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42章 第四十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贾琏走进贾母的屋子,见邢夫人、王夫人, 还有一位从来没有见过的妇人, 猜想应该是薛姨妈。

    薛姨妈和王夫人不愧是姐妹,眉目有五六分相似, 不过薛姨妈要富态一些。

    “孙儿见过祖母。”

    “薛姨妈, 这是我二孙子琏哥儿,老大家的儿子。”贾母笑着对薛姨妈介绍道。

    “老太太是怎么养孙子,养的这么俊俏好看。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哥儿。”

    被人夸奖孙子长得好, 贾母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不过嘴上却谦虚地说:“哪有薛姨妈说的那么好。”说完, 对贾琏介绍道,“琏哥儿,这位是你二婶的亲姐姐薛姨妈。”

    贾琏朝薛姨妈行了个礼:“见过薛姨妈。”

    薛姨妈站起身走到贾琏面前, 伸手拉着他的手, 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一边看一边点头:“琏哥儿长得就跟画里的仙童一样, 老太太真是好福气。”这话倒不是客气话, 而是真话。

    贾母被夸得笑地合不拢嘴:“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薛姨妈拉着贾琏的手,一脸羡慕地望着贾母:“我听说琏哥儿连续两次考中了案首,真是聪慧,老太太有这么聪明的孙子, 真是让人羡慕。”

    “琏哥儿连续两次考中案首也只是运气好。”贾母嘴上说着谦虚的话, 脸上得意地笑容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王夫人听到自家妹妹这么夸赞贾琏, 心里有些不高兴, 贾琏又不是她的亲外甥。

    “老太太说笑了,案首可不是运气好能考中的。”薛姨妈拉着贾琏的说,一脸关切地询问他平时读什么书,喜欢做什么。

    贾琏对薛姨妈的印象不错,慈眉善目的,说话也不会带刺。最重要的是这位姨妈明显比他的二婶会说话,会做人。

    薛姨妈听完贾琏的回答,笑着对贾母说:“琏哥儿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我要是能有琏哥儿这么个儿子,做梦都能笑醒,老太太真是好福气。”

    贾母被薛姨妈恭维的满脸笑容:“薛姨妈,你如今也是好福气,儿女成双。”

    “我就是小福气,不像您是大福气。”薛姨妈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说出来的话特别甜。

    “哎哟,薛姨妈这张嘴真是甜。”

    “老太太,我说的可是真心话。”薛姨妈望着贾琏,从袖子掏出一块玉佩塞到贾琏手里,“这是姨妈的一点心意,算是你考中府试案首的贺礼。”

    贾琏低头一看,是一块配翠玉配,正面雕刻着几棵竹子,反面刻着“君”字。

    “姨妈,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一看这玉佩的色泽就知道不是便宜货。

    薛姨妈假装生气地瞪了一眼贾琏:“长者赐不可辞,还是你嫌弃姨妈给的玉佩太差了。”

    “谢谢姨妈。”贾琏只好把玉佩收了下来。

    “薛姨妈,这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一块玉佩,不值什么钱,送给琏哥儿玩耍。”

    贾琏听到这话,不禁在心里感叹,不愧是土豪。原著里薛家是皇商,颇有资产,看来不假。刚刚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位薛姨妈头上戴了插着玉簪和金钗,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双手手腕上戴着翡翠镯子,腰间还佩戴着一块白玉玉环。这派头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

    “我听说姨妈这次带小表妹过来了,我能不能看看小表妹?”既然来了,就看看还是婴儿版的薛宝钗。

    “你薛姨妈的这个女儿长得非常可爱,特别讨人喜欢和心疼。”

    “哪有老太太说的那么好。”薛姨妈转身对候在一旁的嬷嬷吩咐道,“去耳房叫奶娘把小姐抱过来。”

    “是。”

    没过一会儿,奶娘就抱着婴儿过来了,薛姨妈伸手抱过女儿,递到贾琏的面前。

    贾琏好奇地看着薛姨妈怀中的婴儿,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小脸白皙,粉嘟嘟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坯子。

    “小表妹叫什么名字?”

