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2章 第三十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近身特工大修真时代1.0     考试的题目基本上都是填空题和问答题,内容都是四书五经里的, 这对贾琏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毕竟他早就把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了。

    考卷最后一道题不出意外是诗词题,题目非常简单:梅兰竹菊从古至今都有“四君子”的美称, 请以这个为主题写四首诗词歌赋。

    贾琏立马在脑海里搜索有关梅兰竹菊的诗词, 忽然眼前出现一片阴暗,抬眸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清秀的中年男人站在他面前,这个男人穿着官服, 应该是主持这场县试的县官吧。

    男人站在贾琏的号房前,见他面前的考卷基本上都写满了, 就剩下最后一道诗词题还没有写,应该正在思索。

    关于贾琏的传闻, 男人早就听说了, 贾琏写的两首蝶恋花,他非常喜欢。前段时间关于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两首词的传言, 他也听闻了, 但是心里却不大相信。

    他知道贾琏参加县试, 对他很是好奇, 所以不免对他有些关注。一开始他没有急着过来看贾琏,忍了半天才走到贾琏的面前。

    贾琏见县官站在他前面不走,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难道县官是在监视他, 怕他抄袭?毕竟关于他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两首词的事情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 县官知道他也很正常,对他有所戒备和警惕也很正常。

    不受县官的影响,贾琏继续在脑海里搜索诗词。

    县官见贾琏看到他没有任何紧张和不安地反应,心里有些惊讶和意外。接着见贾琏无视他的存在,蹙眉思索作诗,心里忍不住赞赏贾琏的淡定从容。

    他之前在别的考生面前稍微停留下,那些学子都是紧张到不知所措。这个贾琏今年才十一岁,看到他却表现的如此镇定,真是让人吃惊。

    不说别的,就是这份淡定从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县官对贾琏的诗词很感兴趣,但是也知道在他面前停留的太长不好,就离开了。

    贾琏正在脑子里搜索诗词,没有注意到县官离开了。

    很快找到一首有关梅花的诗:《白梅》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兰花》

    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

    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

    《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秋菊》

    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

    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

    写完这四首诗,贾琏长长地吁了口气,系统里提供的诗词太多了,看得他眼花缭乱。他这个大文盲也不知道哪首好,就选了朗朗上口又好懂的这四首诗。

    贾琏写完才发现县官站在他的面前,吓了他一跳,难道他一直站在他面前没走,不会吧?

    之前,县官不好在贾琏面前逗留太长时间就离开了,继续巡视。

    巡视了一会,县官就忍不住又走到贾琏的面前,他想第一时间看到贾琏写的诗词。

    县官再次来到贾琏面前,贾琏刚刚写好第二首《兰花》。他读完贾琏写好的两首诗,一双眼顿时变得晶亮,看着贾琏的眼神充满赞赏。

    当他把《竹石》和《秋菊》看完,县官的一张脸涨得通红,一双眼瞪得溜圆,嘴巴张得很大,一副惊呆地模样,半天没有反应。

    贾琏见县官眼冒绿光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这县官怎么一副小狗见到骨头的表情?

    县官怔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然后朝贾琏温和地笑了笑,背着手慢悠悠地离开了。

    贾琏看着县官离开的背影,表情非常困惑,这县官怎么回事,刚刚他走的时候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县官一边巡视,一边在心里细细品位贾琏写的四首诗。

    这个叫贾琏的孩子真不简单,四首诗把梅兰竹菊的君子风骨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梅: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为高洁志士;

    兰:空谷幽放,孤芳自赏,香雅怡情,是为世上贤达;

    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清雅澹泊,是为谦谦君子;

    菊:凌霜飘逸,特立独行,不趋炎势,是为世外隐士。

    这孩子不仅有才华,而且也有君子的风骨。如果没有君子的品性,是写不出这四首诗来的。

    那个关于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来的两首词的传言,真是太可笑了。这孩子才华横溢,还需要从云游道士手里买词么。那些相信谣言的人,更是愚蠢至极。

    县官第一个也是第一时间看到贾琏写的四首诗,心里非常得意,还有一种比别人更早看到的优越感。

    贾琏不知道县官对他有很高的评价,他写完考卷后,从头到尾仔细地检查了好几遍,反复确认没有错误后才安下心来。

    他闲着没事,就偷偷观看其他人。他对面的人应该是个富家子弟,衣着打扮非常贵气,长得圆润润的,胖胖地有些可爱,不过他抓头挠腮急的满脸通红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像个猴子。

    斜对面的人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身粗布麻衣,衣服虽然很干净,但是看起来很旧。像是注意到贾琏的打量视线,斜对面的人抬眸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贾琏也没有被抓到偷看的尴尬,目光坦荡地迎着斜对面人的探究视线。

