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31章 第三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山村名医大修真时代1.0     这几天, 关于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两首词的传言,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谣言,大骂贾琏。

    丑闻往往比好评来的更有戏剧性, 人们心中也更喜欢听丑闻, 一时间贾琏从神童、文曲星下凡,变成斯文败类。

    晋王府的下人把这件事情报告给四皇子,四皇子听后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王爷, 您不惩罚贾琏吗?”这个叫贾琏的小子,小小年纪心思不少,居然从云游道士那里买诗词来参加诗会,还夺得诗会的第一名, 这样的斯文败类就应该狠狠惩罚。

    四皇子的视线没有从手中的书上移开,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相信传言?”

    “王爷,无风不起浪, 再说他是个十一岁的孩子, 怎么可能写出那么缠绵凄美, 感人至深地词?”男人是四皇子的贴身侍卫,名叫林少雄, 从小就跟着四皇子,受四皇子的影响, 他对诗词歌赋也有些了解。

    “一般来说, 十一岁的孩子是写不出这两首词。”

    “王爷不相信传言, 相信贾琏?”林少雄的语气有些惊讶。

    四皇子从书中抬眸瞥了一眼林少雄,高深莫测地一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传言是真是假。”希望那个小子不会让他失望。

    林少雄听了这话,心里充满疑惑,很快就知道传言是真是假,王爷是什么意思?

    很想问什么时候能知道,但是见四皇子认真看书,林少雄不好再问了,退到一边自个儿琢磨去了。

    四皇子眼睛盯着手中的书,思绪却飘远了,在过几天就要考县试了,不知道那个小家伙能在县试上写出什么诗词来,还真是让他期待。

    此时正在温习功课的贾琏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谁在念叨他?难道又是老太太在骂他?

    上次贾母要对他动用家法,被贾赦胡搅蛮缠糊弄了过去,贾母就不让他再去给她请安。对了,这个老太太昨天还派赖大家的把她之前送给他的暖玉要了回去,还说她不想再见到他这个丢尽贾家脸的孙子。

    老太太这么嫌弃他,怎么不直接和他断绝祖孙关系,这样他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离开贾家了。

    他本想一个人离开贾家,但是这段时间贾赦这个便宜老爹维护他,以后他要离开,要带上贾赦了。

    贾赦说不定舍不得他的爵位,不一定愿意跟他走,到时候再想办法。

    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有意思,还是好好看书吧。

    王夫人正在贾母屋子里和她聊贾珠的事情,贾珠去青山书院也有十天了,今天派小厮送了封信回来。

    贾珠在信里说,他在青山书院很好,按照贾母给的名单,结识了不少朋友。书院的环境很好,饮食也不错,所以不要担心他。最后说到贾琏买词的事情,说他刚去书院,因为贾琏在云游道士那里买词的事情,他被同窗嘲笑,让他无地自容。幸好,大家发现他和贾琏不同,才对他改观。

    “珠哥儿说被同窗笑话,肯定受到不少欺负。”王夫人红着眼睛,声音有些哽咽,“如果不是琏哥儿,珠哥儿怎么可能会被笑话,真是委屈了珠哥儿。”

    贾母气的狠狠地拍打炕上的小桌,阴沉着脸骂道:“那个畜生……”贾母小桌后悔当时没有对贾琏动家法,那个时候就该押着那个畜生狠狠地打一顿。

    王夫人说着眼睛又湿了,抬手擦了擦眼角地泪水:“一想到珠哥儿被人笑话,被人指指点点,我这个做娘的心里就不好受。”她脸上一副难过的样子,心里其实乐开了花。这段时间,贾琏被人大骂,名声一落千丈,王夫人心情好的每顿多吃了两碗饭。

    贾珠从小被贾母当做宝贝一样宠爱,一点委屈都舍不得让他受,现在却因为贾琏的事情连累他被同窗取消,贾母心里很不好受,一张脸越发地难看。

    “你先回去收拾些东西让小厮明天早上回书院带给珠哥儿。”

    王夫人见贾母不提贾琏的事情,还让她回去,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也不敢说什么,站起身朝贾母行了个礼,然后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王夫人就换了副嘴脸,骂道:“便宜贾琏那个小子了。”她一直想让贾母惩罚贾琏,最好打得半死。

    周瑞家的给王夫人倒了一杯茶,安慰道:“太太,现在京城的人都在骂琏少爷,他的名声毁了。”

