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6章 第三十六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什么叫老奸巨猾, 贾琏算是在贾母身上见识到了。果然, 姜还是老的辣。

    因为贾母搞这么一出寻死的闹剧,贾赦父子俩哪还能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贾政夫妻俩本来就心虚,现在就顺着贾母这么一闹,也就偃旗息鼓了。

    虽然大房和二房不闹了,但是贾珠的名声还是毁了, 如果再不挽回拯救,就彻底完了。

    贾母安排人去外面散布阴谋论的消息,说有人嫉妒贾琏的才华,就先故意散布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两首词的谣言, 没想到贾琏考中了案首,之前的谣言不攻自破,随即他们又散布贾珠嫉妒贾琏的谣言,挑拨贾珠和贾琏之间的关系,这些人用心险恶,想一举两得毁了贾珠和贾琏两兄弟。

    这一消息立马传遍整个京城, 大部分人还是信服这个传言, 毕竟贾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才华,怎么可能不招人嫉妒。

    京城的舆论风向瞬间改变了,变成同情贾珠和贾琏两兄弟了。至于贾珠和青山书院的学生一起讨伐堂弟贾琏买词, 那是他听信了谣言, 不怪他。他的名声勉强是捡回来了。

    贾珠放假回来的时候, 特意去向贾琏道歉, 为之前听信买词的谣言赔礼, 姿态放得很低,态度也非常真诚。

    贾琏心里倒有点佩服贾珠的脸皮了,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明明从云游道士那里买词的谣言是他们一家人散布的,居然好意思说自己听信谣言,误以为他真是从道士那里买词。

    呵呵呵,眼神愧疚、神色羞愧、态度真诚,贾珠的演技跟老太太有的一拼,放在现代去演戏,妥妥地影帝啊,秒杀一片小鲜肉。

    人家把姿态放的这么低,就差给他跪下来了,他不想原谅都不行。

    “大哥,这都是别人的奸计,故意挑拨我们兄弟之情,我没有放在心上。”不就是演戏么,他也会。

    贾珠听到贾琏这么说,神色更加愧疚了,一双眼微微泛红:“琏弟,我……”

    “大哥,我们是一家人,应该彼此信任,希望你们下次不要轻易相信谣言,中别人的诡计。”贾琏这句话说给贾珠听的,也是说给贾母他们听的。

    “大哥惭愧。”

    贾母非常赞同地点了下头,说:“琏哥儿说得对,我们是一家人,要彼此信任,不要随意相信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贾琏听了贾母这话,在心里冷笑两声,呵呵,这话她说也不脸红。

    王夫人顺着贾母的话,说:“母亲说的是。”

    “这次的事情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犯了。”贾母重重地叹了叹气,“唉,散布谣言的人实在是太歹毒了,要毁了我们荣国府啊。”

    “幸好祖母及时发现。”贾珠拍了个马屁。

    “以后啊,你们兄弟两个要互相信任,互相帮助,那些人就害不了你们。”

    “祖母说的是。”贾珠和贾琏一副受教地样子。

    谣言一事就这么揭过了,没有人在提这件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这以后,荣国府的大房和二房一片和谐,整个府里的气氛非常安宁。

    “少爷,老太太刚刚让人送来不少绸缎,说天气暖和了,给你做几件新衣服。”

    贾琏接过丰儿端过来的茶,这茶是六安瓜片,是贾母特意让人送过来给他的。从那天后,贾母好像变了一个似得,对他这个孙子非常关心,经常派人来给他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玩的。每天早上去给她请安,对他亲亲抱抱、嘘寒问暖,很是关怀,弄得他接受不了。这偏心眼的老太太忽然转性,是什么意思?补偿他?

