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六十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2章 第六十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五儿喜欢贾琏的事情, 她的父母并没有告诉山长和山长夫人,她自己又不好意思告诉祖父祖母,所以山长和山长夫人对此事一无所知。

    山长夫人一边修剪盆栽,一边跟孙女说贾琏:“琏哥儿这孩子长得不错, 又聪明剔透, 还非常有礼貌,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五儿一边听, 一边勾起嘴角轻笑。看来祖父祖母很喜欢他。

    “你爷爷差点心动收他为正式学生了。”

    五儿听了这话, 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山长夫人:“差点?爷爷为什么没有收他为正式学生?”

    “听说他和阿泽走得很近, 你爷爷就放弃了。”阿泽,是四皇子的小名。

    五儿听了这话,心里替贾琏赶到可惜。她要不要提醒他离四表哥远一点?

    山长夫人没有再说贾琏的话题,把话题转移到别的事情上了。

    五儿还想多听一些贾琏的事情,可惜山长夫人却不说了,她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问。

    酉时, 一天的课程结束。

    贾琏从书房走出来, 准备跟山长夫人道别, 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山长夫人。

    五儿正在后院的花园里除草,见贾琏走了进来,吓了一跳,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她现在穿了一件粗布衣服, 手上全都是泥土, 说不定脸上还有, 怎么见他?

    贾琏见五儿蹲在花园里, 却不见山长夫人的身影,问道:“五姑娘,请问师娘在哪里?”

    五儿赶紧擦了擦手,站起身面对贾琏,因为隔得有一段距离,所以她的胆子变大了,双眼敢直视贾琏。

    “我奶奶去菜园摘菜了。”山长夫人喜欢自己种东西,特意在他们院子的后面开垦出一块地用来种菜,足够她和山长日常吃了。

    “那我去找师娘。”

    “我奶奶应该快回来了。”

    “我去帮师娘拿菜。”说完,贾琏就离开了,去菜园找山长夫人。

    见贾琏离开了,五儿连忙回房间梳洗了下,换了神干净的衣服。

    没过一会,贾琏就和山长夫人回来了,贾琏手里拿着菜篮子,里面装着刚摘下来的新鲜蔬菜。

    “奶奶,您回来了。”五儿朝贾琏感激道,“谢谢贾公子。”

    贾琏摆摆手:“没有什么,我去把菜拿到厨房。”

    “琏哥儿,今晚就留下用晚膳吧。”

    “师娘,万举那边已经做了我的晚膳,我就不在您这里用晚膳了。”

    “好吧。”山长夫人一脸遗憾。

    贾琏把菜送到厨房后就离开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正面看一眼五儿。

    看着贾琏离开的背影,五儿心里很是纠结,贾琏到底还记不记得她?

    第二天,贾琏来上课的时候,因为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路上都在想这个梦到底有什么寓意,走路的时候没有注意,直接撞到廊柱。

    砰地一声,贾琏的额头立马起了一个红肿的孢,疼的他直抽气:“嘶……”

    五儿正在给花浇水,见到贾琏撞到廊柱倒在地上,连忙丢下手中的浇水壶走了过去,当然保持一段时间。

    “贾公子,你没事吧?”

    贾琏揉了揉额头,抬眸望了过去,这才看清楚五儿的长相,不由地愣了下。他不是被五儿一张漂亮的脸惊艳到了,而是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五儿被贾琏盯着看,微微红了脸,害羞地低下头,小声地问道:“贾公子,你没事吧?”

    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疼的贾琏回过神来,连忙收回目光,朝五儿道歉:“五姑娘,抱歉,我刚刚失礼了。”应该是错觉的,他的记忆力不错,见过一面的人都能记住。山长的孙女,他之前并没有见过。

    “没事,你还好吧?”五儿见贾琏的额头红肿的厉害,一脸紧张地说道,“贾公子,你的额头肿了,得赶快处理下,我去找奶奶。”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很快,山长夫人就过来了,见贾琏的额头红肿的厉害,眼里充满心疼:“你这孩子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

    贾琏讪笑道:“在想事情,没注意到前面有廊柱。”

    “以后走路小心点,先到客厅,我给你上药。”

    “不用这么麻烦,过两天就能消肿了。”

