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43章 第四十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众学子们围绕着四皇子聊天, 说的都是读书的一些事情。有的人拿自己写好的诗词给四皇子, 有的人拿自己写好的文章给四皇子, 有的人拿自己写好的楹联给四皇子。

    大家都知道四皇子重视读书, 都想在四皇子面前露脸,得到四皇子的赏识和重视。

    虽然大家都是名门世界和勋贵之家的子弟, 就算得不到四皇子的赏识,他们以后也不会为吃喝犯愁,但是他们都是有野心的人,不想靠家族的庇佑得到前途,而是想通过自己的本事得到一份好的前途。毕竟得到四皇子的赏识,在家族里也能抬起头来。

    四皇子待人温和,没有一点皇子的架子,大家给他的文章和诗词,他都一一看了, 看完还认真评价。

    贾琏看着远处发生的事情, 不由地觉得奇怪:“不是要打马球吗, 怎么变成交流大会了?”

    明万举好像一点也不意外,神色平静地说:“大家平时很难见到四皇子,今天受邀来参加马球大赛,在比赛开始前,当然想在四皇子面前露脸一回。”

    贾琏听了,一脸恍然:“原来如此。”

    明万举揶揄地望着贾琏:“你不去展示下你的才华吗?”

    贾琏轻轻摇了下头:“不去, 我现在最怕别人叫我作诗作词。”

    “为什么?”明万举一脸不解, “你那么有才华还怕作诗作词?”

    “要是你, 天天有人有事没事的叫你作诗作词,你乐意吗?”说完,贾琏一脸害怕地表情。

    “不乐意。”明万举想到以前自己的遭遇,他小时候聪明,也会作诗作词和楹联,每次家里来人,都会叫他去作诗作词或者做楹联,弄得他非常反感。

    “所以,我就不过去凑这个热闹了。”

    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一副“我理解你”的表情。

    “看来马球大赛一时半会开始不了。”

    “你想打马球?”

    “不想,我也不会,但是我想看。”他根本不想来这个马球大赛,但是四皇子的邀请不能拒绝,只能来了。“万举兄,你要参加吗?”

    “我也不参加。”

    “万举兄也不会打马球?”贾琏见明万举一副结实的身材,平时肯定经常锻炼,不像不会打马球的样子。

    “我会,但是不想和这些人打马球。”这些人打马球是为了能让四皇子看重,带着功力的目标,失去了打马球的乐趣。

    贾琏点点头表示明白,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今天万举兄要和我一样当个纯粹的看客了。”

    “琏弟不会打马球,以后有时间为兄教你打,如何?”

    “求之不得。”

    两人正聊着,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欢呼声。

    “贾兄这首诗写的真不错。”

    “贾兄才华横溢啊。”

    “我们是比不上贾兄的。”

    贾珠刚刚做了一首词,请四皇子品鉴。四皇子还没有开口评价,一旁的学子们就纷纷开口夸赞。

    大家都知道贾珠的舅舅王子腾是四皇子要拉拢的对象,所以很给贾珠面子地捧他。

    “你这首诗写的不错。”四皇子评价道。

    贾珠听到这话,一双眼顿时变得晶亮,神色有些激动和得意。

    “但是,”四皇子的话锋忽然一转,“你这首词中规中矩地好,却没有灵气。”

    贾珠闻言,脸上地笑容顿时僵住,似乎不相信四皇子会这么说他。四皇子不是要拉拢他舅舅么,为什么会……

    四皇子看了一眼贾珠,就知道他在心里想什么,眼里闪过一抹冰冷。他是想要拉拢王子腾,但是不会屈尊纡贵地去讨好王子腾这个外甥。

    贾珠回过神来,一脸感激地说道:“谢王爷的点评。”

    “你们大多数人的诗词都很不错,不过都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灵气。”

    众学子:“王爷教导地是。”

    四皇子微微地叹了口气:“现在的诗词始终不及唐宋时期的诗词。”说完,一脸遗憾地表情,“现在的诗词缺少了唐宋时期的风骨。”

    众学子纷纷赞同:“王爷说的是。”

    四皇子抬眸望着贾珠,面带微笑地说道:“你的堂弟贾琏,他的诗词写的很不错,而且充满灵气。”说完,扫了一眼众人,没有看到贾琏,问道,“贾琏没有来?”

