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1章 第六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贾琏心想自己考中了解元, 中了四元,山长要夸奖他几句也很正常,至于会不会给奖品,他没有抱什么希望。

    说起来, 关于山长的传说有各种各样, 除了他写了一部伟大的巨著《玉堂游记》,剩下的传言就奇奇怪怪。

    有的人说冯玉堂脾气古怪。有的人说冯玉堂恃才傲物, 目中无人。有的人说冯玉婷不食人间烟火, 一门心思做学问。有的人说冯玉堂性格孤僻, 整天窝在家里哪里都不去,见过他的人很少。

    因为冯玉堂非常低调,从来不参见什么聚会、宴席、诗会之类的活动,很少有人见到他,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贾琏认为一般大师,脾气都很大, 待会见到山长, 说话要小心点。

    跟着卢先生走了二十来分钟, 终于抵达了山长所住的院子。

    山长所住的院子在紫山书院的后山上,离书院的课室比较远。虽然冯玉堂是紫山书院的山长,但是几乎没有怎么露面。紫山书院的学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

    卢先生敲了下门,很快就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

    “卢先生, 您来了啊。”

    “福伯, 山长在忙吗?”

    “老爷正在给花草浇水, 并不忙。”福伯做了个请的手指,“卢先生和这位学生进来吧。”

    贾琏跟着卢先生走进院子,顿时院子里的景色吸引了,只见院子里摆放着各种颜色的菊花,白色、黄色、蓝色、紫色等。还有很多贾琏叫不出名字的花,颜色也是各种各样。

    不止有各种花,还有各种的绿色盆栽。盆栽都修剪的非常齐整,非常地漂亮。

    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鸟叫声,贾琏顺着声音忘了过去,发现院子中间的桂花树上站着几只鸟。

    贾琏只有一个感觉,美,很美!不过,这倒符合大师的身份。一般来说,大师住的地方都非常幽美幽静。

    卢先生在前院里没有看到山长的身影,就带着贾琏去了后院,在后院花草中找到了山长。

    贾琏看到一男一女穿着粗布衣服,一个低着头正在给花花草草浇水,一个正在修剪花枝。

    卢先生走上前去,恭敬地唤了一声:“山长、夫人。”

    冯玉堂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浇水,淡淡地应了一声:“恩。”

    夫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放下剪刀,朝卢先生微微一笑:“小卢来了啊。”

    “山长,夫人,我把贾琏带来了。”卢先生说完,微微侧了下身体,回头望着站在不远处的贾琏。

    夫人抬眸朝贾琏望了过去,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着轻笑地说道:“真是个俊俏的孩子。”

    卢先生对贾琏招了招手:“贾琏过来。”

    贾琏闻言,走了过来,朝山长和夫人行了一个正式的礼:“学生贾琏见过山长,见过夫人。”

    “好孩子,不用这么多礼。”山长夫人的语气非常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地感觉。

    “谢夫人。”贾琏直起身,乖乖站在卢先生身边,不敢四处乱看。

    山长夫人把贾琏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嘴角扬起一抹满意地微笑:“真是个钟灵毓秀的孩子。”她活了一大把年纪,见过不少好看的孩子和年轻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么好看的孩子。长相无法挑剔,气度清新俊逸,完全不输给皇家男儿。

    贾琏抬眸望向山长夫人,她的五官不是那种特别精致的类型,但是却非常清丽,目光温柔,笑容温婉,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谢夫人夸奖。”贾琏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

    山长夫人见自家父君还在浇水,有些不满地说道:“老头子,来客了,放下你手中的活。”说完,转头望着卢先生和贾琏,笑着说,“你们先跟我去客厅,先坐下来喝杯茶。”

    “是。”

    山长夫人带着卢先生和贾琏来到客厅,让管家给贾琏他们端茶,她去梳洗换身衣服。

    等山长夫人换了身衣服出来,山长才停止浇水的活动,也没有换衣服,直接来到客厅坐了下来。

    山长夫人觉得自家父君未免太失礼:“老头子,你去换身衣服。”

    “不用,小卢不是外人。”山长很是随意地说,就连撸起的袖子也没有放下来,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杯茶牛饮了起来。

    贾琏被山长这副豪迈的样子惊到了,心中伟岸的大师形象突然崩了,说好的大师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为什么山长这么……粗鲁?

