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5章 第五十五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刚回到书院, 很不巧地碰到刚到书院的水溶。

    水溶看到贾琏, 先是嫌弃地皱了下眉头, 然后一脸傲慢地开始嘲讽贾琏:“贾琏,如果你现在向我求饶,我还能放过你。当然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不如我。”

    贾琏用看智障地眼神望着水溶:“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如你?”贾琏冷笑两声, “呵呵……我一个小三元不如你……你还真是自大。”

    “你……”水溶没想到贾琏敢这么怼他, 气的沉下脸, 呵斥道, “大胆!”

    贾琏一脸讥讽地看着水溶:“这里不是郡王府, 不是你显摆世子爷身份的地方。”

    “你……”水溶气地一张脸变得铁青, “我本想放过你, 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 我不会放过你。”

    贾琏懒得再跟水溶啰嗦, 直接送给他两个字:“有病!”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水溶一个人站在原地气的跳脚。

    “贾琏, 你死定了!”水溶凶狠地说道。

    贾琏直接无视水溶,继续往前面走。

    水溶和贾琏在书院门口发生的争执,很快传遍整个紫山书院, 让所有学生对明天的考试抱有很大的期待,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看戏。

    其实,很多人知道水溶不一定能打败贾琏, 毕竟贾琏考中了小三元, 但是他们心里希望水溶打败贾琏。这就是为什么紫山书院的学生觉得水溶能打败贾琏的原因。

    说实话, 紫山书院里有很多有才华的学生,但是贾琏一来就抢走了他们的风头。贾琏一个小三元,一个只有十一岁的年纪,让他们这些有才华的人瞬间失色了,他们怎么甘心。这也就是为什么紫山书院的学生看贾琏不爽的原因。

    明万举比贾琏早到一步,见贾琏了就招呼他晚上一起温书,为明天的考试做准备。对此,贾琏求之不得。

    别看贾琏考中了小三元,比明万举考得好,但是要比肚子里的墨水,贾琏就比明万举差太多。

    明万举从小就被他外祖父带在身边教导,学问自然是非常好的。贾琏觉得自己比不上明万举。

    “以后你就在我这里用膳吧。”明万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让我带了一个厨子过来,就不用去膳厅吃饭了。”

    “这太麻烦你了。”贾琏回家倒是把这件事情忘了。

    “我们是兄弟,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明万举这么爽快,贾琏也不好再拒绝了:“行,我下次回去也带个厨子过来,你下次跟我一起吃。”

    “可以。”明万举没有意见。

    过了一会儿,明万举带来的厨子做好了饭菜,贾琏吃了第一口就决定跟着明万举一起吃饭,这厨子的厨艺太好了。

    用完晚膳,两人没有急着去看书,而是在院子里散步,说说回家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走了半个时辰,两人才去书房开始看书。两人一边复习,一边讨论,彼此收获非常大。

    贾琏觉得明万举学问比他好,明万举觉得贾琏的很多观点很新颖,而且很有深度。两人算是互补长短,所以一起温习功课的效果很好。

    由于乡试要考兵法,所以紫山书院开设的课程中有兵法,当然教的是《孙子兵法》。

    贾琏之前看了《三国演义》,对立面的计谋和用兵很是喜欢,平时还研究过,所以考兵法这块可以借用《三国演义》里面的一些计策。

    第二天一早,贾琏准时起来,和以前在家一样,先绕着院子跑步锻炼身体,然后在练五禽戏。

    五禽戏是之前考中院试的案首,系统给的奖励,对锻炼身体很有好处。

    明万举从小到大学武,每天早上起来打拳,所以身体很壮实。

    看到贾琏跑步,听他说跑步的众多好处,他也跟着跑了起来。两人每天早上很准时起来,然后一起跑步,一起锻炼身体。

    锻炼完身体,洗了个澡,明万举的小厮就过来叫贾琏去用早膳。

    明万举的厨子做了瘦肉粥和烧饼,非常地美味可口。两人用完早膳,一起前去课室。很不幸地刚走到课室门口,就碰到了刚来的水溶。

    水溶看到明万举,很热情地向他打招呼:“万举,早上好。”

    “世子,早上好。”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世子,直接叫我水溶。”水溶很是自来熟地说,“我们是朋友,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就好。”

    “这不妥,毕竟世子的身份尊贵。”明万举对水溶的态度很客气,也很疏离。

    见贾琏站在明万举身边,水溶很是不满地皱起眉头,很是好心地提醒明万举:“万举,为了你的名声着想,你还是和贾琏保持距离比较好。”

    贾琏一听这话,立马怼了回去:“万举兄,为了你不被传染,你还是离世子远一点比较好。要知道愚蠢会被传染的。”

    水溶听到这话,气的愤怒地瞪着贾琏:“你说什么?”

