身一变,变成了皇帝,这太玄幻了。

    “怎么不相信?”

    贾琏微微点头,呆呆地说:“感觉太不真实了。”又不是演电视剧,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剧情。

    “哈哈哈哈哈……”隆武帝的笑声充满整个御书房,就连站在御书房外面的太监和宫女也听到了他的笑声,都在心里琢磨,皇上怎么会如此高兴?

    “朕的确是皇帝。”贾琏这小子的反应太有趣了,比他想象的还有意思。

    贾琏心想林叔叔是隆武帝,那林爷爷是……突然惊愕地瞪大双眼,惊呼道:“您是皇上,那林爷爷……”卧槽!那林爷爷岂不是太上皇了!

    隆武帝揶揄地望着贾琏:“朕是皇上,你说老爷子是谁?”

    “太上皇!”贾琏被惊得差点昏了过去,他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了了。

    “答对了。”

    砰地一声,隆武帝见贾琏突然倒在地上,惊地站起身,一脸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贾琏瘫坐在地上,可怜兮兮地说道:“林叔叔,我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有些消化不了刚刚得知的真相,您让我缓一缓。”贾琏没有发现自己喊了隆武帝一声林叔叔。

    隆武帝听到贾琏叫他“林叔叔”,眼里闪过一抹温柔,随即失笑地说:“朕给你时间,让你好好地消化下。”

    贾琏坐在地上,在脑子里梳理他和林老爷子,还有林叔叔认识的过程,和相处的过程。

    他一直知道林爷爷的身份不简单,才不是他自己说的是个富商。他一直觉得林爷爷曾经是某个大官,但是没想到是太上皇!

    大官和太上皇相差太多了好不好,完全超出他的接受范围!

    太上皇……皇上……林爷爷是太上皇……林叔叔是皇上……

    这两句话不停地在贾琏脑子里地循环,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电脑当机一样。

    隆武帝饶有兴趣地看着贾琏坐在地上,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难以置信,一会儿纠结无措……表情非常丰富和精彩。

    李进忠看了看隆武帝,见隆武帝嘴角上挂着恶作剧般地笑容。然后再望了望瘫坐在地上的贾琏,一副傻傻呆呆地模样,心里忍不住同情贾琏,这孩子肯定被吓死了。

    能不被吓死么?

    和他下棋,经常悔棋的林爷爷变成了太上皇!

    老是作弄他的林叔叔变成了皇上!

    他饶是心里再强大,也难以接受这个吓死人的事实啊。

    贾琏想到自己之前老是和林爷爷下棋吵得脸红脖子粗地模样,心里就后悔的要死。卧槽,他居然敢和太上皇吵架,简直胆大包天,不要命啊……

    呜呜呜呜呜……他这下要怎么办?

    贾琏此时的心情,只能用一个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悲伤逆流成河。

    隆武帝见贾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收起脸上恶趣味般地笑容,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还没有消化?”

    贾琏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隆武帝:“林叔叔,您找人对着我的头打一下吧,最好把我打失忆。”

    “你为什么要失忆?”

    贾琏一脸生无可恋地说:“这样我就能忘记今天的事情啊。”电视剧的狗血剧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觉得自己有多幸运,而是觉得自己即将小命不保了。

    “哈哈哈哈哈……”隆武帝拍着御桌笑地停不下来,就像是被人点了笑穴一样。

    贾琏不明白为什么隆武帝笑的这么开心,只能求助地看向李进忠,结果看到李进忠也是一脸笑意,顿时无语了。

    隆武帝笑了大半会儿才停下来:“你这小子……还不起来,打算坐在地上做多久?”

    贾琏苦着脸说:“我的腿吓软了,站不起来……”

    隆武帝愣了下,随即又笑了出来:“哈哈哈,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啊……”这天下只有这个小子敢和老爷子在下棋的时候,和老爷子大吵。

    “不一样,您现在变成皇上了啊……”他是真的站不起来。

    “李进忠,你去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

    “是,皇上。”李进忠走到贾琏的身边,伸手扶起贾琏,一旁的小太监搬来椅子,贾琏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谢林……”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喊林叔叔,连忙改口,“谢皇上。”

    “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就叫我林叔叔。”听着小子叫他林叔叔听习惯了,听他叫他皇上还有些不习惯。

    “林叔叔,你和林爷爷,不对,和太上皇会不会治我的罪啊?”一个大不敬的罪,就能让他小命一命呜呼。

    “你怕我们治你的罪?”这小子原来是在害怕这个啊。

    “当然怕啊,我之前还经常和林爷爷吵架……”不能想,越想越害怕。

    “放心,我们不会治你的罪。”

    “真的?”

