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41章 第四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府试成绩一出,半个京城的人像是死了爹娘一样哭的非常伤心和绝望。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次府试的案首又是贾琏, 上次贾琏考中县试的案首, 大家都觉得他是靠运气才考中的, 认为他这次考府试就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 毕竟颜景云和明万举的楹联写的非常好, 可是结果大跌所有人的眼睛,贾琏依旧考中了府试的案首。

    别说押颜景云和明万举的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就连颜景云和明万举他们自己也不能接受。

    他们是天之骄子, 从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县试输给贾琏,已经他们觉得很憋屈了, 觉得自己这次府试一定不会再输给贾琏, 结果又输给了贾琏。

    颜景云和明万举都是心高气傲的人, 哪里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两人心里很是不服气, 跑去查阅贾琏的考卷, 想看看他们到底哪里比不上贾琏了。

    每次成绩公布后,考生们是可以查阅自己的考卷, 也能查阅别人的考卷。

    当颜景云和明万举看到贾琏写的有关亡国方面的文章,深深地被震撼到了。贾琏写的文章,文采朴实干练, 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 但是却非常触动人心。最主要的是贾琏这篇文的立意新颖, 想法又大胆。虽然不想承认, 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 贾琏的文章写的比他们好。

    文章比不上,两人心想还有楹联,直接去看最后一题的楹联。写诗词他们比不上贾琏,楹联总能比得上贾琏吧。可是,当他们看到贾琏写的几幅楹联,一颗骄傲的心顿时被击得粉碎。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认贾琏的几幅楹联写的比他们好太多。

    很多人和颜景云他们一样,不服气也不能接受贾琏为什么能再次考中案首,他们觉得这其中一点有什么猫腻,纷纷都跑去查阅贾琏的考卷,看完贾琏写的文章和楹联后,这些人全都闭嘴了,彻底服气了。

    比不上,真的比不上,贾琏的府试案首名副其实。

    贾琏在府试上写的几幅楹联传了出去,在京城里掀起了不少的轰动,尤其是望江和白塔这几幅楹联,写的实在是太妙了。看来这位贾公子,不仅擅长诗词,还精通楹联,真是才华横溢。

    质疑贾琏这个府试的案首有水分的人,输的心服口服,不敢再说什么。

    那些押注颜景云和明万举考中案首的人也只能打碎牙和血吞,少数押注贾琏能考中案首的人发了一笔横财,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押注府试案首的堵住,最大的赢家是几个赌坊。几个赌坊的老板爱死了贾琏,那些输了不少钱的人恨死了贾琏。

    贾琏这个府试案首在京城掀起的动荡不小,在宁荣两府造成的轰动也不小。

    王夫人听到贾琏考中案首,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昏了过去。贾政听到这个消息,也气的摔碎了不少茶盏。

    贾母听到这个消息,刚开始微微怔了下,随即脸上露出灿烂无比地笑容,叫赖大家的赶快去把贾琏请过来,还吩咐下去给府里的下人涨一个月的月钱,就好像贾琏考中府试的案首是荣国府的天大喜事一样。

    贾赦收到消息后,立马让人去大门口放鞭炮庆祝。这次放的鞭炮比上次多一倍,引得周围的邻居都来瞧热闹。听说这荣国府的公子又考中了案首,邻居们纷纷表示恭喜,夸赞贾琏是文曲星下凡。

    贾琏正在想五百两黄金用来做什么生意,见赖大家的过来了,在心里冷笑两声。

    赖大家的看到贾琏,先规矩地行了个礼,然后嘴甜地恭喜贾琏,把贾琏夸得跟朵花似得。

    对于赖大家的讨好,贾琏并不买账。这个老奴才跟贾母那个老太太一个德行,势利得很。

    见贾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赖大家的不禁有些尴尬,讪讪地笑了笑,也不废话,直接把来的目的告诉贾琏。

    听说贾母要请他过去,贾琏不用想也知道贾母要做什么,又要上演慈爱关切的戏码。说实话,他腻了,不想和老太太演下去,但是不得不去配合她演出。

    贾赦听到消息,就和贾琏一起去见贾母。

    贾琏跟着贾赦一起来到贾母的屋子,刚走进来就听到贾母说:“琏哥儿,我的好孙子,快点过来。”一边说,一边朝贾琏招招手。

    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贾琏朝贾母走了过去,站在贾母的身边,乖巧地唤了一声:“祖母。”