    贾琏嘲讽地看着水溶:“我说你蠢。”

    “你……好大的胆子……”水溶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这么说过,气的全身发抖,如果这里不是书院,他肯定会叫小厮把贾琏揍一顿。

    “我说过这里是书院,不是你的郡王府,不要在我面前摆你的世子爷身份。”

    明万举忍着笑意,装模作样地劝道:“世子、琏弟,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进去了。”

    水溶凶狠地瞪了贾琏几眼:“贾琏,你给我等着!”

    贾琏冲水溶翻了个大白眼,懒得再搭理他。

    走进课室,其他两个人已经到了。辰时四刻,也就是八点,考试准时开始。

    月考,要考两天。考试的内容就是这一个月所学的东西。

    两天后,考完试,贾琏刚准备离开,又被水溶拦住了,忍不住对他翻了个大白眼。

    “后天,你就会成为整个书院的笑话。”

    “放心,成为笑话的绝对是你,而不是我。”

    “走着瞧。”

    月考结束后,紫山书院所有的学生都在等待考试的结果,等着看贾琏的笑话。

    后天一早,月考的成绩公布了出来。

    水溶对自己这次考试很有信心,绝对能打败贾琏,所以没有急着去看成绩。等到他的室友看完成绩,回来告诉他,贾琏考了第一名,他完全不相信。

    “怎么可能?”水溶觉得自己考第一名的可能性很大,怎么可能是贾琏考第一名。

    水溶再也坐不住,跑到成绩公布的地方,看到贾琏的名字在第一个,顿时怔愣住了,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榜单,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他没有考进前五,考了第六名。这意味着,他要被踢出了甲一课室,去甲二课室上课。

    这次月考,因为水溶和贾琏的决斗,吸引了全书院的学生关注。成绩公布的这一天,很多人一早就去等了。

    当他们看到第一名是贾琏,都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

    怎么可能是贾琏?第一名怎么可能是贾琏?

    与其说他们不能接受贾琏考第一名,不如说他们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原本想看贾琏的笑话,结果被狠狠地打了脸,这让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不好受。

    最难以接受这个结果的非水溶莫属:“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贾琏怎么可能考第一名,他怎么可能考第六名?

    之前还相信水溶能打败贾琏的学生们,此时都用同情地眼神望着水溶。他们本来期望水溶能打败贾琏,让贾琏被踢出甲一课室,成为全书院的笑话。没想到贾琏考了第一名,要被踢出甲一课室的人是水溶,这下成为全书院笑话的人是水溶。

    此时,贾琏和明万举用完早膳,姗姗来迟地来到成绩公布的地方。

    现场的人看到贾琏来了,纷纷都退到一边,让出一条路,让贾琏畅通无阻地走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名字在第一个,贾琏心里倒没有什么意外。这次考试很简单,都是学过的内容,他的记忆力很好,根本难不倒他。

    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笑着说道:“琏弟,恭喜你,考了第一名。”明万举考了第二名,也没有什么意外。

    “谢谢。”贾琏说完,看到水溶也在,立马朝他走了过去,笑眯眯地说,“世子爷,你输了,我是第一名,而你只是第六名。对了,恭喜你要去甲二课室。”

    水溶被贾琏的话气的通红,一脸愤懑地说:“你……不要得意的太早,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怎么可能考第一名?”他怎么可能考第六名,一定是哪里出出错了。

    贾琏一脸嘲弄地望着水溶:“怎么,输不起?”说完,讥笑一声,“啧啧啧,堂堂的世子爷居然输不起,真是丢人啊。”

    “你……”

    “输不起就不要随便挑战别人。”贾琏满脸讥讽,“还是世子爷,居然这么没种!”

