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五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1章 第五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位面破坏神活色生枭     京城有五年没有人考中小三元, 这次贾琏考中小三元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最重要的是贾琏今年才十一岁!从大隆朝建立至今,还没有出现十一岁考中小三元的人!

    隆文帝时期, 曾经出现考中小三元的少年, 不过这个少年要比贾琏大一岁, 当年十二岁考中小三元的人, 后来考中了状元, 成为最年轻的状元郎,最后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成为殿阁大学士,是大隆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学士。这件事情一直被人拿出来津津乐道,现在贾琏打破了这位“天才少年”的记录, 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隆武帝听说这件事情后,第一时间叫礼部的人把这次院试的前三名考卷拿给他看。看了后, 他才发现这个只有十一岁的贾琏考中案首,名副其实。最让他惊讶的是贾琏在算术这一块,回答的全对, 没有一点错误。算术的最后一题, 他这个做皇帝都不一定能算出来, 这个只有十一岁的贾琏居然做了出来。

    “这个贾琏不仅擅长诗词和楹联,连算术都非常精通, 难怪老四这么喜欢他。”他有些期待这个贾琏以后会有什么表现。“他还和老爷子走得很近?”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御书房, 跪在隆武帝的面前, 语气恭敬:“回皇上, 贾琏经常去太上皇那, 和太上皇一起垂钓、打猎、下棋。”说完,犹豫了下,补充一句,“太上皇很喜欢他,之前还亲自花了一副桂花送给贾琏,祝贾琏能考中院试。”

    听到暗卫的报道,隆武帝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饶有兴味地笑容:“他知道老爷子的身份吗?”

    “不知道,贾琏一直以为太上皇曾经是某个员外。”

    “有意思。”

    “皇上,二皇子也很欣赏贾琏,之前二皇子举办集会的时候,贾琏跟着魏甲申一起去参加,画了一幅西洋画,二皇子很是喜欢。这几个月,二皇子经常邀请贾琏,和贾琏讨论西洋画。”

    “连老二也喜欢他?”隆武帝轻轻挑起眉头,语气里充满惊讶。

    “是的。”

    “这个贾琏看来很讨人喜欢,有机会朕想想见一见他。”隆武帝挥挥手,暗卫从御书房里消失了。

    “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朕就去老爷子那里看看。”老爷子退位后,小日子过得非常潇洒,四处游历,这两年才回到京城。

    候在一旁cos背景板的太监,终于开口道:“太上皇一定会很欢喜皇上去看望他。”

    隆武帝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批改奏折。

    此时正在李道清那里上课的贾琏,不知道他被隆武帝惦记上了。

    “你参加完院试,按照律法你要进学,以后为师教不了你了。”李道清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很骄傲自家学生能考中小三元,另一方面学生要去进学,离开他这个老师,他心里很是舍不得。

    “谁说的,我放假回来,还是会来找先生的。”说实话,他也舍不得李先生。李先生对他来说是老师,也是长辈。如果没有李先生的精心教导,他是不会考中小三元的。

    听到贾琏这么说,李道清的鼻子有些发酸:“好,我随时等你来找我。”眨了眨眼,把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三大书院应该快要派人来送请帖,请你去读书。”

    “我决定去紫山书院。”

    “去紫山书院读书,三年后的乡试,你说不到能中解元。”

    “希望能。”以系统的尿性,三年后的乡试,肯定会让他考中解元。“对了,先生,我爹要在天下第二酒楼庆祝我考中小三元,要我邀请您去。”

    “我肯定会去。”去年,贾琏来找他拜师,他还不愿意,有些不情愿地答应收他为学生。没想到还没有一年,贾琏就考中了小三元,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他教导出一个小三元的学生,这比他当年考中举人还要荣耀。贾琏这个学生会是他一生的骄傲和自豪。

    在还没有去紫山书院之前,他会继续来李道清这里上课。在李道清这里上完课,他又去魏甲申那里学画。

    刚回到家,贾琏就听到赵嬷嬷和丰儿说今天府里发生的事情。

    “少爷,王小姐又来府里做客,听说是特意过来探望大少爷的,不过她今天下午来找过少爷,问奴婢们你什么时候回来?”