    贾母拉着贾琏的手,拍拍他的手背,满脸慈爱地望着他:“我们家琏哥儿真是有出息,这次又考中了案首,我这个做祖母非常高兴。”

    赖大家的在一旁附和:“奴婢从来没有见老太太笑地这么开心过。”

    “我又是开心又是骄傲。”贾母望着贾琏的表情非常骄傲自豪,就好像贾琏真的是她的骄傲一样。

    “老太太,琏少爷这次考中府试的案首可是轰动了整个京城。”赖大家的在一旁跟着说好话,“大家都以为是颜家或者是明家的公子考中案首,没想到最后考中案首的是我们家琏少爷。琏少爷连续两次考中案首,整个京城人都在夸奖琏少爷是文曲星下凡。”

    贾母听了这番话,一张脸笑地更加开心了:“我们家琏哥儿就是争气,你去把我那一对翠雕螭纹龙首带钩拿来。”

    赖大家的是贾母贴身伺候的奴婢,平时也负责贾母的库房,听到贾母要把翠雕螭纹龙首带钩送给贾琏,忍不住在心里咂舌,老太太真是舍得,居然把这么好的东西给琏少爷。

    “奴婢这就去拿。”

    “琏哥儿,你这次又给我们荣国府大大地长脸了,祖母我……”说着,红了双眼,声音有些哽咽,“我真是高兴啊……咱们贾家从来就没有人连续两次考中案首,你爷爷要是在世,看到你这么有出息,一定会非常高兴……”

    贾琏见贾母激动地都哭了起来,在心里惊叹道,这个老太太演得真是声情并茂。如果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还真的会被她这副模样给骗了。

    “祖母,我只是考了府试的案首,并没有什么。”贾琏谦虚道。

    就在这个时候,赖大家的回来了,把一对翠雕螭龙纹首带钩递给贾琏。

    贾琏打开一看,被这一对翠雕螭龙纹首带钩惊艳到了,色彩鲜艳晶莹,雕工非常精细,最主要的是这是用上等的翡翠玉雕刻而成,十分的精美。虽然他不懂玉器,但是从这一对的色彩和精美来看,一定不便宜。

    贾赦识货,看到贾母送给贾琏一对翠雕螭龙纹首带钩,心里非常震惊,似乎也是没想到贾母会出手这么大方。

    “这是祖母给你考中府试案首的奖赏。”

    “琏哥儿还不赶快谢谢祖母。”贾赦见自家儿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忍不住开口催促道。这可是好东西,不能让老太太后悔把东西收回去。

    贾琏看到贾赦这么焦急地模样,就知道手里的这对东西肯定值钱,连忙收了下来,向贾母道谢:“谢谢祖母的奖赏!”这老太太好东西不少,不收白不收。

    贾母拉着贾琏的手,一脸和蔼地说道:“之前一直担心你被你这个不成样的爹教坏。”说着瞪了一眼笑的跟傻子一样的大儿子,“不过幸好你不像你爹,你现在有出息了,祖母很是欣慰。”

    贾赦听到贾母这么说他,心里有些不高兴,反驳道:“琏哥儿是我的儿子,不然也不会这么有出息。”

    贾母好笑地看着贾赦:“琏哥儿是你的儿子,但是不是你教的好,是琏哥儿自己有出息,要是像你,就跟你一样整体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玩乐。”

    贾赦脸皮厚,被贾母这么说,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一脸得意地说:“那也是我生的好,不然他怎么能这么聪明。”

    贾母被大儿子的厚脸皮惊到了,狠狠地瞪了他几眼,随即又望着贾琏说:“琏哥儿,你可千万不要学你老子。祖母,等你下次考中院试的案首,等你考中小三元。”她真的是小看这个孙子了,本来以为这个孙子这次顶多考过府试,没想到这个孙子又考中了案首。连续两次考中案首,可不是运气好就能考中的,这个孙子的确有几分本事。

    “孙儿会继续努力。”

    “你这次又考中了案首,祖母想请家里的亲戚来吃席,让府里热闹了下,你觉得怎么样?”

