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3章 第五十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盛世医香福运宝珠[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紫山书院的门槛很高, 来参加入门考试的最低也要是秀才,举人自然也能来紫山书院读书,不过举人不用参加考试, 可以直接来这里读书。

    紫山书院的学生没有青山书院和蓝山书院那么多, 据说全书院只有两百左右的学生, 不像其他两个书院有好几百, 甚至上千的学生。可以看得出,紫山书院只求质量, 不求数量。

    只有两百左右的学生, 紫山书院还把学生分为甲乙丙丁四等。一开始根据学生入学考试的成绩分班, 后来再根据季考的成绩重新分班。

    甲等班, 是最好的班, 只有二十个人。乙、丙、丁等班的学生会很多, 越是低等,学生自然也就越多。

    甲等班虽然只有二十个学生, 但是也不是二十个人在一个教室上课。二十个人被分到四个教室上课,也就是五个人一个教室。

    贾琏考中小三元, 被邀请来紫山书院读书, 自然被分到甲等班, 也被分到甲一教室上课。甲一教室是甲等班的前五名, 甲二教室就是甲等班的第六名至第十名, 以此类推下去。

    不止教室是这样分配, 就连宿舍也是按照等级高低来分配的。

    甲等班的二十个人住的宿舍, 自然是全书院最好的房间。甲等班的前两名可以单独住一个宿舍, 其他十八个人,两个人住一个宿舍。

    乙等班的学生就四个人住一个房间,丙等班就六到八个人住一个房间,丁等班的人十个人,或者十几个人住一个房间。

    甲等班的学生住的房间不仅是最好的房间,而且还有单独的院落。

    甲等班第一名和第二名在一个院落里,剩下的就是四个人一个院落。院落的环境十分优美、幽雅、安静,非常适合读书。

    像乙、丙、丁等班是没有院落的,他们的宿舍都是一排排的。不过他们的乙丙丁等班的宿舍也是分开的,不是挤在一起。

    紫山书院开设的课程也非常丰富,除了四书五经之外,还有六艺。书院的宗旨是培养对国家有用的人才,而不是书呆子。

    甲等班的六艺课是单独上的,不和乙等他们的那些班公用。而乙、丙、丁等班的六艺课程的教室、老师、工具等都是公用的。

    就从这些方面,就能看出来紫山书院的等级非常严格,竞争非常激烈和残酷。

    贾琏跟着书院的小厮七拐八抹,终于走到他即将住的院落。

    “贾公子,这就是您住的院落。”

    贾琏停下脚步,看了看院落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字“白鹤园”,心想难道这院子里还养了白鹤?

    小厮见贾琏目露疑惑,猜到他在好奇什么,就笑着对他说:”这个院子有仙鹤,所以叫白鹤园。”

    贾琏听了这话,惊讶地瞪大双眼,嘴里惊呼道:“这院子里有白鹤?”

    “是的。”

    “怎么会有白鹤,特意养的吗?有什么寓意吗?”

    “这个院落以前并不叫白鹤园,十几年前突然飞来了两只仙鹤,所以就改名叫白鹤园。如今这所院子有四只仙鹤。”

    贾琏一脸惊奇:“这么神奇?”

    “是很神奇。”这件事情一直被紫山书院的学生津津乐道,甚至还被神化了。住在白鹤园的学生,基本上都考中了状元、或者榜眼、或者探花,大家都说是仙鹤带来了好运。

    贾琏抬脚走了进去,入目的是一片绿色。现在是秋天,大部分的树叶都变黄了,都变得枯萎,可是这个院子的植物却生机勃勃,让人看了心情就不由地变好。

    继续往里走,发现院子正中间种了一棵桂花树。这颗桂花树很粗壮,两三个人张开双臂抱不住。

    “这颗桂树是书院刚建立的时候种的。”书院的小厮介绍道。

    紫山书院是大隆朝刚建立的时候建的,这颗桂花树距离现在有一百多年了。

    院落的围墙出种的是樟树,樟树都很粗壮,枝叶茂盛,充满生命力。

    樟树下面种着一些花,贾琏对花不了解,叫不出来名字,但是很好看。

    贾琏跟着书院的小厮来到东边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很宽敞很明亮,里面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桌椅、衣柜、书柜等基本的家具。

