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六十六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6章 第六十六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会试结束以后, 贾琏回到了紫山书院,继续回去跟着山长上课。别以为他考中了会元, 就代表他在殿试中就能考中状元。虽然说会试的成绩差不多就是殿试的成绩, 但是殿试的状元、榜眼、探花并不一定就是会元的前三名。

    贾琏要想考中状元,就必须再下一番功夫。

    殿试虽然是最高一级的考试, 但是考试的内容却非常“单一”, 因为殿试只考一门,那就是策问。

    虽然殿试只考策问, 但是难度却不小, 毕竟殿试的题目是由皇帝亲自出的。

    山长这段时间模拟殿试的情况来指导贾琏, 考题自然是往年的殿试的题目。

    “你如今考中五元, 再努力下或许能考中状元, 考中六元。”山长勉励道, “这段时间你可不能有一丝的放松和懈怠, 要拿出比平时更努力的心态来。你考中了会元,并不能代表你在殿试中就能考中状元。”山长怕贾琏考中会元后,就骄傲自满了,觉得殿试随便考考就能考中状元。

    “先生放心,学生一定会更加努力。”贾琏心里可没有因为考中会元,就觉得自己一定能考中状元。现在离状元只剩一步,他可不想在最后一步的马失前蹄, 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和成就化为虚有。

    山长看了看贾琏, 在他的眼里看到坚定和斗志, 这才放心。

    “好, 这次我们换个题目。”

    “换个题目?”贾琏眼里闪过一抹疑惑,这段时间考的题目都是以前殿试的考题,这让贾琏对殿试的题目有了些了解。

    “以往的殿试考题,你已经差不多做完了。”山长捋了捋胡子,笑着说道,“这个题目是老夫根据以往殿试的考题编造出来的。”

    贾琏这下听懂了,先生的意思就是他根据以往的殿试考题猜题,这就跟上辈子的高考一样,很多老师猜测高考题目,有的老师甚至猜中了考题。他记得上辈子考高中的时候,他们的语文老师就非常牛逼地猜中了高考作文的题目。希望先生的猜题,也能猜中。

    “先生,请说考题。”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山长说的题目很简单

    听到这个题目,贾琏错愕地瞪大双眼,在心里咂舌,卧槽,先生不出手,一出手就放大招啊。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出自唐太宗。

    唐太宗的原话是: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君主如船,百姓如水,水既能使船安稳地航行,也能使船沉没。

    贾琏在心里琢磨着,先生出个题目是要考什么?别看这句话简单,但是涵盖的范围却十分大,而且角度还有两个。一个是君王的角度,一个是老百姓的角度。他要以哪个角度答题?

    山长出完考题后,就老神在在地开始品起茶来。

    贾琏微微皱着眉头,一脸沉思,迟迟没有下笔。

    山长见贾琏一脸纠结为难地迟迟没有动笔,也没有催促他,继续悠哉地品尝。

    贾琏纠结了一会,终于提起笔开始答题了。

    山长见贾琏答题前一副愁眉苦脸地模样,答题后变得淡定从容,脸上露出一抹满意。

    一个时辰后,贾琏写完考题,交给山长批阅。

    山长接过一看,先是一脸平静,很快神色就变得惊讶,接着是震惊,最后是赞赏。

    贾琏心里直打鼓,也不知道自己答得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山长批阅完,开始对贾琏的答题一一分析和指导。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但是蕴含的道理却非常大。你用了两个角度来阐述这句话很好,我之前还担心你只会选择一个角度来答题。”

    “先生,这句话的原话提到君和人,自然要用两个角度来答题。”

    山长满意地点了下头:“很多考生只会选择一个角度,大部分会选择【人】这个角度来答题,来表达【人】对君王的重要性,但是这太片面了。你能想到用两个角度来阐述,很不错。”

    贾琏谦虚地笑了笑:“先生过奖了。”

    “引据历史来答题是个不错的解题思路,你直接拿唐太宗的来答题,”山长停顿了下,然笑着说,“是个不错的想法。”

    刚刚山长那个停顿,可把贾琏吓坏了,一瞬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以为自己引据唐太宗的事情不妥。现在听到山长说不错,一颗心可以安全地放回原处了。