    贾珠听到四皇子夸赞贾琏,心里充满嫉妒,眼里闪过一抹愤怒。

    “王爷,学生的堂弟贾琏来了。”

    “在哪,把他给我叫来。”

    “是。”

    贾琏正在和明万举聊京城有名的风景,突然见一个太监走过来,心里顿时有不好地预感,觉得这个太监是来找他的。

    “见过明公子。”太监先向明万举行了个礼,然后才向贾琏行礼,“见过琏公子,王爷有请。”

    “有劳公公了。”贾琏在心里深深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看向明万举,邀请道,“万举兄,一起过去?”

    明万举微微点头:“那就一起过去。”他不可能永远躲在一旁,是该去给四皇子请安了。

    贾琏和明万举一起走了过去,朝四皇子行了礼。

    “学生贾琏见过王爷。”

    “学生明万举见过王爷。”

    “起来吧。”四皇子见贾琏和明万举一起过来,有些讶异。

    “谢王爷。”

    “贾琏,本王看了你在府试考卷上写的楹联,写的很妙。”

    “谢王爷夸奖。”

    “本王原以为你这次不会考中案首,没想到你居然考中了案首,本王之前还真是小看了你。”

    贾琏一脸惶恐地说道:“学生侥幸而已。”四皇子把他叫来特意当着这么多人面夸奖他,这是在害他成为众矢之的。他现在感觉如芒在背,都快被这些刀子般地眼神戳成筛子了。

    四皇子夸了一句贾琏就没有在说什么,转头看向明万举,把明万举也夸了一番。

    见四皇子转头去夸明万举,贾琏在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

    夸完明万举,四皇子又对其他人免礼了一番,然后宣布马球大赛开始。

    刚刚四皇子夸贾琏的诗词有灵气,惹得众人很是嫉妒贾琏,想要让贾琏狠狠地出一次丑。于是纷纷向贾琏下战书,要和他比打马球。

    贾琏说他不会打马球,众人都不相信,用各种言语挑衅和激将他。

    无论他们怎么说,贾琏坚持表示自己不会打马球。

    以为用激将法,他就上当去打马球啊,他又不是傻蛋,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众人见贾琏不为所动,心里气的很,随后又想到比骑马,但是贾琏依旧不比。

    贾琏知道这些人找他比试的目的不单纯,他才不会上当。

    见贾琏不打马球,也不骑马,众人纷纷嘲讽他是个胆小鬼,是个懦夫,除了会写两首诗词,什么都不会。

    明万举见众人这么欺负贾琏,看不下去了,替贾琏说了两句好话。大家见明万举帮贾琏说话,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多谢万举兄帮忙。”

    明万举摆摆手:“他们是嫉妒你被四皇子赏识,所以千方百计地想让你出丑,没想到你却不上当,就用言语来激你。”

    贾琏摊手:“我是真的不会打马球,也不会骑马,再怎么用激将法,我也不会逞强地去比试。”

    明万举没想到贾琏能这么沉得住气,如果换做是他,被人用不堪地言语刺激,他肯定会赌一口气地去比试。没想到贾琏小小年纪这么稳重,不受任何言语的影响。

    “你就不怕今天结束以后,就有你是胆小鬼,贪生怕死的传言?”

    “不怕,他们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吧。”

    明万举深深地看了眼贾琏,见他是真的不在意,心里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胸,真是让人佩服。

    “比赛快开始了,我们就当个看客吧。”

    “恩。”

    这次来参加马球大赛的人有三十个人,分成青山书院、蓝山书院、紫山书院三对比试,四皇子是裁判。

    敲鼓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一群十五六岁,十七八岁的少年们骑着马拿着棍子抢球,比赛十分激烈。

    贾琏和明万举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突然球朝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准确来说是朝贾琏的方向飞了过来。

    先是愣了下,不过很快贾琏就反应了过来,朝一旁躲了过去,球从他的身旁飞了过去,没有砸到他。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骑马来到贾琏面前,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贾琏,神色带着挑衅:“刚刚没注意,差点砸到你。”

    贾琏知道这人是故意的,心里很是气愤,神色不由地冷了下来,开口讥讽道:“这位仁兄,你要是技术不好,就不要打马球,省的丢人现眼。”

    “你……”来人气的脸色铁青,要拿着手里的棍子朝贾琏打过去。

    贾琏眼神冰冷地看着眼前的人:“你确定你要拿这棍子打我?”

