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40章 第四十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贾赦跟上次一样, 给贾琏准备了一大桌的丰盛菜肴。

    看到好吃的,贾琏双眼顿时发光,把贾母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开始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邢夫人今天倒没有什么精神,也没有什么胃口,不像上次贾琏考完县试回来那么开心。

    贾赦倒是胃口不错,和儿子贾琏一样吃的津津有味。

    贾琏吃了一会儿, 就发现邢夫人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犹豫了下, 开口问道:“母亲你怎么了, 身体不舒服?”

    贾赦横了一眼邢夫人,没好气地说:“她就是吃萝卜淡操心。”

    邢夫人有些委屈地说道:“我不是淡操心。”

    贾琏听到两人的对话,就知道府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二婶的娘家人今天来报喜, 说你二婶的兄长升官了,升为京营正节度使。”邢夫人虽然是个妇道人家, 但是也知道京营节度使是多大的官。

    贾赦一脸不屑:“不就是个京营节度使么, 有什么了不起?”

    贾琏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谁, 想了下才知道王夫人的兄长是谁:“王子腾?”

    邢夫人点头:“就是他。王家人今天来报喜, 你没看到你二婶那副嚣张得意地模样,尾巴都快要翘上天去了。老太太也是一个劲地夸, 都把王家夸上天去了。”王家人来报喜的时候, 邢夫人就在当场, 看到王夫人和贾母那副模样, 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大房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把二房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没想到没过几天二房的娘家就升了个大官,二房的气焰又要涨了起来,他们大房又要被二房打压了。

    贾琏一脸若有所思,在脑子里搜索关于王子腾的信息,他记得在原著里王子腾提升到九省都检点,之前好像是京营节度使。看来,之前还是副节度使,现在升为正节度使了。

    京营节度使,掌握京城一带的军队,可谓是手握兵权,类似于现代的一名军政要员,在京城的地位可想而知。

    王子腾升职,掌握京城一带的军权,现在又是四位皇子争夺皇位的特殊时期,他会成为四位皇子拉拢的对象,变成京城的大红人了。王家的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你二婶以后会仗着她大哥在府里耀武扬威,我们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这是邢夫人最担心的地方,老太太本来就偏袒二房,这次二房的娘家还升官,就会更偏心二房了,以后他们大房在府里哪还有什么地位。

    “他王子腾升官,还能插手管我们贾家的事情啊。”贾赦对王子腾升官一事不以为意。

    邢夫人知道跟贾赦说不通,只好求问贾琏:“琏哥儿,你觉得呢?”

    贾琏停下筷子,冲邢夫人安抚一笑:“爹说的没错,王子腾升官,也不会插手管我们贾家的事情。”

    “可是,你二婶……”邢夫人一想到王夫人嚣张地模样,就气的牙痒。“我怕你二婶以后会在公中克扣我们。”

    “她敢!”贾赦板着脸说道,“她要是敢这么做,我就让她没好日子过。”

    邢夫人想到贾赦之前大闹厨房的行为,一颗不安的心稍微安心了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贾琏看了看贾赦和邢夫人,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他们不明白王子腾升为京营节度使代表什么。

    本来胃口很好,听说到这件事情,贾琏也没有什么胃口了,草草吃了几口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赵嬷嬷他们也听说了王子腾升官的消息,心情也都变得非常沉重。

    “少爷,我们以后怎么办?”他们大房的人好不容易过段好日子,没想到没过几天又要被二房欺压了。

    看到赵嬷嬷他们一副世界末日到了地表情,贾琏的嘴角微微抽了下,不就王子腾升官了,怎么他们就一副绝望的模样。

    “二婶的兄长升官,那是他们王家的事情,和我们贾家有什么关系。”

    “可是,二太太会……”赵嬷嬷担心的事情和邢夫人一样。

    “二婶要是为难我们,爹不会善罢甘休的。”贾琏到不担心王夫人在衣食住行上苛待他们,“她虽然掌管府里的一切事物,但是并不是一家之主。荣国府的一家之主是我爹。”希望他这个二婶不要以为她兄长升官了就得意忘形,不然别怪他不客气。

    赵嬷嬷听贾琏这一说,瞬间想到贾赦的脾气,一颗心顿时安心了很多:“少爷说的对,老爷才是荣国府一家之主,二太太再厉害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要睡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难怪那个老太太对他考试回来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王子腾升官了。这老太太还真是势利啊,王子腾一升官,就把他这个孙子丢到一旁了。