    有三个房间,朝南的一间做了接客厅,另外两间就做了书房和起居。

    房间明显被打扫过,很干净,没有什么灰尘。

    贾琏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一片竹林闯入眼帘。竹林旁边还有一条淳淳流动的溪流,有四只仙鹤站在溪边饮水。

    这里的环境不仅优美,而且十分清幽。这里哪像是学生的宿舍,更像是隐士的住所。

    “贾公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麻烦你带路了。”

    贾琏朝兴儿使了个眼神,兴儿瞬间会意,拿出一块银子递给书院小厮,客气地说道:“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多多关照。”

    书院小厮也不假惺惺地推拒,直接把银子收了下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真诚:“贾公子客气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好的。”

    “贾公子还要收拾行李,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慢走。”

    书院小厮走后,兴儿和庆儿就开始帮贾琏收拾行李。

    来书院读书,是可以带两个陪读的,贾琏就把兴儿和庆儿带了过来。

    “少爷,这里的环境真是好,一点都不像书院,倒像是某个大师居住的地方。”兴儿一边收拾,一边说。

    “少爷,这里比府里还要好。”庆儿觉得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太美了。

    “这里的环境是不错。”贾琏站在窗边,看着在竹林里散步的四只仙鹤,心里很是惬意。住在这么好的地方,他都不想回去了。家里麻烦一堆,扰的人不能清静,还不如在这里。以后他就两个月回去一次,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兴儿和庆儿帮贾琏整理好行李,就去隔壁的一间矮房子,这间房是他们住的地方,不是宽敞,但是却非常明亮和干净。

    贾琏看到对面的房间还关着门,也不知道是谁住在他的对面,也不知道来没有来。

    趁现在有时间,他就在院子里四处走走看看。走到竹林旁,四只仙鹤看到他,一点都不怕生,还朝他鸣叫了一声,像是在欢迎他的到来。

    上辈子在动物园见过丹顶鹤,这四只仙鹤应该是丹顶鹤,很漂亮。贾琏走进它们的身边,伸出一只手试探性地摸了下其中一只仙鹤。仙鹤不仅没有躲开,还用嘴轻轻啄了下贾琏的头,很是亲昵。

    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贾琏猜想应该是住在他对面的人来了,连忙走了过去,看到一个熟悉人,不由地惊喜叫道:“万举兄。”住在他对面的人是万举兄,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听说明万举和颜景云都考上了紫山书院,但是他们两个哪个考得好,他就不得而知了。

    “琏弟。”明万举笑着叫道。

    “这下我们不仅是室友,也是同窗了。”明万举来到白鹤园,说明他在紫山书院入学考试的时候考了第二名。

    “我早就料到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昨天他们一起喝酒吃饭,完全没有听到明万举提起这件事情。

    明万举朝贾琏眨了下眼,打趣道:“提前告诉你,不就是没有惊喜了么。”

    贾琏无奈失笑:“还真是惊喜。”

    明万举看了看四周,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里的环境真不错,不愧是紫山书院。”

    “是不错。”

    明万举让他的小厮去收拾房间和行李,他和贾琏在院子里走走。

    看到竹林旁的四只仙鹤,明万举一脸震惊地说:“还真的有仙鹤啊。”

    “难道你以为没有?”

    “我以为是紫山书院故意装神弄鬼。”明万举有些尴尬地说,“没想到还真的有。”

    贾琏被明万举的话逗乐了:“你这句话要是被书院的先生听到,肯定会被骂。”

    明万举讪讪地笑了笑:“如果真如传说中那样仙鹤能带来好运,也不枉费我拼命考上紫山书院。”

    “拼命?”贾琏开玩笑地说道,“以万举兄你的才智,随便考考就能考上,拼命就太夸张了。”

    明万举听到贾琏这么说,神色颇为无奈:“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随便考考,可是考不上紫山书院。不拼命的话,就住不了这个院落。”

    “这倒是。”

