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终章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89章 终章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福运宝珠[清]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犯罪心理:罪与罚     五月二日, 《秦绪》开拍。

    九月十三日,《秦绪》杀青。

    第二年的五月二日,《秦绪》开始公映。

    这部影片, 从筹拍到正式播映, 历时三年零三个月。

    中间经过许多波折, 索性以最完整的面貌与观众相见。

    除了主角, 其余角色几乎都是本人出演。

    汇聚了多方大佬和明星, 阵容堪为史上最强。

    无数的人,想去看看这个不为他们所理解的传奇。

    灯光暗下。

    最先出现的画面,是秦绪坐在窗户旁边,面色苍白,双目无神。

    这是秦墨阳死后,秦绪接受采访的一段录像。

    当时她被媒体和舆论逼在风口浪尖, 孤立无援。

    现如今再看见, 真是五味杂成。

    “我十三岁开始拍戏。”

    她说话很费力。眼底都是一片黑青。

    “我从来不是天才。父亲说, 喜爱就是最大的天赋。我只是靠着这项天赋才走到今天。”

    她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际。深吸了口气, 说道:

    “努力是不会骗人的。不要想着走捷径。他这样跟我说。可是我不知道,我的目标应该是什么。不知道该去哪里。所以我累了。”

    她侧过头,镜头没有扫到她的表情。

    然后,画面黑了。

    再转出,是黑白的色调。

    一群小孩子挤在杂货店的窗户外面, 透过玻璃看里面的电视。

    冬日里, 衣衫单薄。他们挨得极近, 互相取暖。

    老板拿着木条走出来,喊道:“滚滚滚!一群小杂种。”

    数人一哄而散。

    篱笆下,一个姑娘,对着木桩表演。

    “我知道你不想离开我,可是谁也没的选择,对吗?”

    她变幻着表情,练习道:“对吗?”“对吗?”

    忽然响起一声轻笑。

    小姑娘抬起头。

    远处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

    两人隔着铁丝网,目不转睛的望着。

    男人冲她点点头,然后温柔的笑了一下。

    镜头扫过白雪,那亮到刺眼的光芒。

    然后画面慢慢从黑白,变成了彩色。

    “小六——!”

    屋内有人喊道。

    小姑娘愣了片刻,转身飞跑了开来。

    喝了碗稀粥。她又冲回后院。

    抓着铁丝网开始四处张望。

    原处已经没有人。

    她将头靠在栅栏上,吸了吸鼻涕,眼眶微红。

    “丑六!嬷嬷找你!”

    小姑娘猛然回头,又朝着院长的办公室跑去。

    通知她的小伙伴跟在她的后面,问道:“一个男人,是谁啊?你要走了吗?”

    “他叫秦墨阳。”院长说:“他想要领养你,你愿意吗?”

    小姑娘喘着粗气,抬头定定的看着他。

    秦墨阳说:“从今天开始,你叫秦绪。”

    她小心问道:“你是我爸爸吗?”

    秦墨阳脱下礼帽,盖在她的头上,蹲下身道:“我是一名导演,我会让你成为最优秀的演员。”

    秦绪没有反应,表情有些仓惶。一直到嬷嬷在她肩上推了一把,她才咧开嘴笑起来。

    秦墨阳教她拍戏,教她念书,给她讲人生百态。

    她就这样在按部就班的长大。没有朋友,没有话题。

    她每天要对着镜子练习。

    空旷的房间内,风掀起了窗帘。但是没有一丝声音。

    秦绪捏着水杯坐在木椅上,呆愣良久,缓缓吐出一口气。

    然后低头捂住眼镜,开始无声的抽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温柔如父的秦墨阳变了。

    他每日整理剧本,埋头篡改。对着胶卷一遍一遍的观看,他不再觉得满意。

    “我说了!不是这样拍的!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意思?你这样是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的,你知道你离你的梦想有多远吗?”

