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7章 第三十七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三月, 草长莺飞,阳光明媚, 是个出行的好日子。

    贾母带着两个儿媳妇和两个孙子去京城西山的福灵寺烧香祈福。

    福灵寺是京城有名的寺庙, 祈愿很是灵验,来这里烧香祈福的人很多。

    烧香前, 贾母还特意要求两个儿媳妇和两个孙子提前三天沐浴吃斋,这样才会有诚意, 佛主和菩萨才会保佑。

    一大早, 天刚亮,贾琏他们就出发了。他本想和小厮一样骑马, 但是贾母说他年龄小, 要是路上碰撞到什么,受伤了就不好,就不让他骑马。

    贾琏无奈只好坐马车, 他和邢夫人一辆马车。王夫人和贾元春一辆马车,贾母和赖大家的一脸马车。

    半个多时辰后,贾琏一行人终于抵达西山。

    西山不是很高, 但是也不矮, 贾琏目测了下海拔大概有七八百米,福灵寺在西山的半山腰,要想上去有些不容易。

    贾琏他们到达西山不晚,大概早上六点多, 可是西山脚下却来了不少人。

    贾母拒绝让人抬上福灵寺, 要自己一步步的走上去, 这样才有诚心。王夫人他们只好跟着贾母一起爬上去。

    贾琏一边爬山,一边四处打量四周。在通往福灵寺的阶梯两旁,挤满了各种卖小商品的摊子,琳琅满目,非常地热闹。

    邢夫人见贾琏好奇地四处张望,笑着对他说:“琏哥儿要是喜欢,待会烧完香下山的时候,就买几样东西回去。”

    贾琏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了脸:“我不是想要,就是随便看看。”

    贾母被贾琏窘迫地样子逗笑了:“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贵在精巧有趣,琏哥儿要是喜欢,就多买一些回去。”

    王夫人笑着打趣道:“琏哥儿到底还是个孩子,看到好玩的东西就走不动路了。我那里有不少精巧稀奇的小东西,等回去了就派人给琏哥儿送过去。”

    贾琏见王夫人对他这么好,这么大方,很是受宠若惊,婉拒道:“谢二婶,不过我就是看看,并不是想要。”他只是对古代的商品好奇而已。

    “你就不要跟二婶客气了。”

    “琏弟要是想要,我那里也有不少,回去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贾琏:“……”这母女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几人继续往上爬,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尤其是贾琏,长得好看,又一身华贵,惹得不少人关注他。

    很多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到他,都微微红了脸,纷纷猜想这是哪家的小公子,这么俊俏。

    还有人上来搭讪,问邢夫人他们是哪家的,听说是荣国府的,就猜到这个精致好看的小公子就是前段时间考中案首的贾琏了,顿时投放在贾琏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

    饶是贾琏再淡定,被一群人用发光的眼神盯着,他也受不了,很是不自在。

    邢夫人打趣道:“我们家琏哥儿真是受欢迎,看来以后不用担心琏哥儿找不到好媳妇了。”

    “母亲!”贾琏无奈地叫了一声。

    贾母笑着说:“我们家琏哥儿长得俊俏,就是讨人喜欢。”琏哥儿是他们贾家长得最好看的孩子,就连元春都不及琏哥儿。

    王夫人听到贾母这么说,心里很是不爽,心想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贾琏对于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满意的,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是看脸的世界,有一张好皮相会方便很多。

    “幸好琏弟是男孩子,要是妹妹,我一定会嫉妒的。”贾元春揶揄道。

    贾琏:“……”这是在夸他,还是在贬他。

    一行人说说笑笑,走走停停,花了不少时间才爬到福灵寺的门口。

    寺庙红墙黑瓦,古朴又庄严,掩映在茂林苍郁中,只是站在大门口就能感受到一股肃穆气息扑面而来,顿时让有些昏沉的脑袋变得清醒。

    今天来进香的人真不少,大门口挤满了人,却没有一点吵闹。佛门是清静之地,没有人敢大声喧哗。有的衣着华贵,有的衣着朴素,还有的衣着简陋,不管是有钱人,还是穷人,来这里烧香,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虔诚。

    贾琏敛了敛心神,让自己严肃点,跟着贾母他们走进寺庙,直奔大雄宝殿。

    来到大雄宝殿,一行人跪在蒲团上,恭敬地磕了三个头。

    这次来烧香的主要目的是为贾元春下个月进宫选秀祈福,贾母拜完佛就让贾元春去抽签。

    贾元春上山的时候还戴着帷帽,进了寺庙就把帷帽取下来了,不然就是对佛主大不敬。她跪在佛像前,双手拿着签筒轻轻地摇了摇,表情非常虔诚。

    啪嗒的一声,有一只签从签筒里掉了出来,贾元春捡了起来看了看,似乎不太明白签文的意思,然后站起身把签拿给一旁的解签大师。

    贾琏好奇贾元春抽了什么签,就凑上前去看。

    解签的大师看了看签文,神色若有所思。

    王夫人一脸紧张地问道:“大师,我女儿抽的是上上签,还是下下签?”