    “真的。”

    皇上都是一言九鼎,听到隆武帝这么说,贾琏心里就放了很多,好看的脸上露出一个劫后余生地表情。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朕问你……”

    贾琏立马挺直腰背,神色变得非常严肃和认真。

    隆武帝问了一些关于贾琏答题的问题,比如说他是怎么想到从【君】这个角度深入,他写的那些措施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更详细的。还有怎么发展经济,怎么壮大军队。

    贾琏一时间忘了之前的事情,滔滔不绝地和隆武帝讨论起这些问题。自从他一次次完成系统的任务,一次次升级,系统里的书籍基本上对都对他开放了。

    系统里就有很多关于发展经济、军队、改革技术等方面的书,他看了不少。因为一直忙着考试,没有时间去弄这些。现在殿试结束了,他就有时间捯饬技术了。

    隆武帝越听越心惊,贾琏这小子要比他想象中聪明,这小子还真是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惊喜。

    两人越聊越来劲,一时间忘记了时间,要不是李进忠提醒午膳的时间到了,估计两人能聊到晚上。

    隆武帝直接留贾琏下来用午膳,大概之前和隆武帝聊得不错,贾琏一时间忘了紧张和拘束,就跟以前在林老爷子的乡下院子的时候,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一样。

    两人一边用膳,一边继续聊刚才的话题。让候在一旁的太监和宫女们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皇上对这个贾琏真的是太不一般了,不仅留贾琏用膳,还给贾琏夹菜,还问好不好吃。

    这个贾琏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能得到皇上这么喜欢!

    “还是李伯烧菜好吃。”贾琏口中的李伯是太上皇在乡下院子里的御厨老李。

    “老李可是老爷子御用的厨子,厨艺自然不一般。”隆武帝忽然想到什么,对候在一旁的李进忠吩咐道,“这小子喜欢吃糕点,你去装一些糕点,待会让他带回去。”

    贾琏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嘴馋地问道:“能多给一点吗?”

    隆武帝被贾琏的厚脸皮逗乐:“好,多给你一点。”

    “谢谢林叔叔。”

    用完午膳,两人又讨论一会儿,隆武帝这才放贾琏离开。

    贾琏恍恍惚惚地离开皇宫,走的时候没有骑马,而是坐着马车离开的。因为隆武帝赏赐了几大盒糕点,贾琏要是骑马就拿不回去,就让他坐马车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贾琏还在沉浸在林叔叔是皇上,林爷爷是太上皇的巨大震惊中,总觉得不真实。

    很快,隆武帝留贾琏用午膳的消息,传到很多人的耳朵里。

    四皇子得知这个消息,高兴地笑了很久,这次状元非贾琏莫属了。

    贾琏考中了状元,又得到父皇的赏识,这对他来说太有益。

    大皇子那边得到消息后,心情就不像四皇子这么美好了。支持大皇子的大臣们,认为必须把贾琏从四皇子那边挖过来,想尽办法撬过来。如果贾琏不识相,那就只有除掉,绝不能让贾琏成为四皇子的最大助力。

    贾琏回到荣国府,把隆武帝赏赐的糕点,送给贾母一盒,送给王夫人他们一盒,送给宁国府一盒。

    贾母听说是御赐的,心里很是震惊,随即心里美滋滋地收了下来。而王夫人他们却拒绝了,说他们不太喜欢吃糕点。

    贾琏见王夫人他们不要,心里求之不得。宫里御厨做的糕点很好吃,他还舍不得给他们。

    “琏哥儿,你见到皇上,皇上跟你说了什么?”贾母一脸慈爱地望着贾琏。

    “皇上就问了我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跟殿试有关的问题。”他才不会傻傻地把今天面圣的事情详细地告诉贾母。

    “你回答的怎么样,皇上满意吗?”

    “应该是满意的。”

    “皇上只召见你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其他人。”

    贾母听到贾琏这么说,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她原本以为皇上只召见琏哥儿一个人,这样就代表琏哥儿得到了皇上的赏识。可是,皇上还召见了其他人,那琏哥儿就不是特殊的。

    “明天就是发榜的日子,你今天好好休息。”

    “那孙儿告退。”

    贾琏回到自己的院子,就被叫去贾赦院子。

    贾赦也问了一样的问题,想知道皇上找贾琏到底是什么事情。

    “小传胪。”

    贾赦一脸惊讶:“小传胪的话,就代表你在前十名之中。你是第几个被叫去的?”

    “第一个。”

    “第一个?”贾赦顿时满脸惊喜,笑着说,“哈哈哈哈,我要有一个状元儿子了。”

    “我是第一个进去,并不大代表我会考中状元,您先不要高兴的太早。”

    贾赦闻言,奇怪地望着贾琏:“你之前不是对自己考中状元很有信心吗?”