    “叫宝钗。”

    “宝钗,真是个好名字。”贾琏的话刚落音,薛姨妈怀中原本闭眼的婴儿忽然睁开了眼睛,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望着贾琏。

    “宝钗听到表哥夸她名字好听就醒了。”薛姨妈低头在女儿的小脸上亲了下。

    贾琏见薛宝钗睁开眼更加可爱漂亮,朝她笑了笑:“宝钗表妹,你好,我是的琏表哥。”

    薛宝钗忽然咧嘴笑了,朝贾琏伸出两只胖胖的小手。

    “哎哟,看来我们家的宝钗很喜欢琏表哥。”

    贾琏伸手轻轻地握住薛宝钗的手,微微摇了下:“宝钗表妹真可爱。”

    薛宝钗的小手紧紧地握住贾琏的手,一双乌溜溜地眼睛望着贾琏,朝他咯咯地笑。

    贾琏被薛宝钗可爱地模样萌到了,对着她做鬼脸伸舌头,逗得她咯咯地笑个不停。

    “看来宝钗真的很喜欢琏哥儿这个表哥啊。”

    “这孩子认生的很,看到生人从来不笑,没想到她第一次见到琏哥儿,笑的这么开心。”薛姨妈也很惊讶女儿对贾琏的态度。

    邢夫人笑着说道:“估计是我们家琏哥儿长得好看,所以宝钗一眼就喜欢上琏哥儿了。”

    “还真是,再过几年琏哥儿要迷住无数女孩子了,不知道哪家闺女有福气能嫁给琏哥儿。”薛姨妈打趣道。

    内里老司机的贾琏让不会被薛姨妈这句玩笑话吓到,但是他现在是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只能装作出一副不好意思地样子,微微红着脸说:“姨妈,我还小,才十一岁。”

    薛姨妈把怀里的薛宝钗递给奶娘,让奶娘抱下去休息。

    “现在是还小,但是过两年就不小了,可以说媳妇了。”

    “祖母,孙儿还有功课没有做,就先退下了。”

    贾母见贾琏害羞了,忍不住笑道:“琏哥儿不好意思了。”

    “祖母,我先走了。”贾琏又朝王夫人和薛姨妈行了个礼,“二婶、薛姨妈,我先走了。”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跑走了。

    看着贾琏落荒而逃地背影,薛姨妈捂着嘴笑道:“没想到琏哥儿的脸皮这么薄。”

    邢夫人说道:“琏哥儿毕竟还小。”

    “小什么,琏哥儿在诗会上写的那首蝶恋花,可是用情至深,缠绵悱恻。”王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王夫人一开口,气氛忽然冷了下来,变得有些尴尬。

    贾母听到二媳妇这么说,一张脸立马冷了下来,这个二媳妇说话怎么这么没脑子。

    薛姨妈连忙转移话题说:“我这次来京城会待一段时间,老太太要是不嫌我烦,我就经常过来和您看看戏,打打牌。”

    “好啊,你这个妹妹是个闷葫芦,不怎么说话,和她看戏打牌没什么趣。”贾母笑着说,看起来像是在说笑,但是其实在警告王夫人,“我巴不得你来陪我看戏打牌,不过你要照顾宝钗,有时间陪我这个老婆子吗?”

    “宝钗有奶娘照顾,不需要我费心,我要多来陪老太太,沾沾老太太的福气。”

    贾母被薛姨妈哄得眉开眼笑:“薛姨妈,这张嘴真是太甜了,老二家的你就该跟你姐姐学学。”

    王夫人知道贾母是在怪罪她刚刚的那句话,心里虽然有些不敢,但是也只能附和贾母的话说:“母亲说的是。”

    “老太太,我这个妹妹老实又嘴笨,不怎么会说话,但是心地是好的,您老人家多多包涵点。”

    贾母哪里不知道薛姨妈这是在帮王夫人说好话,笑着说:“老实嘴笨也好,不像有的媳妇嘴坏,扰得家里不等安宁。”

    刚刚尴尬的气氛被薛姨妈打岔,又恢复热闹了。

    薛姨妈跟贾母说着金陵的一些趣事和新鲜事,让贾母听的津津有味,晚上贾母舍不得薛姨妈走,不仅让薛姨妈留下来吃晚膳,还让她在荣国府留宿一晚。

    贾母盛情邀请,薛姨妈也不好拒绝,就留了下来。

    薛姨妈不是第一次来荣国府,王夫人嫁到荣国府的时候,她跟着家里人来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今天是第二次过来,整个荣国府的人都很喜欢她,待人和气,出手又大方。

    赵嬷嬷说道:“这个薛姨妈比二太太会做人。”

    “薛姨妈看起来比二太太和气。”

    贾琏点头赞同:“是会做人。”才来一会,就让整个荣国府的人都喜欢她,这收买人心的功夫厉害到家了。

    “二太太要是有薛姨妈的一半和气,府里就会清静不少。”

    王夫人和薛姨妈比起来,小家子气太多,很难想象两人是亲姐妹。

    晚上,薛姨妈和王夫人睡在一起,姐妹俩好几年不见,有很多话要说。

    王夫人跟薛姨妈抱怨,为什么白天那么夸贾琏。

    “妹妹,贾琏连续两次考中案首,又有什么用,你何须这么忌惮他?”