    “我知道,但是我还想老太太对他动家法,打得他半死不活才好。”被打得半死不活后,才有可能死掉,而且还不会被怀疑。

    周瑞家的听了这话,心里蓦地一寒,眼里闪过一抹恐惧,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太太,老太太也想教训琏少爷,但是大老爷说出那番话,老太太哪敢对琏少爷动用家法。”

    王夫人摆摆手:“算了,那小子已经毁了,不会再阻挡珠哥儿。”

    “是的。”周瑞家的跪下来,给王夫人捶腿,心里却有些害怕。

    王夫人收到贾珠的信,见儿子结识不少世家名门的子弟,心里并没有太高兴。前段时间,贾琏在南兰诗会上大出风头,受到了四皇子的赏识,而她的儿子只能低声下气地结交那些名门子弟,她心里很是不服气。

    她儿子比贾琏优秀万倍,凭什么不能得到皇子的赏识。她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儿子名扬京城,被皇子赏识。

    王夫人转动着手中的佛珠,脑子里在思考有什么办法能让贾珠出名。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顿时满脸喜色。

    “你去看看老爷回来了吗?”

    周瑞家的出去问了一声,回来回王夫人:“太太,老爷刚刚回来,现在在书房。”

    “好,我现在过去找老爷。”

    王夫人来到书房,把她刚才想到主意告诉贾政。

    贾政听了后,板着脸训斥道:“荒谬,你居然想对外宣传琏哥儿那两首词是贾珠做的,你还有没有脑子?”

    王夫人本以为贾政会同意她这个办法,没想到却被教训,心里很是不甘和不满:“只要说贾琏的两首词其实是珠哥儿做的,珠哥儿就能名扬京城,就会得到四皇子的赏识。”

    “蠢妇,你之前找人散步谣言说琏哥儿的两首词是云游道士那里买来的,现在又该说是珠哥儿做的,你觉得京城里的人会相信吗?”

    “为什么不相信?现在大家不都相信贾琏的两首词从道士那里买来的吗?我们现在说其实是珠哥儿写的,大家也会理解,毕竟珠哥儿比贾琏聪明,又有才华。”王夫人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好,不仅毁了贾琏的名声,还让珠哥儿出了名。

    “你这是把珠哥儿往火坑里推啊,如果是珠哥儿所做,为什么之前不说,还扯什么云游道士?”贾政被王夫人的愚蠢气到了。

    “我们可以说珠哥儿不想让大家以为贾琏的两首词是抄的,现在大家都在骂贾琏抄袭,珠哥儿不忍心弟弟被误会,就站出来说是他写的。”

    “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贾政的儿子居然占用别人的词出名,太丢脸了!”贾政的自尊心不能接受这件事情,“珠哥儿现在在青山书院读书,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名扬京城。”

    “可是……”

    贾政见王夫人还不死心,冷冷地瞪着她:“珠哥儿心高气傲,他是不会接受你这个办法。你这不是在帮他,而是在羞辱他。”

    王夫人想到儿子的性子,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贾政见王夫人沉默不语,冷哼道:“哼,愚蠢至极!”

    王夫人小声地为自己辩解:“我也是想让珠哥儿得到四皇子的赏识。”

    “以珠哥儿的才智,得到四皇子的赏识是早晚的事情,你急什么?”贾政对贾珠很有信心。

    “老爷说得对,我想岔了。”对,她的珠哥儿聪明又有才学,怎么可能不被四皇子赏识。四皇子要是不赏识珠哥儿,那他就是个瞎子。

    贾政听了这话,脸色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警告了王夫人一番:“以后不许再有这种愚蠢的想法。”

    王夫人讪笑:“不会了。”

    “我待会写封信给珠哥儿,你有什么话跟珠哥儿说,也写封信给他。”

    “我这就去写。”

    过了几天,贾琏从云游道士那里买词的传言就淡了下来,毕竟京城的老百姓要过日子,学子们要读书,哪有那么多心思和精力盯着这件事情不放。再说,京城里每天都有不少有趣的事情发生,老百姓们都八卦不过来,谁还记得贾琏的事情。

    “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因为传言的事情,自家学生这段时间被骂惨了,受了不少委屈,李道清心疼死了。

    贾琏毫不在意地摇头:“不委屈。”