    “那就做吧。”老太太送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少爷,老太太这段时间对你很是关心。”赵嬷嬷觉得谣言那件事情,老太太明显偏心二房,让他们大房不要再计较,这让她心里很是替少爷不平。但是,最近这段时间老太太对少爷各种关心,这让她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关心?”贾琏微微挑起眉头,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丰儿说道:“我觉得老太太是在补偿少爷,不像是真正的关心少爷。”

    就连单纯地丰儿都能看出来,在荣国府伺候十几年的赵嬷嬷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轻轻地叹了口气:“唉……补偿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贾琏到希望贾母像一样对他不搭理,他乐得自在。像现在这样天天对他“关怀备至”,他真的不习惯,也接受不了。

    “过段时间,她应该就会消停了。”

    “希望二太太他们不要再搞出什么事情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次的事情,他吃了大亏,还不能算账。他只能先记下,有机会再讨回来。如果二婶他们再搞什么阴谋诡计,刚好给他机会算账。

    赵嬷嬷他们伺候贾琏梳洗好,就退了出去。

    贾琏躺在床上,在脑海里翻看《红楼梦》。这段时间,他天天晚上临睡前看红楼,差不多看完了。

    看了《红楼梦》,贾琏唏嘘不已,对文里的金陵十二衩非常同情怜悯,对贾宝玉鄙视不已。

    身为一个男人整体混在胭脂水粉里,祸害小姑娘。小姑娘因为他遭罪,他只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不做。

    和贾宝玉相比,贾珠还算不错,最起码贾珠知道上进,不整天吃小姑娘的胭脂。

    他见识到贾母宠爱贾珠,但是比起原著里的贾宝玉,算不上什么。

    等贾宝玉出世了,以后离他远一点。

    红楼原著里的贾琏,让他非常无语。好色,连奴才的老婆都勾搭,真是没品啊。没有什么本事,不过人倒不坏,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原著里的贾琏娶了王夫人的侄女王熙凤做老婆,这个王熙凤心机太重,又谋财害命,他还是离她远一点,绝对不能娶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不然以后没有安生的日子。

    看了《红楼梦》,贾琏离开贾家的决心更加坚定,不管用什么手段,他必须和贾家断绝一切关系。

    ~~~~~

    县试过后,贾琏的生活又恢复原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荣国府——贾府义学——李道清家。

    李道清原本以为自家学生考中县试的案首,一时半会沉不下心来读书学习,但是没想到贾琏比以前更加认真努力,这让他很是诧异和欣慰。

    “先生,我想学丹青。”系统让他五年内成为大画家,时间不多,他得赶紧学。

    李道清听到这话,微微愣了下,随即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突然想学丹青?”

    “我想有一技之长。您看有的人擅长音律,有的人擅长书法,有的人棋艺高超,而我什么都不会。”贾琏皱着小脸,可怜兮兮地说,“别人都有一技之长,而我没有,所以我想学丹青。”

    李道清捋了捋胡子,觉得自家学生的这番考虑很对,现在的学生基本上都有能拿的出手的一技之长,不过自家学生居然想学丹青,这让他有些意外。

    “我以为你会跟着我好好练习书法,没想到你想学丹青。”

    贾琏以为李道清不高兴他不跟他好好学书法,急忙说道:“先生,我还是会跟您好好学书法,但是我也想学丹青。”

    “我不是怪你不跟我好好学书法。”李道清温声地说道,“你要是学丹青,我教不了你。”他不擅长丹青。

    “先生,您可有认识的人擅长丹青的?”