    山长夫人瞪了一眼贾琏,语气严厉:“肿的这么厉害,要上药,不然会变得更肿。”说着,就拉着贾琏往客厅走,一边走,一边念叨,“不要以为自己是男孩子就能这么马虎大意。”

    贾琏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乖乖地被拉去上药。

    山长夫人一边给贾琏上药,一边心疼地说道:“还好没有撞破皮,下次可不能这么粗心了。”

    贾琏一边忍着疼,一边说:“是。”

    上好药,贾琏就去上课了,把对五儿的熟悉感完全抛之脑后了。

    五儿在紫山书院呆了七天,这七天虽然能经常见到贾琏,但是基本上没有和贾琏说过什么话,这让她心里有些遗憾。最让她难过的是贾琏好像没有认出她,或许贾琏早就把她忘记。

    贾琏对山长的这个孙女到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个孙女挺文静的,也挺腼腆害羞的。至于认没有认出来她是四年前那个小萝莉,他早就把当年那个樱花树下胖胖可爱的小姑娘遗忘了。

    五儿满怀着期待而来,结果带着满腔失望和惆怅回去。

    贾琏没有把五儿的到来和离开放在心里,继续跟着山长学习。

    这天的课程结束,山长没有急着让贾琏离开,而是和他聊了一些课外的话题。

    “你和晋亲王走的很近?”其实,山长不想管这件事情,但是他真的很喜欢贾琏这个聪明又勤奋的学生,不然之前也不会想收他为正式学生。他不想看到这么好的苗子,卷入到皇子之间的权力争斗中。

    最主要的是他不看好晋亲王,虽然晋亲王礼贤下士,很看重读书人,但是他觉得晋亲王是为了皇位才故意这么多,只是利用读书人,而不是打从心底地敬重读书人。

    晋亲王这个人太过虚伪,不适合来往和深交。他真不想看到贾琏被晋亲王欺骗。

    贾琏被问得一愣,没想到山长会问他这个问题。

    “没有。”他才没有和晋亲王走的很近。

    “是么?我听说晋亲王很看重你,三年前还特意送给你一块歙砚。”山长说完,深深地望了一眼贾琏。

    贾琏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该不该说。

    山长见贾琏一副欲言又止地表情,眼里闪过一抹疑惑:“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

    贾琏很是犹豫,毕竟山长和晋亲王是亲戚。

    山长有些不满地挑了下眉头:“怎么,对我不能说?”

    “山长,我只想好好读书,然后考中状元。”

    “那你和晋亲王是怎么回事?”

    贾琏见山长一副问到底的模样,知道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山长是不会放他回去的。

    “山长,我并不想和晋亲王有什么来往。”

    山长听了这话,饶有兴趣地扬起嘴角,问道:“你不想和晋亲王来往,为什么?”

    贾琏看了看山长的神色,见他好像不是很生气的样子,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接着说道:“我还小,只想好好读书,然后考中状元,不想和任何一个王爷扯上关系。”

    “既然不想和任何一个王爷扯上关系,你怎么接受了晋亲王的好意?”

    “山长,我能说我不想接受的么。”贾琏苦着脸说,“我之前拒绝过,但是他是王爷,不允许我拒绝。”

    山长想到晋亲王的性格,觉得很有可能。

    “晋亲王为人温和,你为什么不想跟他亲近?”山长故意问道。

    这个问题把贾琏问住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要是说了实话,山长告诉晋亲王怎么办。

    像是看出贾琏心里的顾忌,山长朝他安抚一笑:“放心,我不会告诉晋亲王。”

    听到山长这么说,贾琏心里就放心了,山长的话还是能信任的。

    “我不想卷入到皇子之间的争斗中。”

    山长听了这话,眼前一亮,继续问道:“你不支持晋亲王?”

    贾琏微微摇了下头:“先生,我谁都不想支持。”隆武帝正直壮年,活的好好地,他才不会傻傻地去支持任何一个皇子。

    山长目光锐利地看了看贾琏,见他说这句话的神色认真,就知道他没有在说谎,心里很是满意。

    “你现在还小,重心应该放在接下来的会试和殿试上,不要去想着争权夺利。”

    贾琏听了这话,一脸诧异:“先生是不赞成我去支持皇子吗?”