    贾琏听说王熙凤来了,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语气有些冷淡地说:“她怎么又来了?”上次他明确地跟她说,他只把她当做妹妹一样喜欢,难道她还没有死心?不过,想想也对,王熙凤现在只有九岁,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心高气傲地她,肯定接受不了被他拒绝一事。

    “少爷,老奴瞧着王小姐对你……”赵嬷嬷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来王熙凤喜欢贾琏。

    贾琏知道赵嬷嬷想说什么:“我知道。”被一个小姑娘缠着,还真是难办。明确拒绝没有用,又不能撂狠话,只能躲着她了。看来,他又要出去躲一阵。

    “少爷,今天有很多媒人来到府里,都是来跟你说亲的。”赵嬷嬷打趣地说道,“少爷,这两天说媒的人都快要把大门口的门槛踩破了。”少爷考中小三元后,就成了京□□人,每天来府里拜访和说媒的人很多。

    贾琏听了这话,瞬间囧了:“我才十一岁。”他才十一岁,毛都还没有涨齐,这些人就想来给他说媒,未免也太着急了点。

    “少爷,人家就是看您现在小,所以才想急着定下来。”现在少爷才十一岁,考中了小三元,以后说不定能考中状元,京城里的一些人家自然不想错过少爷这么优秀的公子。有句话不是说遇到好男人就要趁早下手定下来,让其他人没有机会。大概请媒人来说媒的人家就是打这个主意。

    “少爷,你现在可是香饽饽,大家都想要你做女婿。”丰儿一脸揶揄,娇笑地说道。

    “我爹和老太太是什么反应?”他不担心他爹擅自做主,他担心那个老奸巨猾地老太太对他的婚事指手画脚,给他安排一个坑爹的亲事。

    “大老爷说你现在还小,暂时不考虑亲事。”赵嬷嬷对老大爷这个决定有些意外,以她对老大爷的了解,有这么多媒人来给少爷说亲,大老爷肯定高兴坏了,然后在这群说媒的人中选一个最好的人家,可是大老爷拒绝了。

    贾琏眼里闪过一抹惊讶:“我爹真的这么说?”

    赵嬷嬷微微点头:“大少爷的确是这么跟老太太说的。”

    “老太太怎么说?”

    “老太太和大老爷一样,说少爷你现在还小,暂时不考虑亲事,过几年再考虑。”

    贾琏听了这话,表情若有所思,他没想到老太太会是这个反应。过几年?看来老太太是要等他参加完乡试,再给他定亲事。

    “少爷,老奴觉得你现在还小,不用急着定下亲事。”少爷这么聪明,以后肯定能考中状元。等少爷考中状元,会有更好的人家来说媒。

    “恩,过几年再说。”他的婚事,必须由他自己做主,决不允许任何人插手。“贾珠怎么样了?”贾珠听说他考中院试的案首,气的吐血,这到底有多气?估计贾珠恨死他了。

    “今天太医来给大少爷诊脉,说大少爷好很多了,在静养几天就能回书院读书。”

    贾琏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贾珠这次乡试落榜,肯定会再考,参加三年后的乡试,到时候他也会参加。那个时候,他们就会一起参加乡试。如果他在乡试上,考的比贾珠好,不知道贾珠会被气成什么样。他突然很期待三年后的乡试。

    “大少爷的身体还真是娇弱。”

    贾琏在心里默默吐槽,古代书生的身体都很娇弱。听说之前考乡试的时候,还有人考到一半病死了。

    赵嬷嬷和丰儿伺候贾琏梳洗好,就退了出去。

    “丰儿,你是怎么想的?”赵嬷嬷看着越□□亮的丰儿,突然问道。

    丰儿被问得莫名其妙,一脸茫然地看着赵嬷嬷:“嬷嬷,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你是少爷的贴身丫鬟。”赵嬷嬷提醒道,“少爷今年十一岁了,也该知道一些事情了,你愿不愿意伺候少爷?”

