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7章 第五十七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乡试结束后, 贾琏受不了荣国府里的气氛, 就跑到林老爷子那里玩。

    林老爷子见贾琏这几天在他这玩的非常疯,就像是刚从牢笼地囚犯一样。

    “在过几天, 乡试的榜单就要公布了,你还有心思在我这玩?”

    “现在不玩,等成绩公布了, 又玩不成了。”如果他没有考中解元, 就要被系统抹杀, 所以趁现在成绩还没有公布, 好好地逍遥快活一番。如果他考中了解元, 又要为接下来会试做准备, 哪里还有心思玩乐。

    林老爷子端起茶盏, 呷了一口茶,好笑地看着贾琏:“怎么, 你怕考不中?”

    贾琏准时去端起茶盏的手停顿了下,随即含糊不清地说:“算是吧……”他不是怕考不中, 而是怕考不中解元。

    林老爷子心想到底还是个孩子,怕自己考不中也很正常。

    “你小子这三年来一直都是紫山书院的院首, 怎么可能考不中举人?”林老爷子目光温和地看着贾琏, “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

    贾琏找了个借口:“主要是这次三千多人只录取三百人, 太激烈和残酷了。”

    “去年录取的太多,自然今年就会录取的少。”

    贾琏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唉……”

    听到贾琏叹气, 林老爷子拿着折扇敲打了下他的头, 故意冷着脸说:“小小年纪, 你叹什么气。”

    “我是感叹人生艰难。”说完,贾琏还摆出一副沉重地表情。

    林老爷子被贾琏这句话气笑了:“你小子才十四岁,一直以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何来人生艰难?”

    贾琏想到贾珠,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神色有些纠结。

    林老爷子见贾琏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贾琏在心里犹豫了下,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林老爷子,毕竟林老爷子阅历丰富,说不定能有好主意。

    “林爷爷,今年我和我堂兄一起考乡试,我要是考中了,他没有考中,家里又要起幺蛾子了。”

    林老爷子自然知道贾琏家里的情况,听他这么说,心里倒一点也不意外。

    “你堂兄要是考中呢?”

    “他要是考中了,没我考的好,还是会有麻烦。”贾珠那个小心眼,肯定不能接受他比他考的好。“他现在又病倒在床上。”贾琏真怕贾珠得知乡试的成绩,会一气之下气死。

    “你想怎么做?”

    贾琏突然倾身向前,凑到林老爷子的面前,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我想让我爹分家,可是他不同意。林爷爷您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爹答应分家吗?”

    “分家?”林老爷子被贾琏的话惊到了,诧异地望着贾琏,“你知道分家意味着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可是不分家,以后会有更多的麻烦。”贾琏受够了他二叔一家时不时地找茬和填堵。

    “你之前说过你爹是一家之主,如果你们要分家,就是要把你二叔一家赶出去,你祖母偏心你二叔一家,你觉得你祖母会答应你们分家?”

    “我是想让我们一家人搬出去。”贾琏一点都不在乎荣国府的爵位,和荣国府的财产。但是他爹肯定舍不得。

    “你们一家人搬出去更是不可能。”林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帮贾琏分析道,“你爹是一家之主,你们一家要是搬出去,别人怎么会说你二叔一家?你祖母怎么可能允许你二叔一家被别人指着骂?”

    贾琏听到林老爷子这么说,觉得很有道理,顿时焉了,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那要怎么办?”

    “除非你二叔一家主动提出分家。”

    “这根本不可能。”他二叔一家恨不得把整个荣国府占为己有,怎么可能舍得从荣国府里搬出去。

    “既然这样,分家是不可能的事情。”林老爷子淡淡地说,“就算你爹答应,你祖母也不会允许。”

    贾琏听了这话,犹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一颗心瞬间变得冰凉。

    “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贾琏闻言,眼前顿时一亮,猛地抬起头,双眼希冀地望着林老爷子:“还有什么办法?”

    林老爷子看到贾琏一副猴急地模样,不由地失笑:“那就是你从你家里搬出来。”

    贾琏听了这话,不由地一怔,随即表情讪讪:“我倒是想从家里搬出来,可是家里人肯定不同意。”他倒是想自己先搬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把贾赦他们给弄出来。但是,便宜老爹肯定不同意他搬出来。

    林老爷子捋了捋胡子,神秘一笑:“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你光明正大从家里搬出来。”

    贾琏一听这话,双眼变得更加晶亮,神色激动地抓着林老爷子的手,急切地问道:“什么理由?”