    山长微微点了下头:“是的。”

    贾琏一听这话,心里彻底松了口气:“先生放心,我会好好读书的。”

    山长听到贾琏这么说,大概猜到晋亲王的目的,微微皱了下眉头,心里很是不悦。贾琏还是个学生,晋亲王就强硬地把贾琏邦成是他的人。

    “晋亲王送给你的东西,你好好保存,以后找个机会送回去。”老四的眼光不错,能看出贾琏未来的前途,所以趁贾琏还小就强硬地把他定下来。老四的心机太深了,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他觉得还回去的可能性比较小。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贾琏不会支持晋亲王,他心里就放心了,但是还是不能收贾琏为正式学生。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贾琏是晋亲王的人,一旦他收贾琏为正式学生,就自动会分归到晋亲王一脉,这不是他想要的。

    “今天辛苦先生了,学生告辞。”

    等贾琏离开后,山长夫人问道:“确定了吗?琏哥儿是老四的人?”

    “不是,他不想支持老四,不想支持任何人。”

    山长夫人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笑着说:“这孩子很聪明。”语气里充满赞赏。

    “是很聪明,但是老四……”山长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说,“老四心机太深了,强硬地把贾琏绑在他的队伍里。”

    山长夫人当然也知道晋亲王对贾琏做的事情,也是很不悦:“老四这孩子,从小就心思多,不过看人眼光却非常准。”

    “唉,贾琏要是不支持他,不知道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这是山长最担心的地方。

    山长夫人不想让贾琏日后被晋亲王为难,笑着说:“到时候,我们护着他,老四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应该不会为难他。”

    山长轻轻点了下头:“恩。”

    贾琏不知道山长和山长夫人已经为他以后做了保障,保护他以后不要被晋亲王为难。

    “这么好的苗子,我可不希望被老四给祸害了。”

    “也不知道皇上在想些什么,一直任由老大和老四争夺。”她这个侄子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山长大概猜到隆武帝的目的,但是也不好说出来,

    “皇上有皇上的打算,我们就不用操这个心。”

    山长夫人想想觉得也对:“也是,这些事情跟我们没关系。”他们夫妻俩从不过问皇室的事情。

    贾琏放假回去,就见来过几次府里的太监请他去晋王府。

    他很想不去,但是又不能不去。正好趁这次机会,把话跟晋亲王说清楚吧。不然,还不知道晋亲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荣国府里的人听说晋亲王派人请贾琏去王府做客,心里都非常震惊。

    贾珠听到这事,又气的发了一场大火,摔碎了不少东西。

    王夫人刚从佛堂出来,听到这件事情,心里很是不甘,觉得四皇子为什么看重的不是她的儿子贾珠。

    不行,再这样下去,荣国府就要变成贾琏的了,到时候珠哥儿在府里就没有地位了。

    她得为珠哥儿的以后好好想想。

    膝盖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疼的王夫人皱起眉头,让她暂时没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太太,您这两个月受苦了,现在还是好好休养吧。”

    王夫人微微点头:“你说的是。”说完,想到之前的事情,目光忽然变得犀利,“我明明要的是贾琏的头发,怎么会变成老爷的头发,你找的那个丫头是怎么回事?”当时,她心里太害怕,没去想头发怎么变成老爷的。后来被关进佛堂,她才发现这一切都是阴谋,是有人故意把头发碉堡了。

    “小竹没有问题,问题出在琏少爷身边的那个丫头上。”周瑞家的说道,“不过奴婢已经把小竹赶出府了。”

    王夫人对周瑞家的这么做很是满意:“你做的不错。”

    “太太,您想的事情,之前大少爷就找老太太说了,但是老太太不想再追究了。”

    “什么?”王夫人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老爷可是被害了,老太太居然不追究?”