    水溶咬牙切齿地说道:“贾琏,你不要太过分!”

    “输不起的懦夫。”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水溶被懦夫两个字刺激到了,双眼阴鸷地望着贾琏,神色狰狞。

    “我说你是输不起的懦夫。”贾琏见水溶一副要揍他的模样,嘴角边的讥讽地弧度扩大,“难道我说错了?”

    “你……”

    “琏弟,算了,你用实力证明了你自己,我相信没有人再质疑你。”明万举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全场。那些质疑贾琏的人,看到明万举望过来,都纷纷撇开头,心虚地不敢对上明万举的目光。

    贾琏听到明万举这么说,就没有再嘲讽水溶,跟着明万举一起离开了。

    等贾琏他们离开后,其他人也都离开,有些人一边走,一边讨论:“看来这个贾琏是有真才实学的。”

    “看来贾琏考中小三元不是靠运气。”

    “本来以为贾琏会被踢出甲一课室,没想到却是世子被踢出甲一课室。”

    通过这次开始,紫山书院的学生们有一多半人不再质疑贾琏了,也不再怀疑他的小三元真实性。

    紫山书院的制度是残酷和无情的,成绩公布后,卢先生就让水溶去甲二课室。水溶不服气,觉得贾琏不可能考第一名,他也不可能考第六名。

    卢先生没有说什么,直接把考卷拿出给他们看。

    水溶拿出贾琏的考卷和他的考卷做对比,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知道差别在哪里。

    看完考卷,水溶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其他人也看了贾琏的考卷,心里彻底服了,在心里感叹道不愧是考中小三元的人。

    卢先生看着水溶,面无表情地问道:“还有怀疑吗?”

    水溶沉着一张脸,眼里充满不甘心。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他考的的确没有贾琏考得好。

    卢先生毫不客气地赶人:“去甲二课室。”

    水溶听到这话,眼里充满怒火,一张脸变得更加阴冷。

    卢先生可不管水溶是不是世子,语气冰冷地说:“技不如人,不要给自己找任何借口。”

    水溶眼里闪过一抹狰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冷静了点,目光暗沉地望着贾琏:“两个月后的考试,我会血洗今天的耻辱。”说完,转身离开了课室。

    卢先生看了眼贾琏,语气温和了很多:“不要骄傲,继续保持。”

    “是,先生。”

    卢先生走了出去,很快就回来了,不过这次他却带着一个人走进来。

    “颜景云。”卢先生很简短地介绍了下,然后让颜景云去做水溶之前的位子。

    看到颜景云来甲一课室,贾琏和明万举都不意外。入学考试,颜景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考差了,但是绝不会一直考差,这次月考他考进甲一课室,贾琏和明万举早就猜到了。

    月考成绩公布,贾琏就再也没有见到水溶。估计水溶觉得丢脸,没有再出现他的面前。

    水溶和贾琏决斗的事情,四皇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听说水溶不仅没有打败贾琏,还把自己弄到甲二课室,四皇子对此表示没有什么意外。

    “现在对贾琏服气了吗?”

    水溶听到这个问题,眼底划过一抹嫉妒,鼓着脸说:“没有。”

    四皇子抬手弹了下水溶的额头,笑地一脸宠溺:“你就是太争强好胜了,贾琏还是个孩子,你和他计较什么。”

    水溶抬手捂着被四皇子弹得地方,有些委屈地说:“四哥,你这么重视他,我就是想看看他有没有真材实料。”

    提到贾琏,四皇子就想到上元节诗会看到贾琏坐在角落偷偷摸摸吃东西的模样,忍不住失笑:“那小子很聪明,又有灵气,没有一点本事,怎么可能考中小三元。”

    水溶见四皇子提到贾琏就会笑地很温柔,心里充满嫉恨,但是脸上却没有显露一分,装作好奇地问:“四哥,就算贾琏聪明,你也没必要这么重视他啊。”比贾琏优秀的人多得是,但是从来没见过四皇子这么重视过,贾琏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我很喜欢那个孩子,对他的未来很期待。”四皇子一脸深意地说。

    水溶听到这话,眼神变得非常阴冷和扭曲。

    四皇子抬手拍了下水溶的肩膀,笑着说:“贾琏是个不错的孩子,你要和他好好相处,不要找他麻烦。”

