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九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9章 第五十九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周瑞家的自然不会傻到自己去买通了贾琏身边的丫鬟, 而是派了一个伶俐的丫鬟去做这件事情。

    这个丫鬟叫小竹,是个粗使丫鬟, 前几年才买进府里。在荣国府里没有亲人, 也没有什么权势,找她去做这件事情最合适, 就算以后被发现了,也可以把罪名推到她的头上。

    小竹野心很大,不想做粗使丫鬟,一心想要往上爬,一直以来都在讨好周瑞家的,希望周瑞家的能给她派一些简单轻松的活,最好把她的等级升一升。

    周瑞家的找她办事,她求之不得。并且周瑞家的承诺她,只要她把这件事情办好,就跟王夫人说提她升为二等丫鬟。小竹听了这话,当然会尽心尽力办好这件事情。

    小竹找到荣国府里和她关系稍微有些好的小兰,小兰是贾琏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平时负责打扫贾琏院子里的卫生,有机会能溜进贾琏的房间,拿到贾琏的头发。

    小兰打开小竹递给她的荷包,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碎银子,她数了下有十两银子, 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小竹, 你银子哪里来的, 给我做什么?”这个小竹的老家和她的老家是一个县的,看在同乡的面子上,和她有些来往。

    “这银子你别管是谁给我的。”小竹小声地在小兰耳边说道,“我想你帮忙办一件事情。”

    小兰觉得十两银子不是一笔小钱,小竹不告诉她是谁给她的,让她心里悄悄地升起警惕。

    “什么事情?”

    “我想请你帮忙拿几根琏少爷的头发。”

    小兰一听这话,顿时沉下脸问道:“小竹,你要琏少爷的头发做什么?”

    “你别问那么多。”其实小竹也不知道要贾琏的头发做什么,“我看在你是我老乡的面子上才把这件好事情交给你来做的。”

    小兰听了这话,在心里冷笑,好事情?她真是看错小竹了。

    “小竹,你要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到底是谁找你做这件事情的。”要琏少爷的头发,肯定没按什么好心。

    小竹想到周瑞家的嘱咐,让她不要说出是她交给她办件事情的,一时间吞吞吐吐:“这个……就是……”周大娘说不能把她说出来,咬了咬唇说,“你别怪是谁,你就说你帮不帮我?”

    小兰把银子还给小竹,神色认真地说:“你不告诉我谁给你的银子,我是不会帮你的。”

    小竹被小兰的话惊倒,睁大双眼用看傻子地眼神看着她:“小兰,这可是十两银子,你几年也攒不到这么多的银子。”在荣国府只有一等丫鬟,一个月才有一两的月银。二等丫鬟一个月只有一千文钱,十两银子要攒好几年才能攒到。

    小兰板着脸说:“我不收来路不明的银子。”

    小竹没想到小兰这么傻,很是不高兴地说道:“你不收算了,我去找别人帮忙。”

    “小竹,琏少爷的院子里的丫鬟就我和丰儿,你是找不到人帮忙的。”琏少爷的院子里的丫鬟就她和丰儿姐姐,小厮到有四个。

    小竹听到这话,嘴硬地说道:“我可以去找丰儿姐姐帮忙。”

    小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地笑话一样,轻笑道:“你觉得你能见到丰儿姐姐吗?”丰儿姐姐可是琏少爷的贴身丫鬟,找她帮忙要琏少爷的头发,小竹这是去找死。

    小竹瞬间沉默了,的确,她一个粗使丫鬟见不到丰儿姐姐。

    “你只能找我帮忙,不过你要是不告诉这银子是谁给你的,我是不会帮你的。”

    小竹在心里犹豫针扎了下,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不然就完成不了周大娘交给她的事情。

    “这银子是周大娘给我的。”

    小兰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果然是周大娘。

    “周大娘没告诉你要琏少爷做什么,对吗?”

    小竹轻轻点了下头:“没有。”

    小兰心里更加确定周大娘要琏少爷的头发没按好心,肯定在搞什么阴谋。

    “银子给我,这件事情我帮你做。”

    “真的么?”小竹双眼顿时一亮,欣喜地望着小兰。

    “真的,不过你要等我几天,琏少爷的房间我是不能随便进去的,我得找机会偷偷溜进去,然后找几根头发。”

    “这件事情不急,你找到头发给我就好。”

    “好。”

    “小兰,事情办成功了,周大娘会再给银子的。”

    小兰皮笑肉不笑地说:“周大娘出手还真是大方。”

    “恩,周大娘一直都很好。”

    小兰见小竹一副被人卖了还人家好的蠢样,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从小竹那里回来后,小兰直接去找赵嬷嬷。

    “嬷嬷,我有事告诉您。”

    “小兰,你有什么事情?”