    “你以为我不敢?”

    贾琏双手抱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地表情:“那你打啊,刚好我有借口向王爷告你的状。”

    来人听到贾琏提起王爷,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不敢乱来。只能拿着棍子指着贾琏,恶狠狠地说道:“贾琏,你给我等着。”

    “你谁啊,我为什么要等你。”贾琏一脸讥讽。

    “你……”来人气的双眼冒火地瞪着贾琏,眼神恨不得吃了贾琏。

    明万举冷冷地看着坐在马上的少年:“李罗生,你差点伤了琏弟在先,不仅不道歉,还要打他,你们李家的教养就是这样?”

    李罗生不敢和明万举吵,冷冷地哼了一声,就骑马走了。

    “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子是谁?”

    “鸿胪寺少卿李大人的小儿子,李罗生。”

    贾琏把李罗生的名字记了下来,以后找机会把刚刚的账讨回来。他不是什么好人,没有那么大度,算计他的,他一定会报复回去。

    明万举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安慰道:“他应该是嫉妒你被晋王爷赏识。”

    贾琏当然知道李罗生为什么这么做,在心里把四皇子骂了一顿。要不是四皇子把他特意叫过去夸奖一番,也不会被人嫉恨。

    明万举和贾琏看了一会他们打马球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两人就站在一旁聊了起来。

    两人聊得太起劲,没注意到突然飞过来的球。砰地一声,贾琏的额头被飞来的球狠狠地砸了下。

    一阵剧痛袭来,疼的贾琏倒抽一口冷气,接着眼前出现一片红。

    ”琏弟。“明万举见贾琏被砸的头破血流,担忧地叫道。

    贾琏捂着被球砸伤的地方,抬眼朝球场望去看是谁砸的,结果球场的人都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无辜表情。

    “沈文然。”明万举忽然大声地叫道,“你砸了人,想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沈文然一脸无辜地望着明万举:“明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砸人了?你们看到我砸人了吗?”

    球场的人纷纷摇头:“没有看到。”

    贾琏捂着额头被砸伤的地方,眼神冰冷地望着不远处坐在马背上,一身青衫的清秀少年。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叫沈文然的砸伤了他。

    “沈文然,一旁的守卫都看到了,你要是不承认,我们就去找王爷评理。”

    沈文然没想到明万举这么维护贾琏,心里很是不爽。他不想承认,但是的确入明万举所说,一旁的守卫全都看到了。

    “怎么,敢做不敢当啊?”明万举嘲弄地看着沈文然,“没想到你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沈文然被明万举这么一激,立马就上当了:“是我砸的怎么了,我又不是故意,谁让他站在球场旁边。”

    “你砸了人还这么嚣张,我们去找王爷评理。”

    “我又不是故意的。”沈文然对明万举纠缠不放的态度很是恼火,但是又不敢得罪明万举。

    麻痹,贾琏在心里骂道,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啊。贾琏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血,然后抬脚朝一旁的守卫走去,趁守卫来不及反应,从他的腰间抽出刀,提着刀朝沈文然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文然看到贾琏拿着刀朝他走过来,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但是为了面子,装作淡定的样子。

    球场的人见贾琏拿着刀,气势汹汹地走过来,都不禁有些害怕。

    这贾琏拿刀做什么,要砍沈文然吗?

    “贾琏你拿着刀做什么,要砍我,你敢吗?”沈文然为了显示自己不害怕,开口挑衅贾琏。

    贾琏没有搭理沈文然,拿着刀朝他砍了过去。

    沈文然见贾琏真的要砍他,吓得差点尿裤子,幸好他旁边的人对着他的马踹了一脚,马突然被踹受了惊,抬腿跑了起来,躲过了贾琏的刀。

    “贾琏杀人了。”球场顿时变得闹哄哄。

    坐在高台上的四皇子见球场里乱了起来,派人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林少雄回来把贾琏拿刀砍沈文然的事情告诉了四皇子。

    四皇子派林少雄把贾琏叫过来,好好地怎么会拿刀砍人。

    “贾公子,你小小年纪拿着刀很危险,赶快把刀扔了。”林少雄劝道。

    贾琏很听话地把手里的到扔了,他刚刚拿刀砍沈文然只是吓吓他,他可不敢真砍。

    “王爷有请贾公子。”