    明万举故意装作一脸羡慕嫉妒恨地说:“哪像你考中了小三元,不仅能直接来紫山书院读书,还能得到最好的安排。”

    贾琏耸耸肩,很是欠扁地说:“考中小三元,就是这么任性。”

    明万举举起拳头轻轻捶打了下贾琏的肩膀,失笑地说:“你还真是不谦虚。”

    “在你面前有什么好谦虚的。”贾琏的神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认真,“万举兄,接下来三年的时间就请多多关照了。”

    明万举同样认真地说:“也请琏弟你在接下来的三年多多关照。”

    “万举兄,颜景云和你一起参加紫山书院的入学考试,他考的怎么样?”

    提到颜景云,明万举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这次考的不好。”

    贾琏惊愕地瞪大双眼:“他没考上?”

    “考上了,不过只考了第十名。”以颜景云平时的成绩,应该和他不相上下,没想到颜景云这次居然只考了第十名。

    “那他的确是没有考好。”

    “你很关注他?”明万举深深地看了眼贾琏,语气带着试探,“因为四皇子?”

    贾琏见明万举误会了,连忙摆手:“怎么可能,你知道我对四皇子不感兴趣。”

    “可是四皇子对你很感兴趣。”明万举揶揄地看着贾琏,“听说他特意派太监送给你一块歙砚,让你好好在紫山书院读书,不要辜负他对你的期望。”

    提到送歙砚这件事情,贾琏心里非常有气:“你说四皇子在想什么?”他真的搞不懂四皇子是欣赏他,还是看他不爽。如果真的看重他,应该会私下派人给他送礼,而不是特意派人在大门口送礼。如果看他不爽,干嘛还一直给他送礼。

    “我不知道。”明万举也看不懂四皇子在做什么。

    “托他的福,我又成为众矢之的了。”妈蛋,他被四皇子坑了三次。第一次在上元节的诗会上,当然所有人的面说期待他的县试。第二次在马球场上,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夸他府试考得不错。第三次在他大家门口送礼给他。

    “的确,见到你这么被四皇子看重,很多人都很嫉妒你。”

    贾琏真的很想去找四皇子,抓着四皇子的肩膀猛摇,问四皇子到底想做什么。可惜,他不敢。

    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安慰道:“你现在还小,暂时不用考虑那么多。”

    贾琏很是幽怨地叹了口气:“唉……”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在紫山书院读书。

    “少爷,刚刚有人过来通知,让你们去课室。”

    贾琏和明万举一起前往他们的课室,课室离他们所住的院落很近,走一刻钟就到了。

    贾琏和明万举两人被分在甲一课室,他们去的时候,其他三人已经到了。

    “万举。”只见一个长相秀丽的少年站起身,很是热情地向明万举打招呼。

    明万举并没有行礼,而是客气地打了声招呼:“世子。”紫山书院有规定,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来到书院你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紫山书院的学生。在书院,学生们平起平坐,没有尊卑贵贱,不需要行礼。

    秀丽少年走到明万举身前,面带微笑地说:“很高兴和你成为同窗。”

    相对秀丽少年的热络,明万举就显得有些冷淡了:“我也很高兴和世子成为同窗。”

    “可惜不能和你成为室友。”秀丽少年像是没有看到贾琏一样,一个眼神都没有投放在贾琏身上。“如果没有那个谁,我和你就能成为室友。”

    贾琏发现这个被明万举称为世子的人对他有敌意,好像看他很不爽。

    这个娘娘腔是谁啊?

    世子,应该出生勋贵了。

    明万举发现秀丽少年故意对贾琏视而不见,心里有些不满,朝贾琏介绍道:“琏弟,这位是北静郡王的世子。”说完,又朝水溶介绍道,“世子,这位是贾琏。”

    听到明万举的介绍,水溶不好再无视贾琏了,装作一脸恍然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考中小三元的贾琏啊……”说完,用轻蔑地眼神打量了下贾琏,长的是不错,难怪能入得了四皇兄的眼。

    贾琏明显感觉到水溶望着他的眼神很不屑,好像他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垃圾。这个北静郡王的世子是怎么回事,他是第一次见他,没有招惹到他吧,哪里来的敌意?