    贾琏躺在床上,在脑子里分析如今的形势。皇上没有立太子,四皇子都在争夺太子。不对,准确来说是大皇子和二皇子在争夺太子之位。大皇子十五岁进入军营,立下了不少军功,手握兵权。他肯定看不上王子腾这点京城的兵权,但是也不会白白让给四皇子。

    四皇子虽然有皇后一族的支持,但是却没有任何兵权。如果他想要和大皇子抗衡,那就需要兵权,王子腾就成为了他急需拉拢的对象。

    王子腾手握京城三万兵权,当然无法跟边疆的几十万兵权相提并论,但是他这三万士兵可是守护京城的安全。

    边疆的兵权,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京城的三万兵权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四皇子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拉拢到王子腾,而大皇子为了不便宜四皇子,也会想办法笼络王子腾。

    王子腾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大皇子和四皇子抢着要。

    为了拉拢王子腾,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就会从王子腾身边的下手,王夫人、贾珠、贾元春就是很好的收买对象。

    看来,贾珠从今天起在青山书院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不出贾琏所料,王子腾的升职消息一传出,青山书院的学生立马就对贾珠改变了态度,变得非常热情和友好。

    之前,贾珠因为贾琏考中案首的事情被青山书院的学生污蔑陷害,被众人排挤。虽然后来,贾家散布出阴谋论的传言,还了贾珠的清白,但是贾珠在青山书院的日子依旧被排挤,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他来往。

    这次王子腾升职,青山书院的学生们立马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对贾珠各种讨好。

    贾珠虽然很气他们之前的虚伪,但是现在被他们讨好,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很享受这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

    青山书院发生的事情暂且不提,王子腾升官后,荣国府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这几天,来拜访荣国府的人非常多,至于目的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王夫人这几天收礼收到手软,被人恭维的笑的合不拢嘴。

    二房的下人们仗着这一点,对大房的下人们各种欺压。荣国府的宁静被打破了,大房和二房的关系变得紧张了起来。

    厨房的人想到之前被贾赦狠狠教训的事情就一肚子火,一直记恨在心里,想到这次王夫人的兄长升了大官,就可以为之前的事情报仇,想来大老爷这次不敢再作威作福了。

    厨房的人给大房提供的饭食比之前差了很多,菜不新鲜,还是都是剩下的。

    贾赦气的火冒三丈,带着一群小厮去砸厨房。厨房的人一看到贾赦这个阵仗,吓软了双腿。他们原本以为贾赦看在王子腾升官的份子上,不敢对他们二房做什么。可惜,他们想的太天真了。

    王夫人听说贾赦又去大闹厨房,就气势汹汹地过来,找贾赦论理,还把她的兄长王子腾搬了出来。

    贾赦闻言,一脸讥讽:“王氏,这里是贾家,不是你们王家。你别以为你兄长升了官,就可以在我们贾家耀武扬威。”

    王夫人这几天被来拜访的人恭维的飘了起来,自以为很了不起,不把贾赦他们放在眼里,没想到贾赦竟敢这么大胆对她。

    “你……”

    贾赦一脸嘲讽地看着王夫人:“你是不是觉得你兄长升官了,就可以把我们贾家踩在脚底下么,就可以把我们贾家不放眼里吗?”

    “我没有。”王夫人反驳这句的语气有些心虚,“你不要血口喷人。”

    “荣国府的一家之主是我,而不是你王氏。”贾赦冷冷地看着王夫人,“我们贾家不是你作威作福的地方,你要是想耀武扬威,就滚回王家去。”

    王夫人被贾赦气的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你……”

    贾赦懒得搭理王夫人,吩咐小厮继续打厨房的人。

    王夫人见贾赦这么对她,气的离开了,跑去贾母那里告状。她本以为贾母会为她做主,没想到却被贾母狠狠地骂了一顿。

    “你虽然是王家人,但是你别忘了你是我们贾家的儿媳妇。”贾母对王夫人的得意嚣张很是看不惯。

    “母亲,我……”王夫人觉得贾母不该这么对待她,她的兄长现在是京营节度使,连大皇子和四皇子都要讨好的人,他们这些人怎么敢这么对待她。

    贾母一眼就看出王夫人心里所想:“这里是贾家,不是王家!”这个二媳妇真是上不了台面,兄长才刚升职就在婆家摆起威风来了。“老大打得好,那些奴才没规矩就该惩罚。”说完,对站在一旁的赖大家的吩咐道,“把厨房那些狗奴才都给我卖出去,这种狗仗人势就欺负主子的奴才,我们荣国府要不起,也不敢用。”

