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5章 第三十五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贾珠刚上青山书院, 因为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来的两首词, 导致他这个堂哥受到牵连,不仅被人议论纷纷, 还被众人排挤。后来, 他做出大义凛然, 大义灭亲地举动, 和其他人一起讨伐、谩骂贾琏,才渐渐被同窗们接受, 然后按照贾母给的名单,开始结识一些世家勋贵子弟和寒门优秀子弟。

    他长得清秀,性格温和,脸上总是挂着如沐春风微笑, 出手又大方,很快就成为青山书院有名的人物,用现代的话来说校园风云人物。

    贾珠觉得自己之前让他娘派人散布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来的两首词的谣言, 做的实在是太对了,不仅毁了贾琏的名声,还成全了他的好名声。

    原本以为自己在青山书院的日子会一直风风光光,没想到贾琏却考中了案首, 这让贾珠再次站在青山书院的舆论刀尖上。

    青山书院的学生瞬间把矛头对准贾珠,都觉得他身为贾琏的堂哥,却不维护自己的堂弟, 还和其他人一样相信谣言, 指责咒骂自己的堂弟,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虚伪了。

    有的人用最大的恶意揣测贾珠,说他嫉妒堂弟贾琏的才华,所以才会相信谣言,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指责贾琏买词的行为。

    大家觉得贾珠不仅虚伪,而且还非常有心计,纷纷对他避而远之。

    一时间,成为全书院指责的对象,贾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当初大家纷纷指责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词的行为,怎么贾琏考中了案首,所有人都在骂他。明明是他们先骂贾琏,怎么现在都把错归在他的头上。

    青山书院的学生当初听到谣言,纷纷谩骂贾琏,其实都是因为嫉妒贾琏。现在贾琏考中了案首,再次用实力证明自己的才华,青山书院的学生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觉得他们都是被贾珠骗了,被贾珠的话蒙蔽了,才会相信谣言。

    贾珠气的找他们理论,结果得到的是无情地嘲讽。贾珠一张嘴,哪里能说得过几百张嘴。

    青山书院的学生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纷纷与贾珠断绝来往。贾珠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被人排挤。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说的就是贾珠。

    贾珠在青山书院的名声彻底臭了,没有人愿意跟他来往。

    他把这一切的错都算在贾琏的头上,觉得是贾琏害了他,丝毫不觉得是自己的错。

    正在天下第二酒楼大吃大喝的贾琏不知道自己又被贾珠憎恨上了。

    四皇子派太监来传话后,贾琏晚上就和贾赦他们一起来天下第二酒楼吃饭。

    在来天下第二酒楼之前,贾琏问贾赦要不要叫上二叔他们一起吃。其实,他并不想叫二叔他们,但是不叫的话就会显得他很小气,没有礼貌。

    贾赦见儿子考中案首后,二弟他们一家人没有一个过来祝贺道喜,心里很是不高兴。当年贾珠考过县试,他可是送了礼的。贾赦很气,不想叫贾政去吃饭,故意派人去请隔壁府里的贾珍去吃饭。

    贾珍听说可以免费去天下第二酒楼喝酒,当然欣喜地答应了,带着贾蓉一起去了。

    贾政听说贾赦请贾珍去吃饭,不请他这个亲弟弟,气的去向贾母告状,却被贾母狠狠地骂了一顿。

    “琏哥儿考中案首,你们夫妻俩一点表示都没有。当年珠哥儿考中县试,老大可是送了大礼。”

    贾政见贾母维护贾赦,一脸诧异:“母亲,您……”

    贾母知道小儿子想说什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什么?你们就算再不高兴琏哥儿考中案首,但是也要做做面子,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是你们呢……”贾母没想到二儿子和儿媳妇目光这么短浅,心里很是气愤,“你们想让外人知道你们嫉妒琏哥儿考中案首吗?你们还要不要脸面?”二儿子一门心思读书不理俗事,不怪他。二媳妇掌管整个荣国府,却一点表示都没有,真是越活越回去。

    贾政被贾母的一番话训得无法反驳,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不就是送礼么,我待会就派人给琏哥儿送一份大礼。可是大哥叫隔壁府的珍哥儿吃饭,却不叫上我这个亲弟弟。”贾政并不是想吃一顿饭,而是觉得这顿饭是四皇子请的,他去吃,说不定能遇到四皇子,到时候向四皇子推荐珠哥儿,说不定四皇子会赏识珠哥儿。