    贾母见解签的大师微微蹙了下眉头,她的心头跟着微微沉了下,神色不安地问道:“大师,可是不好?”

    解签大师见贾母他们一脸担忧不安地模样,朝她们安抚一笑:“不是下下签,是个上签。”大师把签文讲解了一番。

    贾琏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大概意思能听明白,那就是贾元春心中所想的事情能实现。

    听完大师的讲解,贾元春她们一脸喜色。这次她们来烧香祈福,就是为了四月份进宫选秀一事。如今抽到一个心想事成的签,那么四月的选秀肯定能成功。

    贾母和王夫人捐了不少香火钱,又帮贾元春求了个护身符。

    “琏弟,你下个月要考府试,怎么不求个签?”贾元春求了个好签,心情顿时变得跟外面阳光一样灿烂明媚。

    “对啊,琏哥儿赶快求个签。”邢夫人见贾元春求了一个好签,心里有些嫉妒,希望贾琏也能求个好签。

    贾琏摇摇头拒绝:“我就算了。”他不太相信这个,他会用自己的实力通过府试。

    解签大师突然说道:“这位小公子的面相非常好,将来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

    听到大师这么说,邢夫人双眼顿时发光,神色有些激动地问道:“大师说的是真的吗?”

    解签大师双手合十,神色真诚:“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邢夫人听了这话,满脸喜悦,连忙向大师道谢:“谢谢大师的吉言。”

    贾母心里非常震惊:这位解签大师不仅解签非常准,看相也十分擅长,他说琏哥儿将来是大富大贵之人,那肯定没错。

    “大师说的大富大贵是?”

    解签大师看了看贾琏,微微一笑,神秘莫测:“小施主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贾琏一脸惊讶:这个大师说他以后大富大贵,是不是说他以后肯定能位极人臣?

    贾母闻言,瞳孔猛地紧缩了下,神色愕然:琏哥儿将来不仅大富大贵,还有一番作为!

    王夫人听了这话,心里是拒绝相信的,贾琏将来怎么可能会有一番作为?这个大师一定是为了讨好他们,故意说些好话。

    贾元春也不相信解签大师的话,但是这位解签大师的话很准,又不能不信。

    邢夫人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幸好想起来这是在佛门,不能大声喧哗,不能失态,硬生生地把心里的喜悦压了下去,朝解签大师行了个礼:“谢谢大师的吉言。”

    贾琏也朝解签大师行了个礼:“谢谢大师的吉言。”

    解签大师单手行礼:“阿弥陀佛,施主客气了。”又有人抽了签,解签大师去解签了。

    “琏哥儿,你刚刚应该抽个签,请大师帮你详细解签。”邢夫人很想知道贾琏以后会如何大富大贵。

    “今天主要是来给大姐祈福的,我就不凑热闹了。”

    王夫人想到女儿刚刚抽的签,心情顿时变好了:贾琏以后大富大贵又怎样,她女儿以后会是妃子,不仅会大富大贵,还会无比尊贵。

    贾母想到孙女的抽的签,也是满脸笑容:“时间还早,我们听圆慧大师说一会佛经再走。”

    “母亲,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贾琏对听佛经不感兴趣,不想去凑热闹:“祖母,孙儿第一次来这里,想四处看看,就不和你们去听佛经了。”

    贾母知道小孩子玩心重,静不下心来听佛经,也不勉强贾琏:“那你自己注意点,千万不要走丢了,更不要受伤。”

    “孙儿会注意的。”贾琏带着兴儿他们离开了,准在福灵寺四处走走看看。

    ”少爷,福灵寺后山的风景很美,要不我们去那里看看?”

    “走,那就去后山看看。”

    兴儿带路,很快就到了后山。

    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粉红,没想到福灵寺后山种了一片桃树,此时桃花盛开,后山变成了一片粉红色汪洋。

    “少爷,这里的风景不错吧?”兴儿邀功地问道。

    “是不错。”贾琏仔细一看,发现这后山还种了不少樱花树。

    贾琏带着兴儿他们走进桃林,发现桃林里有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不过为了避嫌,男女是分开的。

    有不少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摇着扇子,在桃树下吟诗作对,好不风流雅致。不远处的桃林传来一阵阵娇笑声,好不欢快惬意。

    “少爷那边人多,我们要过去吗?”兴儿指着桃林前面的一个凉亭,那里站满了不少年轻公子,好像正在吟诗作赋。

    “不去。”那些人是故意在那里吟诗作对,装作一副很有才华的样子,是为了吸引不远处的小姐们。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少爷,那我们去哪里?”