    水溶面上乖巧地说:“我知道了,四哥。”心里却非常嫉恨贾琏。只要他比贾琏优秀,四哥就不会再喜欢贾琏。

    很快,就到了紫山书院每三个月的考试。这个考试完全模拟乡试,考试的科目和天数和乡试一样,也考三场,但是不会每场考三天。这么做是为了让学生们习惯乡试,让他们不要在真正考乡试的时候会紧张到手足无措。

    紫山书院的学生们都非常看重这场考试,毕竟这场考试关乎到他们能不能去更好的班,或者去更差的班。

    水溶为了能在这场考试超过贾琏,这段时间一直拼命地读书学习。他想如果在这场比赛赢了贾琏,四皇子就不会再喜欢贾琏。

    他以为四皇子喜欢贾琏,是因为贾琏聪明,又会做几首好诗词,不觉得四皇子喜欢贾琏是因为贾琏长得好看。他觉得贾琏是长得不错,但是没有他好看。所以,他只要在考试中用了贾琏,四皇子就不会再重视贾琏。

    想象很美好,但是现实很残酷。

    紫山书院每三个月的考试的成绩很快就公布了出来,贾琏再次考了第一名,这下彻底让那些怀疑和质疑的学生们闭嘴了。

    之前的月考,贾琏考了第一名,还有些人觉得贾琏只是碰巧考了第一名,死不承认贾琏有真材实料。这次三个月的考试,贾琏又考了第一名,这些人彻底服了。就算心里不能接受,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水溶这次考试考得不错,考了第四名,从甲二课室回到了甲一课室,但是依旧没有打败贾琏,这让他更加不甘。

    回到甲一课室的水溶,没有再对贾琏各种冷嘲热讽,但是对贾琏没有什么好脸色。

    贾琏直接无视水溶这个人,觉得和他计较,简直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三个月的考试结束后,贾琏的书院生活又回归平静,每天的生活除了读书,还是读书。

    一晃眼,一年过去了,贾琏长高了不少,之前脸还有些婴儿肥,现在瘦了下来,褪去了稚嫩,但是依旧有些青涩。

    书院放假回来,贾琏就收到一个好消息,他有妹妹了。

    前几天,贾赦的小妾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贾赦不喜欢女儿,女儿生下来后都没有去看过。

    贾琏听说妹妹取名贾迎春,就想到原著里贾迎春悲惨的结局。他来到红楼世界,并没有打算拯救任何一个人,但是贾迎春是他的妹妹,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贾迎春像原著那样悲剧。以后贾迎春的亲事,绝对不能让便宜老爹做主。

    回来的第二天,贾琏去看刚出世没多久的妹妹。小小地一个,长得很是可爱。想到原著里的贾迎春被下人们欺负,贾琏怕府里的奴才见贾赦不喜欢刚出世的女儿,就怠慢贾迎春,特意把王善保家的叫来,让她好好照顾他妹妹。

    现在在荣国府的别院,贾琏说的话的份量并不比贾赦轻,听到贾琏这么吩咐,王善保家的哪里敢慢待刚出世的小姐。

    邢夫人听说了这件事情后,特意去看了贾迎春母女,嘱咐下人们好好伺候她们母女。她还特意去给贾迎春找了一个奶娘。

    贾琏觉得有他吩咐,还有邢夫人的嘱咐,贾迎春应该不会被慢待了。

    因为原著的关系,贾琏对贾迎春这个妹妹很是关心,每次放假回来都会去看望贾迎春。整个荣国府里的人都知道贾琏很喜欢贾迎春这个妹妹。

    贾迎春只是一个庶女,她的出生并没有在荣国府掀起轰动,也算不上什么喜事。

    没过多久,荣国府迎来了所谓的真正喜事,那就是王夫人有身孕了。

    王夫人再一次怀有身孕,可把贾母和贾政高兴坏了。要知道王夫人当年生贾元春的时候伤了元气,大夫说她很难再有身孕。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她居然再一次地有了身孕。