    贾琏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下,要是让这个老太太大办宴席,又要被人嘲笑了。

    “祖母,我只是考中了府试的案首,算不得什么,就不用请亲戚来吃饭了。”

    “那怎么行,你连续考中了两次的案首,这是大喜事,当然要好好地庆祝下。”贾母年纪大了,喜欢热闹,还喜欢向亲戚朋友炫耀孙子。

    “祖母,县试和府试是最基本的考试,考中案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贾赦想到之前贾珠考上青山书院大办三天的流水席,被京城人笑话很久的事情,他可不想自家儿子被人笑话,连忙劝道:“母亲,琏哥儿说的没错,县试和府试是最简单的考试,考中案首算不得什么。”

    贾母不赞同贾赦父子俩的说法:“我们贾家还从来没有人连续两次考中案首。”

    “祖母,我只是考中县试和府试的案首,又不是考中状元。如果京城的人见我们隆重地庆祝,肯定会笑话我们没见过世面。”

    “母亲,上次珠哥儿考上青山书院,大办三天的流水席,被京城的人笑话了很久,说我们贾家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贾赦很耿直地把之前贾珠考上青山书院庆祝的事情说了出来。

    贾母听到这话,一张脸顿时气的铁青:“珠哥儿考上青山书院是件大喜事,当然要好好庆祝。那些人肯定是嫉妒珠哥儿考上青山书院,才故意这么说。”

    贾琏听到贾母这么说,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考上青山书院又不是了不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别人嫉妒的。这个老太太有时候老奸巨猾的狠,有时候又愚蠢无知的狠。

    “母亲,等琏哥儿下次考中院试的案首,考中小三元再庆祝。”

    贾母想了想,觉得大儿子的话有几分道理,就点头赞同了:“好,那就等琏哥儿考中小三元再庆祝。”

    “孙儿一定努力。”

    贾母又拉着贾琏说了一堆话,问他考府试的一些事情,又关心地询问了下他平时读书的情况。

    贾琏早就不耐烦了,但是又不能甩脸离开,只能耐着性子听贾母啰嗦。

    说了半天,贾母这才说完,放贾琏回去。

    贾琏刚走,赖大家的就把王夫人昏倒的事情告诉了贾母。

    贾母听了,一脸不悦:“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贾母以为王夫人是听到贾琏考中府试的案首,气昏的。不知道王夫人是因为心疼钱而昏倒的。

    “幸好大老爷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不然又要闹了。”

    “去把二老爷叫来。”

    赖大家的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了:“老太太,二老爷出去了。”

    贾母闻言,气的一张脸立马黑了下来,但是又舍不得骂小儿子,只能把王夫人骂了一顿。

    “你去看看二太太醒了没有?醒了就让她送些东西给琏哥儿。”

    “是。”赖大家的前往王夫人的院子,王夫人刚好醒了。

    赖大家的先是关心地询问了王夫人的身体,然后把贾母的话带到。

    王夫人听完赖大家的话,一张脸又白了几分,心里很是不情愿,但是她不能忤逆贾母的话。

    “让母亲操心了,我马上就派人把东西送给琏哥儿。”

    把贾母的话传到了,赖大家的就离开了。

    赖大家的前脚离开,后脚王夫人气的又摔碎了不少茶盏。

    周瑞家的怕王夫人怒极了又要昏过去,连忙劝道:“太太,您消消气,不要气坏了身子。”

    “贾琏就是个扫把星。”王夫人一想到自己要赔两万五千两银子,一颗心就疼得厉害,就像是有人拿刀在她的心上乱砍,疼的她快要不能呼吸。

    这段时间为了贾元春进宫选秀,王夫人筹备了不少东西,花了不少钱,公中都快要被她掏空了。

    为了弥补公中的亏空,她就想到去赌坊押注颜景云和明万举考中府试的案首,本想大赚一笔,然后把公中的钱补上去,没想到却是贾琏考中了案首,害她输了,要赔两万五千两银子。

    她手里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仅剩的两千五百银子被她拿去赌坊押注,现在要赔两万五千两银子,她哪里有钱去赔。

    这一切都是贾琏害的,害她赔钱!如果不是贾琏考中案首,她就不用赔钱!