    “有,我有一好友在丹青这块有些名气。我明天去找他,跟他说说看,看他愿不愿收你为徒。”他那个朋友脾气有些古怪,不一定能收贾琏为徒。

    贾琏站起身,朝李道清行了个礼:“麻烦先生了。”

    “举手之劳,你无须这么客气。”自家学生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礼太多了。“再过一个多月,府试就要开始了。这段时间,你不能有一丝松懈。”自家学生考过县试,他不怎么意外,考中案首,倒是让他意外。不过这次考中案首,应该是运气占了一半。府试能不能考中案首,就很难说了。

    “先生,我明白。”说实话,他对接下来的府试并没有什么信心,毕竟府试要比县试难,他能考中县试的案首,但是不一定能考中府试的案首。

    李道清见自家学生苦着脸,以为他担心府试考不过,安慰道:“虽然府试比县试难,但是也不会太难。以你的成绩考过府试,应该问题不大,但是你要是想考中案首,那就不容易了。”

    贾琏听到这话,只能在心里苦笑,系统给他的任务就是让他考中府试的案首,没考中案首又是死路一条。

    “先生,我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平考中府试的案首会很难,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

    李道清被自家学生的话吓到了,一脸惊愕:“你还想考中府试的案首?”真不知道说他不自量力,还是该说他野心勃勃,居然还想考中案首。

    贾琏点点头,眼巴巴地看着李道清。

    见自家学生是真的想考中府试的案首,李道清无奈地扶额:“你知道以你现在的根基,能考过府试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府试的案首,你还是不要想了。”

    贾琏被李道清的话打击到了,但是他必须考中府试的案首:“先生,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

    李道清:“……”他这个学生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先生,您不是跟我说目标要放远一点么,我这次的目标就是府试的案首。“

    李道清颇为无奈地说:“我是让你把目标放远一点,但是你也要量力而行。”

    贾琏一脸坚定地说:“先生,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试一试。”考不中府试的案首,他就没命了。

    见自家学生坚持,李道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勉励他:“既然这样,这个一个多月的时间,你就再努力点。”

    “先生放心,为了能考中府试的案首,我会拼命读书学习的。”大不了发挥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拼命读书。

    李道清见自家学生斗志满满,也不好再说什么打击他的话。既然学生想考中案首,那他这个先生就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他。

    又上了一会课,贾琏才离开。回到家,把今天所学的内容温习巩固一遍后,他就继续在脑海里看四大名著的《三国演义》。前几天,他把《红楼梦》看完了,对自己所处在的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原著的剧情还没有开始,他暂时不用担心。

    第二天,李道清就去拜访他的好友,跟好友提前贾琏想学丹青一事。当然,在好友面前,李道清帮自家学生说了一堆好话。

    李道清的好友决定先见一见贾琏,到时候再决定要不要收他为徒。

    选了个好日子,李道清带着贾琏去拜访他的好友。

    李道清的好友叫魏甲申,和李道清是同一届考生,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进士,做了几年的官,觉得官场太黑暗,各种勾心斗角,他腻了,就辞官回家,天天在家作画。他画的人物细腻传神,很受欢迎,渐渐地变得有名了,但是和那些大师相比,他还是差很多。

    他这几年钻研画技,希望自己能再进一步,成为画作大师,但是没有任何效果,离大师始终差一步之遥。

    他不想收徒,但是不好直接拒绝李道清,所以才让李道清带贾琏来给他看看,他会考察贾琏一番,然后再不满意地拒绝,这样李道清就不会说什么。

    贾琏跟着李道清来到魏甲申家,带了些时令水果,并没有带什么贵重的东西来拜见,毕竟还没有收他为徒。

    魏甲申对贾琏的第一印象很好,这孩子长得真是俊俏,五官精致,唇红齿白,就跟画里地仙童一样。

    没跟贾琏说什么废话,直接叫他画一幅画,画什么都行。

    贾琏不会画水墨画,就只好拿出他前段时间叫人做好的炭笔,当场画了幅苹果的素描。

    魏甲申看到贾琏拿着黑不溜秋的东西,他还在好奇是什么,当他看到贾琏用这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纸上渐渐画出苹果,一双小眼睛突然瞪着比铜铃还打,一张嘴巴张得很大,一副目瞪口呆地表情。

    李道清也被自家学生怪异的画法惊到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着黑不溜秋的东西画画,而且画的十分相像,就跟真的一样。

    很快,贾琏画好:“请先生过目。”

    魏甲申接过贾琏递过来的话,神色惊讶地问他:“你学过西洋画?”

