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3章 第三十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大修真时代1.0     县试发榜的前一天晚上, 贾琏躺在床上跟煎饼一样, 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在想如果他没有考中案首被系统抹杀了, 那他能不能回到现代?

    虽然他跟贾赦和李道清说, 他考的很不错,也觉得自己应该能考中案首,但是没看到真实成绩,他这心里七上八下, 非常地不安。

    如果不是关乎到身家性命, 他是不会这么紧张不安的。当年考高考, 他都没有这么担心害怕过。

    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一会儿自己回现代了,一会儿自己附身到别人身上,一会儿自己附身动物身上,一会儿自己变成孤魂野鬼,永远在这个世界飘荡,不能轮回转世。各种稀奇古怪地想法,都能去写一部聊斋了。

    折腾到凌晨,贾琏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 生物钟准时叫醒贾琏, 天微微亮。

    洗漱好, 贾琏就跟平时一样, 绕着院子跑步锻炼身体。一颗慌乱不安地心, 跑着跑着就冷静了下来。

    今天是县试发榜的日子, 荣国府大房的人都一大早起来, 焦急难耐地等着县试成绩公布。

    贾赦又一次难得地起了个大早,派王善保去叫贾琏过来一起用早膳。今天是贾琏重要的日子,贾赦觉得还是一家人坐在一起等待比较好。

    贾琏跑完步,洗了个澡,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心里的忐忑像是被洗没了。听到贾赦叫他过去用早膳,就跟着王善保去了。

    邢夫人也在,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因为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的规矩,三个人安安静静地吃早饭,没有一个人说话。

    贾赦和邢夫人没有什么胃口,加上心里有事,早饭吃的心神不宁,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

    贾琏的胃口很好,吃了两碗肉粥,又吃了几块饼和包子。

    贾赦被儿子的好口味吓到了:“你还有心情吃这么多东西?”

    贾琏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巾帕擦了擦嘴,不解地反问:“为什么没有心情吃东西?”

    贾赦瞪了一眼儿子,没好气地说:“今天可是县试发榜的日子,你小子一点都不担心?”他因为这件事情,一晚上都没睡觉。

    贾琏一脸淡定地说:“不担心。”别看他现在说的轻松,昨晚他也是担心一晚上没睡着。

    贾赦和邢夫人被贾琏一副镇定自信地样子弄得一怔,过了半响才回过神来。

    “看来琏哥儿对自己考中很有信心啊。”

    “你要是考不中,我看你怎么办?”贾赦说完,觉得自己这句话太不吉利,连忙呸了几口,“我儿子一定能考中。”

    邢夫人附和道:“老爷说的对,琏哥儿一定能考中。”

    贾琏笃定地说道:“考中肯定是没问题的。”他不担心考不考中的问题,他担心的是能不能考中案首。

    贾赦:“……大言不惭。”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贾赦的脸上却露出一个笑容。

    其实,贾赦不需要担心贾琏考不考中的问题,就像他之前一直说的,贾琏完全没必要去考什么功名,他死了以后,贾琏就会承袭他的爵位,一辈子不用担心吃喝。但是,儿子要争一口气考功名,他这个做老子的自然不会反对。现在儿子考了县试,他当然希望儿子能考中,狠狠地扬眉吐气一次,证明他并不比贾珠差。

    贾赦派王善保带几个小厮去发榜的地方等成绩公布,一旦看到成绩出来,就立马回来报信。

    王善保他们几个过去,发榜的地方围满了人,几个人拼命往人群里面挤,想挤到发榜栏前,结果完全挤不进去。几个人急的跳脚,没办法只能呆在边缘,等前面的人看完成绩离开,他们再挤进去。

    县试发榜公布成绩在巳时,现在离巳时还有一个多时辰。这一个多时辰,对贾赦他们来说,简直度秒如年。

    这边,大房的人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而隔壁的二房,一大早就搬好板凳准备看戏。

    贾元春早上起来,先去王夫人屋子,然后母女两一起去给贾母请安。

    给贾母请完安,贾元春故意说道:“今天是县试发榜的日子,不知道琏弟能不能考中?”

