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9章 第三十九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四月十一, 是一个万事大吉的好日子。

    京城的府试正式开考。

    府试的开考时间和县试一样,贾琏在寅时末,也就是五点起来了, 和往常一样先绕着院子跑半个时辰, 然后在家用完早膳, 坐着马车出发去考场。

    在去考试之前,贾琏被赖大家的请到贾母的院子。

    贾琏朝贾母行礼请安, 贾母朝他招招手, 无奈他只好走过去,站在贾母身边。

    贾母拉着贾琏的手,一脸关切地询问了一番, 问他考试的东西带齐了么,吃住的东西有没有忘记带的,又让他不要紧张,好好考。

    千叮呤万嘱咐了一番,贾母这才放贾琏离开。

    两个月前, 贾琏考县试的时候,贾母完全无视, 对他不管不问。而这次考府试,贾母却非常关心和关注,昨天晚上还派人过来送来一些好吃的干粮, 今天离开前还拉着贾琏不断地叮嘱。这两次考试, 贾母的态度是来个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啊。

    王夫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这次贾琏考府试, 昨晚派周瑞家的过来送了些吃的东西,还特意关心嘱咐了几句。

    贾母对王夫人这么做,心里很是满意,这个儿媳妇终于有点脑子了。

    邢夫人见贾母关心贾琏的府试,心里很是高兴和得意,以为贾母看重贾琏。不过,她见王夫人这么关心贾琏的考试,心里很是警惕,总觉得这个弟妹没安好心,在打什么坏主意。

    王夫人送来的吃食,邢夫人没有让贾琏带到考院去。要是吃了拉肚子,琏哥儿就考不成试了。

    邢夫人平时做事和说话没有什么脑子,但是这个时候却又变聪明了,知道考试前,东西不能随便乱吃。

    就算邢夫人不说,贾琏也没有打算吃王夫人送来的东西。虽然这段时间他这个二婶消停了,但是对他们大房的敌意依旧在。上次他考中县试的案首,二婶可是气得不轻,谁知道她会不会在吃的东西里面下药,让他考不了府试。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府试期间,他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这次考府试,两府里的下人不敢再搬着板凳等着看贾琏落榜的笑话。上次想看贾琏落榜的笑话,贾琏却考中了县试的案首,他们被狠狠地打了脸,这次他们可不敢在笑话贾琏不自量力地去考府试。他们这次在猜贾琏能不能再考中案首,不过大多数人觉得贾琏考不中案首。

    和家里长辈辞行后,贾琏坐上马车赶往考院。

    每年参加京城府试的人很多,今年听说有两千人,但是只录取八百人,竞争非常激烈。

    因为今年参加府试的学子很多,所以京城设立好几个考院。贾琏所在的考院叫文清院,据说这个考院的考生大多数是京城本地人,当然也有些外地的考生。

    卯时四刻,也就是六点,文清院的大门打开了。

    和上次考县试一样,所有的考生分成几排排队,一一接受考前的检查。

    贾琏背着包裹,站在队伍里,等待着检查。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好奇地看了看四周,发现黑压压的一片,估摸着他们这个考院有三四百人。这次府试,设立了五个考院,两千人的话,每个考院有四百人。

    上次考县试的时候,贾琏所在的考院都是年轻人,最大的也就是二三十岁。不过这次考府试,贾琏发现队伍中有很多中年人,还有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

    上辈子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五六十岁的老人参加科举考试,他当时觉得太夸张,现在来看一点都不夸张。

    有些人读了一辈子的书,一生都没有考上秀才,那就只能不停地考,直到自己不能考为止。

    贾琏忽然想到一句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读了一辈子的书,却没任何功名,觉得对不起祖宗和家人,在死之前一定要考取一个功名,哪怕是个秀才,也能光宗耀祖了。

    像他这种出生世家的子弟,读不读书对他们来说无所谓,毕竟不读书,他们一辈子也能荣华富贵,不用为吃喝发愁。可是,出生寒门的人,他们把一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读书上面。他们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那就必须考取功名,然后做官。所以,很多人即使老的白发苍苍,也想要继续考科举。