    “等你考中状元,皇帝就会赐给一座状元府,到时候你就能光明正大地从家里搬出来,入住到状元府。”

    “状元府?”贾琏一脸疑惑地问道,“考中状元,还有这个福利?”

    见贾琏这么惊奇,林老爷子无奈失笑:“历来如此。”

    贾琏站起身,右手握拳捶了下左手的手心:“这样的话,我就能光明正大从家里搬出来,便宜老爹和老太太都没有理由阻拦。”等搬到状元府入住,他就可以自立门户。到时候再找机会和贾家断绝一切关系。

    “那你要努力考中状元了。”

    “为了能从家里搬出来,我会拼命努力读书的。”

    林老爷子见贾琏这么想从家里搬出来,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奇怪。

    “你就这么想从家里搬出来?要知道从家里搬出来,自立门户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巴不得现在就搬出来。”贾琏恨不得现在就从荣国府里搬出来,和贾母那些人断绝关系,省的以后被这群猪队友连累。“实在是烦透我祖母和我二叔一家。我从来不想去找他们的麻烦,但是他们却一直想要找我麻烦。”

    “像你家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家都有,也没有像你这样要从家里搬出来。”荣国府好歹算是世家,虽然没有什么权势,但是却有点底子。“从家里搬出来,没有家族的庇佑,你就不怕?”

    “不怕,我也不稀罕。”贾琏一脸不在乎地说,“我相信以我自己的本事,不会被饿死。”再说荣国府都自身难保了,还能庇护谁。

    “有志气!”林老爷子眼里露出一抹赞赏。

    贾琏被林老爷子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真想现在就搬出去。”不对,如果他乡试没有考中解元,就要被系统抹杀了,还操什么心啊。如果他考中解元了,那么只需要再等一年,他就能从荣国府里搬出来。

    “急什么,等你明年考中了状元,就能从家里搬出去。”

    “也是。”既然知道有办法从荣国府里光明正大的搬出来,那就再等一年又何妨。

    贾琏在林老爷子玩了好几天,直到乡试成绩公布的前一天才回去。

    一回到家,贾琏就听说贾珠的病情好转了不少。

    “好转了就好。”贾珠的病要是一直不好,这府里会一直不安宁。

    “少爷,你这几天出去玩,二太太不高兴,跟老太太告状你说不关心大少爷,还有心情出去玩。”

    贾琏听了这话,觉得很是好笑,嗤笑一声:“难不成她还想让我给大哥侍疾。”

    “二太太就是见不得你好。”丰儿恨恨地说道。

    “我之前好心去看望大哥,她怕我不安好心,不让我去看望大哥。我出去几天,她又说我不关心大哥,还有心思出去玩乐,她真是多变啊。”贾琏觉得他这个二婶简直就是蛇精病,一直紧盯着他,不是给他上眼药,就是给他找麻烦。

    “大少爷病重,二太太还不忘给少爷上眼药,真是可恨。”

    “算了,暂时不用管她。”过段时间,他会一笔笔地把账讨回来。

    赵嬷嬷神色担忧地说道:“明天,乡试的成绩就要公布了。”

    “嬷嬷,您不要担心,少爷肯定能考中。”丰儿对她家少爷很有自信,“少爷,可是考中小三元的人,怎么可能考不中举人?”

    赵嬷嬷听到这话,笑呵呵地说道:“对对对,少爷肯定能考中!”