    山长夫人见贾琏一副被惊呆地模样,有些无奈地说道:“抱歉,他就这副样子,希望没有吓到你。”别人都以为她夫君不食人间烟火,一副谪仙地模样,其实完全相反,夫君十分豪迈,不拘小格,一点都不像其他读书人那样斯斯文文。

    贾琏站起身,连忙摆手:“没有,完全没有。”虽然跟他心中着谪仙般的大师形象相差太远,但是这么豪爽接地气的大师也不错。

    “你们聊,我先出去忙了。”

    “夫人慢走。”

    山长牛饮几杯茶后,一双眼锐利地打量着贾琏:“贾琏是吧?”

    贾琏站起身,朝山长行了个礼,神色恭敬地说:“学生正是。”

    “你这次乡试考的不错,年纪轻轻就考中了四元,历史上第一人。”山长虽然说这句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但是望着贾琏的目光透露出些赞赏。

    “学生侥幸而已。”自从考中了乡试的解元,人们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他考中了解元,考中了四元,大隆朝历史上的第一人。

    “你就不要谦虚,侥幸和碰巧可是不能连续考中第一。”山长之前看过贾琏写的考卷,是有点才华,不然不会考中四元。

    贾琏听到山长这么说,也不好再谦虚了:“山长过奖了。”山长叫他过来,果然是为了夸奖他几句。

    “你可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

    贾琏听到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一抹疑惑,难道不是为了夸他几句吗?

    “学生不知,还请山长指导。”

    “明年四月份就要考会试了,这段时间你不用去课室上课,直接来我这里上课。”

    “!!!!!!”贾琏瞬间惊愕地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呆怔地望着山长。

    等等!他没有听错吧,山长让他来他这里上课,真的假的?!

    见贾琏一副惊呆地模样,山长不由地失笑,揶揄道:“怎么不相信?”

    卢先生见贾琏一副目瞪口呆地表情,眼里也划过一抹笑意,见贾琏还没有回神,只好开口叫他:“贾琏!”

    贾琏听到卢先生叫他,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接着又点头。

    “你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想说什么?”

    贾琏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一脸吃惊地问道:“山长,您让我以后来您这里上课?”

    山长故意挑了下眉头,装作不悦地说:“你不愿意?”

    贾琏连连摇头:“不是,我非常愿意,不过为什么?”不是说山长从不收学生的么,怎么突然收他为学生?

    “我只是让你来我这里上课,并没有要正式收你为徒的意思。”其实,一开始他并不想教导贾琏,毕竟贾琏已经考中了四元,他再教他就有些动机不纯了,别人还以为他为了名声,才故意在这个时候教导贾琏。后来书院的其他先生跑来劝他,让他教导贾琏半年时间,不需要收贾琏为正式学生。他们紫山书院要是能出现一个六元,将会名留青史。为了这个名声,他们希望他能知道贾琏一段时间。

    他虽然不喜欢搞名声,但是要是紫山书院出现一个六元的学生,势必会名留青史,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他身为紫山书院的山长,也该为书院做一些事情。所以,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这个请求。

    贾琏从来没想过能拜山长为师,现在能被山长教导,已经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哪里还敢奢求山长收他为徒。

    “学生谢山长。”贾琏跪下来,朝山长行了个大礼。

    山长站起身,伸手扶起贾琏,一脸温和地说道:“我只指导你半年,能不能考中会试的会元,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学生一定努力。”贾琏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

    山长望了望贾琏,突然问道:“你进紫山书院读书是为了什么,为了求名,还是为了求道?”

    贾琏被问得一愣。

    他不明白山长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求名?求道?

    求名能理解,就是为了出名。

    求道是什么意思,得道?

    说到得道,贾琏的思绪立马跑歪了,得道成仙?

    山长见贾琏呆愣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只好换个角度来问:“你当初读圣贤之书是为了什么?”

    读书的初衷是什么?

