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50章 第五十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     贾珠在乡试上落榜, 对二房他们的打击有些大。在乡试还没有开始前,他们就觉得贾珠一定能中举,四处炫耀和显摆, 结果没想到贾珠没有考中。

    王夫人他们不仅成为了笑话, 还损失不少钱。在乡试开考前, 王夫人还去赌坊特意押贾珠能考中解元, 押了一万两银子, 比例是十比一。贾珠这次落榜,意味着她要赔十万两银子。

    十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荣国府虽然是世家, 有些底子,但是这些年花费大,收入少, 没有多少钱了。再加上王夫人掌管荣国府, 从公中私吞了不少银子,占为己有。

    这次要赔十万两银子,王夫人是不可能拿出自己的银子去赔的,但是荣国府的公中没有十万两银子。她想拿些东西去卖,但是这些东西都有记录。以后要是查账, 发现这些东西不在, 她不好交代。

    之前, 收到的礼品就剩两三件, 而且都是极好的东西, 她舍不得拿出去卖, 想留下来以后给贾珠。

    想了想去,想不到好的办法弄到钱,王夫人就把主意打到荣国府的祖地上。之前有一位员外想要买荣国府的一块祖地,说那里风水好,想买来盖庄子。

    王夫人派人周瑞悄悄地去办这件事情,这块祖地要卖十万两,一分银子都不能少。

    周瑞去办这件事,找到之前那个员外。员外说十万两银子太多了,他最多出八万。八万不卖就算了。

    周瑞回来禀告王夫人,说员外只愿意出七万两银子买。如果七万两银子不卖,他就不买。

    王夫人急着要钱,只能答应七万两银子卖出去。幸好这块祖地不是很肥沃,种的全都是各种果树,卖出去也不会有影响。

    周瑞把祖地卖了,交给王夫人七万两银子,自己私吞下一万两银子。这件事情,王夫人不知道。

    卖祖地赚了七万两银子,但是还差三万两银子,王夫人没办法只好把之前剩下的三件好东西拿出去卖一件,刚好卖了三万两银子,总算把十万两银子凑齐了。

    这些事情,王夫人没有告诉贾政,也没有告诉贾珠,只有周瑞和周瑞家的知道。

    王夫人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惨重。

    “太太,下次不要去赌坊押注了,这两次我们输了十二万五千两银子。”周瑞家的小声地提醒道。

    听到十二万五千两银子,王夫人的心在滴血,荣国府一年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做。

    周瑞家的见王夫人一脸不甘心,以为她还想再去赌坊押注,急着说道:“太太,我们没有钱了,除非您下次拿出您的梯己去押注。”

    王夫人当然舍不得拿她的梯己去赌,只是她不甘心赔了十二万五千两银子。

    “我知道了。”她必须想办法把这十二万五千两银子赢回来。

    这边王夫人在家为钱的时候发愁,青山书院那边,贾珠的日子有些不好过。

    在乡试开始前,别人问贾珠有没有信心考中,贾珠非常有自信地说他能考中。

    乡试成绩公布后,贾珠落榜,成为青山书院的一个大笑话。之前很多人都讨好巴结他,乡试结束后大家都远离他,不再和他来往,他又被众人孤立。

    之前,王子腾升为京营节度使,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想拉拢他,所以青山书院的学生都想讨好贾珠。但是,几个月过去了,王子腾不接受大皇子,或者四皇子好意,坚持中立。这让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很是恼火,觉得王子腾太不识相。从八月初开始,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停止对王子腾的拉拢。

    王子腾保持中立,这对大皇子和四皇子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两位皇子就暂时放过王子腾,没有为难他。

    既然王子腾摆出中立的态度,两位皇子的人就没有必要在拉拢他,也没必要去讨好王子腾身边的人,所以贾珠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自然青山书院的学生就不会再讨好他。