    这边,赵嬷嬷和丰儿在说明天的乡试成绩。那边,王夫人和贾珠也正在说此事。

    “珠哥儿,你放心,这次贾琏肯定会落榜。”就算是贾珠病倒的这几天,王夫人也没有忘记去扎贾琏的小人,诅咒他考不中乡试。

    贾珠见王夫人说句话的神色非常笃定,不由地让他感到有些奇怪:“娘,您为什么这么确定?”他也希望贾琏考不中,但是他不能确定贾琏考不中。

    王夫人小声地跟贾珠说道:“我之前找马道婆过来,向她请教诅咒之法。她告诉我,只要把贾琏的生辰八字贴在稻草人,每天拿小针扎贾琏的小人,然后在诅咒他考不中,就可以让他落榜。”

    贾珠闻言,惊讶地瞪大双眼,随即笑地一脸灿烂:“那这次乡试,贾琏肯定会落榜。”

    王夫人笑眯眯地说:“马道婆的法子从来没有失灵过,这次贾琏肯定会落榜,我们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吧。”

    听到这件事情,贾珠的心情好了很多,气色也变好了很多。

    “之前他考中小三元,一时间名噪京城,很多人都认为他以后能靠考中状元,这次乡试他要是落榜,就会成为京城的一个大笑话。”贾珠只是想想觉得十分解气和痛快。

    “那他之前考中小三元也会被人怀疑。”

    “对,到时候他的名声就彻底毁了。”历史上,考中小三元的人,就没有在乡试上落过榜。贾琏在乡试上名落孙山,那他之前考中小三元的一事就会被人怀疑。

    “放心,他这次绝对会完蛋。”王夫人的语气非常笃定。

    “哈哈哈哈……”贾珠开怀地大笑了出来,“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他的笑话了。”

    “不急,明天就能看到了。”

    母子俩相视一笑,笑的非常奸诈阴险。

    贾珠得知贾琏明天一定会落榜,心里畅快了不少,病情也好了很多,当晚就能下床,吃了两碗饭。

    李纨见贾珠的病情好了很多,心里就放心了很多。之前就听说夫君身体不是很好,这次乡试回来直接病倒,着实把她吓到了。她才刚嫁过来,如果丈夫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就会背上克夫之命,到时候她的一生就毁了。

    贾母得知贾珠能下床,还胃口大好,心里很是高兴,连忙叫厨房的人炖一些补品给贾珠吃。

    “老太太,这是吉兆啊。”赖大家的突然一脸惊喜地说道。

    贾母一脸茫然:“什么吉兆?”

    “老太太,明天是乡试公布成绩的日子,大少爷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好了起来,这不是吉兆是什么?”赖大家的拍马屁地说道,“这代表大少爷一定考中了举人。”

    贾母听了这话,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顿时眉开眼笑:“你说的没错,这一定是吉兆,珠哥儿明天一定会考中举人。”

    “大少爷这是苦尽甘来。”

    “是啊。”想到贾珠的身体,贾母微微皱起眉头,神色有些担心,“珠哥儿的身体还是太弱了,得让珠哥儿好好地补一补。”

    “老太太说的是。”

    四年前,珠哥儿病入膏肓,多亏了定亲冲喜好了过来。这次考完乡试又病的厉害,幸好这次有惊无险。

    “过段时间,去福灵寺再给珠哥儿点一盏长生灯吧。”贾母被贾珠这次大病吓得不轻。

    “老太太,要不找人给大少爷供长生牌吧?”赖大家的建议道。

    “长生牌?”贾母想了想,轻轻点了下头,“这个主意不错,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务必要让供奉长生牌的人诚心。不诚信,供奉了也是白供奉。”

    “奴婢明白。”

    长生牌是为恩人祈求福寿的牌位,所以必须要找别人供奉。

    “我还等着抱曾孙子了。”

    “老太太,您这个愿望很快就会实现。”赖大家的一边给贾母捏肩,一边笑着说,“大奶奶看着是个能生的,很快就会给您生一个大胖曾孙子。”

    提到李纨,贾母的脸上立马浮现一个笑容:“这个孙媳妇,我是十分满意的。端庄贤淑,又非常有规矩,是个好媳妇。之前老二他们想让珠哥儿去南安郡王妃的侄女,他们也不想想看,南安郡王妃的侄女的身份高贵,嫁过来做媳妇,老二家的能降得住吗?”之前贾母反对和李家解除婚约,一方面是因为不能忘恩负义,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还是老太太看的明白。”赖大家的继续拍马屁说道,”奴婢也觉得大奶奶挺好的,为人和气。”

    “珠哥儿能有这样的媳妇是件好事。”

    第二天,天刚亮,兴儿他们几个就去发榜的地方去等。

    贾赦也早早地起来了,用过早膳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贾琏经历过三次了,这次镇定了很多,坐在亭子里,一边喝茶,一边欣赏院子里的秋天景色。