    看到这副情景,贾琏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点。

    很快,轮到贾琏了,和县试一样,把文书和包裹递给士兵检查,然后他再去一旁脱下衣服给另一个士兵检查。

    检查完,士兵把东西还给贾琏,带着他去考场。

    听先生说,县试的前二十名会在一个考场里考试,并有主考官亲自监考。

    主考官亲自监考,这是荣誉,也是压力。不过,对贾琏来说,谁监考都一样,没有什么压力不压力的。

    贾琏的号房果然是第一个,毕竟他是县试的案首。

    二十个号房,有一半人来了,还有一半人没来,估计还在外面排队。

    贾琏一走进来,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看他的目光有好奇、探究、羡慕、敌意,各种目标钉在他身上,这让他有些不自在。但是,他是案首,不能露怯。贾琏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的号房,把带来的东西放了下来。

    看了看他要呆三天的“小牢房”,依旧简陋,但是却非常干净。还有个窗户,太阳出来的时候,还能晒晒太阳,比之前县试的号房好多了。

    阳光好,又透风,又干净,贾琏很满意他这个号房。

    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放好,贾琏开始打量其他的号房,发现只有他的号房上面有一扇窗户,其他的没有,心里莫名地觉得很爽,这大概就是案首的福利了。

    贾琏看向他的右边,看到了他这次考案首的竞争对手之一的颜景云。

    这个颜景云长相清秀,一张脸非常苍白,眉宇间有股羸弱的气息,看来身体不是很好。

    至于,县试第三名的明万举,还没有来,估计还在外面排队。就在贾琏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人走了进来,身体挺拔,身材结实,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长相英俊,大步走来,器宇不凡,一看就知道出身名门。

    贾琏猜想这个人是谁,没想到这人直接走到第三个号房,让他非常诧异。明万举是殿阁大学士的外孙,他以为明万举跟其他读书人一样,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这个明万举这么魁梧,不像是读书人,反而像军人。

    看过了自己的两大竞争对手,贾琏就收回目光,乖乖坐在桌前,等待考试开始。

    没过一会,他对面号房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坐在他对号房的人,也就是这次县试的第十一名的人,不是别人,是之前考县试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连根生。

    看到熟人,贾琏友好地朝连根生笑了笑,没想到他们这么有缘,又坐在彼此对面。

    之前考县试的时候,贾琏就注意到连根生,考试的时候连根生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就猜到他的成绩应该不错,没想到还真的被他猜中了。

    连根生倒是对再次见到贾琏没有什么反应,毕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还是朝贾琏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了。

    很快,人都到齐了。接着,主考官来了。

    京城的府试,主考官是礼部官员。而,其他地方的府试的主考官是知府。

    这位主考官看起来四十多岁,虽然长相一般,但是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很儒雅。

    主考官进来朝贾琏他们点点头,然后就坐了下来。

    辰时四刻,也就是八点,府试的第一场考试正式开始。

    贾琏拿到试卷,先是把试卷从头到尾的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被油墨弄模糊地地方,有没有缺字少字的地方,有没有破顺的地方。

    检查完试卷没有问题后,贾琏又从头到尾把题目扫了一遍,发现题目不是很难,心里松了口气。提起毛笔沾了墨水,开始认真地答题。

    整个考场鸦雀无声,只有主考官走动的脚步声。

    主考官亲自监考,当然要在考场巡视,还时不时停下来看考生答题。

    身为县试的案首,贾琏受到了主考官的强烈关注,经常停留在他的面前,看到他试卷上的答案,不时地点头、捋须、摇头,似乎对他的答案感触颇深。

    发生在贾琏身上的事情,也同样发生在颜景云和明万举身上。这两人的家世太牛逼,主考官怎么可能对他们视而不见。

    主考官经常在贾琏、颜景云、明万举三人面前停下,停留的时间也非常长。这三人却对主考官视若不见,无比淡定地答卷,不像其他人,主考官一靠近,就紧张害怕到双手发抖。

    颜景云和明万举出生名门,什么事情没见过,他们对主考官的靠近毫无反应,主考官还能理解,可是,见贾琏对他的靠近一副无比镇定地模样,他就有些惊奇了。听说这孩子今年才十一岁,看到他居然一点都不害怕,还真是让人意外。