    贾琏想到他的初衷,顿时满头黑线。他根本不想读圣贤之书,是被系统逼着读书的。

    “为了考状元。”贾琏把他读书的目的说了出来。

    听到贾琏的这个回答,山长和卢先生都愣住了,似乎很惊讶。

    山长怔了几秒回过神来,忍着笑说:“为了考中状元?”

    贾琏点点头:“为了考中状元。”

    山长深深地看了看贾琏,见他目光清澈,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觉得有点意思,又问道:“考中状元之后呢?”

    贾琏诚实地回答:“考中状元之后就当官。”

    “你想当什么样的官?”

    这个问题,贾琏还真想过。被系统绑定后,他就想自己要是考中了状元,进入了官场,要当一个什么样的官,清官,还是贪官,或者是权臣?

    “回山长,我不知道自己要当什么样的官,但是我想当了官以后为老百姓做点有用的事情。”他觉得既然要走这一条路,就要有责任感。虽然他当官是为了摆脱贾家,但是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会为老百姓做点有用的事情。

    “在其位谋其职。”

    山长听到这话,微微愣了下,随即笑着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样的回答。”这个孩子不能说完全有一片赤子之心,但是要诚实很多。

    “这么说,你读书是为了名?”

    贾琏轻轻点了下头:“是的。”回答完,贾琏心里有些后悔了,山长特意问他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让他回答为了得道读书吧。好像文学大师觉得为了功名读书,有些亵渎了圣贤之书。山长不会觉得他亵渎了圣贤之书,然后就不指导他了吧。

    山长听了这个回答,并没有不悦,相反还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是为了名读书,那就好好努力吧。”

    贾琏闻言,呆愣地眨了眨眼,这就没有了?不指责他为功名而读书吗?

    山长像是看出贾琏所笑,轻声笑道:“你以为我会骂你为功名而读书吗?”

    贾琏愣愣地点了下头:“恩。”一般文学大师不就是这个脾气吗?

    山长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大声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太有趣了。”

    贾琏被笑的莫名其妙,求助地看向卢先生,好像在问卢先生,我说错什么了吗?

    卢先生没想到贾琏会有这么呆萌的一面,嘴角微微勾起细小地弧度。

    山长笑了一会才停下来:“我可不是那些迂腐之人,不会指责你为了功名而读书。”对他来说,读书为名也好,为道也好,只要能为国家做好事就好。

    贾琏听到这话,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是学生迂腐了。”

    山长的神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记得你今天跟我说的话,当上官以后要为老百姓做事。”

    贾琏心头不由地一凛,神色也变得非常认真:“山长放心,我一定不会忘记今天对您说的话。”

    “那就好,今天你先回去,明天早上过来。”

    “是,山长。”

    山长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说道:“听说你作画不错。”

    贾琏听了这话,微微惊讶了下,随即谦逊地说:“我跟魏先生学了几年的画,画的不是太好。”

    “你还会画西洋画?”

    “是的。”山长怎么知道他会画西洋画。

    “画一幅西洋画给我,算是我指导你的报酬。”

    贾琏:“……”

    “不愿意?”

    “不是,只是没想到山长会想要西洋画。”

    “随便你画什么。”这小子送给老二那小子好几副西洋画,他看了也觉得非常好,让他感觉到颜料的魅力。

    “是。”

    “你可以走了。”

    “学生告退。”

    在回去的路上,贾琏心里很是不解,为什么山长突然要亲自指导他半年?

    “卢先生,山长为什么会指导我?”

    卢先生面无表情地说:“因为你考中了四元,所以书院想让你考中六元,就请山长亲自指导你半年。”

    贾琏听到卢先生说的这么直白,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下,在心里吐槽道,卢先生你这么直接地把书院的目的告诉他,真的好吗?这个时候不应该说山长看中了他的潜质什么的。

    “你考中了四元,已经是我朝历史上的第一人。”卢先生接着说,“书院想帮你考中六元,也是为了书院。”

    贾琏心想,他要是考中了六元,不仅他会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就连紫山书院也会在历史上留名。

    紫山书院现在只是京城最好的书院,并不是全国最好的书院。如果他考中了六元,那么紫山书院就会成为全国最好的书院,甚至说顶级书院。

    “山长从来不指导任何一个学生,他这次亲自教导你,你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书院对你的期待。”

    贾琏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卢先生,我会努力的。”

    和卢先生分别后,贾琏回到白鹤园。

    “山长叫你去做什么?”明万举见贾琏回来,连忙跑过来,好奇地问道。

    贾琏贼兮兮地笑道:“我说出来,你不要吓到。”

    “什么?”明万举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惊愕地瞪大双眼,一脸不敢置信地说道,“难道山长收你为徒了?”