    山长接着针对贾琏的答题,一一讲解和分析。

    贾琏的答题,总体上来说很好,但是有些细节不好。山长把他不足之处一一指出来,这让他受益匪浅。

    殿试在四月二十一日举行,山长提前五天让贾琏回家了。在放贾琏回家之前,又对他叮嘱了一番。

    “你之前考中了五元,在殿试前会有很多人去找你,你最好不要答应他们。”山长对贾琏接下来的殿试很是期待,不希望他在殿试前受到影响,所以才会特意说了这句话。

    “在殿试前,你最好闭门谢客,好好在家放松休息。”

    贾琏不笨,一下子就听出山长的话的意思:“先生放心,殿试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

    “那就好。”山长抬手拍了拍贾琏的肩膀,笑地一脸温和,“老夫等你金榜题名的好消息。”

    贾琏神色郑重地说道:“学生定当努力!”

    临走的时候,山长夫人还送给贾琏一张护身符。这张护身符是山长夫人前两天特意去福灵寺求得,不仅能保平安,还能保心想事成。

    虽然只和山长与山长夫人相处大半年,但是贾琏能感觉到他们对他的关心和爱护,与其说他是学生,不如说他们把他当做孙子一样对待。

    能遇到山长和山长夫人这样的贵人,对贾琏来说是一生的幸运。

    贾琏离开紫山书院前,书院的学生和先生们都过来送他,并祝福他能金榜题名。

    本来不想哭,但是看到大家都出来为他送行,还为他加油打气,贾琏心里感动地一塌糊涂,鼻头发酸,一双眼顿时红了。

    来紫山书院读书,是他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虽然一开始,书院的学生们对他各种不服,但是后来他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学生们就改变了对他的态度,对他是心服口服。

    “琏弟,你我相识几年,我一直把你当做至亲好友,甚至是兄弟。我真诚希望你这次殿试能考中状元,成就六元。”明万举说这句话的表情非常真挚。

    贾琏朝明万举抱拳,神色严肃又庄重:“弟弟一定努力,不让万举兄失望。”明万举真心祝福他,他在说什么谦虚的话就显得太假。

    明万举抬手拍了拍贾琏的肩膀,笑着说:“我得努力考中榜眼,继续做你的万能老二。”

    贾琏被明万举的这句话逗笑了:“万举兄,你一定可以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努力考中状元,我拼命考中榜眼。”

    “好!”

    之前的会试,贾琏考了第一名,但是明万举却没有像以前那样考中第二名,而是考中了第三名。

    你问会试的第二名是谁?自然是和贾琏考的不相上下的苏鸣远。

    “之前会试,那个苏鸣远就和你考的不相上下,这次殿试他是你最大的对手,你可不能让他超过你。”

    “我努力!”之前会试的成绩还没有公布,贾琏把苏鸣远当做强劲的对手,对自己考中会元没有什么信心,但是这次殿试不一样了。经过山长的特别指导,他对这次殿试不说有十分的把握,但是八分的把握还是有的。

    明万举又和贾琏说了一番话,然后两人才分开。

    贾琏回到荣国府,受到了全府上下热情的欢迎,就连隔壁的宁国府的人都过来了。

    “琏哥儿,在过几天你就要参加殿试,这段时间你在家好好休息,想要吃什么直接派人去吩咐厨房做。”贾母转头又对赖大家的吩咐道,“把我库房里的那些补品拿出来一些让厨房每天炖给琏哥儿吃。”

    “是。”

    尤氏笑着说:“我那里也有不少好的补品,待会派人送过来。”

    “不用了,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吃补品。”贾琏怕这些玩意儿吃太多,反而会营养过剩。

    贾母不赞成地说道:“你这段时间用太多脑子,当然要好好地补一补。”

    “琏哥儿,老祖宗说的对,你现在就需要好好地补一补。”尤氏一脸温和地说,“我那里还有不少名贵的药材,待会也派人送过来。”

    贾琏被贾母和尤氏她们的热情吓到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任由她们说去。

    对宁荣两府来说,贾琏参加殿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贾珍找贾赦商量,贾琏在参加殿试前最好去一趟祠堂,向列祖列宗禀告下,然后祈求列祖列宗保佑考中状元。