    贾琏没想到魏甲申知道西洋画,表情有些错愕:“是的,曾经因为好玩,就跟一个西洋人学了点画。”他不会画水墨画,只会点素描,刚刚在想,要找什么借口来解释他这个画法,没想到魏先生居然知道西洋画。

    “西洋画?”李道清一脸疑惑。

    魏甲申看了看贾琏画的画,捋了捋胡子说:“前两年,我去江南的时候,曾经在苏州的街头上,看到一个西洋人在作画,就是贾公子这种画法。我当时觉得很惊奇,就问了那个西洋人这是什么画法,那个洋人说这是他们那里的画法。”他当年就觉得这个画法新奇,虽然比不上他们的画法,画出的东西太过死板和生硬,但是画出来的效果却十分真实。

    李道清听完好友的解释,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惊讶地望着自家学生:“没想到你小子还会画西洋画啊。”

    贾琏咧嘴傻笑:“巧合,我前两年碰到一个洋人,见他作画的方法很是奇怪,但是画出来的东西却很真实,就觉得很好玩,然后拿东西跟他交换,让他教我画这种奇怪的画。”既然魏先生知道西洋画,那就不用他编造一个说法来解释素描了。

    “这种西洋人的画法上不了台面。”魏甲申很是瞧不上素描,不过不否认这种画法很真实,“洋人的东西稀奇古怪的很,你以后不要画这种画。”

    听到魏甲申这么说,贾琏不好反驳什么,只能干笑:“先生说的是。”

    “你为什么要学画?”魏甲申突然问道。

    贾琏被忽然这么说,先是微微愣了下,随即诚实地回答道:“我想有一技之长,在琴棋书画中,我对画画比较感兴趣。”

    魏甲申听到这个回答,微微皱起眉头,神色似乎有些不满意:“只是想有一技之长?”

    李道清知道好友的脾性,听到自家学生的回答,他就暗叫一声糟了,好友最见不得别人拿画画来谋取什么。

    贾琏点点头:“是的,不过学生平时佩服那些会画画的人,能把自己所见的东西,在纸上栩栩如生地画出来。”

    这句话让魏甲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不是为了名?”很多学画就是为了出名。

    贾琏轻轻摇了下头:“学生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其实学画画,首先的动机是因为喜欢,最后的目标是为了出名。学画画的,有哪个不想成为大画家,名扬一世。

    魏甲申对贾琏这个回答不怎么满意,继续追问道:“如果你有那个本事呢?”

    “如果有那个本事,当然想出名,成为名扬天下的大画家。”贾琏心想,如果魏先生告诉他,学画是为了什么艺术,而不是为了扬名,那这个师不拜也罢。

    魏甲申没料到贾琏会说的如此耿直,这让他很是意外,眼里露出一抹轻笑:“回答的很诚实。”

    贾琏被夸奖地有些不好意思,羞赧地笑了笑:“学生只是把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而已。”看来这个魏先生不是假正经之人。

    “为了名没有什么不好,我这些年作画也是为了扬名。”他这些年一直想成为大师,不就是为了名么。

    李道清被好友这句话惊到了,目光惊奇地望着好友:“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没想到你也是个俗人。”

    魏甲申听了这话,瞪了一眼李道清,一脸骄傲地说:“我就是个俗人。”

    李道清失笑道:“哈哈哈哈哈,你是个俗人就好。”这些年好友对作画非常严苛,他还以为……没想到也是为了扬名。

    魏甲申懒得搭理抽风的好友,望向贾琏说道:“我虽然在作画上有点成就和名气,但是和大师相比就差太远了,能教给你的东西并不是很多。”

    贾琏一听这话,就知道魏甲申答应收他为徒了,小脸上立马露出一个惊喜地笑容:“先生谦虚了。”

    “你不是大师,但是教我这个学生绰绰有余了。”

    “要想当我的学生,你要提前做好准备,我可是很严格的。”他在作画上面没有太高的天赋,所以只能勤能补拙,每天坚持练习作画好几个时辰。

    “严师出高徒,学生求之不得。”

    “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你为徒。”

    贾琏一脸欣喜,连忙跪下来:“学生贾琏拜见先生!”