    贾母一直嫌弃家里的孩子太少,总觉得再填几个孙子才好。现在王夫人再一次有了身孕,贾母心里很是开心,希望王夫人能再给贾政生一个儿子。

    贾琏从书院回来,听说王夫人怀孕了,第一反应就是贾宝玉要来了。

    “没想到二太太还能再有身孕。”赵嬷嬷想到贾母这段时间不停给王夫人那里送各种好东西,心里忍不住冒酸泡,“老太太对二太太这一胎非常看重,什么好东西都往二太太那里送,还经常请太医来给二太太诊脉。”二太太还没有生就这么看重,如果二太太再生一个儿子,二房的人又要得意嚣张起来。

    “二太太年纪大了,这一胎恐怖不好生。”

    赵嬷嬷听丰儿这么说,心里稍微安心了点。对,二太太年纪大,这一胎首先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个问题。就算保住了,能不能顺利生下来还是个问题。

    贾琏觉得贾宝玉出世后,荣国府会变得更加不安宁,以后麻烦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赵嬷嬷在心里默默地想,希望二太太这一胎是女儿,不然他们大房的人在府里又要没有地位了。

    王夫人今年三十六岁,再次怀有身孕,对她来说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年纪大了,再次怀孕,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为了顺利生下这一胎,王夫人每天都要躺在床上静养,不能有一点的烦心事。

    为了让王夫人好好地养胎,贾母就没有让她在管府里的事情。她准备把府里的事情交给邢夫人打理,但是又怕惹王夫人不高兴,让她无法静心养胎,只好她自己管理。

    说是贾母管理,其实大部分都是赖大家的在帮忙打理。邢夫人对此很不满,王夫人都怀孕养胎,贾母还不把府里的事情交给她打理,眼里完全没有她这个大媳妇,心里很是憋屈。

    王夫人整天躺在床上,也没有心思去弄幺蛾子,整个荣国府难得安宁了下来。

    听说王夫人又有了身孕,王子腾的夫人特意来荣国府看望她。王熙凤也跟着来了。

    自从那件事情以后,王熙凤就再也没有来过荣国府。这次王夫人怀了身孕,她特意过来看望姑姑。

    一年多没见,王熙凤长高了,也长大了不少,更是长漂亮了不少,一张小嘴还是跟抹了蜜一样,说出来的话特别招人喜欢,哄得贾母开怀大笑。

    贾母一年多没见王熙凤,基本上都忘了她的存在。现在见到王熙凤,又喜欢上这个说话伶俐,又会说笑话的小姑娘,留她在府里多住些日子,完全忘了一年多前她让王夫人送王熙凤回王家好好学习规矩的事情。

    贾琏回来,听说王熙凤来了,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原本以为王熙凤还会像以前那样纠缠他,没想到这次王熙凤没有,看到他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彻底安心。不过想想也对,他上次都说出那么难听的话,王熙凤要是再纠缠他,那就太那个啥了。

    王熙凤看到贾琏,心里又是愤恨又是欣喜又是委屈,十分的复杂。她恨一年多年前贾琏对他的羞辱,但是她又忍不住被贾琏吸引。这一年多,她一直想要报复贾琏,但是更多是想让贾琏后悔。

    在王夫人怀孕期间,王熙凤经常来荣国府,陪陪贾母,逗王夫人开心。在这段时间里,她没有和贾琏说过话,也没有去找过贾琏。

    四月十五那一天,一大早王夫人的肚子就疼了起来,贾母连忙叫人把王夫人送进早就准备好的产房,女医和产婆也跟着进去了。

    为了能让王夫人顺利生产,贾母早就请好了有丰富经验的产婆和女医。

    王夫人被送进产房,肚子一直疼,却迟迟不生。这让贾母和贾政十分焦急和担忧,怕王夫人难产。

    疼了一天一夜,王夫人终于在四月十六的晚上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一个男孩。

    当产婆把孩子接生出来,看到孩子嘴里含着一块玉,心里充满震惊。她做了几十年的产婆,接生了一百多个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嘴里含着玉出世的孩子。

    产婆抱着孩子走出产婆,向贾母和贾政道喜:“恭喜老太太和二老爷,二太太生了个公子。”

    贾母和贾政听到这话,两人的脸上都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太好了,我又有一个孙子了。”

    “母亲,我又有一个儿子了。”

    “老太太,二老爷,还有件大喜事要告诉你们。”

    “什么大喜事?”贾母忽然想到了什么,瞪大双眼一脸惊喜地问,“难道还有一个?”