    贾珠先是乡试落榜,接着又被之前讨好他的人孤立,双重打击让他病倒了。

    王夫人和贾母见贾珠病倒,两人心里特别担心,连忙请太医来诊治。太医说是郁结在心,只要放宽心就好。

    王夫人和贾母猜到贾珠肯定接受不了自己落榜,才会郁结在心病倒。

    “都怪琏哥儿,如果琏哥儿帮珠哥儿抄佛经祈福,珠哥儿就不会落榜,更不会病倒。”王夫人把这一切的错,全都怪在贾琏身上。

    这次贾母没有被王夫人挑拨成功,不过心里对贾琏之前没有贾珠抄佛经祈福还是有些埋怨的,但是她知道贾珠落榜不能全怪贾琏。

    “珠哥儿,你才去青山书院读书半年,这次没有考中很正常。下次考,你一定能考中。”

    王夫人在一旁附和:“对对对,你下次考,一定能考中。”

    贾政温声地安慰道:“珠儿,之前你自己也说了,这次参加乡试也是为了试试看,所以没有考中,没有什么,不要觉得丢脸,毕竟你才去青山书院读书半年。下次考,你一定能考中。”

    贾珠被几位长辈安慰一番,心里好受多了,也觉得没什么,毕竟他才去青山书院读书半年,考不中也很正常。三年后,再考的话,他一定能考中。书院里的那群人,这笔账他会慢慢算,会从他们身上讨回来,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对他。

    贾珠回来的第二天就是中秋节,贾琏这次不仅受到南兰诗会的邀请,还收到了东梅诗会的邀请。

    中秋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中秋节四大诗会都会举办诗会,而且办的非常隆重,比上元节的诗会还要热闹。

    贾琏以要参加院试为由,拒绝了两大诗会的邀请。上次参加上元节的诗会,给他带了不少麻烦。这次要是再去参加诗会,还不知道惹来什么麻烦。在过两天就要考院试了,他是低调点比较好。

    贾珠听说贾琏收到东梅诗会和南兰诗会的邀请,心里充满嫉妒和愤怒,导致他的病情又加重了不少。

    他努力想要得到的东西,却被贾琏轻而易举地得到,他怎么不嫉恨。

    贾珠的病情加重,把贾母和王夫人吓到了,又找来马道婆来看。

    马道婆说多抄一些佛经供奉在佛像前,多捐一些香油钱,就能让贾珠好起来。

    王夫人一听说抄佛经,又把主意打到贾琏身上。之前让贾琏帮忙抄佛经祈福,被贾琏拒绝,这才导致珠哥儿没有考中。而这次抄佛经能让珠哥儿好起来,她一定要让贾琏抄。

    贾母听到马道婆这么说,第一反应也是想让贾琏帮忙抄佛经,派赖大家的把贾琏叫来。

    贾琏见赖大家的来找他,就知道没有好事。让兴儿去把贾赦叫来,他和贾赦一起过去。怼老太太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便宜老爹来怼最好。

    贾赦带着贾琏去贾母那,两人刚行完礼,就听贾母说让贾琏帮忙抄佛经给贾珠祈福。

    听完贾母的话,贾琏在心里冷笑两声,抄佛经这个梗他们要用几次。之前贾珠要考乡试,让他帮忙抄佛经祈福。这次贾珠病了,又让他帮忙抄佛经祈福。看来抄佛经祈福是个万能的药,不仅能让人考中,还能治好病。

    “琏哥儿还有三天就要考院试,没时间去抄佛经。”当他儿子是什么,贾珠什么事都让他儿子帮忙抄佛经。

    “珠哥儿病的不轻,马道婆说多抄一些佛经供奉在佛祖面前,珠哥儿就能快点好起来。”

    “大伯,你看在珠哥儿是你的亲侄子的面子上,帮帮忙吧。”王夫人一脸恳求地说。

    “琏哥儿要考院试,没时间抄佛经。”贾赦一脸讥讽地望着王夫人,“弟妹,你是没有手么,自己不能抄佛经吗?”

    “我要照顾珠哥儿,没时间抄佛经。”

    “让琏哥儿抄佛经对他也有好处,不仅可以让琏哥儿静下心,也还能让佛祖保佑琏哥儿。”贾母知道大儿子的脾气,吃软不吃硬,所以没有用强硬地语气让贾琏抄佛经。

    “母亲,我说了琏哥儿要考院试,这两天要看书温习,没时间抄佛经。”

    贾母被贾赦不识相地态度气到了,冷下脸说道:“考院试有珠哥儿的身体重要吗?”