    “你也知道老大小心眼,又爱记仇,你上次要对琏哥儿动家法,这次又没有给琏哥儿送礼,他当然有气,不想叫你。”贾母还真是了解她的大儿子。

    贾政冷哼道:“大哥心胸真是狭窄。”而且还亲疏不分。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心思,现在琏哥儿考中案首,又得到四皇子的赏赐,你们就算做做样子,也要对他好点。”琏哥儿得到四皇子的赏识,这对他们荣国府来说是一件大好事。“维持一家人的情分,不要叫外人笑话。”

    贾政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也只能听贾母的话。

    “我知道你不爱管这些俗事,你去读你的书。”贾母朝贾政摆摆手,让他下去。

    贾政从贾母屋子里离开后,心里有气,就叫上他的几个门客,故意去天下第二酒楼喝酒,想给贾赦他们难堪。

    贾母派赖大家的把王夫人和贾元春叫来。

    王夫人和贾元春母女俩来了,贾母先关心了下她们的伤势,然后狠狠地把王夫人教训了一顿。

    “我和元春受了伤,才没有去别院向大哥大嫂祝贺道喜。”

    “元春受伤都是你害的。”贾母指着王夫人的鼻子骂,“你没事在家乱砸什么东西,幸好元春的脸只是划了一个小口子,要是划了一个大口子毁了容貌,我看你怎么办?”

    王夫人被骂低下头,心里却非常不服气。

    “现在琏哥儿考中了案首,得到四皇子的赏识,你把你那点心思收起来,把你王家女儿的端庄贤惠模样摆出来。”

    “是。”王夫人听到贾母这番话,觉得贾母见贾琏考中案首,就改变了心意,开始维护贾琏,心里很是气愤。

    贾母一看王夫人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不甘,觉得她现在这个太小家子气,对她有些不满:“你想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荣国府的大房和二房不睦,让全京城的人来笑话我们一家吗?”

    王夫人听到这话,这才意识到,连忙摇头说:“儿媳并没有这个意思。”

    “既然没有,那就给我做出样子来。这点事情,还让我教你,你在娘家学的东西都被吞到狗肚子里去了么。”贾母把贾赦父子之前对她的不敬的怒火,迁怒到王夫人身上。

    王夫人见贾母发火,吓得跪了下来,一脸认错地表情:“儿媳错了。”

    贾元春也跪了下来,帮王夫人求情道:“祖母,我娘是担忧我脸上的伤势,才一时半会忘了去给大伯他们祝贺,您不要怪罪我娘。”

    贾母听到贾元春的话,脸色稍微缓和了点,语气也柔和了下来:“元春,这事是你娘做的不对,不是祖母维护你大伯一家。琏哥儿考中案首是荣国府一件大喜事,你娘掌管荣国府却只顾着生气砸东西,这事要传出去,只会让全京城的人以为你娘嫉妒琏哥儿,见不得琏哥儿考中案首。到时候你们这一房的名声就毁了,不仅会连累你四月份的选秀,还会连累珠哥儿。”

    贾元春没想到这点,现在听贾母这么一说,不禁有些被吓到。

    “母亲,儿媳错了,儿媳立马准备贺礼去给大嫂他们道喜。”王夫人也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以后做事不要目光短浅,要顾全大局。”贾母有时候觉得二媳妇做事很好,但是有时候觉得二媳妇做事非常愚蠢,没有脑子。

    “母亲教训的是,儿媳谨记。”她听说贾琏考中案首,被气昏了脑子,一时间忘记做样子。

    “之前关于琏哥儿买词的事情就此揭过,谁也不许再提。”

    “是。”

    贾母捏了捏眉心,朝王夫人她们挥挥手:“好了,你们下去。”

    王夫人和贾元春行了个礼,悻悻地离开了贾母的屋子。

    赖大家的见贾母手扶着额头,脸色不太好看,关心地问道:“老太太,您身体不舒服吗,要请太医过来看看吗?”