    “是有信心,但是在没有发榜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等明天发榜了,我再高兴吧。”

    “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他得好好地消化一下今天收到的惊吓,还要好好地想一想以后怎么面对林爷爷。

    “去吧,好好休息。”

    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让赵嬷嬷他们没事不要打扰他,他要好好地睡一觉。

    躺在床上,贾琏越想心里越惊,觉得自己以前太胆大包天了。可是仔细想一想,林爷爷并没有怪罪他。

    以后要怎么面对林爷爷?像以前那样对待他,继续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老人?还是把林爷爷当做太上皇对待?

    对了,以后面对林叔叔,不对,是皇上,不能像以前那样了。他今天面对皇上就有些失礼了,以后一定要拿出臣子的态度对待皇上。

    贾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乱糟糟的,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宁愿林爷爷和林老爷子都是普通人,而不是皇上和太上皇。

    隆武帝召见贾琏后,又一一召见了剩下的九个人。召见完十个人,隆武帝就彻底定下了殿试的名次,基本上没有变化。就是把之前定的第九和第十换了下,其他的没有变。

    等隆武帝忙完,晚上去太后宫里用膳,太上皇也在,一家三人难得聚在一起用膳。

    用完膳,太上皇和隆武帝去了书房,太上皇问了隆武帝今天见贾琏的情况。

    隆武帝想到今天贾琏见到他的反应,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小子的反应太好笑了,他被吓得不轻,吓得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太上皇能想象到贾琏当时是什么表情,微微失笑:“他回答怎么样?”

    “他回答的非常好,真是一次又一次地给我惊喜。”隆武帝很好奇贾琏的小脑地装的是什么。

    “这小子的想法有时候为所未闻。”太上皇经常被贾琏“新奇”的想法惊倒,现在已经习惯了。“你今天中午留他用膳,这件事情已经传遍整个京城了。老四认为贾琏是他的人,老大爷也认为贾琏是老四的人。老大为了撬老四的墙角会拉拢贾琏,如果拉拢不了,就会除掉贾琏。”

    隆武帝知道太上皇是在担心贾琏的安全:“要不我把他送到老宋那去?贾琏呆在老宋的军营里,安全绝对没问题。”

    太上皇微微摇了下头:“如今太平盛世,不需要打仗,把贾琏送到军营,又派不上用场,太浪费了他的才能。”

    隆武帝觉得太上皇的话有道理,赞同地点了下头:“您说的是,让贾琏去军营派不上什么用场。”

    “还是派暗卫保护他吧。”

    隆武帝听到这话,很想翻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您还真是喜欢贾琏这小子……”也不知道贾琏这小子哪里入了老爷子的眼,让老爷子这么宝贝。

    太上皇懒得搭理自家儿子这么幼稚的话:“好好培养贾琏,他会成为老二的左膀右臂。”

    “我知道。”

    “贾琏考中了状元,就是六元,你也跟着沾光了,你打算给贾琏什么职位?”

    一般来说,考中状元就会授职翰林院修撰。但是,贾琏这次不一样,不仅考中了状元,还连中六元。六元别说大隆朝没有,就是之前的朝代没有,可以说是历史上第一个六元。所以,给贾琏翰林院修撰就显得有些平常了。

    “内阁侍读学士或者翰林院侍读学士。”这两个都是从四品的官职,要比翰林院修撰高两级,要知道翰林院修撰只是正六品的官。

    太上皇神色若有所思:“从四品有些高了,给他一个正五品的官职就可以了。”

    隆武帝闻言,眼里闪过一抹讶异:“正五品?会不会太低了?”

    “他还是个新人,不能给他太高的起点,正五品就够了。”

    “那就郎中吧。”隆武帝捏着下巴想了想,“工部郎中。”

    “那小子曾经说过要搞什么技术,让他去工部刚好和了他的意。”

    隆武帝让贾琏去工部,可不是因为贾琏要搞什么技术,而是因为工部尚书是二皇子的人。

    “那就工部郎中。”

    “恩。”

    正在家里烦恼怎么面对太上皇的贾琏,不知道他的官职已经被太上皇定下来了。

    第二天,是殿试发榜的日子,巳时准时在太和殿举行传胪大典。

    一大早,贾琏就起来了,换上昨天礼部差人送来的进士服。参加传胪大典,每个人都必须穿上进士服。

    送来的进士服是深蓝色的,穿在贾琏身上,衬得他更加俊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贾赦看着贾琏一身进士服,莫名地觉得感动和自豪,不由地红了双眼,湿了眼角。

    “不愧是我的儿子,是荣国府的骄傲。”

    “爹,去给祖母请安吧。请完安,我还要去宫里。”

    “走吧。”

    当贾母看到贾琏一身进士服,也是十分地感动,湿了双眼,连说三声:“好!好!好!”贾家除了贾敬是进士,再也没有人考中进士了。如今琏哥儿考中进士,是他们贾家第二个考中进士。

    给贾母请完安,贾琏就去参加传胪大典。

    等贾琏来到宫门口,发现门口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一部分是穿着进士服的人,另一部分是穿着朝服的文武百官们。

    贾琏走到穿着进士服的队伍中,等着宫门打开。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他熟悉的人,找不到人聊天,心里有些小小地失落,但是他身边的人却非常兴奋。不过,这很正常,毕竟金殿传胪可是所有学子们心中最重要的时刻。

    大家一边等,一边聊天。聊的最多的话题,自然是状元是谁。大家在猜,状元是贾琏,还是苏鸣远?