    贾赦被贾母的这句话气笑了:“对我来说,我儿子考院试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你……”贾母气的发抖指着贾赦,“珠哥儿可是你的亲侄子,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病不起,你还有没有人性?”

    “大伯,珠哥儿可是你的亲侄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待珠哥儿?”

    “琏哥儿是我的亲儿子,侄子可没有儿子重要。”贾赦毫不客气地怼回去,“要抄佛经,你们自己抄,不要耽误我儿子考院试。”

    贾母被贾赦的话气的脸色铁青,胸膛剧烈起伏:“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

    王夫人坐在一旁,拿着手帕抹泪。

    贾琏受不了贾母和王夫人这对婆媳,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他真的不想和她们纠缠,很是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可以请和尚或者尼姑抄佛经,他们是出家人,抄佛经祈福会更有效果。”

    贾母听到这话,眼前顿时一亮,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对对对,我们可以请尼姑庵的师傅们帮忙抄佛经。”

    王夫人想让贾琏帮忙抄佛经,但是听到贾母这么说,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装模作样地说:“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

    “大哥的病要是还不好,祖母你们可以请高僧或者法师做法。”贾琏的语气里充满嘲讽。

    “以后不要有事没事就来找琏哥儿帮忙。”贾赦冷冷地看着王夫人,“琏哥儿忙着读书和考试,没时间帮你的忙。”

    王夫人被贾赦说的一张脸涨得通红,气的。

    “母亲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贾母也懒得再搭理贾赦,连忙摆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走吧走吧。”

    贾赦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王夫人,然后故意对贾母说道:“母亲,听说二弟前段时间纳了个新姨娘,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您又要有一个孙子了。”

    王夫人一听这话,一张脸立马阴沉了下来,眼里闪过一抹狰狞。这段时间,她忙着处理赔钱的事情,加上珠哥儿病了,她把赵姨娘那个狐狸精忘了。

    贾琏顺着贾赦的话,装作很高兴地说道:“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么,真是让人期待。”

    贾母想到家里过不了多久有小孩子,脸上露出一个期待地笑容:“家里好久没有小孩子出生了,她要是能为政儿生下一个孩子,那倒也不错。”

    王夫人听到贾母这说,恨得紧紧地咬着唇。她绝不会让那个狐狸精生下孩子。

    贾赦没有再说什么,带着贾琏离开了。

    “过段时间,你请大夫给赵姨娘把把脉。”贾母希望小儿子多子多福,对小儿子纳家生子为姨娘,不仅不反对,还十分赞成。

    王夫人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温婉地笑容,很是贤惠地说:“母亲不说,我也正有此意。”

    贾母听王夫人这么说,很是满意点了下头:“身为主母就应该这么贤惠,你做的不错。”

    “这是我该做的。”王夫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恨得要死。

    从贾母院子离开后,贾琏对贾赦说道:“我觉得应该给二婶和老太太多填一些堵,省的有事没事来找我。”必须离开荣国府,和贾家断绝关系,不然以后会有更多的麻烦。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做,你安心地读书考试。”

    贾琏很想跟贾赦说,有没有想过分家,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八月十八,万事诸宜,是考院试的日子。

    这次考院试的地方,和之前考府试的地方一样,在文清院。

    贾琏寅时就起来了,把行李再次检查了一两遍。八月的天气,还是很热,还有蚊子,所以这次带防暑降温和防蚊的东西。虽然在考场不能洗澡,但是有些洁癖的贾琏还是带了三套换洗的衣服,他可不想考试的时候被自己臭死。

    在家用完早膳,贾琏就前往考场,这次贾赦依旧送他去考试。

    跟贾赦道别后,贾琏拿着行李走进文清院,一眼望去是黑压压的一片,跟府试一样,大概有四五百考生。

    走进院子,贾琏很快就发现有很多士兵,上次考府试的也有士兵,但是没有多少,这次考院试各个角落都有士兵,而且每个士兵的表情都非常肃穆,就好像这里不是考院,而是军营。

    大概是被人高马大,又面无表情的士兵震慑到了,虽然人多,但是却非常安静。大家老老实实地排队,安安静静地等待检查。

    贾琏排在队伍中,没有四处张望。上次来过了,没有什么新鲜感了。不过,他随便扫一眼,发现队伍中有很多白发苍苍地老人。上次府试也有不少,但是这次明显比上次更多。

    为了考上秀才,这些老人年复一年地考院试,直到自己考上,或者考不动为止。

    贾琏一边想,一边顺着人群缓缓移动。等了半天,终于轮到他了。把文书还有行李交给士兵检查。

    检查文书和行李,贾琏被带到一个屋子,走进一看被惊到了,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走进了澡堂子,因为屋子里的人一|丝|不|挂。