    丰儿闻言,一张娇俏地小脸顿时变得通红,羞涩地说道:“这……要看少爷愿不愿意……”在她成为少爷的贴身丫鬟那天,她就知道自己以后会是少爷的人。但是少爷不提,她也不好意思去跟少爷说。

    “过两天我帮你问问少爷。”赵嬷嬷心想少爷十一岁,有些事情是该懂了。

    丰儿红着脸道谢:“谢谢嬷嬷。”

    “丰儿,少爷要是收了你,你以后说不一定只能是个通房丫头。如果你能为少爷生下孩子,说不定还能成为姨娘。”

    丰儿轻轻地点了下头:“嬷嬷,你说的我明白。”她从来没有奢想过成为姨娘,她只想一辈子留在少爷身边伺候。

    “你从小和少爷一起长大,少爷看在这个情分上也不会亏待你。”

    “恩。”

    第二天,贾琏准时醒来,先绕着院子跑步锻炼身体,然后用早膳。用完早膳,先去给贾赦请安,再去给贾母请安。

    说实话,知道王熙凤来了,贾琏很不想去贾母那请安。

    贾琏没有办法,只好拉着和贾赦一起去给贾母请安。

    贾赦才刚起来,不想这么早去给贾母请安。贾琏只好含蓄地把王熙凤喜欢他的事情,还有王夫人的算计告诉贾赦。

    贾赦听了这话,心里一惊,然后骂道:“王氏那个臭娘儿们竟敢妄想把侄女嫁给你。”

    “为了不让他们阴谋得逞,这段时间您就和我一起去给老太太请安。”有贾赦在,王熙凤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

    “走。”

    王熙凤一大早就起来了,期盼着贾琏来给贾母请安,然后就能见到他,和他说话。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琏表哥了,她要当面恭喜琏表哥考中小三元。

    贾母见王熙凤时不时地看向门口,一副焦急等待地模样。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在等贾琏。

    王熙凤听到外面的奴婢说贾琏来了,脸上立马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琏表哥终于来了,连忙整理了下仪容和衣服。

    贾琏和贾赦走进屋子,父子俩给贾母请了安。

    从贾琏进来那一刻,王熙凤的一双眼睛就黏在了他的身上。一段时间没见,琏表哥又变得好看了。王熙凤偷偷地盯着贾琏看,一颗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

    “见过大伯,见过琏表哥。”王熙凤很是有规矩地行了个礼。

    贾琏神色冷淡地打了声招呼:“凤表妹。”

    贾赦打量下王熙凤,在心里惊叹道,这个王家的丫头小小年纪就长得这么漂亮,长大了肯定会是个大美人。这么好看的小姑娘配得上他的儿子,可惜她是王家的女儿。

    “琏表哥,恭喜你考中院试的案首,考中小三元。”王熙凤一双眼闪闪发光,崇拜地望着贾琏,“琏表哥,你真是厉害。”

    “谢谢。”贾琏不想多待,朝贾母辞行道,“祖母,我还要去先生那上课,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

    “母亲,我也走了。”

    王熙凤见贾琏走了,张开嘴想要喊住贾琏,可是看到贾赦在一旁,她不好叫住贾琏,更不好把她绣好的荷包送给贾琏。

    走出贾母的院子,贾赦一脸严肃地对贾琏说:“王家这个小丫头一副狐狸精地模样,你可千万不能被她勾引了。”贾赦见王熙凤长得这么好,怕儿子受不了诱惑,迷上王熙凤,心里很是不放心,所以才会这么叮嘱贾琏。

    贾琏在心里对贾赦翻了个白眼,心想我又不是您老人家,看到美女就会被迷住。

    “我要是被她迷住,就不会叫您和我一起来给老太太请安。”

    “你现在是没有被她迷住,以后说不定会被她迷惑。”贾赦觉得儿子现在年纪小,不懂男女情爱,所以现在没被王家丫头迷住。等过两年,王家丫头长大了些,变得更漂亮,说不定儿子就会被她迷住。

    “不会,永远都不会!”贾琏一脸坚定地说,“明知道她是个陷阱,我还往里跳,我可没有那么蠢!”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要过两年就反悔。”

    “不会,我先去李先生那。如果有人来找我,就派人去李先生那里叫我。”

    “谁找你?”