    “山长没有收我为徒,但是他会亲自指导我半年。从明天开始,我就去他的院子里上课。”说完,贾琏一脸得意洋洋地表情。

    明万举听完,一脸羡慕嫉妒恨地望着贾琏:“山长虽然没有收你为徒的,但是却亲自指导你半年,你小子真是太招人恨了。”啊啊啊啊啊,他心里羡慕死了。

    “嘿嘿嘿,我也没想到。”

    “其实,山长亲自指导你的目的显而易见,应该是为了五元,或者六元。”明万举听贾琏说山长没有收他为徒,只是教导他半年,就知道山长在打什么主意。

    “被你说中了,是为了六元。”

    “紫山书院虽然是京城最好的书院,但是却不是全国最好的书院。”

    “全国最好的书院是哪个书院?”

    “江南的白鹿书院。”明万举科普道,“白鹿书院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出过不少状元、榜眼、探花。你这次会试,要想考中会元很难。”会试是全国的举人的一起来参加的考试,会元也就是全国第一了,要想考全国第一,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这个白鹿书院这么厉害?”贾琏被惊到了。

    “状元、榜眼、探花,白鹿书院的学生都会考中其中一个,你说厉不厉害?”

    贾琏惊得差点说了句卧槽,幸好及时收住了:“这太厉害了。”

    “尤其是这些年的状元,基本上都是白鹿书院的学生。”

    贾琏:“……”忽然觉得自己即将小命不保。

    “所以,山长才愿意指导你半年。”明万举客官地分析道,“只要紫山书院出了六元,哪怕白鹿书院出过不少状元,也比不上了紫山书院。”

    “忽然觉得压力好大。”

    明万举抬手拍了拍贾琏的肩膀,鼓励道:“有山长指导你,你肯定没问题。”

    “希望吧。”

    很快,山长亲自指导贾琏的消息,瞬间在紫山书院传开,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紫山书院的学生们对此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服气的。

    水溶听到这个消息,气的摔碎了不少花瓶。

    四哥本来就看重贾琏,现在得知贾琏被山长亲自教导,四哥恐怕会更加重视贾琏。

    山长不是不指导学生的么,为什么会亲自教导贾琏?

    贾琏有什么好,不就是考中了解元,考中了四元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水溶一想到四皇子对贾琏的看重,心里充满嫉妒。

    贾琏被冯玉堂亲自指导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到紫山书院外面去了,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掀起轩然大波。

    冯玉堂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大儒啊,传说中的人物啊!

    能被传说中的人物亲自指导,这是多大的荣幸啊。很多人都觉得贾家的祖坟一定冒青烟了。

    贾珠在家得知这个消息,气的踢翻了书房里的桌椅。

    “又是贾琏,凭什么是他?他到底哪里好?”贾珠红着双眼,一张脸因为嫉妒变得扭曲。“冯先生,不是不收学生,不指导学生的么,为什么会教导贾琏,为什么?”贾珠眼里一片阴鸷。

    四皇子是这样,现在连冯先生也是这样,贾琏到底有什么好?

    贾珠这次很争气,听到这件事情没有因为气愤而吐血昏倒。

    “琏哥儿真是不简单,居然能到冯先生的教导。”贾母这个深居的妇人也知道冯玉堂的名声,可见冯玉堂的名声有多响亮。

    “老太太,琏少爷有了冯先生的指导,以后绝对会有出息。”赖大家的现在有些后悔,这几年应该好好讨好琏少爷。

    “是啊,琏哥儿真是让我意外。”在宝玉长大之前,荣国府就要指望琏哥儿振兴了。珠哥儿和琏哥儿是处不好了,但是能让琏哥儿和宝玉处好关系。以后要让宝玉多亲近亲近琏哥儿。

    四皇子得知这个消息后,先是震惊了下,随即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贾琏那小子不会让我失望,居然能得到姑丈的亲自指导。”

    “没想到贾公子会被驸马爷亲自指导,真是了不起。”林少雄一脸惊叹。

    “姑丈从不收学生,也不指导任何学生,贾琏能得到他的指导,可见姑丈非常赏识他。”不止他们这些皇子,就连当年的父皇都没有得到姑丈的指导。现在贾琏居然得到姑丈的亲自指导,这代表着什么?