    赖大家的见贾母沉着脸,就知道她生气了,也不敢说什么,乖乖去办了:“是,奴婢这就去办。”

    “母亲,厨房的奴才……”王夫人见贾母要把她的人卖出去,连忙求情,可是当她看到贾母冰冷锐利的眼神,吓得不敢再说什么了。

    贾母冷冷地看着王夫人:“我再说一遍,这里是贾家,不是王家!”如果不是顾虑到王子腾升职,贾母早就把王夫人大骂一顿,然后收回她管公中的权利。

    王夫人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传遍全身,哪里还敢在说什么,只能乖顺地点头。

    “记住你是我们贾家的媳妇,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兄长只是升了京营节度使,这个儿媳妇就开始耀武扬威起来,不把府里的人放在眼里。要是王子腾升了更大的官,这个儿媳妇估计也不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

    贾母之所以觉得贾赦做得对,就是在敲打王夫人,让她不要太过于得意忘形,忘了自己是谁。

    赖大家的去厨房,把贾母的话吩咐了下去,厨房的奴才们纷纷磕头求饶,可惜没有任何用。

    贾赦听到这话,喜滋滋地叫小厮把厨房的几个奴才拿出去卖给牙行。

    二房的其他奴才看到贾母和贾赦这么做,吓得胆都快破了,哪里还敢有什么心思,不敢再府里作威作福了。

    赵嬷嬷和丰儿回来把这件事情说给贾琏听,贾琏没有任何意外。

    “奴婢以为老太太会维护二太太,没想到老太太不仅没有偏袒,反而赞成老爷的做法,还把那些奴才卖出去了。”赵嬷嬷虽然觉得痛快,但是心里很不解。

    “老太太不是一向偏袒二太太么,怎么这次没有维护二太太?”丰儿不解地问道。

    “很简单,二婶这段时间的行为惹老太太不快了。”他这个二婶仗着自己的兄长升了职,就以为自己不同了,开始在府里横了起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贾母怎么可能纵容她一直嚣张下去。这里是贾府,可不是王府。

    赵嬷嬷瞬间明白贾琏的意思,赞同地点了点头:“二太太这段时间的行为的确有些过了。”

    “二太太天天显摆,弄得她的兄长好像被封王一样。”丰儿就看不惯王夫人那副小人得志地模样。

    贾琏本以为他这个二婶没有那么蠢,可惜他高看她了,她比他想象中还要笨。

    王夫人被贾母明里暗里教训了一顿,心里很是不服气,就以庆祝哥哥升官为理由回一趟娘家,把这件事器告诉了她的嫂子,她的嫂子和一样气愤,觉得贾母不把他们王家的人放在眼里。

    姑嫂两人就把这件事器告诉了王母,结果被王母狠狠地骂了一顿。不止如此,王子腾回府后得知王夫人回来,也狠狠地把她骂了一顿,还让她把收到的礼品都给退回去的。

    王夫人一听这话就不干了:“为什么要退回去?”那么多好东西,她可舍不得退回去。

    王子腾怒瞪着王夫人:“你不退回去是想让我早点死么。”他被升为京营节度使,本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是由于大皇子和四皇子都要拉拢他,他一个都不敢得罪,弄得他如履薄冰。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止王夫人不明白,就连王子腾的夫人也很是不解。

    “我现在升为京营节度使,手握几万兵权,看似风光,其实处处充满危险。这段时间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来找我,他们是想拉拢我。”

    “这是好事情啊。”王夫人一脸不解地望着王子腾,“大哥被大皇子和四皇子这么看重,是一件好事情啊。”

    王子腾狠狠地瞪了眼王夫人,没好气地说:“你懂什么,不管是大皇子还是四皇子都是我不能得罪。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保持中立,哪一边都不去。你们赶快把那些人送来的礼品都给我送回去。”王子腾还是有脑子的,没有被升职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拉拢他,在别人看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是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他稍微处理不好,就会得罪两位皇子的其中一个,不管是得罪哪一个,他的日子都不好过。