    “这几天,青山书院、蓝山书院、紫山书院的人应该会送来请帖。”

    贾赦疑惑地问道:“送什么请帖?”

    “请我去读书的帖子。”

    “真的?”贾赦神色忽然变得非常激动,“三大书院不是要考上才能去读书吗?”

    “李先生说我考中了小三元,可以直接去三大书院读书,不用考。”

    贾赦哈哈哈大笑了几声:“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儿子,真给我长脸。”自从琏哥儿考中小三元后,很多人都来巴结讨好他,让他觉得很是骄傲和自豪。

    “我先走了,记得让人留意。”

    “好。”

    贾琏去李道清那上课,没过多久就见王善保来找他,说府里来人了,要见他。

    猜想应该是三大书院派人来了,贾琏跟李道清说了一声,就和王善保回去了。

    听说青山书院来人了,贾珠以为是来找他的,兴冲冲地跑去见客,一看居然是郑先生,更加确定郑先生是来看望他的。

    贾珠心里很是激动和感动,没想到书院这么重视他。

    “学生见过先生。”

    郑先生看到贾珠,这才想起来贾珠也是青山书院的学生,听说病了,一直请假在家休养。现在见贾珠的脸色有些苍白,看来是真的病了。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回先生,学生身体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回书院上课。”贾珠一脸感激地说,“让先生担心了,是学生的不对。”

    郑先生听到贾珠这么说,就知道他误会了,心里不禁有些尴尬。

    “不用急着回书院,在家多休养几天,确定身体彻底没事再回书院也不迟。”

    “谢谢先生的关心。”贾珠没想到郑先生这么关心他,感动地都湿了眼眶,“学生已经请了很多天的假了,该回书院上课了。”看来,书院还是很看重他的。

    贾政听说青山书院的先生来府里了,急匆匆地从外面赶回来,来到正厅见郑先生。

    他也以为郑先生是来看望贾珠的,心里很是激动,嘴里不停地感谢郑先生对贾珠的照顾,感谢郑先生对贾珠的看重。

    郑先生听完贾政的话,神色有些僵硬,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贾赦过来了,直接问道:“这位先生,您是来找琏哥儿的?”

    贾政听到贾赦的话,觉得很是好笑,有些嘲讽地说道:“大哥,郑先生是特意来看珠哥儿的,怎么可能来找琏哥儿。”

    “大伯,郑先生是青山书院的先生,是来看望我的。”大伯,真是可笑,居然以为郑先生是来找贾琏的。他以为贾琏是谁啊。

    贾赦懒得搭理贾政父子,朝郑先生自我介绍道:“郑先生,我是贾琏的父亲贾赦,你是来找我家琏哥儿的吧?”

    贾政一脸尴尬对郑先生说道:“郑先生,我大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郑先生走到贾赦面前。

    “贾大人料事如神,我此次前来的确是为了贵公子贾琏。”

    一旁的贾政和贾珠听到这话,都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有些不相信他们听到的话。

    贾赦看了看目瞪口呆地贾政父子,一脸得意地说:“我就说郑先生是来找琏哥儿的。”

    “贾大人,此次前来是为了邀请您的公子贾琏去我们青山书院读书。”

    贾政和贾珠:“!!!!!!”什么?!郑先生居然邀请贾琏去青山书院读书!

    “您的公子天资聪颖,我们青山书院急需像贾琏这样优秀的学生。”郑先生一改之前见到贾政父子的冷淡神情,非常热情地跟贾赦说,“我们青山书院很有诚意,只要贾琏去青山书院读书,我们不仅不会收束脩,还会给贾琏提供最好的书舍。我们山长还说,他会亲自教导贾琏。”

    一旁的贾珠听了这话,一双眼里充满震惊,山长亲自教导贾琏!据说山长不教导任何学生,现在居然要亲自教贾琏!贾珠心里顿时充满嫉妒和愤怒,眼里一片阴鸷扭曲。

    贾政回过神来,心里也是充满嫉妒,简直不敢相信青山书院居然免费让贾琏入学,还让山长亲自教导贾琏。贾琏一个草包凭什么?