    李道清有些佩服自家学生的胸襟了,被人这么污蔑,他却不在乎,不觉得有任何委屈。换作是他,早就气死了。

    “他们现在骂我,等县试过后,我看他们的脸疼不疼。”他很期待县试后的打脸,尤其是贾母和二叔一家。

    “县试过后,你就能恢复清白。”

    “先生不说这事了,我们继续上课吧,后天就要考县试了。”

    “好。”

    县试的前一天,李道清给贾琏放了假,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好好放松。

    县试在每年的二月初四考,三天考五场,各场考试不外四书文、试帖诗、五经文、诗、赋、策、论、、性理论、圣谕广训等。

    得知县试具体考什么后,贾琏当时的心情,只能用生无可恋来形容。上辈子,经历过各种大考小考,也没有县试这么变态,不仅三天考五场,而且考试的内容还非常多,难怪古代学生经常落榜。

    幸好,系统之前改造了他的大脑,让他的记忆力变好了很多,不然他就完了。

    县试是科举考试中第一场考试,是最基础的考试,可以说是所有科举考试最简单的。如果他连最简单的考试都考不过,还参加什么科举考试。

    不过,这一个月,李先生针对他的弱项指导,还给他找了不少往年的县试考题,让他提升进步了不少。

    经历过高考的贾琏,对明天的县试,到不紧张,心态很平和,倒是贾赦他们紧张不已。

    邢夫人指挥者赵嬷嬷和丰儿他们检查参加县试的东西带齐了没有,有没有缺少或者遗漏什么。

    因为考试三天不能离开考场,还得带吃的和用的去考场。

    赵嬷嬷和丰儿他们给贾琏准备了不少干粮,而且都是易消化的。怕贾琏在考场冻到,还给他准备了保暖的衣服和被褥。

    怕考试途中生病,比如说拉肚子什么的,还给贾琏准备了药丸,以防万一。

    贾琏这个当事人看着赵嬷嬷他们忙出忙进,心里既感动又无奈,只是参加一场考试,弄得他跟上战场一样。

    对大房的人来说,贾琏参加县试,就跟上战场打仗没有什么两样,能带的必须带。

    检查无数遍,确认东西都带齐,没有任何遗漏,赵嬷嬷他们才停下来。

    宁国府的贾珍带着尤氏,还有贾蔷来给贾琏助威打气。而贾母和贾政他们却一个都没来,真是让人寒心啊。

    “少爷可是老太太的亲孙子,明天就要考县试,老太太居然不管不问。当年珠少爷考县试的时候,老太太不仅亲自给珠少爷准备东西,还把珠少爷搂在怀里再三叮嘱。”赵嬷嬷没想到贾母这么无情,心里替贾琏委屈,“都是孙子,老太太怎么能这么偏心。”

    邢夫人心里也很气,但是作为媳妇,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老太太从来没有把我们家老爷和琏哥儿当做亲生的。”

    贾琏到没有什么感觉,反过来安慰邢夫人他们:“她问不问无所谓。”贾母对他来说就是个陌生人,没有一点感情,不在乎她对他怎么样。

    贾赦也被贾母气到了:“儿子,你要争口气,这次县试一定考中案首,让他们好看。”

    “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考。”

    贾赦和邢夫人又叮嘱了一番,见时候不早了才离开。

    关于贾琏明天要参加县试一事,二房所有人的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等着笑话大房的人。

    贾母早早就歇下了,对于贾琏明天要参加县试毫不关心。她本来就不喜欢贾琏这个孙子,现在因为贾琏抄袭的事情丢尽了贾家的脸,变得厌恶这个孙子。在她心中,贾琏就是颗老鼠屎。

    贾琏在赵嬷嬷和丰儿的伺候下洗漱完,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在睡觉之前,贾琏问系统,如果他这次县试考中案首,有没有奖励。

    “宿主完成任务,当然有奖励。”

    贾琏很好奇地问:“奖励是什么?”

    “到时候宿主就知道了。”系统卖了个关子。

    对于系统这种吊人胃口的行为,贾琏送给它一个白眼,表示鄙视。

    贾琏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准时醒来。

    赵嬷嬷和丰儿见贾琏和平时一样早起绕着院子跑步,丝毫不见考试前的紧张和不安。

    贾赦和邢夫人也一大早醒了,特意和贾琏一起吃早饭,这让贾琏有些感动。

    用完早膳,贾赦还亲自送贾琏去考场。在去考场的路上,贾赦再三叮嘱他不要紧张,说考不好也没关系,他这个老子能养得起他。

    贾琏被贾赦的一番安慰话弄得哭笑不得,哪有老子在儿子考前说考不中的话。

    “爹,你回去吧。”

    贾赦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温和地说道:“好好考!考完了我请你去天下第二酒楼大吃大喝一顿!”