    京城的学子们自然觉得状元是贾琏,毕竟贾琏之前考中会元。而江南的学子们当然觉得状元是苏鸣远,之前苏鸣远在会试上输给贾琏,绝不会在殿试上输给贾琏。

    之前关于贾琏和苏鸣远谁能考中状元,京城的学子们和江南的学子们还在大街上争执了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宫门打开了,先是文武百官进宫,然后众考生们再进去。

    当宫门打开那一瞬间,每个考生们的表情都十分激动。

    金殿传胪!终于要开始了!

    十年寒窗苦的,等的就是这一时刻!

    贾琏站在队伍中间,突然听到太监叫他名字,他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站在新科进士们的最前面,毕竟他是会元,他站在第一位名正言顺。站在他身后的是苏鸣远,接着是明万举。

    深吸一口气,贾琏神色严肃地走进了宫,他的身后跟着众多考生,大家脸上都是严肃认真地表情。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宣旨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

    “宣新科进士入殿面圣!”

    “皇上有旨,宣新科进士进宫,金銮殿上面圣!”

    声音越来越近,听的越来越清楚。

    众考生们走过一道道宫门,离金銮殿越来越近,心情也是越来越激动。

    李进忠站在阶梯上,高声地喊道:“皇上有旨,宣新科进士进宫,金銮殿上面圣!”

    他的声音非常大,也非常有穿透力,像是传遍整个宫中,宫中的每个角落都听到他的高喊声。

    众考生们走到金銮殿的门口的阶梯下,看到站在阶梯上的李进忠,在听到他的高喊声,很多考生都留下了眼泪。

    对众考生们来说,他们等待这一刻,等待的太久了!

    贾琏本来没有什么感受,毕竟上辈子经历过高考,不像其他人那么激动,大概是受到周围人的影响,或者是受到身边的气氛的渲染,也使得他心里充满了感动,鼻头发酸,眼眶泛红,眼中有泪光闪现。

    微微仰头,把夺眶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贾琏深吸几口气,稳了稳心神,抬起脚走上阶梯。

    只要走上这长长的白玉阶梯,就能到达金銮殿的门口,然后走进金銮殿,他这一生的命运就要发生了改变。

    当贾琏走到阶梯上,来到金銮殿的门口,心里升起一股浓浓地成就感。

    刚刚和他们一起等待宫门打开的文武百官们已经站在金銮殿中,而隆武帝高高地坐在龙椅上,双手搭在两边扶手上的龙头上,腰背挺直,面无表情,属于帝王的威严不仅笼罩在整个金銮殿中,还蔓延到金銮殿门口。

    感受到帝王的威严,众考生们的心头顿时一凛,不觉地放轻呼吸,不敢大声呼吸,更不敢四处张望。都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或者地板。

    “鸣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鸣鞭。

    接着,贾琏他们就听到三声鞭声。

    鞭声特别重特别响,震得在场所有考生心头一颤。

    鸣鞭也叫静鞭,用黄寺编制而成,鞭梢涂蜡,打在地上很响,目的是警告大臣,也有肃静的意思。

    鸣鞭之后,变得更加安静了。

    接着,新科进士们进殿面圣。

    贾琏走在队伍的第一位,自然也是第一个进殿。他低着头,步伐稳重,一步步走了进去,然后停了下来,接着跪了下来,朝高坐在龙椅上的隆武帝行礼:“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跟在贾琏身后的考生们也都跪了下,跟着贾琏一起朝隆武帝行礼。

    “平身。”

    “谢皇上。”

    众考生们站起身,等待着金殿传胪。

    大殿里的气氛非常安静,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大概是□□静,贾琏莫名地紧张了起来,心跳也咚咚地剧烈地跳动起来。

    礼部尚书从队伍中走出来,朝隆武帝行了个礼,从李进忠手里接过圣旨,打开准备宣读。

    在这一刻,所有考生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贾琏垂落在腿边的双手,不觉地用力地握成了拳头。

    礼部尚书打开圣旨,高声地宣读:“隆武二十二年,甲戌恩科殿试第一名……”

    就在这时,所有考生都屏住呼吸,就连贾琏也屏住了呼吸。

    “贾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