    贾赦觉得贾珍的提议不错,参加殿试前是要去祭祖。

    第二天,贾赦带着贾琏去宁国府祭祖。这次祭祖和之前清明节祭祖一样,非常地隆重。贾家在京城的人基本上都来了,一些在金陵的人没来,也托人送来了礼品和祝福。

    祭祖后,贾琏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院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谢绝一切来客。这两天有不少人来邀请贾琏出去做客,说是祝福他能考中状元。有些人是贾琏认识的,有些人是和贾家有关系的,有些人是完全不认识的。不管这些人是好意,还是虚情假意,贾琏都懒得理会,直接拒绝了。就连四皇子派人来请他,也被他拒绝了。

    被拒绝的四皇子,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能理解贾琏的做法,毕竟马上就要殿试了,贾琏心里紧张是自然的。

    贾琏每天在自己的小院子,晒晒太阳,看看书,品品茶,锻炼下身体,过得非常惬意和滋润,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要参加殿试的紧张样子。

    “少爷,你经常提起的江润先生又派人送来一副画。”赵嬷嬷拿着一卷画轴走了进来。

    贾琏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急忙地说道:“给我看看。”自从和江润先生认识后,他们经常一起讨论有关画画方面的事情。他们两人也经常赠画给对方,之前考乡试的时候,江润先生就送来了一副画。

    赵嬷嬷把画轴递给了贾琏,贾琏打开一看不是油画,是一副水墨画,画的是三鱼争月。

    画中三条鲤鱼跳出江面,拼命地往月亮飞跃。

    画中的三条鲤鱼画的惟妙惟肖,尤其是从水面中跳出来,拼命往空中飞跃的画面画的十分逼真。

    这副画的寓意是鲤鱼跃龙门。月谐音“跃”,三鱼争月,也就是三月争跃。

    江润先生送给贾琏这副画,祝福他能考中状元。

    贾琏对江润先生这番心意很是感动,决定等殿试结束后,亲自去登门拜访感谢。

    因为没有几天就要参加殿试,贾琏没法去林老爷子那。他打算等殿试结束后,再去林老爷子那玩几天。

    林老爷子也知道贾琏要参加殿试,就派人送来不少贾琏爱吃的野味,还有他亲自写的一封信。

    贾琏见林老爷子又是送吃的又是送心,心里充满感动,决定等殿试结束后,去林老爷子那多陪他下几盘棋。

    林老爷子的信写的还不短,内容可以概括下有三点。第一点:让贾琏对自己有信心,不要紧张。第二点:告诉贾琏参加殿试的一些情况。第三点:给贾琏加油打气,说他一定能考中状元,到时候带他出去打猎庆祝。

    贾琏看完林老爷子的信,心里除了浓浓地感动,还有不小地疑惑。林老爷子在信里写了不少有关殿试的情况,这让贾琏不由地怀疑林老爷子以前是不是参加过殿试。但是,之前听林老爷子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年轻的时候是做生意的,并没有参加科举考试。

    现在从这封信来看,林老爷子对殿试非常了解,如果没有参加过殿试,是不可能知道这么清楚的。看来,林爷爷并不是什么商人,以前肯定做过大官。

    关于林老爷的具体身份是什么,贾琏不会去追根到底。林爷爷不想告诉他,肯定有他的理由,他就没必要打破砂锅问清楚。

    此时,正在御花园里赏花的隆武帝听说林老爷子派人送给贾琏不少野味,不由地失笑:“老爷子还真是疼爱贾琏这个小子。”

    李进忠之前去过林老爷子的院子,见过贾琏一面,对贾琏的印象非常深刻。一方面是因为贾琏长得太好看。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贾琏和林老爷子下棋,吵的脸红脖子粗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敢这胆大包天和林老爷子争吵地模样。

    “过两天就要殿试了,贾琏那小子见到朕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隆武帝的嘴角扬起一抹兴味十足的笑容,他对贾琏见到他会有什么反应,特别期待。

    李进忠心想,一定会被吓得半死。

    “那小子见到朕,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得答不出题来?”隆武帝嘴上说着担心的话,眼里却没有一丝担忧,反而恶意满满。

    李进忠听到这话,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皇上您是期望贾公子答不出题,还是期望贾公子能答出题?