    “还是王爷英明,当初就看中了贾琏。”林少雄彻底佩服自家王爷的长远目光。

    “本王从来没想过他会被姑姥爷教导。”四皇子现在心头火热,非常激动。姑姥爷在文人眼中的地位非常高,贾琏能被姑姥爷亲自指导,这就代表贾琏在读书中的地位会提高很多。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贾琏是他的人,那么他就会受到更多的读书人支持。

    “真是没想到……”林少雄心想,当时他还看不起贾琏,没想到三年过去了,贾琏居然得到了驸马爷的看中。

    “贾琏有了姑姥爷的教导,会试很有可能考中会元,到时候他就是五元了。如果他在殿试上考中状元,那就是六元,他将会是千古第一人考中六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四皇子的神色非常兴奋。

    “意味着王爷将会如虎添翼。”

    “对!这次大哥拿什么给我争!”四皇子神色得意,像是胜券在握。

    林少雄很有眼见地恭喜道:“恭喜王爷即将成为太子。”

    四皇子被林少雄这句话取悦了:“哈哈哈哈……”

    此时,正在御书房的隆武帝听到这个消息,也吃惊了下。

    “没想到姑父会亲自指导贾琏那小子。”

    “能被驸马爷亲自教导,这个贾琏真是积了八辈子的福气。”当年皇上都没有得到驸马爷的指导。

    “姑父会亲自指导贾琏那小子估计是想让那小子考中六元吧。”

    “考中六元?”李进忠差点惊呼出来,“这可能吗?”

    “有姑父的指导,贾琏那小子说不定还真能考中六元。”隆武帝对明年的会试和殿试充满了期待,想看看贾琏会不会考中会元和状元。

    “如果考中了,贾琏就会成为第一人……”历史上任何朝代,都没有人考中六元。如果贾琏考中了六元,那就代表着……李进忠不敢想。

    “朕到希望他能在姑父的指导下考中。”贾琏要是考中六元,他这个皇帝也会跟着增光。

    “有了驸马爷的亲自指导,贾琏肯定能考中的。”李进忠拍马屁地说道。

    “希望吧。”

    贾琏不知道自己得到冯玉堂的指导会造成这么大的轰动,他此时正在跟冯玉堂学习。

    山长冯玉堂教了贾琏几天,就发现贾琏不仅聪明,而且记忆力非常好。虽然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本事,但是看两三遍就能记住,这个记忆力也是很厉害了,难怪这小子能考中四元。

    贾琏发现山长不愧是一代大儒,教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让他受益匪浅。他相信经过山长的半年指导,说不定他有机会考中会元。

    冯玉堂教了贾琏一段时间,越教越满意。说实话,他有点心动,有点想正式收他为学生了,但是想到四皇子貌似很看重贾琏,他就歇了这个想法。

    虽然贾琏是个难得的人才,但是牵扯到权力斗争中,就会很麻烦。他很久以前就放过话,不会教任何一个皇子,也不会支持哪个皇子,更不会卷入到权力争斗中。

    贾琏不知道因为四皇子,他错失了成为冯玉堂的正式学生的机会。如果知道了,估计会气的想杀了四皇子的心都有。

    放假休息回家,贾琏受到了贾母热烈的欢迎,把贾琏吓得不轻,不明白老太太又在抽什么风,或者又在打什么主意。

    “琏哥儿还没有抱过宝玉吧,来抱抱。”贾母把怀里的贾宝玉塞到贾琏的怀里。

    怀里突然被塞一个胖娃娃,吓得贾琏不由地僵住身体,他不会抱小孩。

    贾宝玉睁着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好奇地望着贾琏。

    贾琏低头看着怀里的贾宝玉,在心里感叹道,这小子长得真不错,难怪能骗到那么多女孩子,可惜却没有担当,白瞎了这张漂亮的脸。

    贾宝玉咧着嘴对贾琏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像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哥哥。