    “好,我先进去了。”

    “去吧。”贾赦把贾琏送到考场的大门口,看到儿子走进考场的背影,心里莫名一酸,眼眶微微泛红。

    过了很久,贾赦才转身上马车离开。

    贾琏他们离开后没多久,王夫人就带着贾元春去给贾母请安,提到贾琏今天参加县试的事情。

    贾母一脸冷漠地说:“提他做什么,我不想听到那个畜生的事情。”贾母还在生贾琏向云游道士买词的气。

    见贾母厌恶贾琏到如此地步,王夫人和贾元春心里高兴极了。贾母越是讨厌贾琏,对他们越是有益。

    宁荣两府,没有人相信贾琏能通过县试,就连贾赦他们也没有信心。

    话说回来,贾琏和贾赦道别后,走进考场。院子里来了不少人,都在排队等待检查,旁边还有衙役捕快在维持秩序。

    贾琏一边排队,一边好奇地看其他人,发现全场好像只有他最小,基本上都是十五六岁,或者十三四岁的孩子。

    其他人也发现了贾琏的存在,毕竟他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他一进来,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大家见他长得好看,年纪又小,忍不住好奇是哪家的孩子。虽然大家好奇贾琏的身份,但是他们却没心情去问。

    二月的气温还是很低的,就算穿着棉袄,也觉得寒风有些刺骨。加上太阳还没有出来,贾琏站了一会就冻得手脚冰凉。为了让身体暖和起来,他站在原地搓搓手、跺跺脚,不敢动作太大,不然会被衙役捕快觉得他有问题。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轮到贾琏了,先把自己的身份文书和考牌递给一旁的士兵核对,然后把自己带来的包裹递给另一旁的士兵检查。

    士兵打开贾琏的身份文书,一边盯着文书上的画像看,一边盯着贾琏看,看看文书上的画像中人是不是贾琏。

    贾琏一双桃花眼很有特征,士兵看了两三遍,就确定是贾琏本人。

    检查完身份文书和考牌,士兵又让贾琏把衣服和鞋子脱了,要看看他有没有在衣服里或者鞋子里装作弊的东西。

    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下里衣和里裤,光着脚站在一旁,冻得贾琏瑟瑟发抖。幸好检查的很快,不然会被冻病。

    穿好衣服,拿过被检查好的包裹,贾琏拿着自己的考牌在衙役的带领下找到自己的位置,准确来说是一间小房子。

    房子很小很窄,有一张桌子,一张板凳,桌子下面的一旁摆放着一盆清水,大概用来洗笔的。还有几根很粗的红蜡烛,应该是用来照明的。在房间的角落放着一个木桶,贾琏想这个应该是马桶了。想到自己三天都在这个房间里吃喝拉睡加考试,他的心情就变得很沉重。

    其实,在以前考县试不用三天呆在考场,考完一天是可以回家的,但是先帝在位的时候,县试发生了作弊,当时闹得特别大。先帝很是气愤,就规定县试期间考生们必须呆在考场,考完才能离开。

    贾琏在心里安慰自己,虽然简陋,但好在干净。他稍微到扫了一番,然后拿出笔墨纸砚,准备考试。

    他不知道因为他是一等烈将军的日子,才能分到条件这么好的号房。有的人分到的号房,又破又脏,说不定还会漏雨。还有的人分到号房,又黑暗又潮湿。

    贾琏在桌前坐了下,一边等发试卷,一边在脑子里把之前学的东西过一遍。

    不久,就发考卷,贾琏拿到考卷后,先把考卷从头到尾检查了一边,看看有没有模糊不清、遗漏不完成的地方。这是上辈子考试前的习惯,有时候考卷会有问题。

    检查考卷没有任何问题,贾琏没有急着先做题,而是把所有考题扫了一遍,心里好有数。

    看完考题后,贾琏心里放心了很多,都是他学过的内容。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县试的考题很简单。

    贾琏研好墨,就开始做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