    小兰走到赵嬷嬷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赵嬷嬷,我刚刚从我老乡小竹那里回来,她刚刚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帮她拿几根琏少爷的头发。”

    “什么?”赵嬷嬷惊愕地瞪大双眼,随即一张脸沉了下来,眼神特别锐利,“她一个粗使丫鬟哪来十两银子,是谁给她这么多银子的?”赵嬷嬷也知道小兰的这个老乡,一个粗使丫鬟。

    “是周瑞家的给她的。”

    赵嬷嬷一听这话,立马骂道:“那个老淫|妇一定没按好心。”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之前小竹还不愿意告诉我是谁给她银子的,我再三逼她,她才告诉我是周瑞家的给她的。”

    “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对。”赵嬷嬷目光赞赏地看着小兰,“我马上禀告少爷,到时候少爷肯定会赏你。”

    “这是我该做的。”

    “十两银子可不是小钱,你没有被收买,还知道告诉我,可见你对少爷忠心耿耿。”如果小兰被收买了,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少爷肯定会被二太太他们暗算了。

    “我们大房的人和二房的人不共戴天,我怎么可能被二房的人收买?”说实话,十两银子是挺让她心动的,毕竟几年都不一定攒到这么多银子。但是,她不缺钱,又不急需用钱。她在琏少爷这里伺候,干的活简单又轻松。琏少爷对他们下人又非常好,还经常赏给他们一些东西。再说,前不久琏少爷考中解元,琏少爷和大老爷都赏了他们不少钱。没必要为了十两银子,背叛琏少爷。

    “说得好,以后跟着少爷会很有出息。”

    小兰赞同地点了点头:“恩。”少爷以后绝对会考中状元,跟着少爷一定会越来越好。她可不会傻傻地因为十两银子就做叛徒,断送自己的好前途。

    “我先去禀告少爷。”

    “嬷嬷,你等等。”小兰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赵嬷嬷,“这是小竹给我的十两银子。”

    “待会让少爷赔你十两银子。”

    小兰连忙摆手:“不用不用。”

    “你是个好丫头。”赵嬷嬷说完,就去书房找贾琏。

    赵嬷嬷先敲了敲门:“少爷,老奴有事找你。”

    “进来吧。”

    赵嬷嬷推开门走进去,见贾琏正在作画,不由地有些迟疑,觉得自己还是过会再说比较好。

    “嬷嬷有什么事情?”

    “少爷,等你画好画再说。”

    “也好。”贾琏正在画一幅祝寿图,是准备送给林老爷子的。林老爷子过几天就要过六十大寿,他想不到送什么东西,就想到送一幅亲手画的画。

    赵嬷嬷静静站在一旁,观看贾琏作画。越看越觉得自家少爷真是优秀,不仅会读书,还会画画,而且画的非常好。

    半个时辰后,贾琏停下笔,看了看刚刚画好的画,自认为画的不错。

    “少爷,你画的真好,比那些卖画的还要好看。”赵嬷嬷不懂画,但是能看出来贾琏画的好看。

    贾琏画的是四只仙鹤站在一棵松树和一颗翠竹之间,翠竹下和松树下有几朵盛开地菊花。仙鹤,竹子、松树、菊花都代表着长寿。

    “还行吧。”这几年他的画工也增进了不少,等明年他考中了状元,他的画应该也能出名。“对了,嬷嬷刚刚找我有什么事情?”

    赵嬷嬷差点忘记自己来找贾琏的目的,听到他这么说才想起来。

    ”少爷,小兰刚刚来找我,说她的老乡小竹给她十两银子,请她帮忙拿几根少爷的头发,这银子是周瑞家的给的。”

    “要我的头发?”贾琏微微挑眉,表情很是疑惑,“要我的头发做什么?”

    “少爷,要你的头发就能诅咒你。”

    “诅咒我,怎么诅咒?”原谅从小长在红旗下的贾琏,一直以来都是唯物主义,完全想不到头发怎么诅咒到他。

    赵嬷嬷见贾琏不懂,就给他科普了起来:“少爷,拿到你的头发踩在脚下就能诅咒到你。”

    贾琏惊讶地瞪大双眼,不太相信地说道:“这么神奇?”