    “老太太说是您使用巫蛊之术害人在前,怪不了别人。”

    王夫人听了这话,一脸愤怒:“我只是想让贾琏考不中会试,可是他们却害老爷病倒。”

    “老太太说如果继续追查,会逼得大老爷去报官,到时候就糟了。”

    听到报官两个字,王夫人眼里闪过一抹恐惧。如果贾赦去报官,他们一家必死无疑。

    “太太,还是不要追究了。”周瑞家的劝说道。

    王夫人心里很是不甘心,但是她不想死,只能这么算了。

    “这笔账,我以后会讨回来。”以后绝对会十倍地讨回来。

    周瑞家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太太还是没有发现,这次的巫蛊之术虽然平息了,但是却被大房抓住了把柄。惹火了大房,大房说不定就去报官。

    王夫人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太累了,没过一会就睡着了。在睡着前,还在想大房的人是怎么拿到贾政的头发。

    贾琏跟着太监来到晋王府,发现晋亲王没有请别人,只请了他一个人,这让他心里不由地升起警惕。

    四皇子在花园品尝,见贾琏来了,朝他招了招手。

    “过来。”

    贾琏走过去,先朝四皇子行了个礼:“学生见过王爷。”

    四皇子站起身,握住贾琏的手,把他扶了起来:“不需要这么多礼。”

    贾琏见四皇子好握着他的手不放开,心里有些不自在,抬起双手,从四皇子的手中挣开了,神色恭敬地说道:“礼不可废。”

    四皇子轻笑道:“这里没有外人,不需要这么多礼,坐吧。”

    贾琏在四皇子的对面坐了下来,四皇子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

    “谢王爷。”

    “跟冯先生学习学的怎么样?”

    贾琏听到这话,在心里感叹道,找他来过来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山长学识渊博,跟他学习,让我受益匪浅。”

    “有了冯先生的指导,明年的会试,你应该没问题。”

    “希望吧。”

    四皇子放下手中的茶盏,撑着脸盯着贾琏看。

    贾琏被四皇子看的心里发毛,脸上的表情僵硬,快要支撑不住了。

    “王爷,学生的脸上有东西吗?”

    四皇子笑着说:“没有,只是觉得你越长越好看了。”

    贾琏:“……”他这是被调|戏了吗?

    四皇子突然伸出手,抬起贾琏的下巴,一双眼仔细地打量着贾琏的脸:“恩,很多小姑娘都没有你长得好看。”

    贾琏连忙把自己的下巴从四皇子的手中解救出来,刚刚四皇子抬起他下巴那一刻,他雷得直起鸡皮疙瘩。

    “王爷,您这是在夸学生,还是在贬学生?”

    四皇子抬手轻拍了下贾琏的头,笑地一脸温和地说:“当然是在夸你。”再过两年,这孩子会变得更加漂亮。

    贾琏没有注意到四皇子眼底划过的暗涌,不习惯四皇子对他这么亲昵。“王爷,学生是男人,被夸长得好看,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说的可是实话。”

    贾琏对这样的夸奖,只能干笑:“呵呵……”在心里骂道,好看你妹,劳资又不是女人,被这样夸奖一点都不高兴。

    接下来,四皇子事无巨细地询问贾琏在紫山书院的事情,还问了他和冯玉堂之间的事情。

    贾琏捡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跟四皇子说。

    “看来你很用功啊。”

    “应该的。”贾琏在心里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说出来,“王爷,学生想和您说一件事情。”

    “你说。”

    “王爷以后不要再给学生送东西了,学生受之不起。”

    “怎么,你不喜欢?”

    “无功不受禄,学生受不起。”

    四皇子听到这话,望着贾琏的目光突然变得非常锐利:“你不想要?”

    贾琏顿时感觉到一股沉重地气压扑面而来,不过他并不害怕,双眼直视着四皇子,神色非常认真:“不想要。”

    见贾琏毫不畏惧,四皇子有些惊讶,不过心里对贾琏更加赏识。

    “为什么不想要?”

    “王爷,恕学生直言,我不想和您有太过亲近的关系。”

    四皇子闻言,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语气冰冷:“你这是在嫌弃本王?”刚刚还自称我,现在自称本王,可见生气了。

    贾琏站起身,朝四皇子行了个大礼,不卑不亢地说:“学生不敢,学生只是不让别人以为我是靠着王爷才考中的。”

    四皇子轻轻扬了下眉头,似乎没想到贾琏会说这样的话。

    “有人以为你是靠我才考中的?”