    贾琏要是知道主考官的想法,肯定会嗤笑一声,他上辈子经历过大大小小地考试,早就对监考老师麻木了。

    府试的考试内容和县试差不多,先是考四书五经,各种填空题和问答题,不过考的范围要比县试广。不过,这对贾琏来说不是事。

    两个时辰后,考试结束,士兵把考卷收了上去,考生们可以休息了,但是不能离开号房。

    贾琏站起身,活动了下身体,然后拿出精致可口的糕点和肉干吃了起来。吃完就在铺好的床铺躺了下来,准备睡个午觉,这样下午才有精神考试。

    即使是休息时间,整个考场依旧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吃东西和看书的声音。

    下午,未时四刻,也就是两点,考试开始。

    这场考试的最后一题,题目是一首诗,然后根据这首诗来一篇文章。

    这首诗是杜浦的《春望》,贾琏对它有印象,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学过,这是一首亡国诗。

    想了一会儿,心里有了方向,贾琏就提笔写了起来。

    主考官来到贾琏的面前,看到他正在写的文章,没看两句就被吸引了,等到贾琏写完文章,他还没有走。

    贾琏搁下笔,抬头准备活动了下脖子,看到主考官站在他的面前,神色复杂,这让他心里很是疑惑,他写的不好?

    把自己刚才写的文章仔细地看了一遍,贾琏觉得自己写的很不错,没有什么问题,就懒得管主考官刚刚那个复杂的表情。

    主考官见贾琏写好就转身离开了,去颜景云身前停了下来,看到颜景云写的文章,微微地点了下头。接着又去明万举的身前,看了明万举写的文章,他一会点头,一会捋须,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贾琏把考卷从头到尾地检查了几遍,反复确认没有问题,就开始发呆,等待考试结束。其实,他并不是在发呆,而是在脑海里翻阅书籍。

    酉时,考试结束,士兵把考卷收了上去,接着给他们发热水,好让他们晚上方便洗漱。

    吃着糕点和肉干,贾琏无比想念前世的泡面。吃泡面比吃干粮强。吃完看了书就睡了,考场依旧安安静静,没人说话。

    第二天,考试依旧,考的内容不难,贾琏能轻松应对。

    第三天,考试照旧,没有什么难度。

    第三天最后一场考试的最后一题是楹联。

    先是填空题,有了上联,你就要对下联。给了下联,你就要对上联。

    府试之前,贾琏在系统找到了一本对联大全,而且把它全部背了下来,所以难不倒他。

    下面一道题是写两幅同字异音的楹联。

    同字异音,也就是多音字了,这个好写。

    贾琏在考卷上写到:

    上联: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下联:种花种好种种种种成种种香

    上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下联: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再下面一道题是写两幅回文倒顺的楹联

    贾琏想了下,提笔写到:

    雾锁山头山锁雾

    天连水尾水连天

    凤落梧桐梧落凤

    珠联璧合璧联珠

    最后一道题,给了两个词语,第一个词语是“望江”,第二个词语是“白塔”。

    贾琏看到这个题目沉思了一会,不知道望江和白塔有什么寓意,只能把望江和白塔写到楹联里。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印月井 ,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大东西

    淡水湾,苦农民,戴凉笠,弯酸腰,顶辣日,流咸汗,砍甜蔗,养妻教子育儿孙

    写完,贾琏又见主考官站在他的面前,不过这次没有神色复杂,但是涨红着一张脸,看着他的眼光充满赞赏。看来,他这几幅楹联写的不错,那他心里就放心了。

    酉时,考试结束,三天的府试彻底结束了。

    贾琏这次不像县试那样,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离开,这次他不急了,收拾好东西,走出号房,跟对面的连根生打了声招呼。

    “你好,连根生。”

    连根生没想到贾琏记得他的名字,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朝贾琏点点头:“贾公子。”

    “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又在彼此的对面。”

    “恩。”

    “希望下一场考院试的时候,还能坐在你的对面。”

    连根生听到贾琏这么说,心里有些诧异,这位贾公子对自己能参加院试很有信心,不过也对,这个贾公子是县试的案首,能考过府试很正常。

    贾琏见连根生沉着脸,心里咯噔了下,试探性地开口问道:“对自己参加院试没有信心?”