    上次贾琏考中案首,害的珠哥儿被人污蔑,被全京城的人谩骂。这次贾琏又考中案首,害的她赔两万五千两银子。贾琏就是一个扫把星,一个害人的祸害!

    “太太,我们手里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周瑞家的有些急了,因为去赌坊押注的事情是她的男人去办的,如果太太拿不出钱来,他们一家就完了。

    王夫人坐在炕上,快速地转动着手里的佛珠,随后对周瑞家的说道:“你去把之前送来的礼品去当掉。”她没有钱去赔赌坊的钱,就只能把这段时间送给她的礼品拿出去当了,换成钱去赔赌坊的钱。

    荣国府公中的钱被她拿出去堵了,现在又赔了不少钱。为了把公中的钱补回去,王夫人只好把那些送来的礼品都卖了。

    周瑞家的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一颗不安的心瞬间放心了,但是想到这些礼品是别人送来的,当掉恐怖有些不好。

    “太太,会不会不太好?”送礼的人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把他们送来的东西当掉会不会不太好。

    王夫人也舍不得当掉这些礼品,毕竟都是好东西,可是她没有办法,她没有那么多钱去赔钱,只能拿这些东西去换。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反正这些东西,兄长要她退还回去。她现在把这些东西拿去当掉,兄长以为她把这些东西退了回去,就不会怪罪她了,一举两得。

    周瑞家的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了:“太太,全都是拿出去当掉吗?”

    王夫人想了想:“那个玉雕的佛像和玉如意留下,其他的都拿去当掉。”

    “是。”周瑞家的不敢让府里其他人知道,偷偷摸摸地拿送来的礼品去当掉。

    这些人为了讨好王夫人,送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拿去当铺当了不少钱。

    周瑞家的拿出两万五千两去赌坊赔钱,剩下的两万五千两拿了回来交给王夫人。

    王夫人见礼品拿去当掉换成了五万两银子,心里的阴霾终于消散了,不过想到赔出去的两万五千两银子,她的心就在滴血。

    晚上,贾政回来朝王夫人要了一万两银子去赔钱。王夫人没想到贾政也去赌坊押注了,而且没有和她商量,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又拿出一万两银子给贾政。

    当掉礼品换了五万两银子,眨眼间就剩下一万五千两银子,根本不够补上公中的亏空。

    王夫人舍不得从她陪嫁的嫁妆里拿钱填补公中的亏空,只能想其他的办法弄钱来弥补公中的亏空。

    周瑞家的从外面回来,提醒王夫人要去给贾琏送礼,不然贾母又要不高兴了。

    王夫人想到这段时间贾母对贾琏的态度,心里很是嫉恨。虽然不向送贾琏礼品,但是不能不送,让周瑞家的从她的库房里拿出一块玉佩送给贾琏。

    周瑞家的去给贾琏送礼,说了不少讨喜的话,不敢有一丝的怠慢和敷衍。

    从贾琏的屋子里出来,在回正院的路上,周瑞家的在心里琢磨,琏少爷连续两次考中案首,比当年的大少爷还要厉害。如果琏少爷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会把大少爷比下去,到时候……

    突然想到王夫人的手段,周瑞家的吓得打了个冷战。如果琏少爷把大少爷比下去,到时候二太太绝不会手软,就像之前瑚少爷。

    贾琏连续两次考中案首,在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人慕名而来拜访荣国府,想要结识贾琏。尤其是四皇子又一次派人来请贾琏去天下第二酒楼吃饭,更多人想要结识贾琏。