    “是的,学生不想被人误会。”

    四皇子听到贾琏这么说,心里不快立马消散了。像贾琏这么大的孩子,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实力,被人说是靠他才考中的,心里肯定不服气。

    “是我欠考虑了。”

    “王爷言重了。”贾琏见四皇子好像不生气,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刚刚真的怕四皇子一怒之下给他安排个罪名,然后找他麻烦。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真是……太让人操蛋了。

    “既然这样,那我下次私下送你。”

    贾琏连忙摆手:“王爷不用了,我不缺东西,您就不要破费了。”

    四皇子站起身,走到贾琏身前,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说:“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不许拒绝。”

    贾琏:“……”他真想直接对四皇子说,我不想做你的队友,你就死心,放过我吧。可惜,他没有胆子说。

    四皇子抬手摸了下贾琏,一脸温柔地说:“我喜欢送你东西。”

    贾琏被摸了下,吓得全身僵硬了下,连忙退开和四皇子拉开距离。这四皇子是怎么回事,又是握他的手,又是摸他的头,又是摸他的脸,这太亲昵了。

    四皇子见贾琏退开,手中的嫩滑的触感没有了,眼里闪过一抹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吓到他,再等两年。

    “今天中午就留下来用午膳吧。”

    “王爷,不好意思,我和李先生约好了,中午去他家用膳,所以不能……”和四皇子吃饭,他绝对会消化不良的。

    “既然和李先生约好了,那就算了。下次有机会在一起用膳。”

    “王爷还有其他什么的事情吗?没有的话,学生就先告辞了。”

    “没有了,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想关心下你在紫山书院的情况。”四皇子嘴角噙着温柔地笑意。

    “谢谢王爷关心,学生就先告辞了。”

    “好好跟着冯先生学习。”

    “是。”

    四皇子让太监把贾琏送到门口,临走的时候还送给他不少好吃的。

    贾琏不想要,但是四皇子不允许他拒绝,他只能带一大盒点心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贾琏一直在想以后怎么和四皇子划清界限,明说肯定不行,真是愁死人。

    为了不让四皇子怀疑,贾琏离开晋王府,直接去了李道清家,把四皇子赏赐的糕点,送给了李道清。

    李道清说他不喜欢吃甜腻的糕点,让贾琏带回去。

    贾琏在李道清那里用了午膳,和李道清聊了一会,才回到荣国府。

    刚回府,就见赖大家的来找他,无奈只好先去贾母那。

    “琏哥儿,晋王爷找你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就是问我在书院的情况。”

    贾母见贾琏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食盒,好奇地问道:“琏哥儿,你手里拿着什么?”

    “这是王爷赏赐的糕点,祖母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

    贾母听了,脸上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王府的糕点,肯定是御厨做的,一定很美味。”

    贾琏把食盒递给赖大家的,让她打开,拿出来给贾母吃。

    贾母让丫鬟去通知奶娘,把贾宝玉抱过来。

    贾宝玉有一岁多了,能吃一点糕点。

    “琏哥儿,你抱着宝玉,喂宝玉吃点糕点。”

    贾琏吓得连忙拒绝:“祖母,我不知轻重,会伤到宝玉的。”打死他都不会抱贾宝玉。

    贾母想想觉得有可能,就没有让贾琏喂贾宝玉吃糕点。

    “琏哥儿,晋王爷这么看重你,你可要好好读书,不要让他失望。”

    “祖母说的是。”

    “今天有人送来不少大闸蟹,我让厨房煮了不少,到时候会给你送过去,吃的时候别忘了喝酒驱寒。”

    “谢祖母。”

    贾母拉着贾琏絮絮叨叨说了不少琐事,听的贾琏都快要没有耐心了。

    另一边,王夫人从佛堂出来,就变得非常低调,除了每天给贾母请安,就在自己的屋子里抄佛经礼佛,没有再搞出什么事情来。

    贾母对王夫人这个表现非常满意,以为王夫人真心悔过了。

    王夫人这么做,当然不是真心悔过,而是想拿回掌管荣国府的大权。

    贾母为了安抚大房,也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并没有把掌管荣国府的大权还给王夫人。她心里打算过段时间再让王夫人掌管荣国府大权,现在还不是时候。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是来年了,离会试还有十几天的时间。

    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荣国府平静的很。不过,贾珠却在上元节的时候,因为淋了雨,回来就病倒了,到现在还没有好。

    贾珠病倒,让贾母和王夫人操碎了心。这次贾珠病倒不像之前几次病的严重,但是拖拖拉拉地就是不好。无论怎么调养,怎么吃药,就是好不起来,太医说贾珠的底子弱,只能慢慢养。

    贾母和王夫人拼命地给贾珠补身体,但是无论吃多少补品,贾珠的身体依旧没有什么起色。

    “琏哥儿,你有时间去陪你大哥说说话,解解闷。”

    贾琏心想,贾珠见到他,或许会加重病情。

    “大哥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吗?”