    “怎么能不忌惮,他一直这下去就会威胁到珠哥儿。”老太太本来想让珠哥儿以后承袭荣国府的爵位,但是这段时间对贾琏特别看重,让她心里很是不放心。

    薛姨妈知道王夫人在打什么主意,温声地劝道:“这荣国府的爵位不是你们说换谁就换谁,这爵位是贾琏的,落不到珠哥儿头上来。”

    “怎么落不到?”王夫人反驳道,“只要珠哥儿以后考中状元,就能承袭爵位。”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薛姨妈比王夫人明白,“除非大房的男人死绝,珠哥儿才有机会承袭荣国府的爵位。”

    “老太太以前说会帮珠哥儿承袭爵位的。”

    薛姨妈嗤笑一声:“她算什么,她让谁承袭爵位就让谁承袭爵位么,你太天真了,荣国府的爵位是落不到珠哥儿头上的,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可是……”

    “再说荣国府的爵位有什么稀罕的,现在大哥成了京营节度使,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想要拉拢他。有他在,珠哥儿以后的仕途绝对不会差,说不定珠哥儿以后的官位比荣国府的爵位还要大。”薛姨妈看的比王夫人远,只要大哥在,他们家的人就不会混的太差。

    王夫人听到这番话,觉得很有道理,可是想到前两天大哥的态度,心里有些不相信:“前两天我回娘家,大哥不仅把我骂了一顿,还要我不要收礼,给他惹麻烦。他以后会帮珠哥儿吗?”

    “我听说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你不对,大哥才刚升官,你就在贾家耀武扬威起来,你这是在踩贾家的脸。”薛姨妈觉得自家妹妹从小被宠坏了,做事有些骄纵,没有脑子。“大哥不想得罪大皇子和四皇子,当然不敢随便收礼。你乱收礼,是在给大哥惹麻烦,让大哥处于危险之中。我们王家指望大哥,大哥好,我们王家才能好。”

    王夫人听到薛姨妈这么说,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误会了大哥,心里很是愧疚,就把前两天把礼品当掉的事情告诉了薛姨妈。

    薛姨妈听了,气的不知道该说自家妹妹什么好。

    “你怎么这么糊涂?”

    “我也是想赚点钱,没想到却输了,都是贾琏那个小畜生害的,如果不是他考中府试的案首,我就不会输钱。”事到如今,王夫人还不觉得是自己的错,还把错误归在考中府试案首的贾琏头上。

    薛姨妈不知道该怎么说王夫人了,她这个妹妹做事真的没脑子。

    “当掉了就当掉了,这事就这么算了,你以后千万不要收礼了。”

    “我明白。”

    “你以后做事可千万不能这么糊涂。”唉,她这个妹妹真的是被宠坏了。幸好荣国府的人妯娌不多,邢夫人又是个蠢的,不然她妹妹真的管不住荣国府。如果她妹妹在厉害人家做媳妇,估计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吧。

    “我也只是一时财迷心窍。”

    “至于贾琏,你完全不需要太过在意他,他以后最大的成就就是承袭荣国府的爵位,等他承袭荣国府的爵位时,这爵位又降一等,又有什么用,哪里能比的上珠哥儿。”薛姨妈替王夫人分析道,“珠哥儿以后要是考中状元,在朝廷里又有大哥的扶持,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姐姐说的是。”

    “你以后做事做的漂亮点,讨老太太欢心,这荣国府的财物早晚是你的。”

    王夫人被薛姨妈一番点拨,顿时醒醐灌顶,一双眼变得晶亮:“姐姐说的对。”