    斜对面的人见贾琏盯着他看的目光清澈,没有一丝不屑和鄙视,也没有好奇,心里不禁感到纳闷儿,似乎不明白贾琏为什么盯着他看。

    深深地看了眼贾琏,斜对面的人收回目光,继续做自己的考卷。

    贾琏又盯着斜对面的人看了一会,才收回目光。其实,刚进考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斜对面的人,并不是因为斜对面的人长得好看。

    斜对面的人长得很普通,皮肤黝黑,个子不高又清瘦,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种。为什么他会注意到他?一开始是因为他的背影,挺得笔直,就像一棵竹子一样。其次,是他的眼神,波澜不惊却又充满锐利,就像……对,野兽的眼神。

    斜对面的人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应该十三四岁吧,怎么会有野兽般地眼神?

    贾琏对斜对面的人有些好奇,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换做是其他人被贾琏盯着看了半响,一定会很不高兴,然后恶狠狠地瞪回去。可是,斜对面的人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贾琏几眼,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

    看了一会四周,贾琏就收回目光,装作检查考卷的样子,等待考试结束收卷。

    因为三天都要呆在号房里,哪里也不能去,就算提前交卷,也只能窝在号房里。

    中午,考试结束,衙役把考卷收了上去。安静的考场,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很多人都探出身子,问附近认识的人考的怎么样。虽然考试结束了,但是考生们不能出自己的号房。

    贾琏听到其他人对答案,不由地想到前世,考完试大家都围在一起对答案。看来,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所有考生的心情都一样。

    肚子有些饿了,贾琏从包裹中拿出几块糕点和一些肉干。一想到三天就像坐牢一样被关在这个小房子里,他就有些郁闷。

    好在糕点和肉干的味道还不错,贾琏正吃得津津有味,一股恶臭味从远处传来,顿时让他失去了胃口。

    卧槽,哪个混蛋在公共场合拉屎。

    好在现在不是夏天,不然考场会有各种让人发疯崩溃的气味。

    贾琏被恶心到了,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拿出巾帕堵住两个鼻孔,躺在铺在地上的床铺上,准备睡一会午睡。

    下午的考试,要在未时开始,离未时还有一个多时辰,赶快睡一会,下午才有精神考试。

    很久,贾琏就听不到任何声音,陷入沉睡。

    在考试前,贾琏准时醒了过来,用冷水洗了个脸,冰冷刺骨的冷水泼在脸上,顿时让他的大脑变得非常清醒。

    未时,下午考试准时开始。

    下午考的是墨义,就是考四书五经里的一些句子或者一段话的含义,对贾琏来说依旧很简单。

    下午考试的时候,贾琏发现县官时不时地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在他面前待两三分钟再离开。他觉得县官因为传言的事情怕他作弊,所以才经常来他面前转悠。

    酉时,考试结束。过一会儿,衙役们会给考生们发一些热水,方便他们喝热水,和洗漱。

    贾琏本来以为没有热水,没想到会发热水,心里有些小激动,毕竟现在还是很冷,一整天吃的冷冰冰的干粮,再不喝点热水,肠胃会很不舒服。

    喝了些热水,贾琏就把剩下的热水全部拿来泡脚。虽然他全身穿的暖和,但是也架不住现在天冷,一整天手脚冰凉。

    泡完热水脚,贾琏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坐在床铺上看了会书就睡了。

    第二天,考试的内容的范围变大,难度也加深了不少,不过对贾琏来说,仍旧很简单。

    第三天,考的是经义。经义就是以四书五经的某句话为题,考生作文阐述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类似于现代语文考试中的阅读理解。

    李道清曾经对贾琏说过,考经义的时候,最好引经据典,文采华丽,这样会加分很多。

    引经据典,贾琏还能做到,但是文笔华丽,他做不到。

    他的文笔比较朴实简练,因为这点李道清还头疼了很长一段时间,让他以后多读一些文采华丽的文章,提高他的文笔。

    贾琏觉得没必要,文笔朴实干练就行了,写那么多华丽辞藻有什么用。

    县试考的经义不难,贾琏能轻松应付。

    酉时,考试结束,三天的县试终于结束了。

    当县官宣布考结束,大家可以回家了,所有人都发出兴奋地尖叫声,有的人甚至夸张地哭了出来。

    三天犹如牢狱的生活,让人痛苦不堪。听说可以回家了,大家就像囚犯被放出来,重获自由一样激动。

    贾琏不像其他人那么激动,重重地呼出几口气,像是把这三天关在号房里的憋屈和郁闷全部吐出来。

    收拾好东西,贾琏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想立马回到家好好地洗个澡,从头上下地仔细洗几遍,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喂。”

    贾琏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斜对面的人叫了一声。

    “你叫我?”