    ”郑先生,青山书院不是要考才能去读书吗?您这样做是不是不合规矩?“

    郑先生闻言,心里有些不满,微微皱着眉头说:“这是我们山长的意思,山长觉得贾琏天资聪颖,想收贾琏为学生,悉心教导。”

    贾珠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郑先生不是特意来看望他的,而是特地来找贾琏的。想到自己之前激动和感动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太蠢了,这简直是羞辱。

    垂落在腿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指节泛白,手背上的青筋暴徒,眼里充满怒火,一股血腥味突然涌上口腔。为了不再丢人现眼,贾珠把涌上口腔的血气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郑先生,学生身体有些不适,就先退下了。”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郑先生一门心思放在劝说贾赦身上,没有注意到贾珠直接离开的失礼行为。

    “贾大人,我们山长很看重贾琏,而且我们也非常有诚意,您是不是可以考虑下让贾琏选择我们的书院?”京城五年没有人考中小三元,年仅十一岁的贾琏居然考中了小三元,这是一个天才少年,请他去青山书院读书,悉心教导,以后很有可能考中状元,到时候他们青山书院的名声就会大噪。

    贾赦很想一口答应下来,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

    “郑先生,您先稍等下,我派人去把琏哥儿叫回来,您和他说。”

    “那就麻烦贾大人了。”

    贾政觉得郑先生一副讨好贾赦的模样很是难看,觉得自己看错这位郑先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贾珠回到自己的屋子,再也忍不住地吐出一口血,然后又昏了过去,吓得奴才奴婢们惊慌失措地大喊。

    王夫人听说儿子又吐血昏了过去,也差点晕了过去,连忙派人去请太医。

    贾琏从李道清家里回来,在回来的路上听王善保说贾珠又昏倒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算是体弱多病的林妹妹也没有三天两头的昏倒。

    回到荣国府,贾琏见到青山书院的郑先生。听完郑先生的一番话,贾琏感慨道,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为了招收优秀的学生,学校都会给很多好处。

    贾琏说自己会认真考虑,然后亲自把郑先生送到门口。刚送走青山书院的郑先生,就迎来了蓝山书院的陈先生。

    蓝山书院给出优惠条件和青山书院大致相同,也都是免费读书,山长亲自教导。

    贾琏笑着说自己会认真考虑,亲自把陈先生送到门口。

    贾政听说连蓝山书院的先生都来请贾琏去读书,无法理解这种做法。贾琏不就是考中小三元,有必要让两大书院来邀请贾琏去读书吗?为了博噱头,两大书院连名声都不要了,真是让人失望之极。

    贾赦见两大书院的学生对他和他儿子客客气气、又非常有热情,心里很是得意和骄傲。

    贾琏暂时不打算去李道清那,等紫山书院的人来。

    贾赦把之前青山书院的郑先生来的时候,贾政父子的反应告诉了贾琏。“你二叔还瞧不起我,没想到郑先生不是来找贾珠,而是来找你的。”

    “贾珠又昏倒是因为这件事情?”

    贾赦微微点头:“应该是的,他当时的脸色非常难看。”

    贾琏能想象到当时的情形,以贾珠心高气傲的性格,肯定会气得要死,再次气昏倒也很正常。

    没过多久,紫山书院的人来了,来的是一位卫先生。

    贾琏原本以为紫山书院的人会很高傲,不会像青山和蓝山书院那么客气和热情,毕竟紫山书院是全京城最好的书院,他们有资本骄傲。

    卫先生很儒雅,说话也非常温和,不热络不冷淡也不疏离,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紫山书院开出的条件跟青山和蓝山书院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山长教不教贾琏,要看贾琏能不能打动山长,毕竟他们的山长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儒,不轻易收徒。

