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六十四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4章 第六十四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会试结束后, 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并没有离开, 而是等着会试的成绩公布后再回去。

    由于参加会试的考生众多,会试的成绩不会那么快出来, 最快十天, 最慢要半个月。

    这十天半个月, 对于学生们来说太折磨, 简直度日如年。为了不让自己在等待成绩中痛苦度日, 学生们就组织各种集会,邀请熟识的人, 或者想要讨好巴结的人参加。

    贾琏因为之前考中了四元,在学生们中有些名气, 很多人邀请他参加集会或者游玩, 不过被他拒绝了。

    在会试的成绩公布之前, 贾琏的心情也不好受,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打算开个店。

    如果殿试考中状元, 就要从荣国府搬出来, 为了让自己搬出荣国府的日子好过点,他要需要赚钱。

    读书人去做生意,会被人诟病, 会被人说有辱斯文,所以他要想一个又能赚钱, 又不会有损他名声的好办法。

    想了想去, 只有跟读书有关的生意才能不被人诟病。

    读书有关的生意, 贾琏想到两个,一个是开书店,一个就是卖画。说起来,系统让他五年内成为大画家,离系统规定的时间不剩多少了,他得抓紧时间了。

    贾琏心里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是并没有急着去做。在开店做生意之前,要做很多准备工作,他得好好地计划下。

    会试成绩公布之前,很多人都在猜测今年会是谁考中会元。是包揽会元不少年的白鹿书院的学生,还是考中四元的贾琏。

    贾琏考中四元在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江南的学生们却非常不屑。他们认为京城的学子太差,所以贾琏才有机会考中四元。如果贾琏是江南的学子,是绝对不会考中四元的。

    被京城人推崇的贾琏,在江南学子们眼中却什么都不是,可见江南的学子们有多看不起京城的学生们。

    不是怪江南的学子们目中无人,而是他们的确有这个资本傲视其他地方的学生们。自古以来,江南出人才。就不说先帝时期的大臣们,一半是来自江南。就说如今的隆武帝在位的期间,朝中一大半的大臣不是来自江南,就是老家是江南的。

    今年来参加的会试的白鹿书院的学生们都非常优秀,其中一个叫苏鸣远考中了府试、院试、乡试的三元。他考县试的时候,因为诗写的不是太好,没有考中案首。如果他县试考中案首,也是考中四元的人。

    江南学子们认为苏鸣远的三元比贾琏的四元厉害,他今年是最有可能考中会元的人。而京城的学子们认为考中四元的贾琏可不是纸糊的,并不比任何人差,尤其是贾琏还得到了冯玉堂先生的亲自教导,今年很有可能考中会元。

    参加会试的学生们都不觉地拿苏鸣远和贾琏做对比,都在猜测今年的会元会花落谁家。

    只有京城的考生们认为贾琏能考中今年的会元,其他的考生们都觉得苏鸣远是最有可能考中会元的。

    一时间,关于贾琏和苏鸣远谁最优秀的话题在京城里传了开来。

    有好事者说把贾琏和苏鸣远请来参加集会,让两人比试一番,就知道谁比较优秀了。这个荒谬地提议,居然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可见为了转移等待会试成绩公布前的痛苦和紧张,考生们真是煞费苦心了。