    贾母捏了捏眉心,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用,我这是被老二家气的,你看看她那个小气样,还是王家的女儿,居然一点不识大体。”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

    “二太太也只是一时气昏了头。”

    贾母摆摆手:“她这样不识大体,以后会连累珠哥儿和元春的。”

    赖大家的捶捶贾母的肩膀,拍马屁地说道:“老太太有您在,大少爷和大小姐就不会有事。”

    贾母听了这话,心情好了很多,眼里露出点笑意,不过嘴上却说:“也不知道我能活几年,还能护着他们几年。”

    “呸呸呸,您这是什么话,您现在还年轻着呢,能长命百岁,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他们少气我,我就能多活几年。”

    “老太太是老寿星,一定能长命百岁,然后抱曾孙子。”

    “哈哈哈哈哈。”贾母被赖大家的这句话逗笑了,“你说得对,我还要活久点,看着珠哥儿成婚,等着抱曾孙子。”

    “大少爷,今年十五了,过两年等李家小姐及笄了,大少爷就能成亲了,到时候您就能抱曾孙子了。”

    一想到过两年就能抱曾孙子,贾母整个人变得非常有精神,和赖大家的说起李家小姐来了。

    贾母不知道她的宝贝孙子贾珠在青山书院的日子不好过。

    此时,贾琏、贾赦、贾珍、贾蓉,还有李道清正在天下第二酒楼吃饭喝酒。

    四皇子赏赐一顿饭,贾琏当然要请李道清一起去吃。

    吃饭的时候,贾赦和贾珍不停地向李道清敬酒,感谢他教导贾琏,多亏他,贾琏才能考中案首。

    自家学生考中案首,李道清也很高兴,对贾赦和贾珍的敬酒来者不拒,三个大人喝的非常尽兴,两个孩子也吃得非常开心。

    气氛正热闹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以为是店小二,就叫他进来,没想到进来的却是贾政,还有两三个不认识的人。

    “大哥,我刚刚听店小二说你们也在这里喝酒,就过来打声招呼。”说完,贾政发现贾珍也在,故意装作惊讶地说道,“大侄子也在啊。”

    贾琏见突然冒出来的贾政,嘲讽地撇了撇嘴,什么叫听说他们也在这里吃饭,明明知道他们在这里,故意过来的。

    贾珍虽然是宁国府当家的,但是也是个晚辈,站起身朝贾政行了个礼:“二叔。”

    贾政身后的几个人纷纷向贾赦和贾珍行礼打招呼,然后向贾赦祝贺道喜。

    贾赦本来不高兴贾政忽然闯进来,但是听到他身后的几个人恭贺,心里很是得意,就招呼他们一起喝酒。

    贾政正有此意,不过却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下,假惺惺地说不打扰贾赦他们,贾赦说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贾琏见贾政推辞了一番才坐下,很是看不惯他这副假惺惺地模样。他这个二叔虽然是是一个迂腐,但是也有点心机,就刚刚那番话就暗指他们请客吃饭不请他。

    不请他,他不也不请自来了么,真是够无耻的。

    贾政坐下来后,先向贾赦和贾琏恭喜一番,然后摆出长辈的架势叮嘱贾琏不要骄傲自大,要继续努力读书。

    贾琏听了他的话,在心里直翻白眼。

    贾政无视李道清的存在,就像没看到李道清一样。

    见贾政这么对待李道清,贾琏很是愤怒,气得想把贾政赶出去。

    李道清朝贾琏摇摇头,表示他不在乎。贾政是故意忽视他,应该是气他教贾琏考中案首。贾政看起不他,他也看不上他。

    贾政他们来了,李道清顿时没有心情喝酒,就一边和自家学生,一边品尝美食。

    热热闹闹地喝了一会儿酒,贾政就憋不住了,开口问道:“大哥,听说这顿饭是四皇子特意赏赐琏哥儿的,四皇子会过来吗?”

    听到贾政这么一问,贾琏立马猜到他不请自来的目的,原来是冲着四皇子来的。

    贾赦有点醉了,整个人熏熏然,听到贾政这个问题,口齿不清地说道:“不知道会不会来。”

    贾政见贾赦醉了,问了也问不出来,只好看向贾琏:“琏哥儿,四皇子会过来吗?”

    “不会。”

    “不会?”贾政有些不相信,“四皇子不是很赏识你么,怎么不来?”

    贾琏眼里闪过一抹嘲讽:“二叔,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四皇子怎么可能特意来酒楼看我。”

    贾政听了这话,觉得有些道理,四皇子再赏识贾琏,也不会屈尊降驾地来酒楼看望贾琏。

    他以为四皇子会来,没想到四皇子不来,贾政顿时没了兴致。

    “二叔,您问四皇子来不来做什么,您想见四皇子?”