    “稍微好了点,但是还是下不了床。”

    “那我待会去看看大哥。”原著里没有提到贾珠具体什么时候病逝的,该不会是今年吧?

    “恩。”

    贾琏从贾母那里出来后,就直接去贾珠的院子。没想到贾珠的奶娘以贾珠正在休息,还没有醒来,没法见他为由,拒绝他看望贾珠。

    被拒绝,贾琏也不生气,一早就猜到了,他之所以过来不过是为了做做样子,他可不想看望贾珠。

    还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又被贾母叫了过去,贾琏有些不耐烦了,这老太太能不能有事没事地找他。

    再次来到贾母的屋子,贾琏发现贾政居然在。

    “见过祖母,见过二叔。”

    贾政很是冷淡地应了一声:“恩。”

    “祖母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贾母眉开眼笑地说:“你姑姑在二月十二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成亲多年,一直没有身孕,前两年好不容易生了个哥儿,没想到夭折了,让女儿伤心了很久。去年女儿再次怀孕,她高兴了很久,希望女儿能再生一个哥儿,但是没想到女儿生了一个闺女。闺女不能替林家传宗接代,她心里替女儿感到可惜。不过,女儿还年轻,以后还能再生。

    贾琏闻言,心里震惊了下,林黛玉出世了啊!不过算算时间,也该出生了。

    “难怪祖母这么高兴。”再过几年,林黛玉就要入荣国府了。

    “我替你姑姑高兴。”贾敏在没有出嫁之前,贾母很是宠爱她。女儿出嫁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女儿,心里一直记挂着,希望女儿能过得很好。

    “姑姑肯定很开心。”贾敏生了林黛玉没多久,好像就病逝了。然后,林黛玉才会来荣国府。想到原著里的林黛玉在荣国府的情况,贾琏心里充满同情。寄人篱下的生活的确不好过,以后林黛玉来了,他这个做表哥的,就多多维护她吧。

    贾母忽然沉重地叹了口气:“唉……你姑姑这个女儿的身体不是很好,我真怕……”真怕这个孩子又夭折。

    “不会的,小表妹一定会健健康康的。”

    “琏哥儿说的对,你姑姑的女儿一定会好好地。”贾母决定下个月去福灵寺烧香,给女儿和外孙女祈福,希望女儿和外孙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母亲,要不我再去一趟扬州,去看看妹妹。”

    “你有公事,不能总是请假。”之前,贾敏的儿子夭折,贾母不放心女儿,就让贾政去了一趟的扬州,看望女儿。

    “祖母,让我父亲去吧,反正他在家又没事。”他想自己去,但是还有十几天就要考会试,没时间去。

    贾母觉得贾琏这个提议不错:“好,就让你爹去。”贾母让赖大家的把贾赦叫来。

    贾赦听说让他去扬州,很是不情愿,他不愿意出远门,但是又找不到借口拒绝,只能去一趟。

    “你要好好地劝解你妹妹,让她放宽心,让她好好养身体。”

    “知道了,母亲。”

    从贾母院子出来,得知是贾琏提议他去扬州,贾赦气的不轻。

    “你个不孝子为什么提议我去扬州?扬州那么远,坐船要坐很久,我可受不了。”

    “姑姑是您的亲妹妹,您去看望她不是应该的吗?”贾琏斜了一眼贾赦,“如果不是我要参加会试,我就去了。”

    “你去做什么?”