    有人去邀请了苏鸣远和贾琏,原本以为两人会答应,没想到两人都拒绝了。

    贾琏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无聊,居然能想出这么愚蠢的提议。

    苏鸣远也觉得这个提议太无聊了,不想配合这些人玩。

    两人都不答应,其他的考生们觉得很是遗憾,看不了热闹了。但是也有人不死心,拿贾琏和苏鸣远以前做的事情一一比较,看看谁比较优秀。

    如果不是不让设置赌局,估计关于贾琏和苏鸣远谁能考中会元的赌局最受欢迎。

    贾琏为了清静,就去林老爷子那躲麻烦去了。

    苏鸣远也为了躲麻烦,则是跑到寺庙听佛经去了。

    两大主角不出现,并不妨碍其他考生们的八卦。关于两人之前的种种事迹,依旧被传得神乎其乎。

    贾珠听说了苏鸣远的以前的光辉成绩,觉得贾琏这次会试是绝对考不中会元的,心情不由地变好,病情开始好转。

    京城的人都觉得贾琏能考中会元,对贾琏抱有很大的期待。要是贾琏考不中会元,那就太精彩了。

    贾珠一想到贾琏没有考中会元被万人唾骂的情形,就觉得十分痛快和解气。

    王夫人见儿子的病情开始好转,心里很是高兴。为了让儿子的病能彻底好起来,她每天在佛祖面前祈求苏鸣远考中会元。

    贾母听说了这件事情后,也觉得贾琏是考不中会元了。

    此时正在和林老爷子一起钓鱼的贾琏,不知道贾珠因为觉得他考不中会元而好了起来。就算贾琏知道了,也不会觉得奇怪。

    “林爷爷,您觉得我开哪个店比较好?”贾琏一时间犯了选择困难症,不知开书店好,还是卖画比较好?

    “你可以开书店,卖书也卖画。”

    贾琏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伸手有些激动地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开书店,能卖书,也能卖画啊。

    “不过,你要开店,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老板。”

    “为什么?”贾琏很是不解地问道。

    “会影响你的名声。”

    “我就怕影响我的名声,所以才想到做跟读书有关的生意,这样还有损名声吗?”

    “自然,你有看到过那些大儒和大师有开店的吗?”

    贾琏摇摇头:“好像没有。”

    “要是被别人知道你做跟读书有关的生意,他们就会觉得你在玷污圣贤之书。”林老爷子最讨厌读书人的假清高。

    “我只是卖书卖画,怎么都算不上玷污圣贤之书吧?”

    林老爷子淡淡地瞥了一眼贾琏,说道:“如果你只是一般的读书人,开书店卖书卖画,自然不会有人说你什么,但是你是考中四元的,还有可能考中五元,跑去卖书又卖画,他们只会觉得你对不起圣贤。”

    贾琏听了这话,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下:“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别人能卖书卖画,轮到我就变成侮辱圣贤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到时候你会被那群读书人骂死。”

    贾琏:“……”

    “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会被饿死。”林老爷子不明白贾琏为什么认为从荣国府搬出来,自己一个人过就会被饿死。

    这话让贾琏困惑了:“为什么?”

    “如果你考中了六元,皇上会给你丰厚的赏赐。”林老爷子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说,“毕竟不管在哪个朝代都没有出现过考中六元的人,你考中了六元,皇上也会跟着沾光,在历史上留下隆重的一笔。”

    贾琏想了想,觉得林老爷子的话有些道理,不禁对皇上会有什么赏赐开始期待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像前世看到的电视剧一样,皇上心情一好就会赏赐黄金万两。如果有黄金万两,他这辈子就不愁吃不愁喝了。

    “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会被饿死。”

    “那我得考中会元和状元才行。”说实话,他对自己考中会元本来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信心,但是听说白鹿书院的苏鸣远的事情后,心里那点信心顿时烟消云散。

    “怎么?”林老爷子微微挑了下眉头,“对自己没有信心?”

    贾琏苦着脸说:“没有……”

    “你不是被冯玉堂亲自教导了半年,怎么一点信心都没有?”

    “主要是对手太强劲。”

    林老爷子知道贾琏说的对手是白鹿书院的学生,对于这一点,他也不能否认。的确,江南的学生非常优秀,这些年不仅包揽了会元,还包揽了状元、榜眼、探花的其中一个。

    “你要相信冯玉堂。”他这个妹夫,别的本事没有,读书这点是无人能及的,他教出来的学生自然不会差。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考不中会元,横竖不过一死。不过说实话,他真的希望自己能考中会元,不是为了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而是为了能从荣国府里搬出来。

    此时,贾琏不知道因为他和苏鸣远,一些批阅考卷的大人们争执吵了起来。

    贾琏和苏鸣远的考卷都答得非常好,可以说不相上下,批阅考卷的大人们为了谁更优秀争吵起来。一半的人认为贾琏更优秀,而另一半的人自然认为苏鸣远更好。

    会试最大的主考官也犯难了,认为贾琏和苏鸣远真的是不相上下,一时间根本无法抉择谁更优秀。

    “之前,皇上说过我们批阅完考卷,要把前三名的考卷拿给他过目。贾琏和苏鸣远谁更优秀,到时候就请皇上决断。”