    “四皇子是贤王。”贾政举起双手抱拳朝东边的方向摆了摆,“我一直很仰慕四皇子,当然想见一见四皇子。”

    贾政的几个门客附和道:“四皇子非常看重我们读书人,是我们读书人的楷模。”

    “那要让二叔失望了,四皇子不会过来。”

    “是我没那个荣幸见到四皇子。”看来四皇子也没有那么看重贾琏,不过也对,贾琏就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碰巧地考中了案首,四皇子怎么可能看重他。

    贾琏在心里吐槽,四皇子是你想见就见得的啊。

    贾赦喝多了,就开始炫耀贾琏。贾政看不起他这副模样,就找了个借口,带着他的几个门客离开了。

    贾珍也喝多了,开始说荤话了,贾琏就让小厮把他们先送回府,他则和李道清回去。

    在去李道清家的路上,贾琏向李道清赔礼道歉:“先生,我二叔对您无礼,我向您赔礼。”

    李道清扶起自家学生,一脸温和地说道:“你是你,你二叔是你二叔,你替他道什么歉。”

    “我没想到他会不请自来。”他没想到他二叔的脸皮这么厚!

    “他是冲着四皇子来的。”

    贾琏微微点了下头:“可惜他扑了个空。”

    “就算四皇子来了,也不会搭理他。”李道清以前觉得贾政是个正直的读书人,一门心思扑在学问上,后来因为贾珠的事情,他才发现贾政是个伪君子,打着读书人的旗号装清高。

    “四皇子如果真的来了,他肯定打着是我的长辈的旗号,感谢四皇子的赏识,然后再向四皇子推荐他的儿子。”贾琏一眼就看穿的贾政的目的。

    “你二叔一家人心思不正,又有心机,你这次考中了案首,他们心里肯定不好受,你以后要提防他们。”之前关于自家学生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了两首词的谣言就是贾政一家人的阴谋,这次自家学生考中案首,不知道又会耍什么手段。

    “先生放心,我一直戒备他们。”

    “你这次考中案首,高兴一两天就够了,可不能骄傲自大,要静下心来继续认真读书学习。”李道清怕自家学生会一时得意忘形,忍不住叮嘱。

    “先生放心,我可不满足一个县试的案首,我还想中小三元来着。”

    “这个目标不错,你可以朝这个目标努力。”

    把李道清送到家,贾琏这才回府,刚回来就听赵嬷嬷他们说王夫人送了份大礼给他,祝贺他考中案首。

    贾琏对王夫人送来的礼品不感兴趣,让赵嬷嬷他们收起来。

    “恭喜宿主考中县试案首,完成任务!”冰冷的电子音忽然在脑海里出现,吓了贾琏一跳。“现在发放奖励,宿主是否接受?”

    听到奖励,贾琏双眼顿时一亮,表情非常期待:“接受!”

    “奖励四大名著各一本。”

    贾琏等了半天,以为还有奖励,结果系统没有下文了。

    “奖励就四大名著?”

    “是的。”

    贾琏顿时囧了:“系统,你也太抠门了,就奖励我四大名著。”

    “宿主等级太低,奖励就这么点。”

    贾琏:“……”尼玛,好气哦,他好不容易考中案首,还以为有大奖,结果就给他四本名著。

    “宿主现在等级是一级,可以打开文学类、技艺类、技术类的一些基础书籍。”

    贾琏听到这话,心里稍微好受了点:“这还差不多。”

    “现在本系统给宿主颁发第二个任务。”

    “说吧,什么任务?”

    “请宿主在琴棋书画中选一项作为自己的专长,并且要成为大家。”

    “你的意思是要我弄个一技之长?”

    “是的,宿主必须要有一技之长。”

    贾琏捏着下巴想了想,琴、棋、书、画这四个,他接触最多的就是画。前世他学的是建筑,经常画图纸,他会一点素描,后来上班对油画感兴趣,还自学了油画。

    “我选画。”

    “请宿主在三年内成为画作大师。”

    “三年?”贾琏惊得瞪大双眼,没好气地说,“三年时间太短了,你以为大师是大白菜么?”

    系统想了想,觉得贾琏的话有几分道理:“请宿主在五年之内成为画作大师。”

    “五年?”贾琏在心里算了算,勉强还能接受,“如果五年后,我没有成为大画家,会有什么下场?”

    “切掉小鸡鸡,或者被本系统抹杀。”

    “系统,你太狠毒了吧!”尼玛切掉小鸡鸡,亏系统想得出这么阴毒的惩罚。

    “谢谢宿主的夸奖!”