    贾琏看到前面一片粉红色树林是樱花树,那里人比较少。

    “就去前面的樱花林吧。”

    “好嘞。”

    果然,樱花林没有多少人。桃花自古有姻缘的寓意,所以年轻男女喜欢在桃花林里玩耍,希望能遇到有缘人,得到一份好姻缘。

    贾琏发现樱花林有一个非常粗壮的樱花树,三四个人合抱起来都抱不住。

    忽然明白为什么前世的岛国小日本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樱花了,因为实在是太美了,美得绚丽多姿。

    可惜,没有相机,不然一定要把这么美的景色拍下来。

    贾琏朝那颗粗壮的樱花树走去,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树的背面有一个小萝莉。

    小萝莉一身粉红,坐在樱花下,津津有味地吃着东西。

    “这是哪家的小姑娘,怎么就一个人在这里?”兴儿忽然出声,打断了正在吃糕点的小萝莉。

    小萝莉听到有人在说话,抬起头望了过去,看到站在树下的贾琏,直接呆住了,瞪大着双眼怔怔地看着贾琏。

    贾琏这才看到小萝莉的长相,肉呼呼地小脸红扑扑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秀美挺立地鼻梁,犹如樱花般地粉红小嘴,嘴角边沾着不少糕点碎屑,一脸呆呆地模样,煞是可爱。

    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在,只有小萝莉一个人在这。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家人呢,走散了?”

    小萝莉连手中美味的糕点也忘了吃,睁大着一双杏眼,呆呆地望着贾琏。

    见小萝莉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盯着他看,半天没有反应,贾琏只好蹲下身,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回神了。”

    小萝莉终于回过神了,一张白皙地小脸顿时变得通红,羞得低下头不敢看贾琏。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家人呢,是不是走散?”这小萝莉一身衣服光滑华丽,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估计因为贪玩才偷偷跑到这里,或者和家人走散了。

    小萝莉低着头,偷偷地看了眼贾琏,见贾琏正在望着她,立马又低下头。

    兴儿见贾琏问了半天,这个小丫头一句话都不说,不由地猜测道:“少爷,这小丫头不会是哑巴?”

    小萝莉听到这话,立马抬起头反驳:“我不是哑巴。”说完,咬着唇,怯怯地望着贾琏,“我是迷路了。”

    “迷路了?”

    小萝莉点点头,小声地说:“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贾琏微微皱了下眉头,对兴儿吩咐道:“你去附近问问,看看谁家丢了小孩。”

    “是,少爷。”

    贾琏看了看小萝莉,这个小丫头和家人走散了,也不着急,居然还有心情吃糕点,还真是心大,也不怕被别人拐走。

    小萝莉一双眼好奇地看着贾琏,但是又因为贾琏长得太好看,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见小萝莉一直偷看他,贾琏不由地失笑:“你看我做什么?”

    小萝莉见自己偷看被抓到,一张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了,紧张地把手里的糕点都捏碎了。

    “你怕我?”

    小萝莉摇摇头,怯生生地说:“不怕你。”

    贾琏见小萝莉长得太可爱,秒变怪蜀黍,想逗弄她一番:“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小萝莉咬了咬唇,糯糯地说:“你长得好看……”这个小哥哥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哥哥。

    贾琏被小萝莉这番话逗笑了:“哈哈哈……”

    小萝莉听到贾琏的笑声,抬头望了过去,见贾琏一笑变得更加好看,不由地又看呆了。

    “你也很可爱。”

    小萝莉听到贾琏夸她可爱,并没有高兴,皱着一张肉嘟嘟地小脸,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就是可爱吗?”哥哥说别人夸她可爱,是因为她长得胖,而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这个漂亮的小哥哥说她长得可爱,是不是嫌弃她长得不漂亮。

    贾琏不知道小萝莉心里想什么,点点头说:“恩,你长的胖乎乎的,很可爱。”

    听到胖乎乎三个字,小萝莉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贾琏见小萝莉突然大哭,心里吓了一跳,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慌乱地安慰道:“你怎么哭了?不要哭啊……”这小萝莉好好地怎么哭了起来,他又没有欺负她,也没有说她长得丑。

    小萝莉哭的非常大声,也哭的非常难过,小脸上挂满了泪水。

    贾琏一脸惊慌:“你别哭啊……”别人看到这副情景,还以为他欺负她呢。

    小萝莉没有张着嘴大哭,咬着唇抽抽噎噎,表情非常委屈和难过。

    “小姐、小姐、小姐……”不远处传来几声焦急地呼喊声。

    “是不是你家人来找你了?”