    大房的下人们最不淡定,个个都双手合十地求菩萨和佛祖保佑贾琏能考中。

    而,另一边的二房的人和大房人的焦急不安相比,他们都是一脸喜庆。

    二房的人相信这一次的乡试,贾珠绝对能考中。所以,个个都一脸喜色。

    王夫人带着贾珠夫妻两给贾母请安,然后就在贾母那坐了下来,一起等待小厮们回来报喜。

    “珠哥儿前不久刚成亲,这次考中了,就是双喜临门,一定要好好地庆祝下。”之前,在贾宝玉抓周礼闹出一个大笑话让荣国府成为京城的笑柄,贾母心里其实一直很介意,她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这次珠哥儿考中举人,一定要大办,挽回之前弄丢的名声。

    “母亲说的是,到时候办五天宴席请亲朋好友过来吃饭。”王夫人也想在贾珠考中举人的上面挽回之前丢的脸。

    “珠哥儿,你觉得呢?”贾母望向贾珠问道。

    “祖母和母亲做主就好。”

    贾母看向坐在贾珠身边的李纨:“珠哥儿媳妇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办。”

    王夫人附和地说道:“你现在是珠哥儿的媳妇,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办最合适。”

    李纨站起身朝贾母和王夫人行了个礼:“儿媳一定努力办好。”

    贾母一脸慈爱地说:“有什么不懂的就找你娘。”

    “是。”

    跟三年前一样,还没有收到确切的消息,贾母和王夫人就觉得贾珠一定能考中,开始商量邀请哪些人,要准备哪些菜肴等。

    坐一旁默不作声的李纨听到贾母和王夫人的谈话,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还没有收到确定的消息,就开始商量怎么庆祝,是不是不太好。就算是相信夫君绝对能考中,也得等收到确切的消息后再商量也不迟啊。

    赵嬷嬷去厨房给贾琏端了些糕点回来:“少爷,你没看到二房的人那副得意嚣张的样子。榜单还没有公布,他们就开始准备庆祝了,就好像大少爷一定能考中一样,他们忘了三年前的事情吗?”

    丰儿端茶过来,笑着说:“要是大少爷再没有考中,他们就再闹了笑话。”

    “这倒是。”最气人的不是这个,而是二房的人说少爷一定考不中。二房的人在等着看少爷落榜的笑话。

    “好了,我这里不用你们伺候。”贾琏也知道他们心里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焦急。

    赵嬷嬷和丰儿就去门口等兴儿他们回来。

    巳时,乡试的成绩准时公布。

    兴儿他们站在人群中的最前面,当看着士兵过来帖榜单,几个双手合十地祈祷:“一定要保佑少爷考中。”

    等士兵贴好第一张榜单,兴儿他们一眼就看到写在榜单第一个的贾琏,不由地都瞪大双眼,惊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发出尖叫:“少爷是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我家少爷考中了解元!”

    其他人听到兴儿他们几个的叫喊声,都不禁把目光投向榜单第一个名字,果然看到了“贾琏”两字,顿时人群中响起一阵抽气声。

    那个考中小三元的贾琏,这次居然又考中了第一名,考中了解元!他居然考中了四元!四元啊!四元啊!大隆朝历史上的第一个人啊!

    兴儿他们从人群中挤出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府里的人。

    刚走到宁荣街,兴儿他们几个就兴奋地大叫:“少爷考中了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

    宁荣街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震惊,不敢相信贾琏居然又考了第一名,考中了解元!

    荣国府大门口的守卫听到兴儿他们大叫“少爷考中了解元”,也都被震撼到了,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兴儿他们在大门口跳了下马,急急忙忙跑进府里,一边跑,一边大叫着:“少爷考中了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

    很快,整个荣国府里的人都知道贾琏考中了解元。

    “恭喜老爷,少爷考中了解元!”兴儿他们跑到贾赦的院子,跪下来道喜。

    贾赦瞪圆了一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你说什么?”他是不是听错了?

    “老爷,少爷考中了解元!少爷考中了解元!”

    贾赦一把抓起兴儿:“你说的是真的?”

