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45章 第四十五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贾珠临走的时候, 王子腾再三叮嘱他不要乱收礼, 更不要和大皇子、四皇子的人结交来往过密,不然就别怪他这个做舅舅不客气。

    不是王子腾不喜欢贾珠这个外甥, 相反他很喜欢贾珠这个外甥,但是这个外甥和他娘一样,有时候做事情拎不清, 只顾着眼前的利益。他这个外甥是他那个妹妹教坏了。

    贾珠心里很是鄙视舅舅的胆小谨慎,表面上应了下来, 但是心里却非常不以为意。他原本指望舅舅支持四皇子, 这样他就能被四皇子重用,没想到舅舅胆小如鼠不敢支持四皇子,这样下去他永远得不到四皇子的赏识。

    回到荣国府,贾珠去见王夫人, 把王子腾狠狠地埋怨了一番:“舅舅好不容易升为京营节度使, 这个时候不支持四皇子,以后支持就晚了。”趁四皇子现在需要他的时候,舅舅就应该鼎力支持。日后四皇子成为太子,舅舅就有拥护之功, 到时候前途不可限量。

    王夫人也不明白自家兄长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能无奈地叹气:“谁知道你舅舅怎么想的。”

    贾珠沉着脸说:“舅舅不支持四皇子,我支持四皇子。”四皇子是皇后的养子,背后有颜家支持, 早晚会成为太子。他要在四皇子成为太子之前, 让四皇子看重他, 这样以后等四皇子成了太子,就会重用他。

    “可是,你舅舅……”王夫人一脸为难。

    “舅舅是舅舅,我是我。”他不像舅舅那么胆小,现在不支持四皇子,等四皇子以后成为太子,再支持就晚了。

    “我怕你舅舅会怪罪你。”王夫人深知自家兄长的性格,到时候如果他们真的给他惹了麻烦,兄长真的会对他们不客气。

    “舅舅以后会感激我的。”贾珠一脸自信地说。

    王夫人想了想,最后下定决定:“珠儿,娘支持你,去做你想做的。”

    “谢谢娘。”贾珠和王夫人聊了一会儿,就去找家政,跟贾政商量了此事,贾政也赞成他支持四皇子。

    在家休息了一天半,贾珠就回到青山书院,没有听王子腾的话,继续和大皇子、四皇子的人交往,这个时候不趁机捞些好处,等以后事情定下来了,就捞不到任何好处了。

    贾珠走后,薛姨妈就带着儿子、侄女来给贾母请安。

    薛姨妈的儿子,名叫薛蟠,今年两岁。上次来拜访贾母,薛蟠受了点风寒,薛姨妈就没有带他过来。这两天薛蟠风寒好了,在家又待不住,就带他来荣国府拜见贾母。至于王熙凤,也是好几年没来过荣国府,听说薛姨妈要来荣国府,就吵着嚷着要跟着过来,薛姨妈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王熙凤长得漂亮,嘴巴甜又会说话,哄得贾母笑得合不拢嘴。

    “哎哟,这凤姐儿的小嘴真是会说。”贾母抱着王熙凤,一脸慈爱地说,“还长得非常标致,亲家真的会养女儿啊。”

    “她这张小嘴太伶牙俐齿了,老太太不嫌弃她就好。”薛姨妈也很喜欢王熙凤这个侄女,小小年纪能说会道。

    “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嫌弃。”

    王熙凤拉着贾母的衣袖,撒娇地说:“我也喜欢老祖宗。”

    “哎哟,真是太招人喜欢了,真是羡慕亲家母有这么好的孙女。”

    “老太太何须羡慕我们家老太太,您不是也有个好孙女儿么。”薛姨妈指的是贾元春。

    想到贾元春,贾母的神色就变得失落了起来,幽幽地叹了口气:“元春四月进了宫,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老太太放心,我听我哥哥说元春在宫里过得很好,没有受苦,也没有被人为难。”

    贾母听了这话,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笑着说:“过得好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薛姨妈,你是不知道,自从元春进宫后,我一直担心她在宫里过得不好,经常睡不好觉。现在听你说她在宫里过得好,我就安心了。”

    “老太太不用担心,有我大哥在暗中帮助,元春在宫里的日子会很好。”

    “多亏了亲家的帮忙。”

    “老太太说的是哪里话,元春是我们的外甥女,我们做长辈的自然也希望她在宫里过得好。”

    “老祖宗,元春姐姐是个有福之人,在宫里肯定过得好,您就放宽心吧。”王熙凤劝道,“您啊,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这样元春姐姐在宫里才能安心。”

    贾母紧紧握着王熙凤的小手,笑容满面地说:“就听凤姐儿的。”

    “老太太要是想孙女了,就让凤姐儿经常过来陪您说说话,解解闷。”薛姨妈提议道,“这丫头话多,在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您要是不嫌弃,就让她多来陪陪你。”

    “姑姑……“王熙凤不满地叫了一声,鼓着脸说道,“我哪有在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贾母抬手摸摸王熙凤的小脸,一脸和蔼地说道:“我就怕凤姐儿嫌弃我这个老婆子闷。”

    王熙凤拉着贾母的手,娇笑地说:“老祖宗和蔼可亲,凤姐儿巴不得来陪老祖宗,怎么可能嫌弃老祖宗呢。”

    贾母被王熙凤这句话哄得眉开眼笑:“凤姐儿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愿意来陪我这个老婆子说话?”

