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4章 第三十四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贾琏考中县试的案首, 在宁荣两府掀起了龙卷风般地轰动, 可以说让两府的人惊得下巴都掉了,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之前,宁荣两府的人都认为贾琏考不中县试, 等着看他落榜的笑话。没想到贾琏不仅考中了,而且还得了案首,两府的人一时间觉得他们的脸火辣辣地疼。

    脸最疼的是荣国府二房的人,他们的脸都肿了!

    王夫人像个疯婆子一样, 气的把屋子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

    “怎么可能, 那个畜生怎么可能考中案首?”王夫人不能接受这件事情。

    贾元春呆呆地站在一旁, 也不阻拦王夫人摔东西, 她被贾琏考中案首的消息砸懵了,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周瑞家的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不敢去劝王夫人, 但也不想被王夫人砸到, 只能胆小地躲在一旁。

    王夫人长着一张温和温婉地脸,对府里的下人也非常仁慈, 加上她有信佛, 所以二房的下人们都叫称她为活菩萨, 可是她现在一张脸因为强烈地嫉妒和愤怒变得非常扭曲, 一向平易近人的脸变得非常恐怖。如果二房的下人们看到王夫人的此时表情,就不会觉得她是什么活菩萨, 而是从地府里爬出来的恶鬼。

    贾元春不小心被瓷片溅到, 精致漂亮地脸被碎片划算了, 顿时鲜血淋漓。

    “啊!!!!!!!”脸被花瓶的碎片划破,还留了不少的血,吓得贾元春大惊失色,尖叫道,“我的脸……”

    王夫人还沉浸在气愤中,突然听到女儿失声尖叫,转头望了过去,看到女儿左边的脸直流血,吓得眼前一阵发黑,急忙朝女儿走过去,没想到因为走得太急,加上地上的瓷器碎片太多,她的脚不小心滑了下,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接着一阵剧痛从手心传来。

    周瑞家的见贾元春的脸划伤了,又见王夫人跌倒在地上划破了手心,吓得全身发抖,幸好她还有点理智,连忙跑出去,叫人去请大夫。

    王夫人顾不上自己的手心被地上的碎片割破,连忙爬起身,走到贾元春身边:“元春,把手拿开,让娘看看伤口大不大?”

    贾元春听话地拿开自己的手,让王夫人看她脸上的伤口。

    王夫人见女儿的脸上的伤口很小,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安慰女儿道:“放心,就是一个很小的口子,涂点药就没事了。”

    其实被碎片溅到,并不怎么疼,贾元春是被血吓到了,现在听王夫人说伤口很小,一颗害怕不安地心稍微安心了些:“真的吗?”还有一个多月,她就要进宫选秀,她的脸决不能留下伤疤,不然她这一生就毁了。

    “真的,涂了舒痕胶就不会留疤。”王夫人的一颗心在颤抖,女儿马上就要进宫选秀,如果脸蛋留下伤疤,女儿不仅会落选,还会毁了她的名声,这辈子都找不到好人家嫁了。幸好只是一个很小的口子,不然她……

    “都是贾琏那个畜生的错,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王夫人不觉得是自己的错,是因为贾琏考中案首,她才气的失去理智乱砸东西。

    “娘,你的手……”贾元春见王夫人两个手心鲜血淋漓,有点被吓到了。

    见女儿关心她的手,王夫人朝她安抚地笑了下:“我的手没事。”

    周瑞家的叫人去请大夫,又叫人去打清水,又派人把屋子里的一地碎片收拾干净。

    突然听到一阵阵的鞭炮声,王夫人问道:“谁在放鞭炮?”

    周瑞家的有些犹豫,不敢告诉王夫人是谁在放鞭炮,怕王夫人不高兴,但是又不能不说,小心翼翼地开口答道:“大老爷叫人在大门口放鞭炮,庆祝琏少爷考中案首。”说完,果然看到王夫人一张脸阴沉了下来。

    此时,荣国府的大门口非常热闹,围满了人。附近的邻居听说贾琏考中了案首,都过来看热闹。

    贾琏考中案首,贾赦心里非常高兴和得意,就派人买了不少鞭炮在大门口放,还叫人买了不少烟花,准备等天黑了放,好好地给他儿子庆祝下。

    贾赦本来打算办流水席,请亲朋好友来喝喜酒。去年贾珠考上青山书院,可是办了三天的流水席,如今他儿子考中县试的案首,自然也要办三天的流水席,不能比贾珠差,但是被贾琏拒绝了。