    贾母看到这副情景,心里很是满意和欣慰:“看来宝玉很喜欢琏哥儿。”

    “祖母,我不会抱小孩子,怕伤到宝玉,您还是抱回去吧。”老太太今天怎么了,平时把贾宝玉当做一块宝,不让人随便碰一下,更别说抱了。今天怎么突然让他抱贾宝玉,就不怕他伤到她的宝贝。

    “宝玉很喜欢你这个哥哥,你就多抱一会。”贾母笑呵呵地说。

    贾琏闻言,古怪地看了眼贾母,今天老太太太反常了。

    “啊啊啊啊啊……”贾宝玉伸出手想要抓什么。

    贾琏不喜欢小孩子,没有耐心抱小孩,把贾宝玉还给贾母:“祖母,宝玉太小,身体太软,我真怕伤了他,还是您抱他吧。”

    “你这孩子怕什么。”

    贾宝玉坐在贾母的怀里,朝贾琏张开双手要抱抱:“啊啊啊啊啊……”

    “你看宝玉很喜欢你。”

    贾琏可不想被贾宝玉喜欢上,连忙找了一个借口:“祖母,我还有事,明天再来给您请安。”

    “你去忙吧。”

    等贾琏离开了,贾母对候在一旁的赖大家的说道:“宝玉很喜欢琏哥儿,不怕他们兄弟相处不好。”

    “小少爷这么漂亮可爱,琏少爷肯定也很喜欢。”

    贾母低头亲了亲贾宝玉嫩嫩地小脸,一脸宠溺地说:“宝玉啊,要和你琏二哥多亲近亲近。”宝玉从小就和琏哥儿的感情好,等他长大了,琏哥儿肯定会帮衬宝玉,为宝玉谋一个好出路。

    贾琏回到自己的院子,把贾母今天反常的表情告诉赵嬷嬷,请她帮忙分析下。赵嬷嬷是荣国府的老人,府里的一些弯弯绕绕比他懂得多。

    “少爷,老太太让你多亲近宝玉少爷,恐怕是为了修复大房和二房的关系。”赵嬷嬷猜测道,“估计老太太也知道你和大少爷的关系变不好了,就让宝玉少爷和你亲近,修复大房和二房的关系。”

    听赵嬷嬷这么说,贾琏觉得很有可能:“她还真是为二叔一家着想啊。”

    “老太太还是偏心。”什么都为二房策划和打算,却不见为大房做些什么。

    贾琏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跟贾宝玉亲近?要是贾宝玉喜欢上他怎么办?原著里的贾宝玉可是连男人都喜欢,他可是直男,可不想被男人纠缠。

    “少爷,你以后还是离宝玉少爷远一点。”

    “我知道。”贾琏问道,“贾珠怎么样?”听到他被山长亲自指导,有没有气到吐血,然后昏过去。

    “到没有什么大事情,就是前段时间听说少爷被驸马爷亲自指导,气的砸了书房。”

    “没有吐血?没有昏倒?”

    “没有。”

    贾琏一脸惊奇:“这次居然没有被气晕,看来身体好了不少。”

    赵嬷嬷被贾琏的这句话逗笑了:“呵呵呵,等少爷考中会元,大少爷肯定会被气的吐血。”

    “我二婶怎么样?”王夫人被关进佛堂有一个月了吧。

    “这次老太太下了狠心,真的不让任何人去探望,也不让人去送给二太太送好吃的。”赵嬷嬷有些唏嘘地说道,“大少爷不知道求了多少次情,老太太就是没答应。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偷偷给二太太送好吃的,被老太太知道后狠狠地骂了一顿。”

    “这么坚决?”这让贾琏诧异了。

    赵嬷嬷轻轻点了下头:“老太太这次是下了狠心。听说二太太在佛堂里的日子很不好过,吃不好睡不好,还要抄经念佛。前段时间病了,本以为老太太会放她出来,结果老太太没有让她出来,让人把药送到佛堂。”

    贾琏听了,一脸若有所思:老太太这是表态度给他们看?