    秦绪捏着页脚,低头背道:“像我这样的女人,总是以一个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

    “不是这样的!”秦墨阳歇斯底里道,然后抢过她手中的剧本,撕成了一半,丢到地上,两手按住秦绪的肩膀:“你再试试,我知道你可以的,你是我的心血,没有什么你做不到的。”

    “像我这样的女人,总是以一个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

    “一个人记得事情太多真不幸,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体会到太多事情也不幸。”

    最后,《边城》成了秦绪的经典名作。

    哪怕外面赞誉如潮,秦墨阳却是一天比一天的消沉。

    “我可以看电视吗?”

    “你没有时间看电视了。秦绪。那些都只是纷扰,它们会干扰你。这个世界太浮躁了。”

    “有朋友想找我出去。我想去x江玩两天。”

    “我要说多少遍你才会明白?”秦墨阳抬手抽了下去:“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你知道我们还需要多少努力吗?你以为你已经成功了吗?你要在这里就止步了吗?!”

    他打开药瓶,和水吞下。

    半个小时后,秦墨阳又回来。

    他蹲在秦绪的面前,捧着她的脸道:“对不起,秦绪。去吧,是我错了。”

    秦绪握住她的手,笑道:“只要你道歉,我就原谅你。我原谅你。”

    秦墨阳走了。

    秦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的后背。

    垮着肩,秦绪一手握住另一手的手腕,捏紧了手。

    “只要你们愿意道歉,我原谅你。爸。”

    “你应该让秦导听医生的话,不要再拍电影了。”

    王泽文说:“他太累了。”

    秦绪低着头道:“不努力是不行的。”

    王泽文叹了口气,拍在她的后脑勺上:“你也累了。当年我看你,还是一个小孩子。”

    秦绪重复道:“不努力是不行的。”

    一部部电影拍出来。秦绪奠定的地位已经不可动摇。

    她塑造的角色,几乎都会捧为经典。

    她是秦绪。却没有人在乎秦绪是谁。

    秦绪坐在颁奖典礼的后台。一位女星走过来道:“秦先生,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指点。”

    秦绪从书本里抬起头,看清了她的脸,皱眉道:“你谁啊?”

    女星错愕。

    旁边人道:“这是张熏汀,新晋影后。当初是你带她出的道。”

    “不认识。”秦绪说完又低下头。

    画面中只剩下她一个人。置于黑暗,埋头看书。

    不努力是不行的。

    “你为什么要接这部电影?”

    秦墨阳将剧本拍到她的脸上:“这个角色谁都可以演。你应该去挑战别的!你不能走回头路!”

    秦绪说:“我喜欢这个角色。”

    “你要喜欢你的每一个角色!”秦墨阳吼道:“不努力是不行的!你还有多长的时间?我已经没有了!我的生涯已经快结束了,你不要让我失望,好不好?”

    秦绪闭着眼睛,没答。

    秦墨阳:“我会帮你推了。”

    秦绪说:“不行。”

    秦墨阳骤然爆发,抄起桌上烟灰缸,往她头上砸去。

    秦绪没有防备,躲闪不及,被砸到了额头。

    她倒在沙发上,用手捂住伤口,血已经淌下来。

    秦墨阳手指一送,烟灰缸落到地上,又滚到了秦绪的脚边:“秦绪,你不要逼我……”

    秦绪说:“……你向我道歉,我原谅你。”

    眼泪从她铺散的发间落下来。

    镜头不停的抖动,旋转。

    一切都显得那么狂躁。

    “我没有错!错的是你!是你!”

    他念叨叨的往外走,脚步已经不大利索了:“拍戏……拍戏……阿语,我会成功的,我可以做给你看……”

    “你这样是不行的。”

    王泽文点了根烟,咋舌道:“你还喜欢拍戏吗?”

    秦绪说:“大概吧。”

    沉默良久。

    王泽文道:“我有一部电影。我一直很想拍,想拍很久了。你来吗?”