    贾琏当场就答应去紫山书院读书,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

    卫先生得到贾琏肯定的答案,心里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没有哪个学生会拒绝紫衫书院的邀请。

    “你九月初一来学院报到就可以了。”

    “好的。”

    “加入紫山书院,不会让你失望的。”卫先生笑着说,“欢迎你成为紫山书院的学生。”

    “谢谢,我的荣幸。”

    卫先生又跟贾琏简单地介绍了下紫山书院的情况,比如说课程地安排、书院有哪些先生、书院有哪些规矩,还有书院的藏书阁有哪些好书等一些基本的情形。

    贾琏不得不感慨,顶级书院就是顶级书院,介绍自己的时候,还会把藏书馆介绍下。青山和兰山书院的先生就没有介绍他们的藏书阁。

    贾珠刚醒过来,听说紫山书院的先生亲自来邀请贾琏去读书,又一次地气昏了过去。

    贾政可以看不起青山和蓝山书院,觉得他们邀请贾琏去读书是自毁名声,但是他不敢这么认为紫山书院。

    紫山书院可是全京城最好的书院,书院里的先生不是大师,就是大儒,或者是一些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人。京城里大多数状元、榜眼、谈话都是从紫山书院出来的,可见他们的实力。

    最让京城人对紫山书院尊敬的原因是紫山书院的山长是冯玉堂。

    冯玉堂是长公主的驸马,也就是当今皇帝的亲姑父。他不仅非常有才华,还非常痴迷做学问。他年轻的时候喜欢四处游历,体验各地的风俗,然后写了一本震撼世人的《玉堂游记》,这本书写了大隆朝各地的风景、美食、风俗、历史等很多方面,还写了边境塞外的情况,甚至还写隔壁的两个国家的一些地方的情况。

    贾琏觉得这本书有点类似前世的《史记》,很有阅读和研究价值。

    大概是年轻的时候跑了太多的地方,年纪大了就不想四处跑,想留在家乡做一些事情。他不喜欢皇室的勾心斗角,也不想卷入其中,就听从好友的建议,来到紫山书院做山长。

    他来到紫山书院,依旧做学问,不过问其他的事情,更别说收徒了。

    很多人想拜他为师,都被他拒绝了。就连当时还是皇子的隆武帝,想要拜他为师,也被他拒绝了。他明确地跟隆武帝说过,他不收皇子为徒,不想卷入权利的麻烦中。

    他在读书人的地位非常高,就比孔孟差一点。能被他收为学生,那简直就是三生有幸。

    贾琏对冯玉堂非常敬佩,只有这些真正做学问的人,才能让文明进步。他也想白冯玉堂为师,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去紫山书院,还是认认真真地读书,不要想拜谁为师的事情。

    送走卫先生,贾母就派赖大家的叫贾琏去她那。

    “琏哥儿,我听说三大书院的先生都来找你,你想好去哪个书院了吗?”

    “紫山书院。”

    “紫山书院?”贾母微微蹙眉,似乎有点不赞成,“琏哥儿,我知道紫山书院是京城最好的书院,但是我怕你年纪小去了紫山书院,学的会很吃力。我觉得你还是去青山书院比较好,毕竟珠哥儿在青山书院,你去了,你们兄弟两可以有个照应。”

    贾琏一听这话,就知道贾母在打什么主意,在心里冷笑两声,不过脸上没有显露出半分。

    “祖母放心,我不会有问题。”这个阴险的老太太想让他去青山书院帮贾珠,想都别想。在家装作一副兄友弟爱的样子,已经让他很恶心了。在外面,还要装作这样,不如直接杀了他。

    贾母也知道自己的劝说不会成功,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如果琏哥儿去了青山书院,就会帮到珠哥儿。

    “琏哥儿,我听说紫山书院的规矩森严,先生教的内容也非常难,你还小,我真怕你去了,会学的很吃力,到时候被学院开除,你这一生就毁了。”

    贾琏冷眼地看着贾母一副情真意切地模样:“祖母不用担心,我能跟得上。”

    “你这孩子……”贾母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是为了你好,去青山书院读书,有珠哥儿照顾你,你们兄弟两个在一起多好。”

    “祖母,您不用说了,我不会去青山书院。”

    贾母见贾琏不听她的劝,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不好发作:“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

    “祖母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退下了。”

    “走吧走吧。”

    “等等。”贾赦忽然叫了一声,很是不满地望着贾母,“母亲,您是什么意思,不高兴琏哥儿去紫山书院读书?”