    林少雄见贾琏的额头破了个口子,一直在流血,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万举走了过来,对贾琏说:“我和你一起过去,帮你作证。”他刚刚被贾琏拿到砍沈文然的举动吓到了。

    “谢谢。”

    贾琏和明万举跟着林少雄来到四皇子身边。

    四皇子看到贾琏的额头受了伤,一直在流血,把一张精致好看地小脸染的通红,触目惊心。

    “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

    “回王爷,贾琏额头上的伤是沈文然伤的,他故意把马球往贾琏头上砸。”

    “先下去处理伤口。”四皇子说完,转头看向林少雄,“去把沈文然叫来。”

    “是。”

    贾琏先跟太监去处理伤口。四皇子怕打马球的时候会有人受伤,特意带了个太医过来。

    林少雄很快把沈文然带了过来,沈文然恶人先告状,说贾琏拿刀砍他。

    四皇子不理他这一套,冷着脸问他:“你为什么故意砸伤贾琏?”

    沈文然一脸无辜地说:“王爷,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把球打偏了,然后就砸到了贾琏。”

    四皇子怎么看不出来沈文然的心思,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

    “去给贾琏赔礼道歉。”

    沈文然很不想给贾琏道歉,但是四皇子的话不得不听,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我这就去。”

    四皇子站起身:“本王和你一起去。”

    沈文然见四皇子要一起去,心里更加嫉恨贾琏,心想贾琏到底哪里让四皇子这么看重。

    四皇子走进帐篷,贾琏和太医准备向他行礼,被他阻止了:“不用行礼。”说完,问太医,“贾琏的伤势怎么样,严不严重?”

    “回王爷,贾公子的伤口不大,只是破了些皮,有些红肿,涂抹一些药,休养几天就能痊愈。”

    四皇子听了这话,心里便放心:“那就好。”说完,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会留下疤痕吗?”贾琏这小子长得好看,要是留了疤就破坏了他这张漂亮的脸,那就太可惜了。

    “等伤口愈合后,再涂抹舒痕胶就能祛疤。”

    “那就好。”

    四皇子让太医继续给贾琏包扎伤口,等太医包扎好贾琏的伤口,对一旁的沈文然冷声道:“还不道歉!”

    沈文然很是不甘地朝贾琏赔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砸伤你的。”不管是语气,还是态度,一点诚意都没有,敷衍的很。

    贾琏刚想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贾珠走了进来,跑到他的身前,抓着他的手臂,一脸紧张担忧地问道:“琏弟,你怎么样,伤的严不严重?”

    “大哥,我没事,只是小伤。”

    贾珠闻言,狠狠地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贾琏看了看贾珠,见贾珠一脸担心地表情,心里不禁有些惊奇,贾珠居然这么关心他!不过,想到贾珠有可能在做样子,毕竟他是他的堂哥,堂弟出事了,他不能无动于衷。

    贾珠松开贾琏,怒瞪着一旁的同窗:“沈文然,你是怎么回事?”

    “我又不是故意的。”

    贾琏走到沈文然面前,朝他灿烂一笑。贾琏笑起来非常好看,看的沈文然微微有些怔住。

    “沈文然,我把你砸伤,然后再跟你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你觉得怎么样?”

    沈文然没想到贾琏会说出这种话,惊愕地瞪大双眼:“我都跟你道歉,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贾琏突然推到沈文然,坐在他的身上,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朝他的脸揍了几拳。

    沈文然被一阵剧痛惊醒过来,连忙朝四皇子求救:“王爷救命……”他一边喊,一边想推开贾琏,可惜推不动,脸上又挨了几拳。

    明万举他们被贾琏突然揍人的动作惊到了,似乎不敢相信贾琏居然这么大胆,就连四皇子也被贾琏的行为惊呆了。

    直到沈文然惨叫求救,四皇子才回过神来,让林少雄拉开贾琏。

    贾琏对沈文然的脸狂揍了十几拳,算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气,所以林少雄拉他的时候,他就从沈文然身上站了起来。

    沈文然被贾琏揍得鼻青脸肿,哭着喊道:“王爷,贾琏打我……”

    “沈公子,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介意。”贾琏学着沈文然刚刚的语气和态度,向他赔礼道歉。

    明万举看到贾琏这么做,侧过身体,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来,但是他抖动的双肩出卖了他。

    贾珠也没想到贾琏竟敢这么做,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胆大包天的贾琏。

    四皇子听到贾琏的道歉,先是微微怔了下,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呵呵……”

    沈文然见四皇子不仅不帮他,还笑了出来,一脸委屈地叫道:“王爷……”不小心扯到嘴边的伤口,疼得他倒抽了一口气。

    四皇子收敛起笑意,板着一张脸问贾琏:“你为什么要打沈文然?”