    王熙凤点点头,小脸非常认真:“当然是真的,凤姐儿非常喜欢老祖宗,想跟老祖宗多亲近亲近。”

    “你这孩子真是太讨人喜欢了。”贾母高兴地把王熙凤搂在怀里。

    薛姨妈朝坐在一旁闷不吭声的王夫人递了个眼色,王夫人立马会意:“母亲,那就让凤姐儿在荣国府住一段时间,让她陪陪您。”

    “凤姐儿来陪我,亲家那边怎么办?”

    “老太太放心,我娘那边有孙子陪她。”

    “既然这样,那我就留下凤姐儿这个丫头了。”贾母越看越喜欢王熙凤。

    薛姨妈突然问起贾琏来:“听说琏哥儿受伤了,严不严重?”

    “不严重,就是破了点皮。”

    薛姨妈问道:“不知道琏哥儿有没有回来?”

    “去看看琏哥儿有没有回来,回来了就叫他过来。”贾母对候在一旁的赖大家的吩咐道。

    “奴婢这就去看看。”

    贾琏刚从魏甲申那边回来,就碰到赖大家的来找他,还以为老太太又在整什么幺蛾子,听说是薛姨妈来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洗漱了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贾琏跟着赖大家的去了贾母的屋子。

    贾琏一一请过安后,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漂亮的小萝莉,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这个小萝莉是谁。

    薛姨妈拉着贾琏的手,看到他头上的布带,一脸心疼:“疼不疼?”

    “谢谢姨妈的关心,伤口一点都不疼,就是破了点皮。”

    薛姨妈抬手摸了下贾琏额头上的布带,一脸关心地问道:“不会留疤?我们琏哥儿长得这么俊俏,要是留疤就不好了。”

    “太医说等伤口愈合,再涂抹些舒痕胶就不会留疤。”

    “不会留疤就好。”薛姨妈伸手摸了摸贾琏的小脸,打趣道,“要是留疤,琏哥儿就变得不好看了,以后就娶不到媳妇了。”

    贾琏听到这话,满头黑线,他又不是女人,就算额头上留了个疤也没有什么。

    从贾琏进来,王熙凤就被他吸引了目光,一双眼呆呆地望着他。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凤姐儿过来。”薛姨妈朝王熙凤招了招手,“来见过你的琏表哥。”

    贾琏听到薛姨妈叫小萝莉“凤姐儿”,心头狠狠地跳了下,顿时有一种不祥地预感,凤姐儿该不会是王熙凤吧?

    王熙凤听话地走了过来,走到薛姨妈身边,低着头不敢看站在她面前的贾琏。

    薛姨妈见自家侄女低着头,红着脸,不由地觉得惊奇。凤姐儿这个小丫头一向不怕生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害羞的样子。

    看了看贾琏,又望了望王熙凤,薛姨妈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琏哥儿,这是我和你二婶的侄女,叫熙凤。”

    贾琏听到薛姨妈的介绍,心头猛地一沉,果然是王熙凤!

    薛姨妈抬手摸了下王熙凤的脑袋,向她介绍道:“凤姐儿,这是你琏表哥。”

    王熙凤微微屈膝,向贾琏行了个礼,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琏表哥。”叫完,偷偷看贾琏,然后又红着脸低下头。

    贾琏怔愣地一会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朝王熙凤回了个礼,不冷不热地叫了一声:“凤表妹。”他记得原著里描写王熙凤的出场,说她是神仙妃子,现在一见果然是。虽然她现在还是个小萝莉,但是却非常漂亮。原著里的贾琏好|色,喜欢上王熙凤很正常。

    王熙凤小声地应了声:“恩。”完全不见刚刚说笑话逗贾母的机灵劲儿和活泼劲儿。

    “凤丫头这是怎么了?”薛姨妈故意揶揄道,“刚刚还有说有笑,怎么见到琏表哥就不说话了,害羞呢?”