    “当然是看望姑姑。”

    “有什么好看的。”贾赦对贾敏的感情并不深,因为贾敏在出嫁前,和他这个大哥并不是很亲近。“我去了,她说不定还嫌弃我。”

    “怎么会,大哥千里迢迢去看望她,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嫌弃。”

    “哼,她不太喜欢我这个大哥。”从小到大,小妹就喜欢跟着二弟后面,对他这个大哥很是冷淡。

    “林姑父是探花,你去了就替我向他讨教。”

    贾赦听到这话,眼前顿时一亮:“好。”其实,贾赦还是很挂念贾敏这个妹妹,但是拉不下脸去,现在贾琏给了他一个台阶,他就顺着下去了。“不过要等你考完会试,我再去扬州。”

    “也好。”

    贾母对贾赦要在会试后去扬州,没有任何意见。

    会试将在三月初九开始,这段时间京城变得热闹了起来,从全国各地来了不少学生和家长,京城的客栈都住满了。

    走在京城的街道上,随时随地都能碰到考生,操着各种口音的学生。京城的商户开心的合不拢嘴,每年的会试,他们都会大赚一笔。

    贾琏见自己错过了一次发财的机会很是懊悔,他今年要是考中状元,就要从荣国府里搬出去,到时候什么都要靠自己,什么都要花钱。

    他怎么把赚钱的事情忘记了,到时候自己开府没钱那就丑大了。算了,等考中状元后在想办法赚钱吧。

    全国各地的考证齐聚京城,京城的老百姓都在猜测今年谁会考中会元,贾琏会不会继续考中会元,考中五元?

    京城的老百姓对贾琏在会试上能考出什么样的成绩,抱有很大的好奇和期待。

    这些年,会元和状元都是外地人考中,京城本地人却没有考中,这让京城的人觉得很丢脸。所以,他们很希望贾琏继续发挥他的奇迹,考中会元,为他们京城的学子们争一口气。

    这些天,贾琏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鼓励他,祝福他能考中会元,这让他觉得压力山大。

    听说,今年参加会试的人有两三万,但是只录取四百人,竞争非常激烈和残酷。贾琏对考中会元一点信心都没有,即使他被冯玉堂指导了半年。

    “京城的学子们都希望你能考中会元,给我们京城的学子扬眉吐气一次。”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要知道我们一直被江南学子嘲讽。”

    贾琏僵着脸,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下:“别再给我增加压力了。”他有信心考中会试,但是没有信心考中会元。全国第一个,可不好考。

    “有压力才有动力,再说你被山长教导了半年,考中会元肯定没问题的。”

    贾琏:“……”

    在会试的前七天,紫山书院给就学生放了假,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和放松。

    贾琏的心情有些沉重,就跑到林老爷子那里去放松了。

    “马上就要考会试了,你居然有心情来我这里玩。”

    “林爷爷,我压力大啊,只能来您这里放松了。”他当年考高考都没有这么紧张害怕过。

    “你怕什么?”

    “大家对我的期望很高,都希望我能考中会元,我怕自己对不起他们的期待。”

    “你考会试是为了你自己,你管那些人做什么。”

    “林爷爷,您就收留我几天吧。”

    “好,明天带你去钓鱼。”

    “好嘞。”

    此时,荣国府。

    “马上就考会试了,琏哥儿怎么出去玩呢?”贾母问道。

    “琏哥儿估计对自己很有信心吧。”王夫人笑着说,“不担心会试。”

    “再有信心,在紧要关头也不能出去玩啊。”

    “母亲,您放心,我这段时间一直帮琏哥儿祈福,希望琏哥儿这次能高中。”

    “你有心了。”

    邢夫人讥讽道:“没想到弟妹对琏哥儿的事情这么上心,明明之前下咒琏哥儿考不中会试。”

    王夫人一脸歉意:“大嫂,之前是我的不对,这次我是真心希望琏哥儿能考中。”

    “你有这么好心?”

    “好了。”贾母不悦地说道,“下咒的事情不许再提,以后要是再提,别怪我不客气。”

    “是。”邢夫人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撇撇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随着会试的来临,贾珠的心情越发阴沉,病情也加重了不少。无论王夫人和李纨怎么劝,都没有用,除非贾琏在会试上落榜,不然他的心情不会变好。

    会试的前两天,贾琏从林老爷子那里回来,心情变轻松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

    “少爷,前两天有一位叫江润的人,派人送来一副画,祝福你考中会元。”

    贾琏没想到江润先生会在会试前送给他画,连忙打开一看是一副油画,画的是百花盛开,希望他能像百花一样在会试上绽放。

    “江先生真是有心了。”等他考完会试,也画一副油画送给江先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