    “少爷,你别不信。”赵嬷嬷继续跟贾琏科普,“比如说拿到你的生辰八字贴在稻草人,然后用针扎稻草人就能诅咒到你。把你的头发绑在稻草人身上,拿着针扎稻草人也能诅咒到你。”

    贾琏一脸质疑:“有这么神奇吗?”

    “少爷,真的能诅咒到。周瑞家的找小竹要你的头发,明显是想给你下咒。”

    贾琏忽然想到原著里,赵姨娘请马道婆施法诅咒贾宝玉和王熙凤,还真的诅咒到了,贾宝玉和王熙凤差点死了,心头不由地一凛。

    “要给我下什么咒?”

    “老奴觉得二太太是想让你在会试上落榜。”赵嬷嬷认为王夫人不会下咒要了贾琏的命,毕竟巫蛊之术要人命,要是被查出来就会满门抄斩,二太太应该不敢这么做。

    “让我在会试上落榜吗?”贾琏一脸若有所思,他那个二婶还真的会干出这种事情。

    “少爷,这件事情我们必须禀告老太太。”赵嬷嬷一脸愤懑地说道,“二太太实在是太阴毒了,居然用巫蛊之术对你下咒。巫蛊之术可是要不得,要是被官府知道,就会满门抄斩。”大隆朝律法规定,一旦发现有人使用巫蛊之术就以祸乱国家的罪名逮捕,然后满门抄斩。

    贾琏听赵嬷嬷这么说,这才想起来的确是有这么一条律法,顿时在心里有些佩服王夫人了。为了诅咒他考不上会试,居然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来对他使用巫蛊之术,不知道该说她大胆,还是愚不可及。

    “嬷嬷,我们没有证据。”他二婶敢这么做,就一定不会留下来证据,或者把柄。

    “可是,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赵嬷嬷心里恨极了王夫人,“二太太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贾琏一脸冷笑:“这件事情当然不能这么算了。”他这个二婶为了对付他,还真是煞费苦心。之前的账,他还没有算,没想到她又来找他麻烦,他再不反击,还以为他好欺负。

    “少爷,我们要怎么做?”

    “我想想。”直接去找老太太说这件事情,周瑞家的肯定不会承认,把所有罪名推到那个叫小竹的头上。以老太太偏心眼的态度,肯定不会相信他二婶用巫蛊之术诅咒他。他们没有证据,又不能搜二婶的房间。

    赵嬷嬷忽然想到一个主意,笑地一脸不怀好意:“少爷,不如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怎么说?”贾琏一脸好奇地问道。

    “少爷,二太太不是想拿你的头发,对你下咒么。那我们就拿二太太的头发冒充你的头发,让她对自己下咒。”

    贾琏觉得这个主意,但是治标不治本,这次必须给王夫人一个重击,让她一时半会做不了妖。

    “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是不是拿二婶的头发。”

    “那拿谁的头发?”

    “我二叔的。”贾琏笑地一脸灿烂地说道,“如果我二叔病了,你觉得老太太会怎么样?”

    “老太太最偏心二老爷,二老爷要是病了,老太太会很心疼。”

    “到时候要是知道有人用巫蛊之术对二叔下咒,你觉得老太太会怎么做?”

    赵嬷嬷明白贾琏的意思,笑着说:“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下咒的人。”

    “拿二叔的头发,能彻底拔出巫蛊之术。”

    赵嬷嬷觉得贾琏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望着贾琏的目光充满崇拜:“还是少爷聪明。”

    贾琏摩挲着下巴,一脸沉思:“不过要怎么拿到二叔的头发?”

    赵嬷嬷听到这个问题,也陷入了苦恼:“对,我们不可能直接去二老爷子房间拿头发。二老爷的奴才和丫鬟也不会被我们收买。”

    贾琏的大脑迅速转动,忽然灵机一动:“有一个人能轻而易举地拿到二叔的头发。”

    “少爷说的是谁?”

    “赵姨娘。”

    “对!二老爷经常留宿在赵姨娘那,她能轻而易举地拿到二老爷的头发!”