    水溶刚想对贾琏一番嘲讽,这个时候走进一位中年人,一脸方正冷酷,全身上下发着教导主任的气息。

    “坐好。”声音冰冷,没有一点起伏和温度。

    贾琏他们一听,连忙坐了下来。

    “我姓卢,你们可以叫我卢先生,或者卢夫子。”

    贾琏在心里猜测,这个卢先生应该是他们的班主任吧。

    “你们虽然考进了甲等班,但是并不代表你们永远会在这里。书院每三个月会举办一次考试,如果你们考的不好,从二十名之内掉了出去,那么你们就会被安排到乙等班。”

    贾琏他们在来紫山书院之前就听说了这件事情,现在听到卢先生这么说,心里到没有任何意外。

    “甲等班每个月会举行一次考试,如果你们考的不好,从前五名中掉出去,那么你就会被安排去甲二课室上课。”

    听到这句话,贾琏在心里感叹道,这应该就是类似于前世的月考了。月考考的不好,就要去别的课室,未免太凶残了些。

    卢先生面无表情地说:“所以,你们不能掉以轻心。一旦你们稍有松懈,就会被别人代替。”

    贾琏闻言,心里有些紧张。他是以考中小三元来紫山书院读书,还被安排到最好的课室和宿舍,如果他考试没有考好,被踢去别的课室或者乙等班,那就太丢脸了,绝对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看来在紫山书院的三年,一点都不能放松。

    卢先生又说了很多,基本上都是紫山书院的情况和规矩。

    贾琏他们听完后,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必须努力读书。

    卢先生说完话,给贾琏他们五个人发了书,就暂时解散,让他们下午过来上课。

    “万举。”水溶走到明万举身边,抬手拍了下肩膀,很是熟稔地说,“到用午膳的时间了,去我那里用膳吧。”态度非常亲密,好像他和明万举是好朋友一样。“我特意从家里带了一个厨子,厨艺不错。”

    贾琏听了这话,在心里吐槽道,不愧是郡王府的世子,出来读书还带厨子,还真是会享受。

    明万举对水溶的亲近并没有觉得很荣幸,相反婉拒道:“世子,我还有东西没有收拾好,就不用去你那用膳了。”

    “用完膳,你再回去收拾也来得及。”水溶拉着明万举的手臂往前走。

    明万举眼里闪过一抹不耐烦,但是脸上没有显露出来,挂着淡淡地微笑:“谢谢世子的一片好意,但是我真的有事。”

    被明万举再次拒绝,水溶也没有生气,秀美地脸上浮现出一抹遗憾地表情:“既然这样,那就只能下次请你用膳。”

    明万举客气地笑笑:“世子,你不用这么客气。”

    “我很喜欢你,一直想和你做朋友,这次我们有缘分到一个班,我当然不会放过你。”

    明万举只能干笑,在心里说道:我可不想和你成为朋友。

    “那我先走了。”

    “慢走。”

    等水溶离开了,贾琏连忙问道:“你和这个什么世子很熟?”

    “不熟。”

    “那他怎么对你这么热情?”这个什么世子对明万举有些热情过头了,让人不得不怀疑。

    明万举淡淡地说道:“他和四皇子的关系很好。”

    贾琏闻言,先是怔了下,随即一脸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娘娘腔对我有敌意,原来是四皇子的人。”估计这个娘娘腔世子见四皇子看重他,心里很是嫉妒和不爽。

    明万举被贾琏的话逗笑了,娘娘腔这个词形容水溶还真是贴切。不过,水溶毕竟是北静郡王的世子。

    “琏弟,娘娘腔这个词以后不要再说了,小心被他找麻烦。”

    “那就换个词,娘炮吧。”这个什么世子长得像女人就算了,还是一身香味,真是个娘炮。

    “娘炮是什么意思?”