    王夫人接话道:“琏哥儿才读书没多久,恐怕很难考中。不过,他要是考中,也是我们贾家的福气。”

    贾母一提到贾琏就一肚子气,气他害的贾家丢尽了脸,冷声道:“那个畜生只会给我们贾家丢人。”贾母是绝不会相信贾琏能考中。

    王夫人皱起眉头,神色很是担忧:“如果琏哥儿这次没有考中,恐怕会有更难听的话说我们贾家。”

    贾母觉得王夫人这句话很有道理,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骂道:“那个畜生……”之前因为向云游道士买词的事情,还只是谣言,就让贾家丢尽了颜面。如果贾琏这次县试没有考中,京城的人就会觉得谣言是真的,确定贾琏一点才华都没有,到时候他们贾家又要成为笑柄了。

    王夫人痛心疾首地说道:“琏哥儿这孩子……真是乱来……”

    贾母在心里决定,如果贾琏没有考中,害的贾家再次沦为全京城的笑话,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王夫人母女俩在贾母那里坐了一会儿才离开,回到自己屋子,等着贾琏落榜的消息。

    母女俩坐在炕上,王夫人指导贾元春绣花。

    还有一个多月,贾元春就要进宫选秀女,她的女红不是太好,这段时间天天在家练习女红。

    王夫人之前心疼贾元春,不想女儿一双手被针扎的红肿,就对她的女红不是很注重。

    不过,前段时间听说这次进宫选秀的人中有几位世家女子非常擅长女红,而且其他方面也都非常优秀。女儿在琴棋书画方面是很优秀,但是如果在女红上面输给其他人,进了宫就会被别人比下去。这才狠心,让女儿在选秀前练习女红。

    他们一家的希望大部分指望女儿,如果女儿选秀顺利进了宫,然后再成为妃子,对珠哥儿以后的仕途也非常有帮助。到时候,他们兄妹俩一个在前朝,一个在后宫,他们家就能成为全京城最尊贵最有权力的人家。

    离县试发榜的时间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人围在发榜的地方。忽然人群中一阵骚动,原来是几个衙役出现了,他们其中有一个人手中拿着一卷黄纸,不用猜也知道这纸上写着县试考中的名单。

    两个衙役负责把黄纸贴在发榜栏上,另外几个衙役站在一旁,负责维持秩序。

    王善保和兴儿他们几个挤在人群中见衙役正在发榜,都拼命地垫着脚想看榜单,但是前面的人太多,他们只能看到人头。

    榜单贴好,衙役们退到一旁。

    站在前面的人先关注自家孩子有没有在榜上,有的人在榜上看到自家孩子的名字,高兴地大叫:“中了中了中了!”

    有的人没有在榜上看到自家孩子的名字,先是一脸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没有?”然后不断地看榜上的名单,反复看了无数遍,始终没有在榜上找到自家孩子的名字,最后失魂落魄地离开,一副天塌下来的绝望地表情。

    县试的榜单公布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王善保他们几个迟迟看不到榜单都急死了,恨不得把挡在他们前面的人全部杀了。

    有的人看了榜单,在榜单中找到自家孩子的名字后,并没有急着离开,留下来看看前十名是谁,看看今年县试的案首是谁。

    “案首是贾琏!”人群中有不少人发出惊呼声。

    “案首是贾琏,贾琏是谁?”

    很多人都在问贾琏是谁。

    有的人知道贾琏,有的人不知道贾琏是谁。

    知道贾琏的人,一定听说过前段时间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

    王善保他们听到前面的人说案首是贾琏,都吃惊地张大着嘴巴,一副不敢相信地表情。

    “贾琏就是在南兰诗会上写了两首蝶恋花的人。”人群中有人说道。

    “就是那个从云游道士手里买两首词的人。”也有人这样说道。

    “他是案首,肯定非常有才华,怎么可能从云游道士手里买次,之前的谣言是假的。”

    王善保他们听到前面的人这么说,心里非常震惊,几个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面挤。

    几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前面,一眼就看到写在榜上第一个的贾琏。

    “是少爷,少爷考了第一名。”兴儿尖叫道。

    “少爷是案首!少爷是案首!少爷是案首!”