    贾琏觉得太夸张了,他只是考中县试的案首,又不是考中状元,搞得这么夸张,只会被人笑话。

    贾赦见贾琏反对,顿时气的吃胡子瞪眼。他觉得考中案首是一件大喜事,必须要隆重地庆祝。

    贾琏也知道他便宜老爹是不想他比不上贾珠,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无奈:“之前贾珠考上青山书院大办流水席被京城很多人笑话,说我们贾家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现在我只是考中县试的案首,又大办流水席,只会让京城的人更笑话我们,我可不想丢脸。”他知道便宜老爹大办流水席庆祝是想给他扬眉吐气,告诉整个贾家的人他不比贾珠差,但是真的没必要。

    贾赦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觉得有些道理,只是儿子考中案首,不好好地庆祝炫耀一下,他心里不甘心。

    贾琏见贾赦不死心,心里很是无奈,只能继续劝道:“我们不办,并不代表我们比二叔他们差。相反,能说明我们比二叔他们有深度,不像二叔他们那么肤浅无知。”

    贾赦本来还想大办酒席,现在听到贾琏这番话,立马改变了想法,笑着说:“你说的对,我们不能比你二叔他们无知。”反正,不管办不办,他儿子就比贾珠厉害,贾珠当年可没有考中县试的案首。

    见贾赦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贾琏心里便放心了,开玩笑地说道:“等我以后考中了状元,你要大办十天的酒席,我都不会拦你。”

    “你要是考中状元,十天哪够,得办一个月。”

    贾琏:“……”

    王善保忽然走了过来,朝贾赦和贾琏行了个礼:“老爷,少爷,赖大家的来了。”

    贾赦闻言,挑了挑眉头:“那个老淫|妇来做什么?”

    “说是老太太派她来的。”

    贾赦和贾琏不用想也知道贾母派赖大家的来做什么。

    “让那个淫|妇进来。”

    赖大家的走了进来,不敢拿乔,规规矩矩地向贾赦和贾琏行了个礼,然后又向两人祝贺道喜。

    “母亲派你来做什么?”

    “老太太派奴才来给琏少爷送东西,恭喜琏少爷考中案首。”赖大家的拿出一块暖玉和一块镂空玉佩,恭敬地递到贾琏面前,“琏少爷,这是老太太送给您考中案首的礼品。”

    贾琏看到赖大家的手中的那块红色暖玉,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地笑容:“祖母之前不是把这块暖玉要回去了么,说我丢尽了贾家的脸,没有资格佩戴这么好的玉,怎么现在又把它送来了?”

    赖大家的听贾琏这么说,心里暗暗叫一声不好,没想到琏少爷这么记仇。

    一旁的贾赦也毫不给面子地嘲弄道:“这块暖玉送给琏哥儿,没过多久又要了回去,现在又送给琏哥儿,母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说说上次听信了谣言,误会了琏少爷,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就让奴婢把这块暖玉送还给琏少爷。”

    贾琏听了这话,嘴角边的讥讽弧度加深:“这块暖玉,还有这么镂空玉佩,我受不起,你拿回去还给祖母。”他不稀罕那个偏心眼老太太送的东西。

    贾赦见着两块玉佩都是好东西,退还给贾母太可惜了,不要白不要。他刚想说说什么就收到儿子一个刀眼,不由地一怔。

    “琏少爷,这是老太太的一片心意。”

    “我可不敢收,不然哪天祖母又听信谣言,又派你把这两块玉佩要回去。”那个老太太也真是好笑,送出去的东西,还叫人要回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贾赦听到儿子这么说,把到嘴边的恶化吞了下去。

    “琏少爷,你不能……”

    贾琏打断赖大家的话,没好气地说:“我不能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贾赦一想到之前贾母听信谣言要对贾琏动家法的事情,心里就来气,脸色冷了下来,毫不客气对赖大家的下逐客令:“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家琏哥儿承受不起,让老太太送给她宝贝孙子珠哥儿吧。”

    “大老爷……”赖大家的没想到贾赦父子这么不给情面,老太太都示弱来送礼了,身为儿子和孙子就该好好收下,然后对老太太感恩戴德。可是大老爷和琏少爷居然拿乔不收,还记仇之前的事情,这两人真是给点脸就开染坊。

    “滚滚滚!”贾赦就像赶苍蝇一样赶赖大家的。

    赖大家的气哼哼地离开了,在回去的路上一直骂贾赦父子不识相。回到贾母的屋子,她添油加醋地把贾赦和贾琏说的话告诉了贾母。

    贾母听了,气得一张脸变得铁青:“逆子,不孝孙!”贾母没想到贾赦和贾琏这么不给她面子,她都示弱送礼了,居然还对之前的事情记仇。

    “老太太,大老爷和琏少爷太过分了,都没有把您放在眼里。”赖大家的给贾赦和贾琏上眼药。

    贾母气的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既然他们父子俩这么说,我这个招人嫌的老太婆就不拿热脸去贴他们冷屁股。”