    “就是娘娘腔的意思。”

    明万举:“……”

    “四皇子想要拉拢你外祖父?”上次马球大赛,四皇子拉着明万举猛夸,就能看出来四皇子很看重明万举。

    明万举没有否认,承认地点头:“恩。”他外祖父是殿阁大学士,不管是在朝廷中,还是在读书人心中的地位都非常高,很有影响力。外祖父的话在皇上那很有分量,这就是大皇子和四皇子为什么一直想要拉拢外祖父的原因。

    贾琏意识到一个问题,一脸不解地问道:“四皇子想要拉拢你,为什么不见他给你送礼什么的?”

    “谁说他没有送礼,只不过是私下送。”

    贾琏想想觉得也是,如果四皇子当着众人的面给明万举他们送礼,那就太招摇了。

    “水溶虽然是世子,但是北静郡王府却没有什么权利。所以,你不用太过怕他。”

    贾琏顿时来了兴趣,一脸好奇地说:“跟我讲讲。”

    “北静郡王是当今圣上的弟弟,但是却不被皇上喜欢。北静郡王只是名义上的郡王,没有一点实权,在朝中没有什么地位。”

    “所以,北郡王府才想要支持四皇子,想在将来有实权和地位。”

    明万举微微颔首:“是的。”

    “北静郡王支持四皇子,皇上没有反应?”既然皇上不喜欢北静郡王,那就不会允许他支持任何一个皇子。

    “北静郡王只是一个闲散的王爷,没有实权,没有兵权,支持四皇子也没有什么用,所以皇上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么?”贾琏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好了,你不用太在意水溶,他在书院不敢太过为难你。”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我们去膳厅吃饭吧。”

    紫山书院有一个膳厅,专门给书院的学生提供一日三餐,免费提供。

    贾琏和明万举来到膳厅,见膳厅里的人非常多,排队估计要排一段时间。

    “早知道能带厨子来书院,我也带厨子来。”他以为只能带两个小厮来书院,没想到还能带厨子来。想到前世在学校里吃食堂的日子,贾琏心里就有阴影。紫山书院的膳厅的饭食,肯定也不怎么好吃。

    明万举白了一眼贾琏:“你是来读书的,而是来游玩的?”

    “希望膳厅的饭菜不要太难吃。”

    贾琏和明万举在排队,就听到旁边的人再说他。

    “那个贾琏考中小三元,被卫先生亲自邀请来书院读书,而且不收任何费用。”

    “啧啧啧啧,真是好命。”

    “我们来紫山书院都是自己考进来的,凭借自己的实力进来的,凭什么他就不用考试?”

    “就是,就算他考中了小三元又怎么样,不能代表他能考过书院的入门考试。”

    “听说他才十一岁,一个毛的都没有长齐的小鬼,怎么可能考中小三元,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听说他爹是荣国公。”

    “难怪了。”

    “今年上元节的诗会,他写的两首词不是说是从云游道士那里买的么,可见他没有什么才华。”

    “山长居然让这种斯文败类来书院读书,也不怕毁了书院的名声。”

    “对了,听说四皇子特别看重他。他能考中小三元,说不定是托了四皇子的福。”

    贾琏听到这些话,觉得很是好笑。这些人居然认为他考中小三元,是因为他爹是荣国公,因为四皇子看重他,他们的脑子没问题吧。

    “他们是嫉妒你,你不用在意他们的话。”明万举温声地安慰道。

    “我只是觉得太好笑了,他们真的是紫山书院的学生吗?”不是说紫山书院的学生都是精英么,怎么会有这么愚蠢至极的想法。

    明万举一脸鄙夷地看了眼正在说贾琏坏话的一些学生:“一群跳梁小丑而已。”

    “三个月后的考试,贾琏肯定会被踢出甲等班。”

    “如果他连续两次考试没有考好,就会被开除。”

    “我看他十之八|九会开除。”

    “哈哈哈哈哈……”几个人笑地非常猥琐。

    贾琏本来不想搭理这群脑残,但是这些弱智越说越过分,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

    “你们几个真的是紫山书院的学生么,我没见过像你们这么蠢的人。”

    “你小子说谁愚蠢呢?“

    “你是谁?”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贾琏。”贾琏站在几个人的面前,用一副看智障地目光看着他们,“你们刚刚说我考中小三元是因为我爹,是因为四皇子,你们怎么不去礼部告发我,偷偷摸摸在这里说算什么?”