    批阅试卷的大人们听到这话,就没有再吵了,准备听从主考官的话,把决断权交给皇上。

    为了让会试的成绩能早点出来,批阅试卷的大人们日夜不停地批改考卷,花了十天的时间终于批阅完所有的考卷。

    会试的主考官奉命把前三名的考卷拿给隆武帝过目。

    隆武帝先是把贾琏的考卷找了出来,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当他看到贾琏写的有关洪灾的三道题,被震惊到了。因为贾琏写的非常好,他提到几个措施,让人想不到,但是却觉得非常有用。让人看了,就会有一种“我怎么没想到这个”的想法。

    贾琏这小子还真是一次一次地让他惊喜,这个洪灾的重建措施真的写的太好了。真没想到这小子还擅长这方面的事情。

    “皇上,贾琏和苏鸣远答得都非常好,可以说不相上下,微臣们一时间也难抉择谁是会元,请皇上决断。”

    “苏鸣远?”隆武帝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不过让他的大臣们夸和贾琏不相上下,这让他有些好奇了。

    隆武帝拿出苏鸣远的考卷,直接从最后和洪灾有关的三道题开始看了起来。

    苏鸣远答题的角度和贾琏不一样,但是大同小异,答得非常好。隆武帝心里震惊了下,随即继续翻阅苏鸣远的考卷,发现苏鸣远和贾琏一样都答得非常好。

    “的确不错,和贾琏不相上下。”不管是最后三道题,还是算术题,苏鸣远都答得非常好。没想到这次会试居然能遇到一个和贾琏那小子不相上下的学生,还真是让他惊喜。

    “微臣们拿不出主意,还请皇上决断。”

    “这个苏鸣远是哪里学生?”

    “回皇上,苏鸣远是白鹿书院的学生。”

    隆武帝一听这话,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愧是白鹿书院的学生。”说完,隆武帝若有所思地蹙起眉头,“朕记得白鹿书院的学生连续九年考中会元。”

    “是的。”

    隆武帝没有再说什么,挥挥手让会试的主考官下去。关于贾琏和苏鸣远谁会考中会元,隆武帝并没有说。

    会试的主考官见隆武帝没有立马抉择贾琏和苏鸣远谁考中会元,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皇上也觉得难办。

    作为曾经的京城的学子,会试的主考官自然是希望贾琏考中会元,让他们的京城学子扬眉吐气一次,但是苏鸣远的考卷答得真的很好。唉……真是不好选择。

    等会试的主考官离开后,隆武帝继续翻阅贾琏和苏鸣远的考卷,想从两人的考卷中找出不同的地方。

    很快,隆武帝找到了两人不同的地方,谁会是会元,他已经下了决定。

    不知道是谁泄露了风声,苏鸣远和贾琏考的不相上下,一时间决断不了谁是会元的消息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江南的学子们不敢相信贾琏居然能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而京城的学子们觉得苏鸣远不愧是白鹿书院的学生,居然能和被冯先生亲自教导的贾琏考的不不相上下。

    有的考生恶意推测,觉得这次的会元肯定落在贾琏的头上,因为京城的学子们连续九年都没有考中会元,为了挽回京城学子们的面子,这次会元肯定会是贾琏。

    有的考生则认为贾琏已经输了,因为贾琏被冯玉堂先生亲自教导过半年,居然没有考过苏鸣远,而是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如果苏鸣远能得到冯玉堂先生的亲自指导,肯定会考中会元,不会和某个人考的不相上下。

    也有的考生认为会试是最公正的考试,不会因为京城好几年没有考中会元,就让贾琏考中会元。

    贾琏和苏鸣远两人,谁能考中会元,一时间议论纷纷。

    御书房里的隆武帝,收到暗卫查到的消息,勾起嘴角冷笑:“老大还真是好本事。”

    没错,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消息是大皇子,也就是元亲王的人散布出去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贾琏考不中会元,打击四皇子的势力。