    院试明显比府试检查的严格,之前府试脱衣服检查,最起码还留一件里衣,但是这次院试检查,要把衣服全部脱掉,全身光溜溜地检查。

    贾琏上辈子经常去澡堂子洗澡,当着众多人面前脱得光溜溜,没有一点难为情,不像其他人涨红着一张脸,一副觉得羞辱地表情。

    不仅把衣服脱光,还要把头发散下来,以防有人在头发里藏东西作弊。之前府试检查的时候,士兵就在头上扒拉几下,没有让解开头发。

    贾琏检查完,没有任何问题,穿好衣服离开了“澡堂子”。披散着头发的贾琏,一脸纠结为难地表情:泥煤的,他不会束发。在进考场之前,必须仪容整齐,不然不让进考场。

    明万举来的比贾琏晚一些,等他从“澡堂子”出来,见贾琏站在考场门口不进去,就走上前去,开玩笑地说道:“琏弟,难道是在等我一起进去?”

    看到明万举,贾琏就像看到了救星,连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问道:“万举兄,你会束发吗?”

    明万举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下,随即失笑:“你不会束发?”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贾琏的头发乱糟糟的。

    贾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会!”古人就是不好,男人还留长发。

    “来,我帮你束发。”

    “麻烦万举兄了。”

    明万举打趣道:“真是个大少爷啊。”

    贾琏对此只能干笑:“呵呵……”

    明万举帮贾琏束发被其他人看在眼里,都在猜测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这么亲密。

    “好了,大少爷。”

    贾琏转过身,朝明万举做了个揖:“感谢万举兄,真是帮大忙了。”

    “举手之劳。”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笑着说,“我们进去吧。”

    这次院试和府试一样,前二十名在一个考场考试。

    之前县试,明万举是第三名。上次府试,明万举是第二名。所以,这次院试,明万举坐在贾琏的隔壁。

    “琏弟,这次你要是考中案首,考中小三元,一定要请客吃饭啊。”

    “如果考中了,肯定会请万举兄吃饭,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抱希望,要知道京城有五年没有人考中小三元了。”

    “说不定你就可以。”

    贾琏看了看明万举,见他神色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地愣了下,随即笑着说:“承你吉言,不过我觉得你考中案首的可能性也很大。”

    明万举十分不谦虚地说:“没错,所以你要小心了,小心我破坏你考中小三元的愿望。”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两人之间充满竞争,但是却没有一点火药味。

    贾琏的位子在第一个,和之前考府试一样的位置。走进三天要待的“牢房”,把行李一一摆放好,然后坐在桌前,等待考试开始。

    很快,人来齐了。贾琏看了看,却没有看到连根生,心里不禁有些担心,难道连根生没有考中?不可能吧,估计没有考到前二十。

    巳时,院试考试正式开始,士兵把考卷一一发下去。

    贾琏发现这次的主考官不是府试的主考官,不过他猜测这次的主考官的官位应该比上次的高。

    拿到考卷后,首先还是从头到尾地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油墨模糊的地方,或者缺字。

    检查了下,发现最后一张考卷有模糊的地方,贾琏举手示意了下,换了一张考卷,没有任何问题。

    把考题从头到尾地扫了一遍,发现并不是很难,贾琏心里松了口气,提笔开始做题目。

    贾琏又成为了主考官重点关注的对象,主考官时不时地走到他的面前,停留一会儿,然后捋着胡子离开。

    对了,这次的主考官,年纪比较大,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胡子都白了,面容很是温和,给人感觉很亲切。