    王夫人很想让王子腾选择四皇子,毕竟四皇子是被皇后抚养长大的,但是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好插嘴政事。

    王子腾很了解自家妹妹,警告她道:“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回去后就把礼品给我退回去。”

    王夫人很怕她这个哥哥,不敢再说什么:“我回去就退。”

    王子腾的夫人就把贾母教训王夫人的事情告诉了丈夫,本想为小姑子讨个公道,没想到被丈夫狠狠地骂了一顿。

    “贾老太太做得好。”王子腾一脸铁青地看着自家妹妹,“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你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客气。”他升为京营节度使,又被大皇子和四皇子拉拢,不知道多少人眼红,想要找到他的错处,拉他下台。

    王夫人被骂的红一双眼,咬着唇,一副委屈地表情。她本以为哥哥会帮她出气,没想到却被狠狠地骂了一顿。

    王子腾看到自家妹妹一副委委屈屈地表情,心里就更加火大,说话不禁有些重:“我要是知道你仗着我做了什么事情,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他这个妹妹从小被宠坏了,做事情没有什么脑子。他以前觉得妹妹这样很可爱,傻人有傻福,反正有他这个哥哥罩着。可是,现在来看,他这个妹妹很有可能做出蠢事来给他惹麻烦。

    “老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妹妹?”

    王子腾看到自家夫人,也不客气地骂了一顿。最后,他去找王母,让王母管一管家里的人,还有下人,让他们不要给他招惹麻烦。

    王夫人满怀希望地回到娘家,结果却被母亲和兄长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心里充满委屈和愤怒,觉得母亲和兄长不把她当做家人了。

    回到家,趴在床上大哭了一顿。

    王夫人赌气,没有听王子腾的话,把之前送来的礼品退回去,而是留了下来。这些都是好东西,送给她就是她的了,她可舍不得退回去。

    王子腾升职一事在荣国府闹出了很大的水花,很快又平静了下来。荣国府的二房下人们也变老实了不少,不敢再耀武扬威了。

    因为王子腾升官一事,贾家除了贾赦一家,没有人关心贾琏府试的成绩。

    府试成绩公布的前一天,贾家其他人终于想起这件事情来。

    王夫人和贾政是关心他们在赌坊的押注,而不是贾琏的府试成绩。贾家所有人都认为贾琏考中府试的案首,所以没有关心贾琏的府试成绩。

    眼看府试的成绩快要公布了,京城一大半的人非常关注这次府试成绩的公布。

    在府试成绩没有公布之前,今晚京城要有很多人睡不着觉了。

    四月十六,是府试发榜的日子。

    巳时,准时公布府试成绩。

    因为有了上次县试的经验,这一次天刚亮王善保和兴儿他们就去发榜的地方等待。

    这次他们去的不是最早的,但是好歹能站到前面,能第一时间看到榜单。

    没过一会儿,公布成绩的地方挤满了人。这次除了考生和家长来看榜单,还有不少去赌坊押注的人。

    王夫人和贾政也派小厮去发榜的地方等待公布成绩,他们这次可是押了不少钱,当然在意这次的府试成绩。

    二房这边是搬着凳子等着去赌坊拿钱,而大房这边都是一副紧张担忧地模样。

    身为当事人的贾琏,要比其他人镇定多了,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关乎他的性命。

    巳时,衙役们准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没有任何墨迹地把榜单张贴在墙上。

    兴儿一眼就看到写在榜单第一的贾琏,顿时高兴地叫了起来:“少爷考中了案首!少爷是案首!少爷是案首!”说完,就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准备回府报喜。

    贾赦听到贾琏考中了案首,开心地像个小孩子一样蹦了起来,不过他嘴里却说着:“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

    贾琏得知自己考中了府试的案首,也激动不已。一是自己的小命保住了,二是自己发了一笔横财。五十两黄金,十比一,他这次要赚五百两黄金。

    大房这边欢天喜地,二房那边却愁云惨淡。

    王夫人听说是贾琏考中案首,气的差点昏了过去,嘴里不停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贾琏怎么可能考中案首?!”一想到自己要赔两万五千两的银子,再也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昏了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