    “老爷是真的,少爷考中了解元!”

    “哈哈哈哈哈哈……”贾赦突然开口大笑,仰着头,双手捶胸地说道,“我儿子考中了解元!我儿子考中了解元!我儿子考中了解元!”

    院子里的下人们纷纷跪了下来:“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赏赏赏,统统有赏!”

    兴儿给贾赦报完喜,就去给贾琏报喜。

    “恭喜少爷考中了解元!”

    赵嬷嬷和丰儿听到这个消息,都高兴地哭了出来。

    贾琏听到这话,兴奋地挥了下拳头,激动地说了一声“yes!”。他对自己考中举人有信心,但是对考中解元没有什么自信。现在听说自己考中了解元,心里自然十分高兴。

    太好了,他的小命又保住了。

    “兴儿,大少爷考中了吗?”赵嬷嬷率先反应过来问贾珠有没有考中。

    兴儿不好意思地抠了抠脸:“我看到少爷考中第一名就跑了回来,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们,忘了看大少爷有没有考中。”

    “嬷嬷,就算大少爷考中了也比不上少爷,少爷可是解元。”

    赵嬷嬷心想也是,大少爷考中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不如少爷。

    大房的人因为贾琏考中解元,一片喜庆。

    此时,正在贾母屋子里的王夫人他们听说贾琏考中了解元,都一副不相信地模样。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考中解元?”王夫人猛地站起身,神色非常震惊,声音尖锐,“他怎么可能考中解元?”

    贾母也不相信:“是不是听错了?”

    赖大家的说道:“兴儿他们几个回来是这么说的。”

    “不可能!”王夫人的声音尖锐的刺耳,一张脸变得非常扭曲,“贾琏不可能考中解元!”她对贾琏下了咒,贾琏是不可能考中举人的,更不可能考中解元。

    贾珠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一股血气直冲喉咙,噗地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

    “夫君!”李纨见贾珠突然吐血,吓得花容失色。

    “珠哥儿。”王夫人连忙走到贾珠身前,“珠哥儿,你别吓娘。”

    “赶快去请太医。”

    “是。”

    贾珠用力地咬了下舌尖,一阵剧痛袭来,没有让他昏了过去。

    “赶快扶珠哥儿回去休息。”

    贾珠摆摆手,忍着胸口的剧痛,艰难地说:“不……我还要等我的消息……”

    “珠哥儿,你先回去休息。”

    “不,我要等我的消息。”贾琏居然考中了解元……贾珠心里充满嫉妒和恨意。

    见贾珠不愿意走,贾母只好派人去看看周瑞和赖大有没有回来。

    周瑞和赖大把榜单从头到尾看了十几遍,依旧没有在榜单上看到贾珠的名字。

    两人面面相觑,随即都露出苦笑。

    大少爷这次没有考中,这可如何是好?

    三年前大少爷没有考中,二太太就不能接受,还骂他们偷懒,不好好办事。这次大少爷又没有考中,二太太不知道要发多大的火。

    两人从人群中挤出来,看了看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想回去禀报的讯息。可是,两人也清楚,不回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必须得回去。

    周瑞和赖大磨磨蹭蹭回到荣国府,门口的守卫看到两人神色凝重,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大少爷又没有考中?

    两人像是迈着千斤重的步伐一样,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走到贾母的院子。

    “你们终于回来,老太太和二太太等的都不耐烦了。”赖大家的出来看到丈夫回来,连忙跑了过去。

    赖大看着他的婆娘,苦着脸说:“大少爷又没有考中。”

    “什么?”赖大家的差点失声尖叫出来,幸好反应快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小声地问道,“你们可看仔细呢?”

    “我们看了十几遍,没有看到大少爷的名字在榜单上。”

    赖大家的想到刚刚贾珠吐血的事情,一张脸变得非常凝重:“这下完了,要出大事了。”大少爷听说他又没有考中,一定会昏过去。

    “怎么了?”周瑞和赖大一脸紧张不安地问道。

    “琏少爷考中了解元,大少爷听了吐血了。”赖大家的心里乱糟糟的,“你们赶快进去,不然老太太和二太太又要催了。”

    周瑞和赖大只能硬着头皮走进贾母的屋子,胆战心惊地向贾母他们行了个礼。

    “珠哥儿考了第几名?”王夫人急忙问道。

    “是不是亚元?”