    “老太太,您是府里的长辈,大老爷和琏少爷怎么能这么对您?”赖大家的一脸愤懑,替贾母打抱不平地说,“他们实在是太不孝了。”

    贾母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外面的丫鬟给贾赦和贾琏请安的声音,不由地一愣。

    赖大家的也愣住了,没想到贾赦父子过来了,“老太太,大老爷和琏少爷肯定是来赔罪了。”

    贾母也这么觉得,心想老大和琏哥儿为刚才的事情向她赔罪,她就原谅他们,然后再把好好地把琏哥儿夸一番。

    “让他们进来。”贾母为什么听到贾琏考中案首后态度就发生了转变,是因为她心里清楚贾琏这个案首在京城的份量非常重,要知道他们贾家还没有人考中过案首,贾琏是第一个。

    贾赦和贾琏走了进来,先规规矩矩地朝贾母行了个礼。

    “你们父子俩来做什么?”贾母虽然在心里决定原谅贾赦父子俩,但是面子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我带琏哥儿过来就是告诉您一声,琏哥儿考中案首。”

    贾母听到贾赦这么说,第一反应就是贾赦是跑来向她炫耀,心里有些不高兴,微微皱了下眉头:“琏哥儿考中案首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虽然母亲您知道了,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觉得亲口告诉您比较好。”贾赦咧着嘴,露出八颗有些泛黄的牙齿,笑的特别灿烂。

    贾母越发觉得大儿子是来跟她耀武扬威来着:“我知道了。”说完,望向一旁不做声的贾琏,故意板着脸问,“琏哥儿,祖母送给你的东西,你不满意?”

    贾琏回道:“孙儿不敢不满意。”

    “那你怎么不收下?”这个琏哥儿考中案首就横了起来,记恨之前的事情,把她送的东西都敢退回来。

    贾琏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敢收,怕哪天祖母又相信外面的谣言,又派人把东西收回去。”

    贾母没想到贾琏这么大胆,竟敢当着她的面这么说,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你……”想到贾琏考中案首,她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下,“你还在气我之前误会你的事情?”

    “孙儿不敢。”

    贾母见贾琏嘴上说不敢,其实心里还在记恨,心里觉得这个孙子未免太过小气,上不了台面。

    “难道非要我这个老太婆亲自给你道歉,你才满意?”

    贾琏闻言,在心里冷笑两声,一脸诚惶诚恐地说道:“孙儿不敢!”

    “你……”贾母瞪向贾赦,“你教的好儿子!”

    贾赦挺起胸膛,一副骄傲自豪地表情:“琏哥儿就是我的好儿子,考中了案首,给我们贾家长了脸面,现在全京城的人都在夸他。”

    贾母被贾赦父子气的胸口发疼,她这才发现这父子俩来找她,并不是为之前的之前赔礼道歉,而是向她耀武扬威。

    “滚滚滚……”再让他们父子俩说下去,她会气昏过去。

    “我们过来也就是告诉您一声,没有其他事情。”贾赦也不想多呆,拉着儿子麻溜地离开了。

    贾琏其实不想来找贾母,之前贾母说不想见到他,他也不想见到她,但是他考中了案首,这事必须亲自告诉贾母,不然被人扣上不孝不敬的帽子,他的名声就毁了。

    这个老太太也好笑的很,还指望他给她赔礼道歉,凭什么,就凭她是府里的大长辈。之前听信谣言一口咬定他的两首词是从云游道士那里买的,觉得他丢了贾家的脸,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就要对他动用家法。那个时候离县试只有十几天,如果他被打板子,一时半会是养不好的,肯定不能好好地去参加县试。

    他认为老太太是不想让他的风头盖过贾珠,刚好趁这个机会打压他,顺便不让他参加县试。

    现在他考中县试的案首,老太太恐怕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觉得他碍事。在老太太眼里,只有贾珠这个孙子,只有贾珠才能是荣国府真正的继承人。

    贾赦父子离开后,贾母气的砸碎了一个青花瓷的茶盏,嘴里骂道:“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琏少爷小心眼爱记仇,真是上不了台面。比起珠少爷,差太远。”看中县试的案首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考中状元给我们看看。

    想到贾珠,贾母的脸上柔和了下来:“还好有珠哥儿。”

    赖大家的想到刚刚听到的事情,向贾母汇报道:“老太太,二太太和大小姐受伤了。”

    “什么?受伤了?好好的怎么伤了?严不严重?”