    “不是,是小公子嘴里含着玉。”产婆把孩子抱到贾母面前,“老太太,您看,小公子嘴里衔一块玉。”

    “什么?”贾母连忙伸手把孩子抱了过来,低头一看,果然孩子嘴里含着一块玉,顿时惊得瞪大双眼,一脸不敢置信地表情,“这是真的?不是你们塞进去的?”

    贾政听了,走到贾母身边,看到贾母怀里的孩子的嘴里的确含着一块玉,神色非常震惊,不敢相信。

    “老太太,老天爷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往小公子嘴里塞一块玉。”产婆突然跪下来,向贾母贺喜,“老太太,二老爷,小公子衔玉而生,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小公子以后绝对会是人中龙凤。恭喜老太太,恭喜二老爷!”

    其他下人听到产婆的话,也都纷纷跪下来,向贾母和贾政贺喜。

    “好好好,统统有赏!”贾母中气十足的说道。

    荣国府出了一个衔玉而诞的孩子,顿时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衔玉而生的孩子,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都觉得非常惊奇,也都跟产婆一样,认为这个衔玉而生的孩子必有来头,说不定是天上某个神仙投胎的,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和贾家熟悉的人,和贾家不熟悉的人,都纷纷来拜访荣国府,想看一看衔玉而生的孩子,一时间荣国府大出风头。

    这件事情还传到了紫山书院,很多人都跑来问贾琏是不是真的,贾琏对此表示很无奈。

    “衔玉而生?”明万举一脸惊奇,“你这个刚出世的堂弟来头不小啊。”

    贾琏干笑了两声,心里却不以为意,什么来头不小,就是一块破石头。

    明万举看了看贾琏,意味深长地对他说道:“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家里出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

    贾琏明白明万举的意思,微微皱着眉头说:“我知道太过招摇。”以那个老太太的性格,家里出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当然要四处炫耀和显摆,让全天下都知道才好。

    明万举提醒道:“太过招摇不是一件好事情。”

    “我知道,但是我阻止不了。”他要回去跟老太太说,不要到处说这件事情,老太太恐怕以为他没安好心。

    老太太平时老奸巨猾的狠,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愚蠢。府里出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应该紧紧捂住不让其他人知道,她却四处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闹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也不想想看皇家都没有出过衔玉而生的孩子,他们家出现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贾琏觉得贾家之所以会被抄家,恐怕还有这一个原因。

    贾母觉得这个衔玉而生的孩子是老天爷赏赐给他们荣国府的,是要让这个孩子给他们荣国府带来荣耀。尤其是玉上面还刻着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让她更加觉得这个孩子不凡。所以,她特别喜欢这个孩子。

    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脑袋,贾母失去了理智,四处炫耀和显摆自己这个衔玉而生的孙子。完全不知道她这么做,让全京城的人知道这件事情,会给贾家带来危险。

    因为这个孩子是衔玉而生的,贾母就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贾宝玉。

    二房的人因为贾宝玉的出生,气焰又嚣张了起来,这让大房的人恨得牙痒。

    好不容易安宁平静的荣国府,因为贾宝玉的出生,又变得不安起来。

    贾琏一回来,赵嬷嬷和丰儿就迫不及待地跟他说这件事情。

    赵嬷嬷紧皱着眉头,愁眉苦脸地说道:“少爷,我们以后怎么办?”没想到二太太这么命好,再次生了一个儿子就算了,还生了一个衔玉的孩子,这下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都说宝玉少爷来力不小,将来一定会成为人中龙凤。

    “不怎么办。”说实话,贾琏很瞧不起原著里的贾宝玉,整天只会和女孩子在一起玩,什么事情都不做。把人家女孩子害死了,也什么都不做都不说,简直就是个人渣。

    “少爷,你没看到老太太有多高兴,逢人就说二太太给她生了一个好孙子。”老太太本来就偏心二房,现在二太太生了衔玉而生的孩子,老太太更加偏爱二房了,这府里日后恐怕没有他们大房的地位了。

    “二房的人特别嚣张。”丰儿恨恨地说,“完全不把我们大房的人放在眼里。”

    贾琏不以为意地说道:“就让他们继续得意和嚣张,你们不用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老太太本来就喜欢二房,现在二太太生了衔玉而生的孩子,老太太估计要整个府给二房。”