    “回老太太,大少爷没有考中。”说完,周瑞和赖大低下头,不敢看贾母和王夫人的脸色。

    “你们说什么?”王夫人一张脸瞬间沉了下来,目光阴冷,“你们再说一遍。”

    周瑞和赖大有些发抖地说:“回二太太,大少爷没有考中。”

    “不可能!”王夫人抓起桌子上的茶盏往周瑞和赖大的头上砸了过去,“你们两个死奴才一定没有好好地看榜单!”

    周瑞和赖大被砸破了头,顿时满脸鲜血。两人心里又是怕又是恨。

    “奴才们把榜单从头到尾看了几十遍,没有在上面找到大少爷的名字。”

    贾珠瞪大双眼,张大着嘴巴,一副目瞪口呆地表情。

    “大少爷没有考中……”他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只有耳边一直回响着这句话。

    “名单上有三百个名字,你们确定没有珠哥儿的名字?”

    “奴才们怕看错了,或者看漏了,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头到尾看了几十遍,没有看到大少爷的名字。”

    “死奴才,你们肯定没有仔细看。”王夫人神色狰狞,一副要吃了周瑞和赖大的模样。

    “二太太,奴才们真的没有看错。”周瑞和赖大对王夫人的反应很不屑,大少爷没有考中就是没有考中,再怎么不相信也改变不了事实。

    贾母踉跄了下,跌坐在椅子上,神色非常悲伤。

    李纨是率先回过神来的,见贾珠一脸苍白,双眼空洞无神,一副失魂地模样,心里吓了一跳:“夫君……夫君……夫君……”

    贾母和王夫人听到李纨焦急地喊声,都转头望向贾珠。当看到贾珠一副无神地模样,两人心里一惊。

    “珠哥儿,你别吓娘。”王夫人摇了摇贾珠的肩膀,见贾珠还没有回过神来,直接掐他的仁中,这次贾珠终于回过神来。

    “噗!!!!!!!!”贾珠又吐了一口血,然后昏了过去。

    王夫人被贾珠吐得满脸都是血,来不及擦干净,就见儿子昏了过去,失声地叫道:“珠哥儿……”

    很快,太医过来了,给贾珠把了脉,还是之前那个结果,怒火攻心。

    太医开了服药,然后嘱咐道,让贾珠放宽心,不要太过斤斤计较。

    贾母听说只是怒火攻心,没有其他的问题,心里松了口气:“先让珠哥儿好好睡一会,等他醒了再让他喝药。”

    “是。”

    贾母双眼心疼地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贾珠,随即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这都是命啊……

    贾珠吐血昏倒的事情暂时没有在荣国府掀起什么轰动,现在全府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贾琏考中解元这件事情上。

    榜单刚公布没多久,就有官吏来到荣国府上报喜。

    “恭喜贾老爷,贺喜贾老爷,令公子考中解元!”

    “谢谢!”贾赦塞给官吏一包银子,“这是喜钱,希望大人不要嫌弃。”

    官吏笑呵呵地收下喜钱,一脸讨好地说:“贾老爷,令公子这次考中解元,加上之前的小三元,是四元,是大隆朝历史上的第一人。”

    “过奖了过奖了……”贾赦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的得意笑容越来越大。

    “令公子以后前途无良了。”官吏朝贾赦抱拳,恭维道,“贾老爷真是好福气。”

    “谢谢……”贾赦笑的合不拢嘴。

    送走报喜的小吏,贾赦就让人在大门口放鞭炮,噼里啪啦地放了很多鞭炮,引得四周的邻居都过来看热闹,顺便恭喜贾琏考中解元。

    贾赦心情非常好,还给前来看热闹的人发了点赏钱。

    贾母听说小吏过来报喜了,就让赖大家的把贾琏请过来。

    解元啊,加起来是四元了,大隆朝历史上第一人啊。这次琏哥儿真的给他们贾家长脸了,可以说是光宗耀祖了。

    贾琏听说老太太见他,心里大概猜到老太太要说什么。

    刚走进屋子,贾琏就看到贾母满脸慈爱地笑容,朝他招招手:“琏哥儿过来。”