    李进忠和一旁的小太监,小宫女们感受到隆武帝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压,吓得瑟瑟发抖,低着头不敢大声地呼吸。

    “明天的早朝有意思了。”

    李进忠听了这话,在心里默默吐槽,皇上真是恶趣味。

    第二天,上早朝的时候,隆武帝对之前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一事,大发雷霆。

    “你们胆子不小啊,竟敢在发榜前,就朝外泄露出重要的讯息。”

    皇上的怒火,可不是大臣们敢承受的。

    会试的主考官主动从队伍中站出来请罪,这个时候主动请罪是不会错的。

    站在四皇子身后的队伍中走出来一名官员:“皇上,臣有事要奏。”

    “说。”

    “臣要参内阁侍读学士孙宏霖孙大人。”

    隆武帝面无表情地问:“你参他什么?”

    “参他泄露会试的成绩,之前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消息就是孙大人泄露出去的。”

    “皇上,臣冤枉。”

    “你可有证据?”

    “微臣有证据,有人看到孙大人派人叫人把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一事散布出去。”

    “郑大人,你为何污蔑我?”

    “我只是实话实话。”

    很快,四皇子的队伍中又出列一个人,继续参孙宏霖。大皇子的队伍中出列一个官员,参郑大人。

    没过一会儿,四皇子和大皇子队伍中的大臣们吵了起来。而四皇子和大皇子神色严肃地站在队伍前列,没有参与到争吵中。

    隆武帝见底下的大臣吵得不可开交,沉下脸喝道:“闭嘴!”

    顿时,整个朝堂变得非常安静,大臣们闭上嘴乖乖回到自己的队伍中,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孙宏霖泄露会试的成绩,革职查办。”隆武帝冷冷地说道。

    “皇上,臣冤枉。”孙宏霖走出队伍,跪在中间,朝隆武帝喊冤。

    大皇子见隆武帝要对孙宏霖革职,走出来向隆武帝求情:“父皇,郑大人的片面之词不可信。”

    四皇子走了出来:“大哥,你这是在怀疑父皇的判断么?”

    大皇子没有搭理四皇子,继续为孙宏霖求情:“父皇,孙大人一直以来作为会试的阅卷考官,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请父皇明察。”

    “父皇,可以把人证叫过来对质。”

    “父皇……”

    大皇子和四皇子争执起来,互不相让。

    隆武帝看了一会儿就嫌烦了,冷着脸说道:“都给朕闭嘴,把孙宏霖拖下去。”

    “是,皇上。”

    孙宏霖一边被拖走,一边喊冤:“皇上,臣冤枉啊……”

    四皇子得意地看了一眼大皇子,大皇子气的眼里充满愤怒。

    这场“战争”,四皇子获胜。

    “退朝!”

    很快,礼部给出了回应,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是假的,是有人故意散布出来的谣言,请大家相信会试的公正性。

    众考生见礼部给了正式的回应,就相信了之前关于贾琏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是谣言,没有人再质疑会试的公正性。一时间,贾琏和苏鸣远谁能考中会元,变得扑所迷离起来。

    远在京城乡下的贾琏,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在林老爷子那一直玩到会试成绩公布的前一天。

    “还有这种事情?”刚回到家的贾琏从赵嬷嬷他们口中得知了他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的这件事情,神色非常讶异。

    “少爷,你不知道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说你要是考中会元,那就是皇上故意的。”赵嬷嬷想到前几天京城里流传的各种谣言,和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就气得狠。

    贾琏微微皱起眉头,神色若有所思,是谁这么阴险歹毒,居然这么坑他?!

    不管他是否真的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如果他这次考中了会元,所有人都会认为是皇上故意让他考中会元,让好几年没有考中会元的京城学子考中。这么一来,所有人都认为他不是靠自己的本事考中会元,而是靠皇上的施舍考中。他这个会元就会变得不值钱起来,甚至还会影响他一生的名声。

    “幸好只是谣言,不然少爷你就算真的考中会元,也会被人嘲笑的。”

    贾琏听到这件事情的第一反应就是王夫人和贾珠散步这个谣言的,但是后来仔细一想他们没有那个胆子,谁敢拿会试的成绩做谣言,不想要命了吗?