    “求之不得,刚好我们能搬出去。”贾琏巴不得老太太把整个荣国府给他二叔二婶,这样他就借口从荣国府搬出去。

    赵嬷嬷被贾琏这句话惊倒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少爷,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怎么能搬出去?我们要是搬出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贾琏知道赵嬷嬷他们不能接受这个想法,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我只是说笑,你们不用当真。”

    赵嬷嬷听了这话,心里松了口气:“少爷,你刚刚吓死老奴了。整个荣国府将来是你的,不能被二房抢走。”

    “放心,他们抢不走。”贾宝玉只会吃女人的胭脂,哄女人开心,什么都做不了,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没过一会儿,王善保来了,说贾赦叫贾琏过去一趟。贾琏猜到贾赦找他,也是为了贾宝玉一事。

    贾琏跟着王善保去了贾赦的屋子,贾赦一看到他就说:“你知道你二婶生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全京城谁不知道我们荣国府出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贾琏一脸嘲讽地说道。

    贾赦没有听出贾琏的弦外之意,紧紧皱着眉头,苦着一张脸说:“这下不好办了。”

    “有什么不好办?”

    “你二婶生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大家都说这个孩子来历不小,以后会成为人中龙凤,到时候我们……”贾赦之前一直没有把二房放在眼里,因为不管老太太怎么偏袒,他的爵位,二房是抢不走的。但是这次不同,二房生出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让他感觉到浓浓地危机感。

    贾琏知道古代人非常相信神鬼之类的事情,觉得贾宝玉衔玉而生,就一定是某个神仙投胎的,以后一定会很有出息。可惜,不是这样。

    “爹,您完全不用担心。”

    贾赦见贾琏不慌不忙,还一副镇定地样子,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贾琏嗤笑一声:“有什么好着急的。”

    贾赦狠狠地瞪了一眼贾琏:“我是在认真跟你说话。”

    “爹,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的么,现在全京城有谁不知道我们荣国府出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

    “对啊,全京城都知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觉得我们家能和皇家相比吗?”

    “当然不能!”

    “皇家都没有出现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而我们家出现了。”贾琏一脸深意地说,“而且还弄得全城都知道,你觉得皇家会怎么看?”

    贾赦听到贾琏这么一说,惊愕地瞪直了一双眼,接着神色变得非常惊恐。

    “会……”贾赦全身发抖,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您现在明白我的话了吗?”

    贾赦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轻轻地点了下头:“明白了。”

    “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

    “可是,皇上要是怪罪整个府里,怎么办?”

    见贾赦这么说,贾琏在心里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说出口:“爹,您有没有想过分家?”

    “分家?”贾赦惊呼道,随即摇摇头,“没有想过。”

    “那您现在可以想想了。”贾琏的神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老太太和二叔他们这么四处炫耀和显摆,会引起皇家的不满,早晚会出事。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和二叔他们分家比较好。”

    贾赦被贾琏的话吓到了,但是心里舍不得分家,摇摇头说:“不能分家。”

    “为什么不能分家?”

    “分了家,我们什么就拿不到。”贾赦甚至贾母偏心,一旦他提出分家,贾母不会给他什么,会把好东西全都给他二弟。整个荣国府本来就是他的,他不会让他二弟得到便宜。

    “财物和性命,您觉得哪个重要?”

    “我想想。”

    贾琏见贾赦这样,就知道分家是不可能了,他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老太太和二叔他们喜欢显摆,您就让他们继续炫耀,什么都不要说,说了也不会讨到好。”

    “我知道。”

    “这件事情,您就不用担心了。”

    “可是,皇上要是怪罪……怎么办?”

    “皇上为了名声着想,暂时不会对荣国府出手。”荣国府刚出一个衔玉而生的孩子,皇上立马就找荣国府的麻烦,这不摆明着皇上在嫉妒么。皇上不可能这么蠢,一时间不会动荣国府,等过了几年大家把这件事情淡忘了,就会动手。他有时候在想,如果贾宝玉不在女人堆里混,展现出他的非凡的一面,或许皇帝早就对贾家动手了。

    贾赦闻言,觉得贾琏的话很有道理,心里安心了很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