    “那小子一向胆大,应该不会被吓得答不出题来,不然就太令朕失望了。”

    李进忠:“……”有些同情贾公子了。

    一个小太监走了过来,先朝隆武帝行了个礼,然后禀告:“皇上,安和王求见。”

    “安和?”隆武帝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皇上,或许安和王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回御书房。”

    “臣参见皇上。”

    隆武帝摆摆手,示意安和王平身。

    “安和,你找朕有事?”

    “皇上,臣找你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安和王有些难以启齿。

    隆武帝看着安和王这副模样,不禁有些兴趣了,揶揄地说道:“你衣服难以启齿的模样,难道看上哪家姑娘,怕弟妹不同意,特意找朕给你赐婚?”

    安和王听到这话,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下,随即颇为无奈地说:“皇上,臣没有看上哪家姑娘。”

    “既然没有看中哪家姑娘,那你害羞什么?”

    “臣没有害羞,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隆武帝一听,更加感兴趣了:“朕饶恕你无罪,你说吧。”

    安和王纠结了下,还是决定说出来:“皇上,殿试结束后,你会不会给状元赐婚?”

    隆武帝听了这话,面露诧异:“你问这个做什么?”随即想到安和王有一个女儿,戏谑道,“你想选女婿?”

    “皇上,你也知道臣有一个女儿……”

    “你看中了哪个?”隆武帝摸着下巴,猜测道,“明万举?颜景云?”

    安和王轻轻摇了下头:“都不是。”

    “都不是?”参加殿试的学子中,只有明万举和颜景云的家世好一些,能配得上安和王的女儿。“那你看中的是谁?”

    “贾琏……”

    “贾琏?”隆武帝一脸讶异,“你怎么会看中贾琏?”贾琏这小子是不错,但是家世就差太多了。以安和这个爱女如命的性子,怎么舍得女儿下嫁。

    安和王很想说他并没有看中贾琏,是他女儿看中了。但是这句话又不能说,不然就有损女儿的名声。

    “虽然贾琏的家世差了些,但是他长得不错,又考中了五元。如果接下来的殿试,他要是考中了状元,就是六元了。这样的身份能配得上臣的女儿了。”

    隆武帝才不相信安和王的一番话:“朕还不知道你,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舍得这么早就把你宝贝女儿的亲事定下来。”安和这家伙好不容易生了女儿,把女儿都宠上天了,怎么可能舍得女儿早早地就嫁人。

    安和王被隆武帝说的面色一僵,随即苦着脸说:“皇上,臣虽然不想五儿早早嫁人,但是也不想错过贾琏这么优秀的人。”

    隆武帝懒得理会安和王,直接板着脸说:“给朕说实话。”

    安和王只能实话实说了:“不是臣看中了贾琏,是五儿看中了贾琏。”他虽然舍不得女儿早早嫁人,但是更舍不得女儿伤心难过。如果贾琏娶了别人,五儿肯定会伤心难过。

    隆武帝闻言,神色惊诧:“五儿看中了贾琏?五儿见过贾琏?”很快,他就想到五儿的祖父是紫山书院的山长,五儿经常去紫山书院看望姑姑和姑父,贾琏去年又被姑父亲自指导,五儿见过贾琏也不奇怪。

    安和王一脸郁闷地点头:“是的。”

    看到安和王一脸不爽地模样,隆武帝就继续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贾琏那小子长得好看,五儿看中他很正常。”

    安和王见过贾琏,虽然他不爽女儿喜欢贾琏,但是不得不承认贾琏长得好。

    “姑姑和姑父是什么意思?”