    秦绪:“来。”

    “《反抗》?这是什么?你在发布会上说了什么?息影?”秦墨阳崩溃道:“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秦绪冷静道:“息影,我累了。”

    秦墨阳说:“不行!还差一点!还差很多!你这样我怎么去向阿语交代,不行,这样不行。你再去发个声明,说你刚刚只是胡说的。”

    秦绪抽出自己的手:“我想的很清楚。这是我最后的一部戏。”

    秦墨阳:“为什么……”

    秦墨阳大受打击。

    外出酗酒,涕泗横流的模样被媒体拍下。

    他来来回回只有几句话:“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要背叛我……你想要什么……”

    所有的指责声纷沓而来。

    秦绪就是竟然这样回报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养父。

    秦墨阳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偏激,大量吃药。

    只是他不受控制的时间越来越多。哪怕他积极的看医生,也见效甚微。

    多日不见后,他又来找秦绪。

    “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你说。”秦墨阳说:“那从来不是你的梦想。也不是我的梦想。那只是我的执念。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我放不下。”

    两天后,秦墨阳跳楼了,给她留下了一封遗书。

    在秦墨阳绝笔信的背景音中,秦绪走出了医院。

    电影的画面,最后停留在她站在天台,疯吹起她的发丝,阳光照透了半张脸,而她眺望着远处。

    直到太阳归入地平线内,层层染透天空的晚霞也被月色覆盖。

    “值得回忆的哀乐人事常是湿的。”

    影片终。

    影片的最后,附上了秦绪和狗仔的节操之间的对话截图。

    秦绪是我偶像:“张熏汀,她又黑秦绪。她妥妥的碰瓷!”

    狗仔的节操:“额……你不也在黑她吗?”

    秦绪是我偶像:“这货忽然冒出来,还有那么多水军。”

    狗仔的节操:“你还有那么多狗仔呢!”

    秦绪是我偶像:“你最近怎么都没有扒一扒?”

    狗仔的节操:“因为你没爆料啊!”

    秦绪是我偶像:“你这样不行啊,你这样我要换人了。”

    以及她跟王泽文和其他导演的各式扯皮。

    观众笑。

    他们发现,秦绪也并不是一个沉闷无情的人。

    结尾短片。

    是那些堪称经典的剧作,秦绪拍摄时的画面,和梁文安拍摄的对比。

    众人忽然发现,梁文安和秦绪之间,或许只是差了一张脸。

    真的……太像了!

    秦绪演的是戏中人,梁文安演的是戏中的戏中人。

    天底下大概没有第二个人能将角色揣摩的这么到位了吧?

    一剧封神,毫无疑问。

    “看过秦绪的,没有不哭的。”

    “心疼秦绪,也心疼梁哥。”

    “这是两个演员?其实只是整容了是吧?求大触分析!”

    “梁哥:我已经看见奖杯在朝我招手。”

    “我脑海中都是秦绪背着秦导暗绰绰黑张姐的画面……这剧的结尾有毒啊!”

    “好导演加好演员。说实话,已经很久没看过这样的片了。看完之后,有一种回不了神的感觉。”

    “我就想问,现代科技这么发达?都能换脸了?”

    “我现在知道大佬们为什么都挺她了。绝对的实力面前,真的不能不诚服。”

    这位出道五年,至今没拿过一个奖项的人,直接登上了影坛至高的宝座。

    最后灯光落下,巨大的屏幕上,留下的是梁文安那张表情落寞的侧脸。

    影后。

    所有人都没有怀疑。

    “拖欠的奖座终于到手了!”

    “史上最实至名归的奖杯!”

    “终于!奏响礼炮!”

    “啊啊啊啊——!我第一次看颁奖典礼,真的!”

    “为什么觉得有一种,好久不见梁哥的感觉。”

    “梁哥,上个综艺或者接个广告可好?你低调我们多寂寞造吗?”

    “再设个荣誉奖吧,叫影神。梁哥独有,多好啊。”

    梁文安不急不缓的走上红毯。

    一部戏,成就了秦绪,也成就了梁文安。

    对于她来说,这应该更像是一个笑话。

    不过奖项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算什么。

    她不缺一个影后的奖座。

    秦绪,她从来没有那样清晰的审视过自己。

    她将所有的都献给了职业。

    辉煌,而遗憾。

    “我喜欢演戏。但成就不是我的目标。感谢所有的朋友,亲人。他们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梁文安说着她的获奖感言,虽然她说过很多遍,但这绝对是她最走心的一遍:“选择是因为喜欢,但坚持,是因为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