    “这件事情还是要母亲去找赵姨娘。”贾琏整理了下衣服,“嬷嬷,你去找母亲,然后来父亲的院子找我。”

    “是,少爷。”赵嬷嬷想到马上就能坑到王夫人,心里很是高兴和激动。“对了,少爷,小兰那个丫头是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如果不是她告诉我,你有可能就被二太太暗算了。”

    “赏她二十两银子吧。”

    “少爷,再把她提升为一等丫鬟,让她帮丰儿分担下。”

    “可以。”

    “老奴这就去告诉小兰。”

    “恩。”

    赵嬷嬷先去找小兰,先给她二十两银子,接着告诉她升为一等丫鬟。

    小兰高兴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跪下来朝赵嬷嬷磕头感激。

    赵嬷嬷扶起小兰,温和地说道:“以后要尽心伺候少爷。”

    “是,我一定会努力伺候少爷。”

    “对了,也要跟你那个老乡搞好关系。”赵嬷嬷意味深长地说。

    小兰立马会意:“嬷嬷放心,我会和她搞好关系。”

    “你去找丰儿,让她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要去找大太太。”

    “是,嬷嬷慢走。”

    等赵嬷嬷离开后,小兰地脸上露出一个比今天阳光还要灿烂地笑容。她就知道跟着少爷有前途,绝对不会被亏待。

    赵嬷嬷去找邢夫人,贾琏去找贾赦。

    贾赦听完自家儿子的话,气的摔碎了一个茶盏,阴沉着脸骂道:“王氏那个贱人,居然用这么阴毒的招式来害你。”

    “爹,这件事情我们没有证据,告不倒二婶。”

    “难道就这么放过她?”贾赦气的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去撕碎了王夫人。

    “我想到一个主意,可以给她一个致命一击。”

    贾赦见自家儿子一脸冒坏水的表情,一脸好奇地问道:“什么主意?”

    贾琏把刚才他想到的办法,轻声地告诉了贾赦。

    贾赦听完,直接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一边大笑,一边拍自家儿子的肩膀,“你这个注意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只有这样,老太太才会惩罚二婶。”在老太太心里,二叔比二婶重要多了。再说这个计策,还是个反间计,能让二叔对二婶心生嫌隙,甚至恨上二婶。

    “不愧是我的儿子,就是这么聪明。”贾赦发现他儿子不仅聪明,而且还非常坏。不过对付王氏那个毒妇,就是要比她更恶毒。

    这时,邢夫人走了进来,嘴里骂着王夫人:“王氏那个毒妇,竟敢用这么阴险歹毒的招式害琏哥儿。”在来贾赦院子的路上,赵嬷嬷已经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她。

    “母亲,这件事情要麻烦您和赵姨娘说。”

    “赵姨娘也是个胆小的,我怕她不敢。”

    “你跟她说,这么做能扳倒王夫人,让二叔更加宠爱她,她肯定会答应。”赵姨娘虽然受二叔宠爱,但是却一直被王夫人打压,到现在还没有身孕。没有孩子,赵姨娘心里就一直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这个姨娘早晚会被贾政嫌弃,到时候又要去做奴才了。如果王夫人倒了,贾政又对王夫人生出嫌隙,赵姨娘的机会就来了。贾琏相信赵姨娘不会白白错过这个千载难得的机会。

    邢夫人听了这话,瞬间明白,笑着说:“赵姨娘肯定会答应。”

    “她不是傻子。”

    “行,我这就去找她。”

    “好。”

    邢夫人说风就是雨,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准备去找赵姨娘。

    赵姨娘一开始没有答应,她虽然有野心,但是胆小怕事,不敢答应。但是听说这么做,不仅能扳倒王夫人,还能让贾政嫌弃王夫人,她没有再犹豫,答应了邢夫人。

    此时,王夫人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

    “交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呢?”贾珠的病情好转后,王夫人的心情也变好了。

    “太太放心,小竹那个丫头跟奴婢说,她已经收买了琏少爷身边的丫鬟,这两天应该就能拿到琏少爷的头发。”

    王夫人笑眯眯地说道:“那就好。”她这次不仅要贾琏考不上会试,还要让他大病一场。让他体会下珠哥儿病倒的滋味。

    另一边,李纨端了一杯茶给在书房里看书的贾珠。

    “夫君,请用茶。”

    “辛苦你了。”贾珠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一开始他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害他不能搭上南安郡王府这条大船。但是,成亲后,妻子温柔贤淑,又非常细心体贴,也就没有在埋怨她了。

    李纨眼里闪烁着羞涩的光芒,微微红着脸说:“不辛苦。”