    李道清原本以为好友不会收贾琏为徒,现在见好友居然收贾琏为徒,心里很是震惊。

    “这下你和我一样有一个好学生了。”

    魏甲申斜了一眼自卖自夸地好友:“是不是好学生,等过段时间再说。”

    贾琏连忙说:“学生一定不会让先生失望。”

    “既然答应收你为徒,那你现在就给我敬个茶。”

    “啊?”贾琏一脸诧异,“现在就敬茶么,不用选一个吉日吗?”

    魏甲申摆摆手:“我这儿没有那么的规矩。”说完,就吩咐下人去准备。

    “可是学生没有带礼……”

    “你不是带了时令水果吗,这些就够了,我并不在意这些小事。”

    贾琏没想到魏甲申这么豪爽,这么不拘一格,心里越发喜欢这个先生了。

    “魏先生都这么说,你就照他说的做。”

    “是。”

    下人们很快准备好茶水,贾琏在李道清的见证下,拜了魏甲申为先生。

    “今天你先回去,准备学画的东西,明天再来我这学画。”

    “是。”

    “天道酬勤,学画要勤快,不能有一丝地怠慢。我知道你平时还要读书,你在我这每天学习两个时辰。李先生给你放假的时候,你要来我这学习半天。”

    “学生一定会努力学习。”

    “你想学山水画,还是人物画?”

    “自然是人物画。”

    魏甲申微微颔首:“那你明天过来。”

    “谢先生。”

    魏甲申还要作画,就不留好友和贾琏,很不客气地把两人赶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贾琏感叹道:“没想到魏先生的性子这么豪爽。”

    “他不太喜欢规矩和繁文缛节,以后你在他那注意点。”

    “学生记住了。”

    “我原以为他不会收你为徒。”

    “魏先生,应该是看在先生的面子上收我徒弟的。”

    李道清摇摇头:“他可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收你为徒,应该是你那副西洋画打动了他。”他那个好友有些口是心非,嘴上说西洋画上不了台面,其实心里对西洋画好奇的很。

    “是吗?”魏先生不是瞧不上素描么。

    “虽然你拜了魏先生为师,但是每天在我那读书的时间不会给你减少。”李道清不反对自家学生学画,但是决不允许自家学生学画而耽误读书。

    “学生明白。”

    贾琏和李道清道别后,就回到荣国府。刚回来,就听说贾母找他。

    来到贾母的屋子,先给贾母行了个礼:“见过祖母。”

    贾母朝贾琏招招手,一脸慈爱:“琏哥儿过来。”

    贾琏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朝贾母走过去了,站在贾母身边。

    贾母拉着贾琏的手,亲切地询问他今天读书学了什么,问他肚子饿不饿。随后叫人把早就准备好的精致可口的糕点端上来。

    “琏哥儿,过两天你和祖母一起去福灵寺烧香。”

    “烧香?”

    “你大姐还有一个多月要进宫选秀,我想去烧个香,请菩萨保佑元春能顺利通过选秀。然后再给你和珠哥儿祈福,求菩萨保佑你们兄弟两个平平安安。”

    贾琏对烧香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他倒想出去走走。现在春天了,该出去透透气,看看生命复苏的景色。

    “孙儿和您一起去,求菩萨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安健康。”顺便,求菩萨保佑他府试能考中案首。

    这句话让贾母很是高兴,直夸贾琏是她的好孙子。

    这老太太准备把这副亲热的戏码演到什么时候?

    他快要撑不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