    “二太太被碎片割破了手心,大小姐的脸被碎片划伤了。”

    “划伤了脸?”贾母猛地站起身,神色非常担忧,“严不严重?”元春四月初要进宫选秀女,她的脸要是留疤,就会被淘汰。

    “不严重,一个小口子,涂点舒痕胶就不会留疤。”

    贾母听到这话,心里便放心了,重新坐到炕上:“好好地,母女俩怎么会被划伤?”

    赖大家的犹豫了下说:“二太太听说琏少爷考中了案首,气的乱砸东西,碎片溅到大小姐的脸上,她自己滑了一跤,跌倒在地上不小心割破了手心。”

    贾母明白王夫人的心情,但是砸东西划伤了贾元春的脸,这就让她很不满。贾元春四月就要入宫选秀,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幸好这次的划伤不严重,如果元春的脸留了疤,别说选秀失败,恐怕以后婆家都不好说。

    “你去告诉二太太,让她安分点,这段时间好好照顾元春,要让元春完好无损地去参加四月份的选秀。”

    “是。”

    “去拿一瓶白玉凝脂膏给元春。”这白玉凝脂膏是养颜的良药,京城很多贵妇贵女都喜欢用这药膏擦脸。

    “是。”赖大家的按照贾母的吩咐去王夫人的院子,把贾母的话带到,又去贾元春的院子把药膏交给了她。

    王夫人知道贾母不满她今天的作为,在心里把这一切的错都怪在贾琏的头上。

    贾琏考中案首,不仅打了宁荣两府的人的脸,还打了不少京城人的脸。

    之前,关于贾琏在诗会上拔得头筹的两首词是从云游道士那里买的谣言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京城里一大半的人都相信整个谣言,认为贾琏的两首词是买来,他没有那个才学写出这两首词,大骂贾琏小小年纪沽名钓誉,骂他是斯文败类。现在听说贾琏在县试中了案首,那些骂他的人,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疼,而且火辣辣地疼。

    贾琏在县试中做的四首诗也被传了出来,当京城里的人听到他做的梅兰竹菊的四首诗,心里又佩服又羞愧。

    如果说贾琏之前的两首蝶恋花让人质疑他是抄袭,那么县试上写的四首诗彻底让怀疑他的人闭嘴了,没有人再敢质疑贾琏的才华。

    之前,在南兰诗会上,贾琏成为了京城的小网红。现在经过谣言一事,加上他考中了案首,他彻底红了,成为了京城大的大红人。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四皇子轻声地念了一遍贾琏写的《竹石》,在心里细细地品位,越品位就越喜欢这首诗,对贾琏更是欣赏,“这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还是王爷慧眼如炬。”林少雄抱拳恭维道,“贾公子才华横溢,不是那种宵小之辈。”

    四皇子被恭维地很是受用,笑着说:“下次不要以貌取人,不要以为人家小,就不能写出好诗词来。”

    “王爷教训的是。”林少雄之前质疑贾琏,现在被狠狠地打了脸后,彻底信服了贾琏,不再怀疑他的才华。

    “那小子喜欢吃本王酒楼的饭菜,就赏他去酒楼吃顿饭吧。”四皇子对候在门口的小太监叫道,“你去荣国府找贾琏,告诉他本王见他考中了案首,就赏赐他在酒楼免费吃一顿大餐,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小太监:“是。”

    “贾公子一定会很高兴。”林少雄想到之前在诗会上,看到贾琏躲在角落里大快朵颐的样子。

    四皇子微微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瑞王府。

    二皇子画完一副青竹,在一旁空白处提上贾琏写的《竹石》。

    “看来王爷很喜欢这首《竹石》。”候在一旁的一个高大的侍卫说道。

    二皇子搁下笔,看着他刚刚完成的画,满意地点了下头:“这首《竹石》写的很不错。”二皇子很喜欢竹子,平时画的最多的也是竹子,自然会喜欢上《竹石》这首诗。

    二皇子对贾琏有些好奇,想看看这个只有十一岁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人。

    贾琏不知道自己又被另一个王爷惦记上了,此时他正招待四皇子派来传话的太监。

    听完太监的话,贾琏囧了,四皇子居然赏他一顿饭……感觉他好像吃不起饭一样。不过,免费的大餐不吃白不吃。

    “麻烦公公帮我转达对四皇子的谢意。”

    “贾公子客气了。”

    贾琏和贾赦把前来传话的小太监送到荣国府大门口。

    “爹,居然四皇子请客,那我们今晚就去大吃一顿吧。”

    “好。”贾赦见儿子被四皇子这么看重,心里充满豪气。

    四皇子派太监来给贾琏传话一事,瞬间传遍宁荣两府,又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贾母听了,心里非常震惊,没想到四皇子这么看重贾琏。

    看来以后要对琏哥儿好一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