    明万举知道主考官是谁,是翰林院的王大人。他最是清廉公正,一门心思扑在做学问上面,请他来做院试的主考官,就能看出来皇帝重视科举的公正。

    中午,考试结束,士兵把考卷收上去后,给每个人发了一桶清水。

    到了中午,气温明显升高了不少,贾琏一身汗,拿着巾帕放在桶里沾湿,然后擦了擦身子,顿时觉得清爽无比。

    吃了些糕点和肉干,贾琏就躺在铺好地床铺上睡午觉。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是气温很高,不好好地睡个午觉,下午肯定没有什么精神。

    未时,下午考试开始,考题都是四书五经里的,填空题和问答题,这对早就把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的贾琏来说没有难度。

    酉时,考试结束。贾琏赶紧给号房里点起熏香,不然晚上会被蚊子叮死。幸好他不是蚊子喜欢的血型,点了熏香,他就没有被蚊子骚扰,一觉睡到天亮。隔壁的明万举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蚊子好像特别喜欢他,一晚上吵的他没有睡好。

    第三天,院试的最后一场考试,考的是算术和律法。

    贾琏看了考题,发现算术题目里居然有几何题,而且还是高中的立体几何,这让他很是讶异。他之前做过最近几年的院试算术题,都是简单的加减乘除的应用题,最难得是有理数。没想到这次院试居然有立体几何题目,还真是让人意外。不过,对于他一个理工学霸来说,没有任何难度,非常简单。

    很快就写好算术题,贾琏抬眸看了眼对面,发现对面的人都一副被难倒的模样,心里莫名地很爽。

    主考官见贾琏把那道几何题做出来,而且答案还是对的,心里十分震惊,看着贾琏的目光充满赞赏。

    贾琏写完算术题,开始写律法题目。

    律法题目死板的很,填空题和问道题。最后一题是案列题,让你判断案例中的主角有没有罪。有罪的话,犯了什么律条,然后怎么判决。

    说实话,大隆朝的律法漏洞百出,而且极其严厉,准确来说残酷。可惜,他上辈子不是学律法的,不然以后还能帮忙修改下律法。

    写完所有考题,看了下沙漏,发现还有半个时辰。贾琏犹豫自己要不要提前交卷,想了想还是等时间到了再交卷吧。

    酉时,考试结束,三天的院试终于结束。

    贾琏收拾好东西,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好好地洗一个澡。这三天,他只是擦了身子,和换了衣服,没有洗澡,他总觉得身上有一股馊味。

    “琏弟,别忘了约定,你要是考中了小三元,记得请我吃饭。”

    贾琏见明万举脸上和脖子上有不少红点,一脸同情:“万举兄,你这两天晚上不好过吧。”

    “别提了,我快要被蚊子烦死了。”明万举抬手抓了抓脖子上的红孢,他这两天晚上几乎没有睡。刚睡着,就被蚊子咬醒。

    贾琏同情明万举三秒:“万举兄赶快回去洗洗睡睡吧。”

    “我是要回去好好地睡一觉。”幸好他的身体好,两晚上没睡觉对他来说没什么,还能扛得住。要是换做身体娇弱的人,估计早就病了。

    “我也要回去好好洗个澡。”

    “过两天再见。”

    “好。”

    贾琏出去的时候,碰到连根生了,走过去向他打招呼:“我就说我们会在院试上见面。”

    连根生看到贾琏,心里很是高兴,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我没想到自己能考中府试。”

    贾琏抬手拍了下连根生的肩膀,笑着说:“你还会考中院试,然后一起参加乡试。”

    “谢谢!”连根生只希望自己能考中院试,考上秀才,这就够了。乡试,他不敢奢想。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祝你再次能考中案首,考中小三元。”连根生一脸真诚地说道。

    “我要是考中了小三元就请你吃饭,你家在哪?到时候我去找你。”

    连根生以为贾琏在开玩笑,没想到他是真的。

    “我家在城山村。”

    “我记住了。如果我真的考中了小三元,就请你吃饭。”

    “好。”

    “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路上小心。”

    贾琏走出文清院,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待的贾赦,朝他走了过去,唤了一声:“爹!”

    “我听说有人被抬了出来,你没事吧?”