    见妹妹明白了,薛姨妈就不再说什么了。

    薛姨妈第二天用过早膳就离开了荣国府,回到王家。

    临走的时候,贾母拉着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她经常拉府里做客。

    荣国府又恢复平静,大房和二房一时间相安无事。

    府试结束后,贾琏的生活又恢复正常,认真地读书和学画画。院试要在八月份考,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不需要像之前考府试那么赶那么急了。

    不过,这几天贾琏下学后,没有去李道清和魏甲申那里学习,而是去学习打马球。

    幸好他前世喜欢骑马,马术还算不错,不过打马球还是第一次,学了几天也只是学了点皮毛。为了他的小命着想,他还是不要参加马球大赛了。

    二十四号很快就到了,贾琏带着兴儿两个小厮前往西郊的狩猎场,参加四皇子举办的马球大赛。

    贾琏他们去的不早,但是也不晚,已经来了不少人。

    扫了一眼全场,没看到一个熟人。不过,好像他是最小的,也是最矮的。

    贾琏觉得他这次来参加马球大赛,是为了打酱油,那就乖乖站在角落,看其他人表现。

    虽然贾琏不认识他人,但是别人却认识他,毕竟他连续两次打败颜景云和明万举,考中案首。再加上他长得好看,他一来就受到了关注。

    很快,贾琏就看到了熟人,远远地看到一群人簇拥着贾珠走来。

    贾琏被他这位堂兄出场的阵势惊到了,他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还真是贾珠。看来他这位堂兄在青山书院混的不错。

    他虽然不认识来参加马球大赛的人,但是能大概猜到是三个书院的学生。像四皇子这样的人,邀请年轻人参加马球大赛,肯定是书院的学生。这四皇子在收买人心方面,真的很擅长。

    贾珠众星捧月般来到狩猎场,一开始没有发现贾琏,还是身边的人提醒他,他才注意到贾琏的存在。

    “琏弟。”

    “大哥。”

    “琏弟,你也来了啊。”

    “恩,被叫来参加马球大赛。”

    贾珠摇着手里的折扇,脸上挂着温和地微笑:“琏弟,你会打马球吗?’

    贾琏摇摇头,诚实地说道:“不会。”

    贾珠原本以为贾琏会逞强地说会,没想到他却诚实地说不会,这让他微微怔了下,随即地贾琏笑了笑:“琏弟不会打马球,就站在一旁好好地观看,也是很精彩的。”

    “大哥,你会打马球?”

    “珠少爷当然会打马球。”贾珠还没有回答,他身边的人却抢着回答。

    贾琏看了看贾珠身边的人,个个穿着华丽,但是看人的眼神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些人的家世应该都不错。为什么这些拿鼻孔的看人的人会围着贾珠转,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王子腾的关系。

    “这些都是大哥的朋友吗?”

    贾珠就等贾琏问这句话,笑着对他说:“对,都是我的朋友,我跟你介绍下,这位是尚书家的公子……”

    贾琏听完贾珠的介绍,故意露出一副很吃惊地模样,然后用崇拜地眼神望着贾珠:“大哥,你好厉害。”

    果然,贾珠被贾琏地崇拜眼神取悦,笑地非常得意:“没什么。”

    看到贾珠一副得意洋洋地模样,贾琏在心里只觉得好笑,他这位堂兄刚刚那番介绍是故意在他面前炫耀,可惜他并不会羡慕嫉妒恨,要让堂兄失望了。

    “琏弟,我还有事,待会再来找你。”

    “大哥有事就先去忙吧,不用管我。”

    贾珠装作一副关心地样子,叮嘱道:“你一个小孩子,第一次来这种大场合,不要四处乱跑,省的冲撞了什么人。”

    “大哥说的是。”

    “那我先走了。”

    贾珠又领着一群人呼呼喝喝地离开,阵仗真是壮观。

    “贾珠,那是你弟弟,怎么土里土气的?”

    “长得还不错,就是太小家子气,居然连马球都不会。”

    “看来是个书呆子,只会读书,其他什么都不会。”

    “你这个堂弟和你比起来,差太远了。”

    “你们看起来真不像兄弟。”

    这些人走的还不是很远,贾琏自然听到他们的对话,也知道他们是故意这么说的。

    王子腾升官,就让贾珠跟着水涨船高了起来。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贾珠领着一群人去跟别的人打招呼,也受到了热情地回应。

    贾琏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心里感叹道权利的重要性。

    “贾珠是你的堂哥吧,他最近可是大红人。”贾琏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吓了他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明万举。

    “明兄,你这样突然出声会吓死人的。”

    明万举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啊。”

    贾琏很想朝明万举翻一个白眼:“你无声无息地出现,然后突然开口,我当然会被吓到。”

    明万举朝贾琏抱拳赔礼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贾琏摆摆手:“我跟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当真了。”

    明万举笑了笑,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情,把目光看向被众人包围的贾珠,然后一脸地看着贾琏:“你怎么不跟在你堂哥身边?”