    贾琏偷偷地翻个了白眼,很是不情愿地走到贾母身边。

    贾母拉起贾琏的手,红着脸,双眼闪烁着泪光,有些哽咽地说:“琏哥儿啊,你……你真的是我们家骄傲啊……”

    贾琏被贾母这个反应弄得鸡胚疙瘩直起:“祖母……”

    “你这次考中解元,加上之前的小三元,是四元啊,我们大隆朝历史的第一人啊。”贾母说着说着,神色就变得激动了起来,“你这次给我们贾家增光了。”她原本把光宗耀祖的希望寄托在珠哥儿身上,没想到却是琏哥儿。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祖母,您说的太夸张了。”贾琏谦逊地说道。

    “这是一件大喜事,必须要好好庆祝下。”贾母对赖大家的吩咐道,“去把大老爷找来。”

    “是。”

    贾赦在门口吹嘘他是怎么教养贾琏的,是怎么把贾琏培养成四元的,被赖大家的催了好几次,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母亲,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次琏哥儿考中解元,考中了四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我们必须要好好庆祝。”

    “是要好好庆祝。”

    “那就大办五天的宴席,请亲朋好友和邻居来吃喜酒。”

    “好,就这么办。”

    “祖母,爹,没必要弄得这么夸张。”贾琏连忙阻止道,“只是考中解元,不要弄得跟考中状元一样。”

    贾母不赞成地说道:“琏哥儿,你可是考中了四元,大隆朝历史上的第一人,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当然要好好庆祝。”

    “就是。”贾赦迫不及待地想要全速全天下的人,他儿子考中了解元,考中了四元。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低调。”贾琏冷冷地看了一眼贾赦,示意他不要添乱。

    “什么意思?”贾母有些不高兴地说。

    “本来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太招摇了,如果还要大办宴席,就显得更招摇了,会让所有人觉得我太骄傲,下次考会试就会有麻烦。”他这次考中解元,考中了四元,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人,已经是显目的存在,这个时候更要收敛锋芒,而不是高调地炫耀。

    “会有什么麻烦?”贾母和贾赦都不以为意。

    “会让我会试落榜。”自古以来,人们都喜欢枪打出头鸟。

    “他们敢!”

    “为什么不敢?”贾琏好笑地看着贾赦,“历史上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贾母和贾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先把话撂在这,如果因为你们大办宴席,害的我会试落榜,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贾母和贾赦都贾琏这句威胁的话震慑到了,两人不由地愣住。

    “那不能不办吧,毕竟是一件喜事。”贾赦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办!”贾琏坚持反对,“如果我考中状元再办也不迟。”

    “稍微办一下又没有什么。”贾母也很想向亲戚朋友炫耀下贾琏考中四元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要收敛锋芒。”

    “琏哥儿,你会不会担心过头了?”

    “祖母,我没有担心过头。”

    贾母拉下脸,很是不满地说道:“算了,你不想办就不办吧。”

    “祖母,孙儿还有事情就先告退了。”

    “走吧走吧。”

    走出贾母的院子,贾赦就有些不高兴地对贾琏说:“你不让大办五天就算了,小办一下又没有什么。”

    贾琏转头,目光锐利地看着贾赦:“您懂什么?这个时候我成为全京城人关注的对象,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低调,不能高调地去炫耀,这会给人的印象是我太骄傲自负。到时候考会试的时候,主考官为了打压我的嚣张气焰,会让我落榜。”

    贾赦听到这话,直接愣住了,过了半响回过神来,讪讪地笑了笑:“不办就不办。”

    “老太太那边,您好地跟她说一声,让她低调点,不要到处炫耀。”

    “我知道了。”贾赦的神色变得非常郑重,“我会告诉她。”

    贾琏没有再说什么了,考中了解元,接下来是会试和殿试,到时候考中状元,他就从荣国府里搬出去。

    “少爷,老奴刚刚听说大少爷吐血昏倒了。”

    贾琏听到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意外。

    “又是怒火攻心?”

    “是的。”赵嬷嬷笑地一脸幸灾乐祸,“大少爷听说少爷你考中解元,而他自己没有考中,一气之下就吐血了,然后昏了过去。”

    贾琏怀疑,贾珠不会是被他气死的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