    王善保看到贾琏的名字在榜上第一个,顿时哭了出来:“少爷考中了,少爷是案首。”

    其他人听到王善保他们几个的话,猜到他们应该是贾琏的仆人,纷纷向他们祝贺。

    王善保他们怕自己看错,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确定他们没有看错才离开。

    兴儿腿脚快,从人群中挤出来后,就立马翻上马,往荣国府赶。

    贾琏此时正在书房里练习书法,眼见巳时到了,他也静不下心来练字。

    赵嬷嬷早就跑到大门口,在门口等兴儿他们回来。丰儿因为还是小姑娘,不能去大门口抛头露面,只能在贾琏的院子门口等消息。

    贾赦不好去大门口等,只能在自己的院子里等。邢夫人见他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焦急。

    “怎么还不回来?”贾赦见时间都过去一刻钟了,王善保他们几个没有一个人回来报信,这让他很不耐烦。

    邢夫人心里也急,但是她知道今天看榜的人一定很多,王善保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

    赵嬷嬷在大门口转来转去,不停地朝往东边的方向看,等了两刻钟,还不见兴儿他们回来,急的团团转,嘴里一直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

    站在大门口的几个守卫是二房的人,看到赵嬷嬷这副着急的样子,都一脸嘲讽等看看笑话地表情。

    赵嬷嬷等了半天不见兴儿他们回来,决定自己跑去看看,她刚准备去,就远远地看到兴儿骑着马回来了。

    发榜的地方离荣国府很远,骑马也要二十来分钟。兴儿为了能尽快地赶回来,不停地用马鞭抽打马屁股。

    “兴儿,少爷考中了吗?”赵嬷嬷扯着嗓子,大声地喊道。

    隔得太远,兴儿听不懂赵嬷嬷在喊什么,不过也能猜到她在说什么,他骑在马上,大声地喊道:“少爷中了,少爷考中案首了。”

    “什么?”赵嬷嬷怕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地问道。

    兴儿骑着马来到荣国府大门口,从马背上跳下来,抓着赵嬷嬷的手,神色激动地说:“嬷嬷,少爷中了,少爷考中了,少爷是案首!”

    “什么?少爷考中了案首?!”赵嬷嬷的声音忽然拔高很多,变得非常尖锐,“你没看错吧?”

    “没有,我亲眼看到少爷的名字在第一个,少爷考中了案首!”兴儿和赵嬷嬷说完,就急急忙忙地跑进府里,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叫道,“少爷考中了,少爷是案首!”

    荣国府门口的几个守卫听到兴儿的话,都一副惊呆地表情,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琏少爷考中了,而且还考中了案首?!!!!

    赵嬷嬷怔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也匆匆忙忙地跑进府里。

    兴儿喊得那么大声,整个荣国府里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什么?琏少爷考中了,而且还考中了案首?”

    “琏少爷中了案首,怎么可能?”

    “骗人的吧,琏少爷怎么可能考中案首?”

    这些怀疑的人,当然是二房的奴才们。

    兴儿跑到贾赦的院子,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声地喊道:“老爷,少爷考中了,少爷是案首!”

    “什么?!”贾赦惊得瞪圆了一双眼睛。

    “老爷,少爷考中了,还是第一名,是案首!”

    贾赦直接呆掉了,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语气颤抖:“案首?真的是案首?你没有看错?”

    “没有,小的看了好几遍,少爷的名字写在榜上第一个,看榜的人都说少爷是案首!”

    “哈哈哈哈哈哈!!!”贾赦发疯似的的大笑了起来。

    邢夫人直接失态地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王善保家的很有眼力的,连忙跪了下来,欢快地朝贾赦和邢夫人恭喜:“恭喜老爷!恭喜太太!”琏少爷这次真的给他们大房狠狠地长了脸。

    “案首!我儿子考中了案首!哈哈哈哈哈哈……”贾赦的笑声响彻整个荣国府,“有赏有赏,统统有赏!”

    “谢谢老爷!”

    丰儿刚刚听到兴儿的声音,说少爷中了,而且还是案首,怕自己听错了。准备跑去问兴儿是不是真的,这时候赵嬷嬷跑了过来。

    “中了中了中了,少爷考中了案首!”赵嬷嬷从大门口跑过来,累得气喘吁吁。

    丰儿的一双眼顿时瞪得比铜铃还大,张大着一张小嘴,一副目瞪口呆地表情。

    赵嬷嬷懒得管丰儿,跌跌撞撞地往书房跑:“少爷,你考中了,考中了案首!”

    贾琏听到赵嬷嬷的喊声,立马丢下手中的毛笔,急急忙忙地打开门跑了出去:“你说什么,我中了案首?”