    上次府试接触到明万举,贾琏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这人很爽朗,不像其他的读书人说话文绉绉的。

    “我为什么要跟着他?”

    明万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堂哥现在很受欢迎,跟着他会沾光。”

    “没兴趣。”让他去讨好贾珠,还不如杀了他。

    明万举看了看贾琏,见他是真的没兴趣,不禁觉得有些惊奇:“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看书、写字、画画。”

    明万举被这个回答怔到了,看着贾琏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

    “没想到贾兄这么风雅。”

    贾琏听到风雅两个字,莫名地被雷到了,连忙摇头说:“我可承受不起风雅这个词,我现在的生活重心就是看书、写字、画画,如果不把它们当做兴趣,很难学下去。”

    明万举听了这话,眼里闪过一抹讶异,在心里收回刚刚对贾琏的看法。“贾兄的话还真有意思。”

    贾琏岔开话题问道:“明兄怎么不过去?”以明万举的身份,应该也是众星捧月。

    “我跟你一样,对这种事情没兴趣。”明万举说完,眼神控诉地望着贾琏,“贾兄,你知道这次府试,我很有信心考中案首的,没想到又输给你了。”

    贾琏只能讪笑:“侥幸而已。”

    “贾兄你谦虚了,我看过你的考卷,你的那篇亡国的文章写得真是好,还有那几幅楹联,写得真是太妙了。”他的外公是殿阁大学士,学富五车,他从小跟着外公读书,耳濡目染,对自己的才学很有自信,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贾琏没想到明万举还去查阅他的考卷了,心里有些惊讶,不过想想觉得很正常,估计他考中案首,人家不服气,就跑去查阅他的考卷。

    “碰巧而已。”

    “贾兄,我跟你说实话,在学问这方面,我很少佩服人,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佩服的人。”就连颜景云,明万举都没有放在眼里。

    贾琏以为明万举在说客气话,可是明万举的表情非常认真,一点不像在说笑地样子。

    “明兄,你抬举我了。”他肚子那点墨水,哪能和他们这些书香门第的人相比。

    “贾兄,有时间我们探讨下。”他外公经常说,做学问不能自己一个人闷着做,那样是不会有效果的,要经常和学识很高的人讨论,这样才会进步。

    “明兄不嫌弃的话。”

    “当然不嫌弃,贾兄就不要叫我明兄,直接叫我万举。”

    “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叫你万举兄吧。”贾琏笑着说,“万举兄直接叫我贾琏吧。”

    “我叫你琏弟吧。”

    “可以。”

    两人的距离忽然拉进了不少,话题不知不觉跑到之前府试那篇亡国的文章上面。

    和贾琏聊了一会,明万举受益匪浅,他以前真是小看了这位琏弟。琏弟年纪虽小,但是看法却非常犀利。外公说的一点都没错,人外有人。

    两人在说得起劲,忽然听到一声唱和声:“晋王驾到!”

    只见晋王,也就是四皇子在众人簇拥下缓缓走来。

    在场所有的人行礼:“参见王爷。”

    “免礼,今天叫大家是来玩的,无需这么多礼。”

    “谢王爷。”

    贾琏和明万举站在原地,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往四皇子面前凑。

    见贾珠走到四皇子面前行礼,四皇子温和地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又问了问其他人几句。

    “大家都很喜欢晋王爷啊。”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激动和兴奋,就像看到什么宝贝一样。

    “晋王爷脾气好,又重视读书人,学子们自然喜欢他。”

    贾琏发现明万举的语气有些冷淡,看来他并不怎么喜欢四皇子。

    在马球比赛开始前,四皇子当然要先和青年才俊们聊聊天,关心下他们的读书学习情况。

    贾琏和明万举远远地站在一旁,没有去加入那些人,而是继续讨论之前他们说的话题。

    贾珠这次受到邀请,心里非常激动,他觉得这次马球大赛,四皇子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一定会重视他。

    事情能如他所愿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