    “臣没跟他们提过这件事情。”

    “以你的性子,就算五儿看中了贾琏,你也不会同意,怎么会跑来问朕。”

    “臣是不想同意,但是臣舍不得女儿难过。”一想到他宝贝的女儿的脸上露出伤心地表情,他这心里就疼得很。

    隆武帝直接对安和王翻了个白眼,对安和王爱女如命的行为很是鄙视。“安和啊,你来晚了啊,前几天明老找朕,希望朕能给他外孙女和贾琏赐婚。”当然并没有这件事情,纯属隆武帝的恶趣味,想要逗逗安和王。

    “什么?”安和王没有让隆武帝失望地急了,“明老也看中了贾琏?”

    “就像你说的,贾琏长得不错又聪明,之前考中了五元,说不定接下来就能考中六元,明老看中他很正常。”隆武帝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再说,贾琏和明老的外孙是同窗,两人的关系还不错。明老自然放心把外孙女托付给贾琏。”

    “皇上,你可是五儿的表舅啊。”安和王没想到明老会横插一脚,顿时让他慌了,“你舍得让五儿难过吗?”

    隆武帝装作一副很为难地模样:“安和啊,明老从来不求朕什么事情,这是他第一次跟朕开口,朕不好拒绝啊。”

    “皇上,你可是五儿的表舅啊。”

    “反正你也看不上贾琏,五儿不嫁给贾琏不正好合了你的意么?”

    “臣舍不得五儿难过。”

    隆武帝看到安和王惊慌地样子,心里满意了,就不再逗他了。

    “好了,刚刚逗你的,明老没有求朕赐婚。”隆武帝和安和王是表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两人经常开玩笑。

    安和王:“……”从小到大,皇上就喜欢戏弄他,到现在依旧还经常戏弄他,真是让人火大。

    “朕没有打算赐婚。”隆武帝之前听林老爷子提过,贾琏这小子要自己找老婆,不想被家里人安排婚事。

    安和王听到这话,心里松了口气:“那臣就求皇上赐婚。”

    隆武帝摇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说:“你求赐婚,朕也不赐婚。”

    安和王一脸不解:“为什么?”

    “朕不喜欢乱点鸳鸯。”隆武帝一本正经地说,“五儿看中了贾琏,贾琏能不能考中五儿还是个问题。”

    “臣的五儿又漂亮又聪明又乖巧,贾琏那小子敢看不中五儿!”

    “不是朕打击你,就是朕的女儿,贾琏那小子都说不定看不中。”

    和隆武帝的女儿比起,安和王的女儿就没有那么高贵了。安和王听到这话,立马焉了。

    “五儿很喜欢贾琏那小子,皇上你不赐婚,五儿怎么办?”

    “安和啊,不是朕说你,就以你这么爱女如命的性子,就算人家贾琏考中五儿,也受不了你的性子。”隆武帝的女儿也不多,但是却不像安和王这样爱女如命。“对了,还有你那四个儿子。你们五个人,谁能受得了。再喜欢五儿,也会打退堂鼓。”

    安和王被隆武帝说的,无法反驳。

    “朕是不会答应你的。”

    “皇上……”安和王可怜兮兮地望着隆武帝,“皇上,臣求你了……”

    “你求朕,朕也不会答应。”隆武帝一副没商量地模样。

    安和王从隆武帝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贾琏如果考中了状元,会得到隆武帝的重用。

    “与其求朕赐婚,还不如找媒人去说亲。让贾琏和五儿见一面,看看贾琏能不能喜欢上五儿。”隆武帝笑着说,“如果贾琏看中了五儿,朕就赐婚。”

    “好吧,臣听皇上的,回去找媒人说媒去。”说完,安和王悻悻地离开了。

    等安和王离开后,李进忠就说道:“皇上,您怎么不告诉安和王,是太上皇不让您随便给贾琏赐婚的?”