    贾珠拉过李纨的手,让她坐在他的双腿上,两人一起看书。

    李纨红着脸,羞赧地望着贾珠,心里的天平倒向了贾珠。

    这两天,她一直在纠结要不要阻止婆婆和夫君对琏二叔下咒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太过阴险狠毒。她听到后,寝食难安,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阻止这件事情。但是,见到夫君好不容易好起来,她又犹豫了。

    现在见贾珠对她这么浓情蜜意,李纨的心里还是偏向了自己的夫君,决定把这件事情忘了,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天晚上,贾政去了赵姨娘那留宿,刚好给了赵姨娘动手的机会。

    王夫人听说贾政又去了赵姨娘,心里充满嫉妒,气的摔碎了茶盏。

    “那个狐狸精……”她生下宝玉后,老爷对她越发的尊重,但是并没有减少去赵姨娘那的次数。

    “太太,要不要想办法治一治赵姨娘?”

    王夫人转动着手里的佛珠,神色若有所思:“明天找个借口好好地惩戒她。”

    “是。”

    赵姨娘等贾政睡熟后,动作很轻地拔掉他几根头发,然后装在一个荷包里。

    第二天,赵姨娘又犹豫了,不敢把头发交给邢夫人,怕贾政到时候病了,怪罪在她的身上怎么办。

    赵姨娘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去给王夫人请安,没想到去被王夫人以她仗着老爷的宠爱越发没规矩,罚她跪在佛前跪两个时辰。

    被王夫人这么一罚,赵姨娘心里恨极了王夫人,心里不再有犹豫和害怕,决定把贾政的头发交给邢夫人。

    跪了两个时辰,赵姨娘觉得自己的一双腿都快要废了,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院子,然后派人去请邢夫人,亲手把装有贾政的头发的荷包交给邢夫人。

    “大太太,到时候您可不能说是我做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说出来。”邢夫人笑着安抚赵姨娘,“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是,一切就麻烦大太太了。”

    “赵姨娘,我们家琏哥儿说了,等你以后了孩子,他会好好教弟弟的。”

    赵姨娘听到这话,一双眼变得晶亮,神色有些激动:“琏少爷真的这么说吗?”

    “我还能骗你么。”邢夫人笑着说,“你也明白,以后你有了孩子,王氏那个贱人肯定不会让你的儿子好过。”

    赵姨娘虽然是个粗俗的人,但是并不傻。邢夫人的这番话说的很对。以后她有了儿子,太太肯定不愿意让她儿子变得优秀。而老爷也一定不会让庶子比嫡子好。如果她的儿子想要有一个好的前途,跟着琏少爷是一个最好的决定。

    “大太太,您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我一定会帮您办好。”

    见赵姨娘这么识相,邢夫人心里很是满意:“好。”

    因为两人是悄悄联系的,邢夫人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贾琏从邢夫人那里拿过头发,勾起嘴角笑地意味深长:“好戏就要开始了。”

    贾赦和邢夫人也都笑地一脸奸诈,等着看二房的好戏。

    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把小兰叫了过来,把装有贾政的头发的荷包交给了她,并嘱咐道:“你把头发交给你那个老乡的时候,记得换一个荷包,这荷包你待会拿回来给赵嬷嬷。”现在装有贾政的头发的荷包是赵姨娘的,不能在荷包上露出马脚。

    “是,少爷。”小兰拿到头发后就找小竹。

    小竹听说小兰拿到头发,很是高兴:“小兰,你太好了。”

    “你重新拿个荷包过来,最好拿之前周大娘给你银子的荷包装头发。”看在老乡的面子上,小兰还是有些不忍心让她背负罪名。

    小竹按照小兰说的,用之前周瑞家的给她的银子的荷包,把头发装了进去。

    “小兰,谢谢你。”小竹真诚地感谢道,“等明天周大娘再给银子,我再拿给你。”

    “不要给我了,你自己留着吧。”小兰说道,“你一个人,孤独无亲的在府里,多存一些银子放在身边。而我有爹娘,用不了这么多银子。”

    小竹被小兰的这番话感动红了眼眶,紧紧地抓着小兰的手,有些哽咽地说道:“小兰,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谁让你是我的老乡。”

    小竹拿到头发后,就去找周瑞家的。

    “周大娘,这是您要的头发。”

    “这么就弄到了?”周瑞家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到了贾琏的头发。

    “我那个老乡趁琏少爷他们都不在,偷偷地跑进琏少爷房间,在床上捡了几根头发。”