    几个人没想到贾琏把他们刚刚说的话都听到了,心里不禁都有些害怕,但是见膳厅里所有人都望着他们,他们决不能认怂。

    “难道不是吗?你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有什么本事考中小三元?”

    “说不定你在考试中作弊了。”

    “上元节的诗会,他不就是在云游道士那里买的词么。之前肯定是作弊了,不然就凭他怎么考中小三元。”

    “就是就是,你简直就是我们读书人的耻辱。”

    “败类。”

    几个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义正言辞地指责贾琏的罪证。

    贾琏被几个人的话气笑了,笑地非常灿烂:“你们敢不敢把这些话跟礼部的主考官说?或者直接去告御状,说我贾琏考试作弊。”

    几个人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怂了。他们也只是嘴上说说,哪里敢去找礼部主考官对质,更不敢去告御状。

    “怎么?不敢?”贾琏双手抱胸,目光冰冷地看着几个人,“你们知道随便质疑科举考试的公正性是什么罪名吗?”

    几个人像是知道怀疑科举作弊会有什么罪名,几张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眼里露出一抹恐惧。

    没有证据怀疑科举考试的公正性会被打得半死关在大牢里,甚至还会被砍头。

    几个人被砍头吓到了,瘫倒在地上。

    贾琏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个人,一脸讥讽:“只会在背后乱嚼舌根的懦夫。”

    其他人虽然嫉妒贾琏考中小三元,但是不会怀疑贾琏作弊,更不会认为因为四皇子的原因,贾琏才考中小三元。要知道大隆朝的科举考试非常严苛,一旦发现有人徇私舞弊,那就要诛九族。隆文帝时期,就因为有人在科举考试中徇私舞弊,砍了不少人的头,血流成河。从那件事情后,就不敢有人在科举考中做鬼。

    “紫山书院是京城顶级的书院,有你们这样愚蠢无知的学生,还真是给书院抹黑。”

    看到大家对他们指指点点,几个人觉得没有脸在留在膳厅,连忙爬起来,狼狈地跑走了。

    贾琏看着几个人慌忙逃走地背影,冷哼一声:“怂蛋。”

    “好了,为这些人生气不值得。”

    贾琏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排队,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见膳厅提供的菜是一荤一素,还有一小碗汤,贾琏还觉得可以。尝了下味道,没有想象中难吃,虽然比不上家里的厨子,但是味道还算是不错。

    在膳厅用完午膳,贾琏跟明万举回到白鹤园。

    在回去的路上,明万举调侃道:“这下你彻底成为紫山书院的名人了。”

    “你错了,我现在是全京□□人。”

    明万举失笑:“我说错了,你现在是大名人。”

    贾琏在膳厅怼人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紫山书院,一大半的人认为他太嚣张了,不就是考中了小三元有什么好得意的。

    未时,紫山书院准时上课。

    上了一会儿课,贾琏就发现紫山书院的先生真的很有两把刷子,讲解的简单易懂,但是却有非常有深度。

    因为是第一天开学,下午就上了两个时辰的课就下学了。

    下了学,贾琏收拾好东西,准备和明万举一起离开,没想到却被水溶拦住了。

    “贾琏,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什么挑战?”

    水溶微微抬起下巴,一脸傲慢地说:“一个月后的考试,我会取代你成为第一名,让你滚出这间课室。”

    贾琏挑高眉头,轻蔑地望着水溶:“就凭你?”

    水溶被贾琏嚣张地模样气到了,一张秀美地脸变得铁青:“你敢不敢接受挑战?”