    “老爷子和贾琏的事情,老爷子不喜欢别人知道。虽然安和不是外人,但是朕也不能告诉他。”不是隆武帝不相信安和王,而是太上皇不让,那就没办法了。

    “没想到安和王会来向皇上您求赐婚……”

    “要是贾琏看不中五儿,安和那家伙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隆武帝当然也希望五儿这个侄女能幸福,但是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强求,如果贾琏真的没有看中她,就算他这个表舅赐婚,五儿也不会幸福。

    “安和王一定很生气。”恐怕不会放过贾琏。

    “这件事情就让安和自己去头疼吧,朕是不会插手管的。”

    被隆武帝和安和王提到的贾琏,此时正在家里看书,冷不丁地打了打了好几个喷嚏,吓得赵嬷嬷他们连忙禀告贾赦和贾母。

    贾赦和贾母怕贾琏受了风寒,连忙派人去请张太医,被贾琏拦下了。他只是鼻头痒,并不是受了风寒,不用去请太医,但是贾赦和贾母不放心,还是派人去请了张太医。

    张太医很快就过来了,仔细地给贾琏把了脉,说他的身体很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有些虚火,就给开了一副药降火。

    荣国府里的下人见贾母这么重视贾琏,心想以后一定要对贾琏更加尊敬点,最好是能讨琏少爷的欢心。

    贾政见贾母对贾琏这么上心,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到之前王夫人说的话,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跑去找贾母,跟贾母说他担心贾珠,要去庄子住一段时间,等贾珠的病什么时候好,他在什么时候回来。

    贾母心里一直记挂着贾珠,也不知道贾珠这几天去庄子过得怎么样。现在听贾政这么说,想派人去把贾珠接回来。

    贾政见贾母还是关心贾珠,心里就放心了。

    “母亲,庄子那边虽然风景好,但是吃住比不上府里。珠哥儿去了几天,心情应该变好了,还是派人接他回来吧。”

    “我正有这个打算,珠哥儿一直住在庄子里,我心里也不放心,还是让他回来,我心里才会安心点。”贾母吩咐赖大和周瑞去庄子把贾珠和王夫人接回来。

    “少爷,老太太派人去接大少爷了。”赵嬷嬷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马回来告诉贾琏。

    “贾珠去庄子也去了好几天吧,这个时候接他回来也很正常,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好起来?”

    “老奴倒是不希望大少爷他们在此时回来。”赵嬷嬷皱着眉头说,“二太太一回来,府里又不安宁了。”

    “他们不可能永远不回来。”后天就要考殿试了,如果他考中状元,就能从荣国府里搬出去,远离贾珠他们这群人,就能过上清静的日子。

    “少爷说的是。”

    两天后,殿试如期举行。

    殿试又称御试、廷对,顾名思义,便是由皇帝亲自出题、亲自看考的一项最高等级的考试,只有考中会试的人才能参加殿试。

    殿试,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在哪里考试了。今年的殿试,和往年的殿试一样,在保和殿举行。

    贾琏一想到要在皇帝面前考试,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毕竟还没有见过活的皇帝。上辈子,虽然看过不少历史剧,在剧里见过不少皇帝,但是那都不是真的,并没有什么感受。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见到真正的皇帝,而且还要在皇帝面前答题,怎么能不兴奋和紧张。

    就连贾琏这个现代人对见到皇帝都十分期待,别说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了。要知道在古代,皇帝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能见到皇帝,那可是无限光荣的一件事情。

    考中会试的学生们都怀着激动无比,又忐忑不安地心情去参加殿试。

    天还没有亮,贾琏就起来了,和平时一样先去锻炼身体。锻炼好身体,久久无法平静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其实,贾琏刚起来,整个荣国府就亮如白昼。