    连根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贾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抬手拍拍连根生的肩膀,鼓励道:“我相信能在院试看到你。”

    连根生听到这话,对贾琏扯出一个小弧度:“承你吉言。”

    “我在下一场院试等你啊。”

    “好。”

    和连根生聊了一会儿,贾琏就离开了。出去的时候,发现颜景云和明万举被人团团包围了。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近一看,原来这些人是在讨好他们。

    也对,颜景云是太师的小孙子,是皇后的亲侄子。明万举是殿阁大学士的小外孙。这两人平时别说结识,就是连见面都难见到。这次能和他们在一个考院,大家当然不会错过机会,想办法和他们拉近关系。就算不能拉近关系,让这两位记住自己的名字也是不错的。

    颜景云和明万举被人团团围住,不仅没有一点不耐烦,反而面带微笑。贾琏本来以为以他们两个人的身世,不会给这些讨好巴结他们的人好脸色看,看来是他想错了,这两人的修养很好,不愧是名门世家的人。

    身为县试的案首的贾琏,却没有人问津。虽然贾琏的家世也不错,但是和颜景云和明万举比起来,那就相差太远了。再说,大家都认为这次府试的案首在颜景云和明万举两人之中,自然去讨好他们。

    没被人讨好巴结,贾琏不觉得有什么,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明万举叫住了。

    “贾兄!”

    听到贾兄这两个词,贾琏脚底差点一滑,在心里吐槽道,姓贾就是不好听。

    明万举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走到贾琏面前,笑着对他打招呼:“贾兄。”

    贾琏抬手做了个揖:“明公子。”人家叫他贾兄,他可不敢叫人家明兄。

    “贾兄,不需这么客气,直接唤我名字就好。”

    贾琏在心里呵呵笑了声,他可不敢直接叫他名字。

    “不知道明兄叫我何事?”不能直接叫名字,但是也不好再叫明公子,只能称呼明兄。

    明万举爽朗地说道:“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和贾兄打招呼,认识一下。”

    贾琏闻言,眼里划过一抹诧异,他以为明万举找他会问他考的怎么样,或者向他挑衅说他这次考不中案首,没想到只是单纯地打招呼。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丑陋了。

    “明兄真是爽快。”

    “贾兄,我很喜欢你之前做的诗词,有机会的话想和贾兄讨教。”

    贾琏连忙摇头:“明兄说讨教就折煞我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

    “就凭贾兄写的几首诗词,就能看出来贾兄才华横溢。”

    “不敢当不敢当,我的几首诗词都是碰巧,没有什么才华。”

    “贾案首太谦虚了。”其他人说道。

    明万举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有机会请贾兄一叙,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明兄慢走。”

    其他人见明万举走了,也都慢慢离开了。

    颜景云早在明万举跟贾琏打招呼的时候就走了。他没有像明万举那样跟贾琏打招呼,一是因为他这个有些内向,不喜欢主动和别人结识。二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以他的身份完全不需要去和贾琏打招呼。再说,贾琏没跟他打招呼,他怎么可能先去跟贾琏打招呼。

    这次贾赦也来接贾琏,见儿子精神不错,心里就放心了。

    贾琏一上车,就躺在马车上的软褥上:“终于解放了。”坐三天牢的滋味可真的不好受。尼玛,古代考试就跟受刑一样,太遭罪了。

    “家里给你准备了不少好吃的。”贾赦见上次县试,儿子回来就跟饿死鬼一样拼命吃东西,很是心疼和同情。这次特意让府里的厨房少了不少好菜。

    一想到待会回家能吃到好吃的,贾琏有了些精神:“那就好。”

    “考的怎么样?”

    “还不错。”

    “能考中案首吗?”这是贾赦最关心的问题。

    “有可能。”贾琏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但是不能确定自己能考中案首。

    “你要是考中案首,我就赏你东西。”

    “赏什么?”

    “你想要什么?”

    贾琏想了想,他好想什么都不缺:“我要是中了案首,你就把你在赌坊赢得钱分给我一半。”

    贾赦一听这话,一张脸顿时黑了,怒瞪着狮子大开口的儿子:“你小子还真是敢要。”

    “毕竟有我的一半功劳。”

    “你要是考中案首,给你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贾琏鄙视地看着贾赦,“真是小气!”

    “嫌少,一分钱都不给你。”这小子还真是不客气,给他一千两居然还嫌少。

    “一千两就一千两吧。”他要是考中案首,也能大赚一笔,到时候利用这笔横财去做生意。

    在离开贾家之前,他得攒一些钱。以后离开了,也不会被饿死。

    在有权之前,还是先有钱,不然没有安全感。

    回到家,贾琏就先去洗澡,洗好后就去贾赦那里吃饭。

    贾琏以为他回来,贾母会叫他去吃饭,没想到却没有。不吃饭,也会把他叫过去问问考试的情况,可是也没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