    他觉得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是有人故意散布的,但是目的是什么?只是不想让他名正言顺的考中会元,还是另有企图?

    赵嬷嬷见贾琏紧紧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心头不由地一沉,表情变得担忧起来:“少爷,怎么了?”

    贾琏回过神来,朝赵嬷嬷安抚一笑:“没什么,只是在想谁散布这个谣言的。”虽然这件事情平息了下来,但是他觉得也只是暂时的。如果到时候他真的考中了会元,还是会有人怀疑之前的传言,觉得他这个会元来路不明。

    赵嬷嬷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恨恨地说:“该不会又是二太太和大少爷散布的吧?”之前二太太和大少爷就四处散布谣言说少爷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了诗词,导致少爷很长一段时间被人骂。这次说不定也是他们的阴谋,想要让少爷考不中会元。

    贾琏摆摆手:“不是他们,他们没有这个胆子拿会试的成绩散布谣言。”

    赵嬷嬷想想觉得也对,心里更疑惑了:“那会是谁散布的?”

    贾琏轻轻摇了下头:“不清楚,不管是谁散布的,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平息了下来,就不用担心了。”这句话是拿来安慰赵嬷嬷,贾琏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情并没有完。

    赵嬷嬷听了点点头,随即想到另外一件事情,还是觉得贾珠有些可疑。“少爷,你出去没两天,大少爷的病就好转了,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大少爷之前病的那么严重,老太太和二太太为了让他好起来,准备给他冲喜来着,没想到会试结束没几天,大少爷就莫名其妙地好了。

    贾琏听了,惊讶地挑了下眉头:“贾珠好了?”

    “是的,而且好的特别快。”虽然这次大少爷得病不是因为少爷的原因而得,但是一直好不起来是因为嫉妒少爷。会试刚结束没两天,大少爷的病就突然好了起来,实在是太过怪异,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之间的谣言是二太太和大少爷搞的鬼。

    “他这次为什么突然之间好了起来?”这让贾琏很好奇。按照之前的情况来说,贾珠没有看到他会试落榜是不可能好起来的。现在,会试的成绩还没有出来,贾珠怎么就好转了?

    “少爷,老奴还是觉得之前你和苏鸣远考的不相上下是大少爷和二太太搞的鬼,不然大少爷怎么就好了。”

    贾琏摇摇头:“他们除非不想要命了,不然不会拿会试的成绩散布谣言。”

    “那就奇怪了。”

    贾琏想了想,也想不到贾珠突然好起来的原因。

    “算了,他好了就好了,和我们的关系不大。”如果他考中会元,贾珠十之八|九会再次病倒。

    会试的成绩即将公布,京城里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之前一直逍遥快乐的学生们也没有心思继续玩乐,乖乖呆在家里或者客栈里等待发榜。

    这次贾琏不像之前乡试那么淡定,紧张到一晚上睡得不安稳,毕竟这次会试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他对自己能不能考中会元十分没有信心。

    别说贾琏睡不着,整个大房的人都睡不着。

    天还没有亮,贾琏就爬了起来,然后绕着院子一直跑步,想要通过锻炼身体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锻炼一个多时辰,贾琏的一颗不安的心稍微平静了点。

    刚洗漱好,就见王善保来了,贾赦叫贾琏过去用早膳。

    贾琏来到贾赦的屋子,和以前的几次一样,邢夫人也在。不过,这次他发现贾赦 和邢夫人都神色憔悴,都有黑眼圈,猜想他们昨晚应该没有睡好。

    “也不知道你这次能不能考中会元?”贾赦心神不宁地用着早膳。

    “琏哥儿肯定能考中会元。”邢夫人的这句话说给贾赦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为什么这次大家会这么在意会试的成绩?