    “我身体很好,没出事。”

    “那就好。”

    “赶快回家,我要洗澡。”

    在回去的马车上,贾赦问贾琏考的怎么样。

    “考中肯定是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中案首。”贾琏对自己考中院试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能不能考中案首,他没有底。

    “考中就可以了,你还想考中案首啊?”

    “我当然想考中案首,这样我就考中小三元了。”

    “野心还不小,居然还想考中小三元。”贾赦的语气非常吃惊。

    “我这叫有志气。”

    “你要是考中小三元,我给你一千两银子。”

    “成交。”

    回到家,贾琏先洗了个澡,然后去贾赦那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邢夫人忍不住跟贾琏说这三天府里发生的事情。

    贾琏去考院试的第二天中午,赵姨娘被王夫人教训了,说她没有规矩,罚她跪在院子里。中午日头晒得狠,赵姨娘跪了一会就晒晕了过去。贾政得知后,非常心疼,气的把王夫人大骂了一顿,说王夫人不贤惠。王夫人气的昏倒,醒来后去找贾母哭诉,结果贾母站在贾政这边,不仅不安慰她,还让她不要斤斤计较。

    邢夫人看到王夫人被贾母训斥的画面,就觉得十分解气和痛快。

    “贾珠怎么样呢?”他去考院试之前,贾珠的病好像还没有好转。

    “比之前好了点,但是还没有好,还躺在床上。”邢夫人心想,这就是报应。王氏坏事做多了,报应在贾珠身上。

    贾琏心想,贾珠还真是娇弱,也难怪在原著中年纪轻轻地就病逝了。不过贾珠大概在二十岁左右病逝的,他今年十五岁,应该不会病死。

    “你再去找赵姨娘聊聊。”贾赦看向邢夫人,笑地不怀好意,“让赵姨娘跟王氏那个臭娘们对着

    干。”不给王氏多找点麻烦,她就想找他们的茬。

    邢夫人轻轻点了下头:“好。”赵姨娘很好骗,稍微挑拨下就上当了。

    贾琏听到贾赦这么说,在心里给贾赦点了赞,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也只是老色|鬼的便宜老爹才能想到这个主意。

    从贾赦那里吃完饭,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就听到赵嬷嬷和丰儿说王夫人和赵姨娘的事情。

    “二太太好像气病了,听说这两天几乎没有吃东西。”

    “活该!”

    “赵姨娘昏倒后,二老爷特别心疼,不仅给赵姨娘找了大夫,还让厨房给赵姨娘炖了补品。二太太得知后,气的摔碎了不少东西。”

    “这下有好戏好看了。”赵嬷嬷幸灾乐祸地说道,大房的人巴不得二房闹得不可开交。

    贾琏知道他二婶这段时间不会再整出幺蛾子来,心里就放心很多了,可以安宁一段时间了。虽然很不道德,但是也希望二房闹得越严重越好,最好闹得鸡犬不宁。

    可惜,赵姨娘不是王夫人的对手,没过两天二房又回归平静了,不过贾政很少去王夫人那里了,这让王夫人心里恨毒了赵姨娘。

    因为有贾母和贾政的特别关照,王夫人不敢对赵姨娘下手。一旦赵姨娘出事,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她做的,所以她现在只能忍气吞声。

    接下来的几天,贾琏一边上课,一边忐忑不安地等待院试的成绩公布。

    京城很多人都在想贾琏能不能考中案首,实现小三元。

    贾珠的病在贾琏回来后,好转了很多。其实,他能回青山书院上课,但是他想等到院试成绩出来后再回书院。他自己没有考中,也希望贾琏没有考中,他想留在家里看贾琏落榜的笑话。

    八月二十六,是院试发榜的日子。

    天还没有亮,兴儿他们几个小厮就去发榜的地方等,他们要第一时间看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去报喜。

    贾琏这次比前两次镇定多了,最起码没有紧张到睡不着觉。

    大房的人焦急地等待院试成绩公布,二房的人等待看贾琏落榜的笑话。

    王夫人带着贾珠去给贾母请安,然后留在贾母那里,一起等院试的成绩公布。

    巳时,院试的成绩准时公布。

    榜单刚贴在墙上,兴儿他们几个一眼就看到写在榜单的第一个名字,贾琏!

    “啊啊啊啊啊啊!”兴儿发出兴奋地尖叫声,“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考中了案首!”