    斜对面的人微微点头:“你叫什么?”

    贾琏没想到斜对面的人会主动找他,眼里闪过一抹惊讶:“我叫贾琏,你叫什么?”

    “我叫连根生。”

    连根生?

    这个名字挺有趣的,还很有意义。

    他的父母真会取名字。

    “考试的时候,你为什么看我?”别看当时连根生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其实他心里很是在意,他不明白贾琏为什么盯着他看?还有些好奇,自己哪里吸引了这位贵公子的注意。

    贾琏被问得一怔,他没想到连根生会问得这么直接。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眼神很漂亮。”

    这个回答让连根生不由地怔愣住了,惊愕地望着贾琏,他的眼神很漂亮?

    贾琏走到连根生面前,习惯性地伸出右手:“连根生,很高兴认识你。”

    连根生回过神来,见贾琏朝他伸出右手,一脸茫然,不明白他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见连根生迟迟不和他握手,贾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现代话了,尴尬地收回手,摸摸鼻子干笑道:“很高兴认识你。”

    “你……”连根生被贾琏的这句话惊到了,贾琏一看就是贵公子,怎么可能会对他一个贫民说这样的话。

    贾琏看出连根生的想法,笑着说:“你应该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连根生呆呆地重复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贾琏被连根生呆愣地模样逗笑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希望下次能再见到你。”他快要被自己身上的臭味熏死了,也快要痒死了。

    “恩。”

    贾琏朝连根生摆摆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刚出院子,就看到贾赦等在门口,贾琏微微愣了下,随即一股暖流从心房,渗入四肢百骸,温暖了他被冻僵的身体。

    眼眶有些热,鼻头有些酸,贾琏怕自己会哭了出来,仰了仰头把眼里给逼了回去。

    贾赦看到儿子出来,脸上立马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然后把儿子抱在怀里。

    突然被抱住,让贾琏直接怔住了,身体不由地僵住。

    贾赦抱了一会就松开了贾琏,然后一双眼像扫描仪一样把贾琏从头上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

    “瘦了。”

    这句瘦了,让贾琏好不容易把逼回去的眼泪又弄了回来,湿了眼眶:“我怎么没发现?”

    “走,回家,给你准备了一桌好吃的。”贾赦一想到儿子三天像坐牢一样,吃着冰冷的干粮,喝着冷水,就觉得可怜。换做是他,他是忍受不了的。

    “吃了三天的糕点和肉干,我嘴巴都淡出鸟来了。”听到有好吃的,贾琏一双眼直冒精光,馋的口水直流。

    贾赦被儿子一副馋鬼的模样逗乐了:“那就赶快回去。”

    “吃饭前,我要先洗个澡,我觉得身上长虱子了。”三天吃喝拉撒在一个房间,整个考场弥漫着尿骚味和屎臭味。

    “这么惨?”

    贾琏和贾赦上了马车,把考场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贾赦。

    贾赦听完一脸嫌弃:“回去你好好洗几遍。”幸好他年轻的时候聪明,没有去考功名,不然他可受不了这个罪。

    回到家,贾琏就直奔自己的屋子,让赵嬷嬷他们赶快烧水,他要洗澡,没想到赵嬷嬷早就为他准备好热水。

    贾琏整整洗了三遍,甚至洗的时候撒了花瓣,直到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他才满意。不是他娘娘腔地喜欢洗花瓣澡,而是他嫌自己身上太臭了。古代又没有香肥皂和沐浴乳,只能用花瓣制造香味。

    洗完澡,贾琏就去贾赦的屋子里吃饭。

    贾赦直到贾琏喜欢吃天下第二酒楼的烤鸭,今天特意派人去买了两只。

    贾琏又饿又馋,低着头猛吃。

    邢夫人见贾琏一副饿死鬼地模样,惊得目瞪口呆,随即想到他这三天吃的都是冷冰冰的干粮,顿时充满同情和心疼,不停地给他夹菜。

    “琏哥儿,你慢点吃,不要噎着了。”

    贾琏就像是从难民营里发出来一样,拼命地往嘴巴里塞肉。三天没有吃到热乎乎的饭菜,现在吃到了,他幸福地都快要哭出来了。

    贾赦和邢夫人被贾琏的好食欲影响到了,两人都多吃了一碗饭。

    一桌的大鱼大肉,基本上全都进了贾琏的肚子。

    等贾琏吃到再也撑不下去,他才停了下来,砸砸嘴一副意犹未尽地表情。

    邢夫人见一桌的饭菜基本上都被吃完了,惊得膛目结舌,琏哥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吃呢?