    “你这个老乡办事倒是挺快的。”

    “是的。”

    周瑞家的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小竹:“这是二十两银子,你和你那个老乡分一下。”

    “谢谢周大娘。”

    “过两天,我就跟太太提一声,让你去太太的院子做一个二等丫鬟。”

    小竹一脸感激:“谢谢周大娘。”

    “你是个好孩子。”周瑞家的又夸了小竹几句,然后拿着头发去复王夫人的命。

    “太太,琏少爷的头发拿到了。”

    王夫人伸手接过荷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几根头发,扬起嘴角阴笑一声:“贾琏的好日子到头了。”说完,对周瑞家的吩咐道,“你派人去通知马道婆,让她明天早上过来。”今天时间不早了,还是明天再办。

    “是,奴婢这就去办。”

    第二天的巳时,马道婆来到荣国府。

    王夫人把头发交给马道婆:“你赶快施法吧。”

    “是。”马道婆从布带里拿出几张符放进装有头发的荷包里,然后嘴里神神叨叨地说着什么,说了很长一会,然后把头发还给王夫人,“太太,现在可以把头发踩在脚下面,不出三天,贾琏就会病倒。”

    王夫人接过荷包,拿出头发放在两只鞋垫下面,然后穿上鞋子,狠狠地跺了跺脚。

    “希望你这次的术法有用。”

    “太太放心,绝对有用。”马道婆忽然想到之前教王夫人做小人,“太太,那个稻草人您烧了吧?”朝廷有规定不允许使用巫蛊之术,不然被查到了,就要满门抄斩。

    王夫人知道马道婆在担心什么,轻轻地点了下头:“已经烧了,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那就好。”马道婆帮王夫人办好事情,又去见了贾母,跟贾母说了半天的佛经,下午才离开荣国府。

    王夫人这两天没事就跺脚,像是以为这样就能加重贾琏的病情。

    贾政这两天觉得胸口闷得厉害,非常不舒服,但是不疼,就没有请大夫过来诊脉。吃了几颗解胸闷的药丸,胸口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闷了。

    胸口不怎么闷了,但是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就好像有人再踩他的头一样。

    王夫人和贾珠一直在等贾琏病倒的消息,听说这两天贾琏身体不舒服,他们以为诅咒开始有效果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三天后,贾政正在和门客品茶谈论朝中大事,突然脑子里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就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贾政突然昏倒,吓坏了贾母和王夫人,连忙派人去请太医。

    张太医诊脉诊了半天,也没有发觉贾政的脉相有什么不对,相反贾政的脉相很平稳,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找不到病因,太医只好按照身体太累的病因给贾政开了服药。如果贾政醒过来了,那他就不用再过来。如果贾政明天没有醒来,那他明天再过来找病因。

    王夫人派人把药煎好了,亲自喂贾政喝药。虽然贾政昏倒了,但是还是能喝一点药。

    “少爷,听说二老爷病倒了。”赵嬷嬷得到消息,立马跑回来告诉贾琏。

    贾琏放下手中的书,一脸深意地笑了笑:“好戏开始了。”

    “是啊。”赵嬷嬷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王夫人倒霉的样子。

    贾赦和邢夫人听到这件事情后,两人还喝酒庆祝了一番。

    贾政病倒,王夫人心里不放心,晚上就守在贾政的房里。本来以为,贾政第二天能醒过来,但是依旧昏迷。

    贾母一早起来,过来看望贾政,见小儿子还没有醒,心里很是担忧,派人再去请张太医。

    张太医听说贾政没有醒,心情不由地有些沉重,来到荣国府给贾政诊脉,脉相变了,不像昨天那样平稳,而是变得非常奇怪紊乱,但是依旧找不到病因。

    贾母见张太医微微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心里很是不安:“张太医,怎么了?”

    张太医收起搭脉的手,紧皱着眉头,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不解。

    “贾大人的脉相很乱,我找不到病因。”

    王夫人问道:“怎么可能找不到?”

    “不止这样,贾大人的脉相还是时有时无,很是怪异。”张太医行医诊脉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的脉相。

    贾母闻言,心里很是惊慌:“张太医,这要怎么办?”