    其他人看榜单的人,看到贾琏考中了案首,也都非常震惊。

    有人在人群中叫道:“小三元,贾琏考中了小三元!”这句话顿时在人群中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小三元!居然是小三元!

    京城有五年没有出现小三元了!

    兴儿他们几个激动地大喊:“少爷考中了小三元!少爷考中了小三元!少爷考中了小三元!”

    一旁的人纷纷向兴儿他们几个道喜,小三元啊,历史上考中小三元的,以后绝对是状元!不是状元,也会是榜眼,或者探花。

    兴儿他们几个从人群中挤出来,骑上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荣国府。

    “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考中了小三元!”刚进宁荣街,兴儿他们几个就大叫,整条街人都听到了。

    “老爷,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考中小三元!”兴儿跳下马,跑进荣国府,扯着嗓子喊道。

    二房的人听到兴儿他们的喊声都惊呆了,都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琏少爷居然考中了案首,考中了小三元!

    “老爷,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考中了小三元!”

    站在别院门口的贾赦听到这话,高兴地跳了起来,兴奋地手足舞蹈。

    “好好好!太好了!”贾赦说着说着就流泪了,“赏,统统有赏!”

    “谢谢老爷,恭喜老爷,恭喜少爷!”

    赵嬷嬷和丰儿听到这个好消息,也都高兴地哭了。

    身为当事人的贾琏得知自己考中了小三元,心里很是激动,但是却不像贾赦他们那样喜极而泣。

    赖大家的听到这个消息,跑进屋子跟贾母报道:“老太太,琏少爷考中了案首,考中了小三元!”

    贾母闻言,惊地猛地站起身,一脸震惊:“你说什么?”

    “琏少爷考中了案首,考中了小三元!”

    “噗……”一旁的贾珠听到这话,嘴里突然吐出血来。

    “珠哥儿!”王夫人见贾琏吐血,担忧地叫道。

    贾珠吐了一口血后,直接昏了过去。

    “珠哥儿!珠哥儿!珠哥儿!”

    贾珠又是吐血又是昏倒,把贾母和王夫人吓到了,连忙叫人去请太医。

    贾琏考中案首,考中小三元的消息立马传遍宁荣两府,掀起了轩然大波。

    很快,就有官吏前来荣国府报喜,敲锣打鼓地来报喜:“恭喜贵府的贾琏公子考中了案首,考中了小三元!”

    “谢谢。”贾赦给了前来报喜的官吏不少银子。

    “老爷,您家公子考中了小三元,以后就是状元老爷了!”

    “承你吉言!”

    送走前来报喜的官吏,贾赦让兴儿他们在荣国府大门放鞭炮。四周的邻居,纷纷前来祝贺。

    另一边,太医过来给贾珠诊脉,说是怒火攻心导致吐血昏倒,没有什么大碍。

    贾母和王夫人闻言,心里松了一口大气。

    “老太太,礼部派人来报喜。”赖大家的小声地贾母的耳边说道。

    贾母心情非常复杂,她最看重的大孙子在乡试落榜,不重视的小孙子却考中了小三元。

    “吩咐下去,府里下人的这个月的月钱涨三倍!”

    “谢谢老太太!”

    “母亲……”王夫人有些不满地叫道,珠哥儿都气昏倒了,老太太居然还想奖赏奴才。

    贾母知道王夫人想说什么,冷冷地瞪着她:“珠哥儿吐血昏倒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能传出去。”

    “为什么?”

    “难道你想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珠哥儿因为琏哥儿考中案首,考中小三元,怒火攻心地吐血,然后昏倒?”贾母冷声道,“你想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珠哥儿嫉妒他堂弟琏哥儿?”

    王夫人闭上嘴,不再说什么了。

    贾母吩咐道:“好好照顾珠哥儿,待会派人送一份礼给琏哥儿。”

    王夫人心里很是不甘,但是不得不听贾母的话。

    凭什么贾琏那个扫把星考中小三元,而她的珠哥儿却落榜?!老天爷真是瞎了眼!瞎了眼!

    贾琏考中院试的案首,考中小三元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京城,在京城造成前所未有的轰动。

    这下贾琏彻底成了大红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