    贾母派人来请贾琏过去和她一起用膳,贾琏虽然不想去,但是也不得不不去。

    今天的早膳非常丰富,不像平时就那么几样。

    贾母让贾琏多吃点,不要考殿试的时候饿肚子。但是也不要吃太多,到时候闹肚子就完了。

    贾琏不敢多吃,吃多了要是想上厕所就完了,吃八分饱就可以。

    用完早膳,贾母拉着贾琏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然后才放贾琏离开。

    殿试只考一天,从早上考到傍晚,所以贾琏不需要带什么东西出门。

    贾赦这次依旧送贾琏去考试,父子俩坐在马车上说了不少话。

    半个时辰后,马车抵达宫门口。

    贾琏从马车上跳下来,发现已经有不少人来了。虽然人多,但是却一点都不吵闹。

    贾赦也跳下马车,又叮嘱贾琏一番,这才回去。宫门口可不允许马车停留太长时间。

    贾琏走了过去,排在队伍后面,等待着宫门口打开。

    之前会试就录取了三百人,所以参加殿试的也就三百人,人不是很多,但是也不是太少。

    很快,宫门就打开了。

    在宦官地指引下,各个考生按照名次依次进场。

    贾琏是会元,自然要第一个进场。宦官看到贾琏,对他很是客气,还称呼了一声“贾公子”,这让贾琏有些受宠若惊。

    等考生们进了宫,接下来就是考前的一些礼仪了。

    点名。

    散卷。

    参拜。

    行礼。

    这一切结束后,考生们如愿以偿地见到了隆武帝,自然包括贾琏。不过,由于不能直视龙颜,贾琏并没有看清楚隆武帝的长相,所以并不知道隆武帝就是他之前见过很多次的“林叔叔”。

    见到皇帝,行了一系列的礼之后,考生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考试。

    贾琏坐了下来后,用余光偷偷地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有不少官员站在一旁,还有不少御林军守在一边。不仅这样,上面还有隆武帝坐着,气氛就变得十分肃穆了。

    很多考生见到了隆武帝,心情特别激动。等坐下来后,激动就被紧张代替了。

    在皇上眼皮子下考试,还有很多大臣和御林军在一旁守着,很多考生都紧张到全身发抖。

    没过一会儿,殿试正式开始,考卷发了下来。

    贾琏拿到考卷后,习惯性地从头到尾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模糊和错误的地方。

    见考卷正常,贾琏心里松了口气,接着开始审题。

    殿试只有一道题,那就是策论题。

    当然,殿试的策论题要比会试的难上太多,要考生结合时事,列举具体的案列进行分析。

    当看到考题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时 ,贾琏差点惊呼出来,幸好他及时闭上了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卧槽!!!!!!!

    他没有看错吧?

    贾琏闭上眼,再睁开眼。再闭上眼,再再睁开眼。来来复复好几次,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贾琏惊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

    他伸手拧了下自己的大腿,一阵剧痛传来,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无比震惊了一会,贾琏终于平静了下来,心里对山长充满了佩服。

    山长简直就是神人,居然能猜中殿试的考题。

    为什么贾琏不怀疑山长作为隆武帝的姑父,能拿到殿试的考题。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隆武帝亲自出的考题,只有几个参加阅卷的大臣知道,其他人是完全无法得知。如果考题泄露出去,那么参加阅卷的大臣就要被问罪了。

    所以,山长猜中考题,只能说碰巧猜中。

    贾琏镇定下来后,就开始提笔写了起来。

    隆武帝一直关注贾琏,自然也看到他刚才差点惊叫出来的样子,不由地在心里疑惑,贾琏这小子好像很惊讶,他在惊讶什么?

    之前贾琏写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这道题,又被山长仔细地指导了一番,写的自然会很快。

    没过一会,贾琏就洋洋洒洒写了两千多字。

    写完后,贾琏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别字,也没有遗漏的地方,心里就放心,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待收卷。

    隆武帝见贾琏早早就写好考卷,心里非常震惊,这小子这么快就写好了?

    不止隆武帝关注贾琏,在场的大臣们也注意贾琏。见贾琏这么快就写好了,心里都很诧异。

    隆武帝和大臣们的很想走过去,拿起贾琏的考卷看看。但是,殿试不允许走动,就连隆武帝都不能随便下来走走。

    贾琏不知道自己引起了隆武帝和大臣们的主意,此时他做好考卷,又不能提前交卷,只能坐在位子上撑着下巴等着结束。等了一会儿,就犯困了,狠狠地咬了下舌尖,不然自己睡着。

    在皇帝和各位大臣们面前睡着,他是不想要命了么。

    和贾琏的百无聊赖相比,其他人考生就紧张严肃多了,都皱着眉头,绷着脸,写写停停,抓抓脸,挠了挠头,一副苦恼地模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这些苦恼的考生相比,贾琏就显得太淡定从容了。

    这让大臣们心里更加好奇贾琏的答题。

    隆武帝实在忍不住,动作很轻地走了下来,走到贾琏的身后,看着贾琏的考卷。

    一开始,隆武帝的表情很平津,但是没过一会,他的神色就发生了变化,像是非常诧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