    贾琏:“……”

    “第三个任务,请宿主考中府试的案首。”

    贾琏对系统翻了个大白眼:“我就知道你会要我考中府试的案首。”

    “宿主既然知道,那就为此努力。”

    贾琏呵呵冷笑两声:“不努力就没有小鸡鸡或者命,能不努力么。”

    “宿主知道就好。”系统发布完奖励和新任务就消失了。

    贾琏对能打开文学类、技艺类、技术类的基础书籍很好奇,就在脑海里打开了。

    文学类能打开是前世一些有名的小说,比如金庸和古老的小说。看小说能有什么用,他又不打算抄书卖钱。算了,勉强能打发时间。

    技艺类能打开的是关于画画一些基础的书籍,大概是因为他选择了画画,所以暂时只能打开画画方面的书籍。

    技术类能打开的是一些小东西的书籍,比如说怎么制造鹅毛笔,怎么制作铅笔。

    鹅毛笔,这是个好东西,可以做出来写字。铅笔,制作出来用来画画。

    呵呵,还真是基础的东西,系统真特么地抠门。

    贾琏对系统的认识又加深了一步,在心里同情自己三秒钟,绑了个这么抠门又无情冷酷的系统,真是可怜。

    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贾琏打算把红楼梦先看了。他现在身处红楼梦的世界,却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系统给他的这个奖励,还有点用。

    贾琏考中了案首后,来荣国府做客和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夸贾母好福气,有这么聪明的孙子。夸得贾母荣光满面,笑得合不拢嘴,心里对贾琏这个孙子的稍微喜欢了点。

    但是,很快她又怨上了贾琏。

    从青山书院传出来的消息,关于之前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两首词的谣言是贾珠特意散布的。因为贾珠嫉妒堂弟贾琏在南兰诗会大出风头,嫉妒堂弟贾琏的才华,所以故意让人散布这种传言,破坏贾琏的名声。

    还传出贾珠在青山书院大义灭亲,大骂贾琏有辱斯文。

    这个传言顿时在整个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骂贾珠。

    王夫人听到这个谣言,气的昏了过去,掐了半天的人中才醒过来。醒来就大骂贾琏,说贾琏陷害贾珠。

    贾母听了,气的也差点晕了过去。

    贾琏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下,随即开心地笑了。他还没有出手对付贾珠,贾珠自己就暴露了,真是痛快。

    赵嬷嬷和丰儿听到这个谣言,都纷纷拍手称快。

    “真是老天有眼。”

    “这叫报应,谁叫他之前散布谣言陷害少爷。”

    “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贾琏本来还想找贾珠算这笔账,狠狠地坑贾珠一把,没想到贾珠自己把自己坑了,完全不用他出手。

    “这下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大少爷的真面目了。”丰儿一脸幸灾乐祸地说。

    “也让大少爷尝尝被千人骂的滋味。”赵嬷嬷觉得她活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痛快。

    贾琏心想,贾珠在青山书院肯定得罪了什么人,不然不会这么坑他。不管是谁做的,贾琏都要给他点个赞。

    王夫人和贾政跑去贾母那告状,说贾琏陷害贾珠。贾母也被气糊涂了,叫赖大家的去把贾琏找来。

    见赖大家的来找他,贾琏不用想也知道,贾母肯定以为是他陷害贾珠,要给贾珠做主。

    贾赦得知消息,来到贾琏的院子,和他一起去贾母那。

    刚走进贾母的屋子,就有一个茶盏朝他飞来,贾琏连忙躲到一边,不然就要被茶盏砸破了脑袋。

    “畜生,我们贾家怎么会有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畜生。”贾母指着贾琏大骂。

    王夫人凶狠地朝贾琏扑过来,一副要撕了他地模样,被贾赦一脚踢开了。

    贾政气的拿着棍子要打贾琏,被贾赦一把推开了。

    贾赦气的大吼道:“你们今天要是敢对琏哥儿动手,我就去报官,让京兆府尹处理!”当他们家好欺负是吧,什么事情都往琏哥儿的头上推。

    “爹,你说得对,我们现在就去报官,让京兆府尹把贾珠和青山书院的学生找来对质,看看是谁陷害谁。”贾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麻痹,以为是他软柿子是吧,想捏就捏是吧。明明是贾珠陷害他在先,被青山书院的学生揭穿,却污蔑他陷害贾珠,这一家人还真以为他好欺负是吧。

    “王善保,你现在就去京兆府尹报官,说荣国府二老爷不分青红皂白要打死自己的亲侄子。”贾赦对站在门口的王善保吩咐道。

    “小的这就去办。”