    赵嬷嬷拼命地点头:“少爷,你考中了案首!”

    贾琏不由地怔住了:他真的考中了案首?

    虽然他之前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很有可能考中案首,但是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把握,现在听到自己真的考中了案首,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丰儿回过神来,也跑了过去,扑通一声朝贾琏跪了下来:“恭喜少爷考中案首!恭喜少爷考中案首!恭喜少爷考中案首!”

    赵嬷嬷也跟着跪了下来,激动地向贾琏祝贺:“恭喜少爷考中案首!恭喜少爷考中案首!恭喜少爷考中案首!”说完,一张脸上布满了泪水。

    贾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一张好看地脸上露出比太阳还要灿烂耀眼地笑容:“太好了!”太好了,他的小命保住了!

    大房这边因为贾琏考中案首,一片欢天喜庆。而隔壁的二房却陷入一片冰冷地沉默。

    “太太,不好了,琏少爷考中了案首。”周瑞家的收到消息,立马跑到王夫人的院子。

    “什么?你说什么?”王夫人听到这话,猛地站起身,不小心碰到炕上的桌子,整张桌子被撞到在地上,噼里啪啦地摔碎一地东西。

    “太太,琏少爷不仅考中了,还得了案首!”

    “不可能!”王夫人发出一声尖叫,“他怎么可能考中?”

    贾元春也不相信:“你确定贾琏考中了?”

    “我听到兴儿那小子在府里喊少爷考中了,少爷考中了案首。”

    “什么?他还考中了案首?”王夫人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尖锐,平时温婉的脸变得非常扭曲,咬着牙狰狞道,“他怎么可能考中案首?”

    贾元春不停地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贾琏怎么可能考中案首?”

    周瑞家的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兴儿他们不可能弄错。

    “怎么可能!贾琏那个草包怎么可能考中案首?!”王夫人目露凶光,神色狰狞,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周瑞家的被王夫人这副可怕的样子吓到了,连忙跪在地上,弱弱地说:“有可能搞错了。”

    正在书房里和门客们讨论诗词歌赋的贾政,听到贾琏考中案首的消息,也一脸不能接受地表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贾琏那个草包怎么可能考中,而且还考中了案首?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门客们不知道贾政和他兄长贾赦的关系不好,听说贾琏考中了案首,纷纷向他道贺。

    贾政听到道贺,心里更加气愤,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找借口把门客送走。

    贾母听赖大家的说贾琏不仅考中了,而且还中了案首,也是一副不相信地模样。当年珠哥儿考县试,虽然考中了,但是也只是考了二十几名,琏哥儿怎么可能考中案首?

    “琏少爷怎么可能考中案首,是不是哪里弄错?”赖大家的不敢相信贾琏居然考中了案首。

    贾母从巨大地震惊中惊醒过来,神色变得非常复杂。她一边为贾琏考中案首感到高兴,一边又不能接受贾琏考中案首。

    高兴:是因为贾琏给他们贾家长脸了。

    不能接受:是因为她不喜欢这个孙子,之前还因为两首词的事情,狠狠地把琏哥儿骂了,还觉得他把他们贾家的脸都尽了,没想到……

    贾母不想承认她错了,但是事实摆在她的眼前,她不得不接受,是她小看了这个孙子。

    “琏哥儿考上案首是件大喜事,你吩咐下去,府里所有下人这个月多发一个月的月银。”

    赖大家的一脸惊讶:“老太太,您这是……”

    贾母知道赖大家的在惊诧什么,轻轻地叹了口气说:“琏哥儿是我的孙子,他考中案首,这是天大的喜事,我这个做祖母的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她是不喜欢琏哥儿这个孙子,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不能装作不知道,更不能没有任何表示。如果她什么都不做,传出去的话,她的名声就毁了。

    “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等等。”

    “老太太还有什么吩咐?”

    “去把之前那块暖玉,还有那块小鹿镂空的玉佩送给琏哥儿。”

    “是。”

    远在青山书院的贾珠听说贾琏不仅考中了,还得了案首,气的把书舍里的东西全都砸了。

    “他怎么可能考中案首?!”贾珠眼里一片阴鸷,神色狰狞可怖,“他一个草包怎么可能考中案首?”他的声音尖锐刺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