    贾琏靠在椅子上,摸着吃的圆滚滚地肚子,瞬间觉得人生圆满了。

    “谁让你想不开去考什么功名?”贾赦觉得贾琏以后要继承他的爵位,完全没必要折磨自己去考什么科举。

    贾琏一脸满足:“感觉好久没有吃得这么爽了。”

    “你考的怎么样?”之前没有机会问贾琏这个问题,现在吃完饭,有了机会,贾赦就立刻问了出来。

    “考的还不错。”这次县试考的东西都是他熟记的内容,贾琏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应该能考中案首。

    “真不错还是假不错?”

    贾琏听了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真不错,通过县试绝对没问题。”

    听到贾琏说的这么笃定,贾赦和邢夫人都非常高兴。

    “好好好!”虽然贾赦不赞成考科举,但是贾琏要是考过县试,他心里还是会很开心的。

    “我们家琏哥儿就是聪明。”邢夫人是真心感到高兴,毕竟她的一生都指望贾琏,贾琏要是有出息,她以后的日子会更好过。

    “暂时不要宣扬,等成绩公布了再说。”贾琏真怕贾赦忍不住就去到处炫耀。

    贾赦瞪了一眼贾琏:“老子当然要知道等成绩公布再说。”成绩还没有出来,他再炫耀,也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甚至还会被嘲笑。

    “我就怕你老人家一高兴就四处说。”

    贾赦板着脸,冷哼道:“你说考得好又不算,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吃饱饭,贾琏就觉得有些困了,没有形象地伸了个懒腰:“爹,母亲,我先回房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下午再说。”

    “琏哥儿这三天没有睡好吧,赶快回去睡。”

    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见赵嬷嬷和兴儿他们眼巴巴地望着他,就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情跟他们说考试的事情。

    “我困了,有什么事情明天下午再说。”

    赵嬷嬷他们闻言,连忙让贾琏赶快去休息。

    贾琏躺在柔软的床上,用脸蹭了蹭枕头,闭上眼立马就睡着了。

    贾母和王夫人他们听说贾琏考完县试回来了,都等着看笑话。

    贾琏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又去了贾赦的屋子吃了一顿丰盛无比的饭。

    按理说,贾琏考完县试,要回来给贾母请安,但是贾母之前说不想看到他,不让他去请安,他当然不会傻傻地跑去请安。再说,他对那个老太太没有半点好感,不去请安正合他意。

    吃完午饭,贾琏就去李道清家了,这三四天李道清心急如焚。

    见贾琏来了,李道清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考的怎么样,题目都做完了吗?”

    “先生放心,题目都是我熟记的内容,我都做完了。”

    李道清闻言,心里放心了很多,又问贾琏有哪些题目。

    贾琏记忆力好,考题一大半都记住了,一一告诉了李道清,包括他如何作答的。

    李道清听完后分析道:“这次县试和往年一样很简单,并不难。”

    贾琏赞同地点了下头:“是不难。”

    “诗词考的是什么,你作了什么诗词?”自家学生能不能考中案首,就要看他的诗词写的好不好呢。

    “诗词考的是梅兰竹菊,要做四首诗词。”贾琏把自己写的四首诗词背给李道清。

    李道清听完,一颗心彻底地放心了:“你这四首诗写的非常好,把梅兰竹菊的君子之风都表达了出来。你这次考中案首的可能性很大。”

    “学生也这么觉得。”他要是考不中案首就要被系统抹杀,他不想年纪轻轻就挂掉,所以一定要考中案首。

    李道清又问贾琏考试期间有没有发生异样的事情,贾琏就把县官经常站在他面前的事情告诉他。

    “我倒觉得县官是想看你做的诗词,而不是怕你作弊。”

    贾琏不太相信:“是么?”

    “我认识这次主持县试的县官,是个喜好诗词歌赋的人。他关注你是因为你写了两首蝶恋花,好奇你在县试上能写出什么样的诗词来,而不是怕你作弊。”先帝在位的时候,县试曾发生过很大的舞弊案,气的先帝大怒,杀了不少人,整改了县试,让县试变得更加严格,一旦发现有人作弊,不止考生自己要受到惩罚,就连县官、衙役、士兵、还有其他几个负责县试的人也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先帝这一连坐的惩罚,让所有的科举考试都变得清明,没人敢作弊,也没人敢包庇作弊。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毕竟他能不能考中案首主要看县官。

    师徒两一下午都在讨论县试的事情,也没有上课。

    县试的成绩要在五天后公布,这五天对参加县试的考生来说度日如年。

    终于,等到成绩公布的那天。

    一大早,王夫人他们就起来了,等着看贾琏的笑话。

    “太太,不好了,琏少爷考中案首。”周瑞家的收到消息后,立马跑过来告诉王夫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