    “姑姑!”王熙凤恼羞地跺了跺脚,一张小脸变得通红。

    “还真害羞了啊。”薛姨妈打趣道。

    王熙凤被薛姨妈打趣的很是不好意思,羞答答地跑到贾母身边,拉着贾母的袖子,撒娇地说:“老祖宗,姑姑欺负我。”

    贾母把王熙凤抱在怀里,亲亲她的小脸,笑着说:“老祖宗护着你,你姑姑就不敢欺负你了。”

    “这丫头倒是会找靠山。”

    王熙凤靠在贾母的怀里,时不时偷瞄贾琏,越看越觉得这个琏表哥长得好看。

    贾琏觉得自己留在这里有些不妙,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

    “祖母、姨妈、二婶,我还有功课要做,就先退下了。”

    “那你先下去吧。”

    贾琏行了个礼,随即退了出去。出了贾母的屋子,贾琏以最快的速度跑走了。

    薛姨妈见王熙凤眼巴巴地望着门口,小脸一副不舍的模样,就知道自家这个侄女看上贾琏了,心里不禁有些计量。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贾琏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王熙凤怎么会出现,难道薛姨妈是故意带王熙凤来荣国府的?难道他们已经在打让我娶了王熙凤的主意?

    原著里是王夫人做媒,让贾琏娶了王熙凤。王熙凤嫁过来后,就开始掌管荣国府。

    王熙凤把荣国府管理的仅仅有条,很有本事。但是她心机太沉,又谋财害命,这样的女人要不得。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原著王夫人让王熙凤嫁给贾琏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显而易见,是想要掌控住贾琏。

    他不是原著中的贾琏,绝不会娶王熙凤,更不会让他二婶的算计得逞。以后离王熙凤远一点。

    薛姨妈被贾母留下来用了晚膳,因为牵挂女儿,薛姨妈并没有留宿。

    临走的时候,薛姨妈去了王夫人的屋子里,和王夫人说了一会话。

    “我瞧着凤姐儿这丫头看上琏哥儿了。”

    王夫人也看了出来,有些不满地说道:“这丫头也不害臊,一直盯着琏哥儿看。”

    “妹妹,你觉得凤姐儿以后嫁给琏哥儿怎么样?”

    王夫人被薛姨妈的这个问题惊到了,一脸惊愕:“姐姐,你怎么有这种想法,贾琏那个扫把星哪里配得上我们王家的姑娘。”

    “你想想看,凤姐儿是你的亲侄女,她要是嫁给琏哥儿,以后自然会向着你,到时候整个荣国府都是你的。”薛姨妈本来还没有想到这个,今天看到王熙凤看到贾琏害羞的样子,才想到这个主意。

    王夫人闻言,一脸深思,她觉得薛姨妈的话说的很对。

    “凤姐儿嫁过来,自然会帮你,到时候贾琏还不任由你拿捏。”薛姨妈觉得让王熙凤嫁给贾琏是个非常好的主意。

    王夫人眼前顿时一亮,连忙点头:“姐姐说得对。”

    “老太太很喜欢凤姐儿,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

    “那我明天就跟老太太说这事。”王夫人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薛姨妈见自家妹妹恨不得凤姐儿马上就嫁给贾琏的模样,神色很是无奈:“你急什么,他们现在都还小,等过两年再说。”

    “可以先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先让凤姐儿讨老太太欢心,过两年等凤姐儿大了点再提这件事情。”

    王夫人想想,觉得这样的安排也好。

    “就听姐姐的,过两年再提这件事情。”

    薛姨妈拍了拍王夫人的手,笑着说:“趁这段时间凤姐儿在这,你让凤姐儿和琏哥儿两个多接触。”

    王夫人点点头:“我明白。”

    “他大伯肯定反对凤姐儿嫁给琏哥儿,会极力阻止这门亲事。所以,暂时不要提这件事情,先让凤姐儿和琏哥儿多接触,让琏哥儿喜欢上凤姐儿,最好被凤姐儿迷住,让他非凤姐儿不娶。到时候就算他大伯反对也没有用。”薛姨妈考虑的真是长远。

    “姐姐说的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暂时不提。”

    “以后没事就叫凤姐儿经常过来玩。”薛姨妈笑地意味深远,“小孩子么,朝夕相处就会培养出感情,到时候就会如胶似漆。”

    王夫人一脸深意地笑了笑:“姐姐说的对。”到时候贾琏就完全由她掌控了。

    薛姨妈见时间不早了,也不再说什么了,先走了。

    “太太,薛姨妈真是好计谋,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琏少爷要是娶了凤小姐,到时候整个荣国府就是他们二房的。

    “姐姐从小到大都比我聪明,多亏她想到这个主意。”王夫人是真心服了薛姨妈的智谋。

    “薛姨妈真是疼太太,一心为太太着想、策划。”这个主意换做是太太,一百年都想不到。

    “我和姐姐从小感情就好。”王夫人神色间颇为得意地说道。

    正在书房里看书的贾琏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王夫人姐妹俩惦记上了。

    端午节,他要去参加“画展交流”,这几天都想好画什么,然后可以准备了。

    第二天,贾琏用完早膳,去上学之前,要去贾母那里请安。

    刚走进贾母的院子,就听到一声声银铃般悦耳的娇笑声,贾琏心里顿时咯噔了下,微微睁大双眼:难道王熙凤昨天没有回去?