    会试除了殿试,是最高一级的考试。但是,基本上会试的成绩代表了接下来的殿试成绩,尤其是前三名的成绩。

    所以,大家才这么重视会试的成绩。

    用完了早膳,一家三口一起去给贾母请安,没想到贾珠一家人比他们先到一步。

    “难得看到你们一起来我这。”平时只有节日的时候,两家人才会齐聚在贾母这。所以,今天看到两家人齐聚在她这,贾母有些意外。

    贾琏看了看贾珠,果然气色好了不少,一张苍白地脸红润了不少,最主要的是精神看起来很好。

    “今天是会试发榜的日子,我们也关心琏哥儿,所以早早来母亲这里等消息。”王夫人一脸温婉地说道。

    听到她这句话,邢夫人直接翻了个白眼,心想我看你们是想看琏哥儿落榜的笑话吧。

    还真的被邢夫人猜中了,王夫人一家的确是想贾琏没有考中的笑话。

    “会试的成绩关乎到殿试的成绩,我们都很关心琏弟这次的成绩。”贾珠笑地一脸温和,一副好哥哥关心弟弟的亲切模样。

    贾政微微颔首:“珠哥儿说得对。”

    贾赦似笑非笑地看了贾政一家人:“那还真是谢谢二弟你们的关心。”关心琏哥儿的成绩?是想看琏哥儿落榜吧……

    贾琏才不会相信贾珠他们一家人的话,估计他们听说了苏鸣远的事情,认定他考不中会元,所以特意跑来等着看他的笑话。

    “恭喜大哥,身体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事情。”

    贾珠笑着说道:“大哥等着喝你的喜酒,身体不赶快好起来怎么行。”

    贾琏听了这话,在心里呵呵地笑了两声。果然是因为觉得他考不中会元,所以才好了起来。

    贾赦懒得跟贾政一家人坐在一起,请完安准备离开,却不想被贾母留住。

    “难得聚在一起,就坐在一起等消息吧。”

    “大哥,母亲说的是。”贾政一本正经地说道,“会试的成绩是一件大事情,理应我们一家人共同面对。”

    贾赦在心里冷笑两声,重新坐了回去。

    “珠哥儿的身体好了,那就该好好的读书了,争取两年后的乡试考中。”等着看我儿子笑话是吧,行,我先把你儿子的笑话看了。“说起来,你这个做哥哥的比琏哥儿早读书,原本以为你去年会比琏哥儿考的好,没想到你又落榜了。”

    听到贾赦这话,贾珠一家人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贾琏忍着笑,在心里给自家便宜老爹点赞。

    邢夫人听到贾赦这么说,立马附和道:“可不是么,去年考乡试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珠哥儿会比琏哥儿考得好,没想到琏哥儿考中了解元,珠哥儿却落榜了。”

    “珠哥儿啊,你这个做哥哥的要争点气,不能落后琏哥儿太多啊。”

    贾珠听这话,气的一张脸涨得通红。

    “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夫人脸上的温婉瞬间被愤怒取代。

    贾赦一脸无辜:“没什么意思啊,就是希望珠哥儿能好好读书,争取两年后的乡试考中。”

    “你给我闭嘴。”贾母瞪了一眼贾赦,随即挥挥手,“我头疼,你们先回去吧。”

    “大哥,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的儿子吧。”贾政站起身来,面露嘲讽地说,“琏哥儿这次要是考不中会元就会被全天下耻笑,到时候我们荣国府的脸就要被丢尽了。”

    贾赦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你要是嫌丢脸就从荣国府搬出去啊。”

    “你……不可理喻。”贾政气的甩袖离开。

    “大伯,我们也是关心琏哥儿,没想到你却……这么羞辱珠哥儿……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们家琏哥儿不需要你们的关心,你们还是多操心自己的儿子吧。”

    “祖母,孙儿身体不适就先离开了。”

    等贾珠一家人离开后,贾母气的大骂贾赦,叫他滚。

    贾赦很麻溜地滚了,邢夫人和贾琏也懒得留下来,跟着离开了。

    等贾赦他们离开后,贾母一脸沉重地叹了口气:“这兄弟两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差呢?”