    贾琏理所当然地说:“他故意打球砸伤我,我当然要报复回来。”他可不是好欺负的。

    四皇子没想到贾琏的报复心这么强,心里有些讶异:“他都跟你赔礼道歉了,你怎么还打他?”

    “他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沈文然捂着被揍肿的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四皇子:“王爷,我的道歉明明很有诚意,他就是故意要打我。”

    “那我刚刚的道歉也非常有诚意。”

    “好了,你们两个就扯平了,就不要再计较了。”

    沈文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四皇子:“王爷,他把我揍得鼻青脸肿,怎么能算了?”

    “这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四皇子的神色有些不耐烦,“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两个都不要计较了。”

    沈文然心里很是不服气,但是四皇子的话,他不得不遵守。

    “是。”他好歹也是颜家的表亲,四皇子居然一点都不帮他这个亲戚,反而帮贾琏这个外人,真是太气人了。

    “学生谨遵王爷的话。”

    “你们两个都受伤了,都先回去休息吧。”

    “是。”

    “王爷,请允许学生送琏弟回去。”明万举本来对这场马球大赛没兴趣,但是又不能不来,刚好趁这个机会先离开。

    贾珠很想留下来,但是见明万举这个外人要送贾琏回去,他这个做堂哥的,不能没有一点表示。

    “王爷,也请允许学生送琏弟回家。”

    “大哥,我没事,我自己能回去,你留下来继续打马球吧。”

    “你受伤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还是我送你回去。”

    “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个一起送贾琏回去。”

    “是。”

    四皇子对一旁的太监吩咐道:“派两辆马车送贾公子和沈公子回去。”

    “是,王爷。”

    上马车的时候,沈文然捂着脸,恶狠狠地瞪着贾琏:“贾琏,今天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的,你给我等着。”

    贾琏不屑地望着沈文然:“好,我等着。”

    见贾琏不怕他的威胁,沈文然气的恨不得吃了他:“我不会放过你的。”

    贾琏懒得搭理沈文然,直接走进马车。明万举和贾珠也上了马车。

    刚坐下,贾珠就对贾琏说教:“琏弟,你刚刚太冲动了,不该打沈文然的。”

    “他故意砸伤我,我不揍回去,他还以为我好欺负。”他可不是软柿子,任由被人随便捏。

    “你……”贾珠一脸无奈,“沈文然的父亲是光禄寺少卿,他家又是颜家的表亲,你把他揍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颜家表亲又怎么样,我相信颜家是讲道理的家族。”贾琏没想到沈文然还和颜家有关系,不过揍都揍了,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琏弟放心,沈家和颜家的亲戚关系差得很远。”明万举安慰道,“如果沈家和颜家的关系很好,刚刚晋王爷就会维护沈文然了。”

    贾琏听明万举这么说,心里便安心了:“大哥,是王爷说我和他扯平了,不要再计较了。”

    贾珠心里暗恨,他没想到四皇子不帮沈文然,反而维护贾琏。四皇子就这么看重贾琏么,贾琏到底哪里让他这么赏识?

    “以后做事千万不要这么冲动。”沈文然被贾琏揍得鼻青脸肿,一定会找他算账,毕竟是他叫沈文然砸伤贾琏的。

    “我知道。”

    “琏弟,要是沈文然私下找你麻烦,你来找我,我帮你教训他。”

    “谢谢万举兄。”贾琏真诚地向明万举道谢。

    一旁的贾珠见明万举这么维护贾琏,心里充满嫉妒。明万举这个人虽然待人彬彬有礼,但是却一直和人保持着距离,从来没有听说他和哪个人走得很近,没想到他居然和贾琏做起了朋友。贾琏到底哪里好,不仅让四皇子看重,还让明万举这么重视。他到底哪里比不上贾琏?!