    贾母一听报官,气昏了头的脑子终于清醒过来了,吓得脸色大变,急忙叫住王善保:“不要报官。”如果报了官,她和小儿子一家的名声都毁了。

    贾赦冷笑地看着贾母:“不报官,任由你们污蔑琏哥儿,任由你们打死他么?!”贾赦一直以来对贾母偏心睁一只闭一只眼,没想到贾母越来越过分,这件事情明显贾珠咎由自取,却冤枉是琏哥儿做的。当他一家人好欺负是吧。

    “必须报官!”麻痹,这件事情决不能这么算了。

    王夫人和贾政听说要报官,两人心里有些怕了,毕竟谣言并没有说错。

    “等等,老大、琏哥儿,刚刚是我气糊涂了,一时昏了头,这件事情明显是青山书院的学生嫉妒珠哥儿,故意散布这种谣言,一来毁了珠哥儿的名声,二来挑拨珠哥儿和琏哥儿之间的关系,真是用心险恶。”贾母的脑子回来了,一脸愧疚地看着贾琏,“琏哥儿,祖母给你赔不是。”说完,朝王夫人和贾政呵斥道,“你们两个还不快向琏哥儿赔不是。”

    王夫人和贾政明显不愿意向贾琏这个晚辈赔礼。

    贾琏冷笑道:“我可受不起。”

    贾元春见父母不愿意,就代替他们向贾琏赔礼:“琏弟,对不起,我爹娘刚刚也是听到谣言气昏了头,才会误以为是你做的。我替他们向你道歉,希望你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就不要计较了。”

    贾赦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哟,现在说一家人,刚刚要打死琏哥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说我们是一家人啊。”

    “大伯,我爹娘也是被气糊涂了,才会失去理智。”

    “爹,这荣国府容不下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把错扣在我的头上,上次要对我动家法,这次要打死我,早晚我要被他们弄死。”说完,贾琏一脸害怕地表情。

    “对,这府里容不下我们爷俩儿,想弄死我们爷俩。”

    贾母听了这话,一张脸顿时变得苍白,对着贾政夫妻俩吼道:”还不快向老大和琏哥儿赔礼道歉。”

    王夫人和贾政被贾母吼得抖了下来,乖乖地向贾赦和贾琏赔礼道歉:“大哥,琏哥儿,是我们的错,听信谣言气昏了头,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

    “琏哥儿,不要胡说,荣国府是你的家,不会有人要害死你。”贾母现在恨不得拍死王夫人,如果不是她煽风点火,她怎么会气的失去理智,冤枉了琏哥儿。这下糟了,伤了琏哥儿的心,得想办法哄琏哥儿开心,不要再计较这件事情。

    贾琏懒得理睬贾母这个偏心眼儿到是非不分的老太太,继续拉着贾赦的袖子,装可怜地说道:“爹,我怕……”

    贾赦拍拍儿子的手臂,安抚道:“不怕不怕,有爹护着你,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

    “琏哥儿别怕,到祖母这里来。”贾母朝贾琏招招手,一副慈爱地模样,“祖母给你做主。”

    贾琏躲到贾赦身后,装作一副胆小害怕的样子。

    贾母见贾赦父子无动于衷,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顿时红了眼眶,用力捶打面前的桌子,哭着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先是二孙子被人诬陷,现在又是大孙子被人陷害,老天爷这是要亡我荣国府啊,我没脸活在世上,还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就要去撞墙。

    赖大家的连忙拉住贾母,哭喊着:“老太太使不得啊。”

    贾琏看到贾母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眼里充满冰冷地讥讽。

    贾赦被贾母寻死的样子吓到了,毕竟他是儿子。

    “你们别拉我,我对不起老爷,生了两个混账儿子……”贾母哭的非常伤心。

    贾赦和贾政连忙去拉贾母,向贾母道歉:“娘,都是儿子不孝,不是您的错。”

    “母亲,都是儿媳的错,是儿媳没脑子听信了谣言,中了别人的奸计。”

    贾琏对眼前这副闹剧很是不屑,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不然传出他逼祖母撞墙的谣言,他这一生就彻底完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跑过去劝贾母:“祖母,不是您的错……”

    贾母把贾琏抱在怀里,哭得非常难过:“琏哥儿,我的好孙子啊……那些人怎么那么歹毒,一次次地诬陷你,我可怜的琏哥儿啊……现在那些人又害珠哥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老天爷这么惩罚我……”

    贾琏被贾母的演技折服了,这太太放在现代,绝对能拿到最佳女主角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