    候在一旁的赖大家的没有接话,心想这还不是您老人家弄成的。

    出了贾母的院子,邢夫人一脸愤懑地说道:“说什么关心琏哥儿,其实就是想看琏哥儿的笑话。”

    贾赦冷哼道:“想看我儿子的笑话,我先把他儿子给笑话了。”

    “爹,您这话说的太对了。”

    贾政一家人回到自己的屋子,王夫人就在他耳边煽风点火:“老爷,你看琏哥儿还没有考中会试,大哥他们就嚣张了起来,还让我们搬出荣国府。要是琏哥儿考中了,这府里怕是容不下我们了。”

    “这府里是母亲做主,他有什么资格赶我们走。”

    “自从琏哥儿考中解元后,母亲就对大房改变了态度。要是琏哥儿考中了会试,只怕母亲会越来越维护大房。”

    贾政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的确,自从琏哥儿考中解元,母亲对大哥一家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

    “老爷,我们得想想办法,不能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

    贾政的眼里闪过一抹暗沉:“你说得对。”

    王夫人见贾政把她的话听了进去,心里就放心了。

    此时,会试发榜的地方挤满了人。和之前的乡试发榜的情形比起来,等待会试发榜的人就多了很多,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了。

    会试的成绩也是在巳时公布,但是为了早一点能看到自己的成绩,很多人一大早就过来了,有些人甚至天刚亮就来了。

    兴儿他们一大早就过来了,没想到还是来晚了,挤在人群中间,离发榜的地方有些距离,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清榜单。

    巳时,准时发榜。

    看到士兵们的出现,原本吵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士兵们开始张贴榜单,会试的成绩不像之前乡试的成绩那样,先从第一名开始张贴,而是先从最后一名开始公布。

    来等待成绩公布的考生们屏住呼吸,紧张不安地看着榜单。

    “啊,我考中了!!!!!!”人群中不知是谁爆发出尖叫声,接着很快传来了第二声、第三声。

    虽然考中的是到处,但是最起码考中了,没有落榜。

    没有看到自己名字的学生们,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里,希望自己的名字会在后面出现。

    随着榜单的张贴,人群中有人高兴地尖叫,有人悲伤绝望地大哭。

    考中的学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等待会元的揭晓。

    兴儿他们挤在人群中间,看不清榜单上的名字,几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下,终于挤到人群中靠前的位子。

    几个人焦急又紧张地等待接下来的榜单,希望自家少爷的名字出现在最后。

    过了一会儿,会试的榜单张贴完毕,会元是谁也揭晓了。

    “少爷考中了会元!少爷考中了会元!少爷考中了会元!”兴儿他们几个兴奋地尖叫道,“我家少爷是会元!”

    来看榜单的学生们看到贾琏考中会元,而苏鸣远没有考中,心里觉得意外,但又觉得意料之中。毕竟在会试的榜单没有公布之前,大家都在猜贾琏和苏鸣远谁能考中会元。

    来看成绩的京城学子们见贾琏考中了会元,立马欢呼庆祝。他们京城的学子终于考中了会元,终于超过了江南的学子们。贾琏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来看成绩的江南学子们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尤其是白鹿书院的学生们。

    兴儿他们几个从人群中挤出来,急忙骑马回家报喜。

    刚到宁荣街,兴儿他们几个就大喊着:“少爷考中了会元!少爷考中了会元!少爷考中了会元!”

    宁荣街的人们听到这个好消息,纷纷往荣国府走,准备去祝贺,讨喜钱。

    荣国府大门的守卫们听到兴儿他们几个喊着“少爷考中了会元”,立马朝府里喊。

    很快,这个好消息越过一道道内门,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太太不好了。”周瑞家的一面大叫着,一面从外面跑进来,“太太,琏少爷考中了会元!”

    “什么?!”王夫人惊得猛地站起身,“你说什么?”

    “太太,琏少爷考中了会元!”

    “怎么可能?”王夫人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扭曲狰狞,“贾琏怎么可能考中会元?”

    坐在一旁的贾珠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住了,怔了半响都没有反应。李纨看到他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心里很是担忧,连忙叫道:“夫君?夫君?夫君?”

    王夫人听到李纨的叫声,立马回过神来望向贾珠,就见贾珠噗地一声吐出血来。

    “珠哥儿!”

    “夫君!”

    贾珠吐了血没有立马昏过去,坐在炕上不停地吐血。

    “快去请太医。”王夫人见贾珠不停地吐血,吓得手足无措。

    周瑞家的也被吓到了,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叫人去请太医。

    王夫人突然凄厉地叫道:“珠哥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