    “我当然敢接受挑战。”

    “既然你接受挑战,那就好好地珍惜这一个月吧。”水溶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地笑容,“下个月,你就不会在这里了。”

    “该珍惜的人是你。”这个娘炮还真是欠扁。

    水溶跟贾琏决斗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紫山书院,所有的学生纷纷等着看好戏。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贾琏输定了,肯定会被水溶赶出甲一课室。

    “万举兄,娘炮是郡王世子,以后要接郡王的位子,他不用参加科举考试,也没必要跑到书院来读书,他怎么跑到紫山书院来了?”他记得皇室中的人,不允许参加科举考试的。

    “来结交朋友,紫山书院的学生大多数出生世家门阀。”

    贾琏想想觉得也是,娘炮家没有权利和兵权,想要帮助到四皇子,只能帮四皇子拉拢一些有用又有家世的年轻人。

    明万举提醒道:“水溶的成绩不错,你要小心。”

    “我知道,不过我不会输给他。”他考中小三元,来到紫山书院读书,很多人眼红嫉妒和不服气。正好他可以趁这个机会,让这些人彻底闭嘴,不然会一直有麻烦。

    “我相信你不会输给他。”明万举查阅过贾琏的考卷,知道他考中小三元,不是靠运气,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

    贾琏刚到紫山书院,就干了两件大事,在书院里掀起不小的轰动,也引起书院的一些先生注意。

    在书院的生活是简单的,又是枯燥的。每天除了读书上课,就是读书上课。

    很快到了月底,学生们可以休息两天。贾琏本来不打算回去的,但是想到自己要是不回家,家里人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说不定会找到书院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下个月放假,就不回去了。

    刚出书院大门,就碰到刚上马车,准备离开的水溶。

    水溶看到贾琏,就开启嘲讽模式:“两天后就要考试,你居然还有心情回家?!我劝你这两天还是老老实实呆在书舍,好好复习功课,不要让自己考得太差。”

    “世子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这一个月,娘炮世子没少对他冷嘲热讽,简直有病。“最后输的难看的是你。”

    “哼,就让你在得意两天。”水溶弯|身进了马车,很快就消失在贾琏的面前。

    “就算四皇子看重我,他有必要这样针对我吗?”他觉得水溶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就算四皇子看重他,可是也不会超过水溶和四皇子的关系,毕竟他们是堂兄弟。

    “我也觉得有些古怪。”

    贾琏一直想不明白,最后只能觉得是水溶有病。

    两人没有在讨论水溶,骑马离开了。

    回紫山书院下学下的比较晚,又离荣国府有些远。等到贾琏回到荣国府,天彻底黑了。

    赵嬷嬷和丰儿见贾琏回来,特别高兴。一个月没见贾琏,她们心里一直担心,怕他在书院吃苦,怕他在书院被欺负。现在见贾琏好好地,两人的心里总算放心了。

    洗漱了下,贾琏换了身衣服,准备先去见贾赦和邢夫人,明天再去见贾母,毕竟现在太晚了。

    去贾赦的院子,贾琏和贾赦聊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赵嬷嬷和丰儿已经摆好晚膳了,知道贾琏今天会回来,她们一直让厨房温着饭菜。

    贾琏一边用膳,一边问赵嬷嬷她们,这一个月府里有发生什么事情。

    “大事倒是有一件,嫁到扬州的大小姐的儿子夭折了,听说大小姐伤心欲绝都病倒了。”

    扬州的大小姐?

    贾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想起来是谁,是嫁到扬州的贾敏,也就是林黛玉的母亲。

    “听说大小姐病了,老太太心里很是不放心,就让二老爷去了一趟扬州。”

    “我二叔去扬州了?”

    “已经出发好几天了,应该快要到扬州了吧。”赵嬷嬷轻轻地叹了口气,“大小姐也是命不好,嫁给林姑爷好些年,一直没有身孕。好不容易怀上,生下一个哥儿,没想到又夭折了。”

    贾琏对这位姑姑没什么印象,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不过听说她的孩子夭折了,心里还是忍不住同情这位姑姑。

    “还有别的事情吗?”

    “少爷,王家小姐又来了。今天早上来府里的,老奴瞧着是冲着你来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少爷回家的日子来。

    贾琏顿时觉得头疼:“她怎么还不死心?”早知道王熙凤会来,他就不回来了。

    “少爷,老奴觉得王家小姐来者不善,你这两天要小心。”

    贾琏想了想,觉得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既然之前的拒绝不成功,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王熙凤听说贾琏从书院回来了,嘴角扬起一抹算计地笑容,琏表哥,这次你跑不了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