    张太医想了想说:“我先给贾大人行针,看看有没有用。”

    “麻烦张太医了。”

    贾母他们屏住呼吸地站在一旁,看张太医给贾政针灸。

    张太医给贾政头上插了几个针,都是头上几个重要的穴位,用针刺一下,应该很快就会醒来,但是贾政依旧没有醒来。

    “真是古怪,不管是什么病,只要用针刺一下头上这几个穴位,贾大人就能醒来。”张太医满脸困惑,“到底哪里不对?”说完,又给贾政诊脉,脉相又变得正常了。“脉相又平稳了。”

    “那是不是没事呢?”

    “如果没事,贾大人就该醒过来了。”没醒过来就说明还有事。

    贾母和王夫人一脸焦急:“那要怎么办?”

    张太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办法。

    “我回去跟同僚讨论下,或许他们遇到过这种情况。”

    “那就麻烦张太医了。”

    张太医临走的时候,又开了服药,让王夫人他们把药煎了,继续喂贾政喝。

    送走张太医,贾母和王夫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张太医的医术,他们信得过。这些年,他们有什么大病小病都是请张太医过来看的,没有没看好的。现在连张太医都不知道贾政得了什么病,贾母和王夫人心里怎么不担心。

    贾母拿着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好好地怎么病倒了,而且还找不到病因。”

    “母亲放心,张太医一定会有办法的。”王夫人这句话说给贾母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贾珠也在一旁安慰道:“祖母,父亲的身体一向安康,不会有事的。”

    “祖母,张太医明天一定有办法弄清楚病因。”

    贾母被安慰了一番,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为了让贾政明天能醒来,贾母和王夫人都去佛像前祈求。

    张太医回去找同僚,和他们说了贾政的病情,他的同僚们也没有遇到这种病状,无奈他们只好翻医书,看看医书里有没有记载类似的病情。

    翻了大半天的医书,也没有找到。张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打算明天去荣国府实话实话。

    无论贾母和王夫人怎么祈祷,贾政仍然没有醒来。

    贾母和王夫人把张太医盼了过来,急切地问道:“张太医找到病因了吗?”

    张太医没有回答,而是说:“我先给贾大人把脉。”脉相又变乱了。

    “张太医怎么样?”

    张太医站起身,满脸愧疚地望着贾母:“老太君,贾大人这个病状是我生平第一次见,昨天和同僚们说了贾大人的病情,他们也没有遇到过。我们昨天翻了不少医书上,也没有在医书上找到类似的病情。”

    贾母和王夫人闻言,一张脸瞬间变得苍白。

    “是我无能,找不到贾大人的病因。”张太医朝贾母行了个礼,“辜负老太君的期望了。”

    “张太医真的没有办法吗?”

    张太医一脸羞愧:“没有。”

    贾母听了这话,身体摇晃了下,幸好赖大家的扶住,不然就要跌倒了。

    张太医离开后,王夫人趴在贾政的床边大哭了起来:“老爷,你不能就这么扔下我们啊。”

    就在这个时候,贾赦走了进来,开口说道:“既然太医找不到病因,怕不是中邪了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贾母觉得很有可能,连忙吩咐赖大家的:“赶快去把马道婆请来。”

    “那个婆娘有什么本事,还是去请清虚观的道长来给二弟看看吧。”

    贾母觉得贾赦的话很有道理,连忙让赖大家的派人去请清虚观的道长过来。

    一个多时辰后,清虚观的道长来到荣国府,仔细地询问了下贾政何时病倒的,病倒之前有什么症状。

    伺候贾政的小厮说道,贾政几天先是感到胸闷,吃了几颗解闷丸,胸闷就好了很多。但是,很快头就开始疼了,没过多久就昏倒了。

    道长听完后,拿出符纸念叨了几句话,然后符纸突然烧着了。

    “老太君,贾大人的确是中邪了。”

    贾母听了这话,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紧张了起来:“道长,可有办法解?”

    “贫道先弄清楚贾大人中了什么邪,弄清楚了就好解除。”清虚观的道长在贾政的院子里搭起祭台,拿着剑指着天,嘴里神神道道地念着什么。只见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一道雷电劈了下来,劈到道长的剑上。

    贾母他们看得心惊胆战,见道长收起剑,好像祭完天了。

    见道长走过来,贾母急忙地问道:“道长弄清楚了吗?”

    “贾大人是被人下咒了。”

    “什么?!”贾母和王夫人同时发出惊叫声。

    “有人把贾大人的头发踩在双脚下,这才会让贾政大人病倒。”

    王夫人听到这话,惊悚地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