    小萝莉听到熟悉的声音,轻轻地点了下头。

    贾琏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递给小萝莉:“别哭了,把眼泪擦一擦。”

    小萝莉伸手接过手绢,见是一块淡色手绢,上面绣着几棵竹子 ,右下角还绣着一个“琏”字。

    “小姐!”一声充满惊喜的声音靠近,只见身着一身绿色衣裳的年轻女子匆匆地跑了过来,然后把小萝莉紧紧抱在怀里,“小姐,奴婢终于找到你了。”说完,松开小萝莉,见自家小姐满脸泪水,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一边说,一边伸手检查小萝莉的身体。

    “绿琴,我没事,没有受伤,没有哪里疼。”

    “那你怎么哭了?”

    “因为……”小萝莉说着,抬头望着贾琏。

    绿琴顺着自家小姐的目光望了过去,这才发现贾琏的存在,看到贾琏时不由地怔了下,在心里惊叹道,这是谁家的小公子,长得真是好看。

    贾琏做了个揖:“这位姑娘,抱歉,好像是我不小心惹哭了你家小姐。”

    绿琴一听这话,立马站起身,凶狠地瞪着贾琏:“你欺负我们家小姐呢?”

    贾琏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见她一个人在这里就过来问她是不是和家人走丢了,她忽然就哭了。”贾琏想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这个小萝莉了,好好地说哭就哭,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哪怕还是个小丫头。

    绿琴不相信贾琏的话,转头望向小萝莉求证:“小姐,他说的可是真的?”

    小萝莉站起身拉着绿琴的袖子,一脸委屈地说:“他说我胖乎乎的。”

    绿琴这下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哭呢,狠狠地瞪了一眼贾琏:“谁让你说我家小姐胖乎乎的?”

    贾琏瞬间明白过来,一脸哭笑不得:“我说你家小姐胖乎乎的很可爱,没想到会惹她伤心。”

    绿琴也觉得自家小姐很可爱,但是小姐不喜欢别人说她可爱。

    贾琏朝小萝莉赔礼道:“这位小姐抱歉,是我唐突了。”

    绿琴见贾琏这么有礼,也不好再追究了:“下次不能在对我家小姐无礼了。”

    “一定。”

    “少爷。”兴儿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少爷,我问了半天,也没有人说走丢了孩子。”刚说完,才发现绿琴的存在,“她是谁啊?”

    “她是这位小姐的奴婢。”贾琏看向绿琴,多嘴提醒了一句,“下次不要这么疏忽,小孩子走丢很危险的,如果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多谢小公子提醒。”绿琴朝贾琏行了个礼,“也多谢小公子对我家小姐的照看。”

    “没什么,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公子慢走。”

    小萝莉见贾琏要走,不由地走上前一步,想要开口叫住贾琏,但是又不好意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贾琏慢慢走远。

    绿琴望着贾琏离开的背影,在心里感叹道,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公子,长得好看又这么有礼,等他长大了不知道会迷住多少姑娘。

    小萝莉望着贾琏的背影,一双杏眼泪光点点,拉了拉绿琴的袖子,问道:“绿琴,我是不是很胖?”

    “小姐一点都不胖。”

    “我是不是不好看?”那个小哥哥只说她长得可爱,并没有说她长得漂亮。

    “没有,小姐长得非常好看。”

    小萝莉咬了咬唇,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地决定:“我以后再也不吃糕点了。”

    “小姐,好好地怎么不吃糕点了?”

    “我想变得好看。”如果她一直吃糕点,就永远都是胖乎乎的,不好看。

    已经离开的贾琏不知道小萝莉因为他的一句话舍弃了最爱的糕点,想要减肥变漂亮。

    小萝莉的事情,贾琏很快就抛之脑后了,又四处逛了逛看看,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找邢夫人她们汇合。

    一行人在福灵寺吃了一顿斋饭才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贾母一直在思考解签大师对贾琏说的那番话。她不是王夫人,小心眼地不愿相信大师的话。

    如果琏哥儿将来必有一番作为,那么她得好好地想一想。

    她是疼爱珠哥儿,希望珠哥儿以后能将荣国府发扬光大,但是琏哥儿要是有出息,让荣国府发扬光大,她也不介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