    王熙凤陪贾母刚刚用完早膳,正在说笑话逗贾母开心。

    “老太太,琏少爷过来请安了。”一个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禀告道。

    “让琏哥儿进来吧。”

    王熙凤听说贾琏来了,一双眼顿时变得发亮,站在贾母身边盯着门口望,很快就看到一身宝蓝色衣衫的贾琏走了进来。

    贾琏走进屋子,一眼就看到站在贾母身边的王熙凤,心头一凛。

    “孙儿见过祖母。”

    “起来吧。”贾母一早就被王熙凤哄得大笑,心情非常好,看着贾琏的眼神十分温柔,“琏哥儿用过早膳了?”

    “用过了。”

    王熙凤朝贾琏行了个礼,声音甜甜地:“见过琏表哥。”

    贾琏神色淡淡地打招呼道:“凤表妹。”

    王熙凤自然没有看出来贾琏疏离的态度,打完招呼她就站在贾母身边不说话,摆出大家闺秀的模样,不过她时不时用灼灼地目光偷看贾琏。这位琏表哥今天一身宝蓝色衣衫,衬得他更加俊秀,真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公子。

    有王熙凤在,贾琏不敢久待:“祖母,孙儿先去上学了。”

    “去吧。”

    贾琏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走到院子门口,看到一个扫地的丫鬟,就问道:“王家小姐昨晚没有回去?”

    扫地的丫鬟见贾琏问她话,先是红了脸,然后手足无措地回答道:“回琏少爷,凤小姐昨晚留宿在老太太这,和老太太睡在一起。”说完,又补上一句,“老太太非常喜欢凤小姐,要留凤小姐在府里做客一段时间。”

    贾琏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

    王熙凤要留在荣国府一段时间?

    为了安全起见,他除了早上请安去老太太的屋子,其他时间就不过去了。

    对贾琏来说,王熙凤就跟瘟疫一样,得躲得远远地,不能被惦记上。很显然,他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不知道王熙凤已经瞧上他了。

    贾琏到了义学,就把王熙凤的事情抛之脑后。他每天晚上从魏甲申那里回来,大概八点多,根本和王熙凤接触不了。

    王熙凤见只有早上那么一会见到贾琏,其他时间根本看不到贾琏,心里不禁有些郁闷。她想和贾琏多说两句话,都找不到机会。

    贾母自从有了王熙凤的陪伴,每天的心情都很好,嘴角边的笑容没有停过。

    王熙凤刚开始陪贾母不敢提贾琏,但是这两天和贾母熟了,就按耐不住心情,旁侧推敲地问贾母有关贾琏的事情。

    贾母是个人精,哪里不知道王熙凤对贾琏的小心思,不过她并没有放在眼里,毕竟贾琏长得好看,招小姑娘喜欢很正常。

    王熙凤听说贾琏连续两次考中案首,心里充满佩服和仰慕。她虽然不读书,但是也知道案首是什么,代表着什么。没想到这位好看的琏表哥读书这么厉害,比珠表哥还要厉害。

    长得好看,又会读书,这让王熙凤更加喜欢贾琏。

    王夫人听薛姨妈的话,没有跟贾母提王熙凤和贾琏的事情,不过私底下她却找王熙凤,问她是不是喜欢贾琏。

    王熙凤被问得不好意思,没有回答,但是羞红地一张脸已经替她回答了。

    王夫人见自家侄女果然看上了贾琏,心里很是满意,就对王熙凤说:“你还小,暂时不用顾忌男女大防,可以去找琏哥儿玩。”

    王熙凤听了这话,一双眼睛变得晶晶亮,但是随即想到根本见不到贾琏,一双眼又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见自家侄女一副失落地样子,王夫人关心地问道。

    “我想找琏表哥玩,但是琏表哥每天回来都很晚。”琏表哥每天晚上很晚才回来,她不可能晚上去找琏表哥玩。

    王夫人这才想到贾琏每天读书到很晚才回来,思索了下说:“那你多留一段时间,琏哥儿过几天会休息在家。”

    王熙凤巴不得多留一段时间,现在听王夫人这么说,连忙答应了:“等琏表哥休息,我再去找他玩。”

    王夫人看了看自家侄女,长得非常标致,不怕贾琏不喜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