    赵嬷嬷一脸嘲讽地说道:“老奴猜二太太是装病,想要从佛堂里出来,可惜老太太不买账。”

    “还是便宜了她。”。二婶使用巫蛊之术可是大罪,老太太只是把她关进佛堂,虽然不让任何人看望和送吃的,但是还是偏袒了二婶。

    “本以为这次能扳倒二太太,没想到老太太这么维护二太太。”

    “来日方长,总有一天能彻底扳倒她。”

    “少爷说的是。”

    第二天,贾琏去给贾母请安的时候,贾母又让他抱贾宝玉,他找了借口溜了。他可不想和贾宝玉亲近。

    回到紫山书院上课,贾琏发现今天山长夫人的心情好像特别好,就连山长的心情也很好。

    “琏哥儿,今天中午就留下来用膳,我今天亲自下厨。”山长夫人满脸笑容地说道。

    “夫人,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您和山长看起来很开心?”

    山长夫人瞪了一眼贾琏,假装生气地说:“都说了多少次,叫我师娘。”

    “这不合规矩。”山长并没有收他为学生,喊山长夫人为“师娘”就有些不适合了。

    “虽然老头子没有收你为正式学生,但是他有指导你,你喊他一声先生,自然要叫我一声师娘。”山长夫人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你要是不叫我师娘,我可是会生气的。”

    贾琏无奈,只好乖乖地叫了一声:“师娘!”叫皇帝的姑姑一声“师娘”,他忽然觉得自己和皇帝成一辈的人了,太惊悚了。

    “乖。”山长夫人满意地笑了,“今天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而是我们的孙女要过来。”

    “难怪您和山长这么高兴。”原来是孙女要来了。“那我留下来用膳就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人多吃饭才美味。”

    “师娘,还是算了,今天我就不留下来用膳了。”

    “那怎么行……”山长夫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山长打断了。

    “你让他留下来用午膳,五儿怎么办?”五儿今年十二岁了,贾琏十四岁,都是半个大人了,哪里能坐在一起用膳。

    山长夫人听丈夫这么说,这才想起来这个规矩,神色有些懊恼:“我太高兴了,一时间把这事情忘记了。”

    山长望向贾琏:“下午正常过来上课。”

    “是,先生。”贾琏朝山长夫人行了个礼,“师娘,我先走了。”

    “琏哥儿不好意思,下次再留你用午膳。”

    “没关系。”

    贾琏刚离开,山长的孙女就到了,可把山长和山长夫人高兴坏了。

    其实,五儿经常来紫山书院看望祖父祖母,然后住上几天。

    用完午膳,五儿陪山长和山长夫人在院子里散步,却有点心神不宁,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这样她就能早点见到贾琏。

    下午,贾琏来到山长的院子,一眼就看到站在院子给花浇水的少女,心想这应该是山长的孙女了。

    “琏哥儿,你来了啊。”山长夫人正在给花除草,看到贾琏来了,亲切地打了一声招呼。

    五儿听到这话,心头猛地跳了下,一瞬间不敢转头去看她这四年来一直挂念的人。

    “师娘,下午好。”

    “来给你介绍下。”山长夫人朝自家孙女叫了一声,“五儿过来。”

    五儿一颗心瞬间紧张了起来,放下手中的浇水壶,转过身来不敢看贾琏,低着头走到山长夫人身边。

    “琏哥儿,这是我的孙女,小五。”姑娘家的闺名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贾琏朝五儿行了个礼:“见过五姑娘。”

    “小五,这位是贾琏。”

    “见过贾公子。”五儿偷偷地打量贾琏,发现他比四年前更好看了,一张脸微微变红。

    贾琏可不敢看人家姑娘的脸,来到这个时间四年多,他知道男人是不能随便盯着人家姑娘看,不然就太失礼了。

    “好了,琏哥儿你去上课吧。”

    “师娘,五姑娘,学生先行告辞。”在这个世界,男女是要避嫌的。

    五儿悄悄地盯着贾琏离开的背影看,心里想着他还记得她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