    “当然不是,我怕琏哥儿去了会学的很吃力。”贾母一副我会贾琏着想地表情。

    贾赦才不相信贾母会这么好心,眼里闪过一抹讥讽:“当初珠哥儿考上青山书院,您为他大办了三天的宴席。这次琏哥儿要去紫山书院读书,您是不是应该一视同仁?”

    “你想办就办吧。”

    “我这就派人请亲朋好友,还有邻居。”说完,贾赦就带着贾琏离开了。

    “爹,您真的要办三天的宴席啊?”

    “当然要办,我要告诉所有贾家人,你比贾珠有出息。”这次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贾赦当然不会放过,“要让他们对你刮目相看。”

    “等我考中状元,您再办三天的宴席吧。现在办,太招摇了。”

    “不办白不办。”贾赦心想能从公中花一笔钱是一笔钱。

    贾琏大概猜到贾赦是什么心里,想到一个主意说:“您可以请家里的亲朋好友去酒楼吃一顿饭,花费应该和在家办三天的宴席差不多。”

    贾赦觉得这个主意好,而且会很有面子,立马答应了,跑回去找贾母要钱去了。

    当初贾珠考上青山书院办宴席花了五千两银子,贾赦也没有多要,就要了五千两银子。

    贾母不想给,但是贾赦的要求合情合理,她不能不给,就派赖大家的去王夫人那拿银票。

    王夫人见贾赦要五千两银子,心里很是心疼,在心里把贾赦他们狠狠地骂了一顿,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五千两银票。

    贾家的人听说贾琏被邀请去紫山书院读书,立马改变了对贾赦这一房的态度。以前讨好贾政他们的一些人,纷纷向贾赦他们示好,跑来跟贾赦贺喜,还送了礼。

    贾琏怕贾赦高兴地忘乎所以,他可没有忘记原著里贾赦为了得到扇面,谋财害命。特意警告了一番,让他不要高兴地失去理智,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贾赦对儿子的警告很不满,觉得儿子太大惊小怪了。但是听到儿子说,如果他乱来,就别怪他不认他这个老子,顿时怂了。

    这两天来荣国府祝贺的人非常多,贾琏一时间把王熙凤忘了。现在被王熙凤拦住,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琏表哥,首先恭喜你考中小三元。”王熙凤笑盈盈地说,“其次,恭喜你去紫山书院读书。”

    “谢谢。”贾琏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一个人,觉得更不能和王熙凤久待,“凤表妹,我还有事要处理,有时间再找你。”说完,准备离开。

    王熙凤见贾琏要走,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很是委屈地说道:“琏表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凤表妹,你把手松开,这样拉拉扯扯太不像样子了。”

    “除非你答应我不走,我就松开。”

    “好,我不走,你把手松开。”贾琏说完,突然喊道,“兴儿。”

    “琏表哥,你叫兴儿做什么?”

    “我叫他帮我去办事。”贾琏说完,又喊了一声,“兴儿。”

    王熙凤见贾琏一副焦急的样子,好像真的是有事要办,不像是在骗她,心里有些犹豫,她要是耽误琏表哥办事,琏表哥会不会讨厌她。

    想了想,王熙凤松开贾琏的袖子,可怜兮兮地说道:“琏表哥,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不过等你忙好了,你一定要来找我,我给你准备了贺礼。”

    贾琏敷衍地笑了笑:“等我忙好了再说。”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跑走了,好像身后有什么怪物在追他一样。前几天,他听赵嬷嬷说女子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他真怕王熙凤为了嫁给他,不折手段。所以,他还是远离王熙凤比较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