    很快,就到了荣国府。

    “万举兄要进来喝杯茶吗?”

    “不了,下次正式拜访贵府。”

    “谢谢万举兄送我回来。”

    “琏弟,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今天就先告辞了。”

    “万举兄慢走。”

    等明万举坐着马车离开后,贾珠装作好奇地问道:“琏弟,你和明万举的关系很好?”

    “和他能聊得来,今天算是成了朋友。”明万举的性格,很合他的胃口。最主要的是他们能聊得来。

    贾珠眼里闪过一抹扭曲,不过脸上却露出一副很惊讶地表情:“没想到你能和他成为朋友,他的外公不仅是殿阁大学士,还是先帝的老师,也是两朝的元老,在朝廷里很有地位,就连皇上都对他礼让三分。”

    他在青山书院费尽心机地结交世家名门子弟,可是贾琏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四皇子的看重,得到明万举的青睐,他怎么能服气?!

    贾琏没想到明万举的外公这么牛逼,难怪那么多学子讨好他,难怪沈文然这么怕他,难怪四皇子对他那么亲切。

    贾珠望着贾琏,眼里闪过一抹狰狞。他本以为四皇子看在舅舅的面子上会看重他,没想到四皇子对他没有半点重视。还说什么贾琏的诗词有灵气,比他的好。这不是故意拿贾琏羞辱他么,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所以,看到李罗生故意把球打到贾琏面前,他想到了一个主意,就让沈文然故意砸伤贾琏。

    沈文然是贾珠的同窗,因为贾珠出手大方,他手里没有什么钱,所以就和贾珠走的很近。平时贾珠有什么事情,就让他去办,然后给他钱。

    故意打马球砸伤贾琏,是贾珠指使沈文然干的。沈文然为了钱,就答应了。

    回到荣国府,贾珠要去给贾母请安,贾琏就顺道和他一起去了,省的贾珠在贾母面前造谣。

    贾母见到贾珠回来了,心里很是高兴,拉着贾珠不停地问他这段时间在书院过得怎么样,完全没有发现贾琏的存在。

    贾珠看到贾琏被贾母忽视,心里涌起一阵扭曲的快|感,贾琏即使得到四皇子和明万举的青睐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被祖母喜欢。

    贾母问完才意识到不对劲,贾珠和贾琏不是应该在参加四皇子的马球大赛么,怎么回来了。

    贾珠把马球场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贾母,因为贾琏在场,他不好添油加醋,只能如实地告诉贾母。

    贾母这才发现贾琏的存在,看到贾琏头上围着几圈布带,装作关心地问道:“琏哥儿,你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

    贾琏对贾母的关怀很是不屑,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祖母,我的伤没有大碍,就是破了个口子。”

    贾母一脸心疼地望着贾琏:“苦了你了。”说完,又一脸气愤,“那个沈文然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故意砸伤你,幸好晋王爷公平,让你讨回了公道。”

    “晋王爷非常公正。”

    “祖母,我觉得琏弟太冲动了,不应该打沈文然,毕竟沈文然的父亲是光禄寺少卿,还是颜家的表亲。”

    贾母听到这话,脸色立马变了,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望着贾琏:“琏哥儿,你大哥说的对,你太鲁莽了。”

    贾珠一脸担忧地说:“我怕沈家会找我们荣国府的麻烦。”

    贾母听了这话,一张脸立马沉了下来,训斥贾琏道:“琏哥儿,你怎么这么冲动,要是沈家找我们麻烦怎么办?”

    “沈家要是找我们麻烦,我就去找晋王爷,王爷亲口对我们说,让我们两个都不要再计较这件事情。”贾琏一脸不以为意,“沈家找我们麻烦,那就代表沈文然不把晋王爷的话放在眼里。”

    贾母听贾琏这么说,觉得很有道理,心里便放心了:“你说得对,沈家要是找我们家麻烦,那就代表沈家不把晋王爷的话当做一回事,这是大不敬。”

    贾珠本想再挑拨下,但是听到贾琏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原本想让祖母狠狠地教训贾琏一顿,看来是不行了。

    贾琏冷冷地看了眼贾珠,他这个堂兄还真是卑鄙,表面上担心他们荣国府被找麻烦,其实是想让老太太怪罪他。幸好他跟他一起过来,不然不知道贾珠怎么跟老太太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