    四皇子得知贾琏考中府试的案首,也是吃惊不小。当看到贾琏写的几幅楹联,心里更新欣赏他。立马派小太监去荣国府传话,让贾琏和上次一样去天下第二酒楼吃饭。

    贾琏因为四皇子的“赏饭”,再次成为京城的大红人,惹得不少人眼红、羡慕。

    荣国府大房的人见他们家少爷被四皇子这么看重,每个人都与有荣焉。二房的人不敢再招惹大房的人,更不敢对大房的人摆脸色。

    贾琏本来不想请贾政去吃饭,怕贾政中途又去蹭饭,就亲自去邀请贾政。

    贾政本来因为输了一万两银子,心里有些不待见贾琏这个害他输钱的侄子,再加上四皇子又不会去酒楼,他就没有去的价值,就找了个身体不舒服的借口拒绝掉了。

    贾琏见贾政不去,心里求之不得,又去请李道清和魏甲申两位先生。贾赦叫人去请贾珍。

    又是在上次的雅座,一群人坐在一起吃着丰盛的大餐。上次贾琏来,还不好意思点太贵的,这次来就不客气了,点了不少最贵的东西。

    本来以为四皇子和上次一样不会出现,没想到四皇子派人请他去王府。

    来请贾琏去晋王府的人是林少雄,是四皇子的贴身侍卫,可见四皇子对贾琏的看重。

    “贾公子,二十四号晋王府将会举办马球大赛,王爷邀请你去做客。”每年晋王府都会举办不少活动,邀请京城的青年才俊参加。马球大赛就是其中一个活动,很受京城的年轻人喜欢。

    贾琏不会打什么马球,不想去参加,但是四皇子邀请他去,他不能不去。

    “请大人帮忙转告四皇子,贾琏一定会准时参加。”

    “贾公子的话,我一定会带到,就不打扰贾公子用膳了。”

    林少雄走后,贾赦他们就不淡定了。

    “四皇子每年都会邀请人参加马球大赛。”贾珍对京城的吃喝玩乐很是了解,“去参加四皇子举办的马球大赛的人都是京城里的青年才俊,有很多都是京城名门世家和勋贵之家的年轻人。琏哥儿能被邀请去参加马球大赛,真是天大的荣幸。”琏哥儿这么受四皇子看重,以后一定能飞黄腾达,他要和琏哥儿维持好关系。

    “四皇子很看重你,你可不要让四皇子失望。”自家学生能被四皇子这么看重,李道清心里非常自豪。

    魏甲申对四皇子的印象非常好,见自家学生被四皇子这么看重,心里也很是骄傲。

    “刚好趁这个机会,你就画一幅打马球的画。”

    贾琏听到魏甲申的话,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下,在心里吐槽道,先生您还真是会见缝插针地布置作业啊。

    “先生,我不会打马球,去了也只能站在一旁。”

    “不会没关系,你只要露个面就行了。”

    “琏哥儿不会,这两天我可以让人教你。”贾珍说道,“我认识的朋友里就有会打马球的。”

    贾琏想了想,如果他去,肯定会被刁难,到时候一定会让他参加打马球。

    “那就麻烦珍大哥了。”虽然学两天学不到什么,但是最起码能了解马球的一些规则什么的。

    “待会我回去就安排。”

    在天下第二酒楼吃完饭,贾琏就跟着贾赦回府了。

    刚到家,就听说金陵来人了。

    “来谁了?”金陵是贾家的老家,没有什么亲戚留在金陵,这个时候是谁来了。

    “是二太太的姐姐,薛姨妈。”赵嬷嬷说道。

    “薛姨妈?”贾琏想了下,知道是谁了,薛宝钗和薛幡的母亲。“她来做什么?”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金陵么,他记得原著里她是带着薛宝钗来京城参加选秀的。

    “二太太的兄长不是升官了么,再加上王家老太太月底要过六十大寿,薛姨妈就从金陵赶了回来。”

    “哦。”贾琏没有什么兴趣,就没有再问什么了。

    “薛姨妈这次来京城,还把刚出生的女儿带来了,听说刚满一百天。”

    “女儿?”贾琏一脸惊讶,脱口而出,“薛宝钗?!”

    “少爷,你怎么知道薛姨妈的女儿叫宝钗?”赵嬷嬷惊诧地问道。

    贾琏被问得一噎,只能打马虎眼地说道:“刚刚回来听到二房的下人说的。”

    赵嬷嬷没有怀疑贾琏的话,准备跟他继续八卦薛家的事情,没想到贾母派人来叫贾琏。

    薛家来人,贾母叫他过去做什么?

    薛宝钗现在还是个婴儿,他对婴儿没有什么兴趣。如果薛宝钗是个能说话能走的孩子,他倒是会有些好奇,原著里的女主之一的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薛宝钗出生了,那么贾宝玉也快要出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