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新戏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88章 新戏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如意的舒心小日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梁文安走出法庭, 外场一片尖叫。

    刺眼的太阳让她眯了眯眼。

    小白杨跟箫成同志在前面开道,让一让让一让的,忽然就发现身后没人了。

    “首先, 感谢那些诋毁我的人, 和看我笑话的人。因为你们给我闲的蛋疼的人生增添的无数的乐趣。”梁文安站在高高的台阶上, 打了个响指, 张开双臂道:“现在!我回来了!做好准备, 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众人:“……”

    满血复活啊这是,还自带满增益buff?

    “为王的诞生……??反正奏响礼炮!”

    “梁哥一定拆过神坛。”

    “梁哥一定毁过神庙。”

    “梁哥,x城x县的庙特别灵!真的!”

    “梁哥这两年来的经历,很丰富啊。”

    “活久见系列之最……”

    “欢迎梁哥归来!”

    “恭喜……出狱?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大对……”

    “就没有人记得张辰的事情了吗?反正我裤子已脱。”

    “我已经在点鞭炮了。梁哥回家记得洗手哈?”

    “梁文安!你怎么不上天呢?!”严行怒了,拽着她的衣领往车里拎。

    梁文安最后朝着人群挥手致意:“我爱你们——!”

    严行简直大开眼界:“刚刚还哭的哔哔的。”

    梁文安说:“那是刚刚。悲春伤月不适合我。缅怀过去嘛,也要量力而行。”

    箫成同小白杨也趁机钻了进来。

    箫成动容道:“老板!我爱死你了!”

    梁文安:“哦。我粉丝同意了吗?”

    “同不同意我都爱你。我们爱的结晶都有了。”箫成大笑:“你爸爸的股票啊, 猛跌了一把, 然后又猛涨了一把。涨跌中我猛赚了一把!哈哈哈!我告诉你, 我从业十五年,赚的都没这两个月多!”

    梁文安拍拍司机的椅背:“叔, 前面拐角,把这货丢下去。然后从他身上撵一遍。”

    司机大叔应道:“诶!”

    箫成:“别啊……”

    梁文安说:“说实话,你们请的律师不错。我想说的他都说出来了。”

    严行冷笑:“你也不看看多少钱。”

    小白杨激动问道:“现在去哪儿去哪儿?!”

    严行:“我刚刚就想问了,你们两个冲上来干嘛?”

    “先去跨个火盆!我火盆都买好了!”小白杨说。

    箫成:“不不,先去洗个澡。”

    最后是梁文安亲爸打来电话。

    “你把我女儿带哪里去了?!”梁酒怒道:“我就特么说了句话!人就不见了!”

    梁文安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的猪脚面。期间她爸一直寸步不离的跟在她后面碎碎念。烦得超凡脱俗。

    除了轻松之外, 还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又好像, 一切都只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第二天, 去找了张导。

    原本是想为辞演《告白昨日》道歉的。没想到这部戏居然还在拍。

    张导说:“我们现在不差钱。就等你了。来不来?”

    “来来来。”梁文安说:“盛情难却啊,您都这么说了怎么能不来呢?”

    梁文安回来了,张辰却走了。

    其实梁文安就是唬着玩玩,她还确实什么也干不了。得亏他这么有自知之明。

    “谢谢你帮我说话。”梁文安对季秋说:“到我的工作室来吗?”

    箫成同小白杨集体飞来白眼。

    就他们那工作室,骗一个两个就顶天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开的这个口。

    然后就听季秋点点头说:“好啊。”

    众人俱是一惊。

    梁文安也是一惊,捂心口道:“真的假的?你要来我的工作室?难道你和无限解约了?”

    众人:“……”

    卧槽难道不是你自己问的吗?!

    “拍完解约。”季秋失望道:“你就随口问问的啊?”

    “是啊。但是金子掉下来的事情,还用考虑吗?”梁文安伸出手道:“来吗?欢迎。”

    季秋回握。

    梁文安笑道:“你这姑娘,我喜欢。”

    干脆,豪爽,又利落。重要的是还很仗义。

    “当年谁嘲笑我来着?王泽文是吧?”梁文安戴上墨镜,指着箫成道:“表哥,回去怼他!告诉他你现在混的有多么好!”

    箫成说:“钱是有了……可不是我拍戏挣的啊,而且我也没火。”

    季秋笑道:“会火的。”

    《告白昨日》,这部剧可以说是未播先火。

    先是出了张辰跟梁文安的风波,紧接着就是梁文安的官司。再是季秋即将签约梁文安工作室的信息爆出,接连轰炸,毛头小孩都知道了这部戏。

    可片方宣传部愣是连一个子儿都没花过。

    时至今日他们都有点想不通,这戏到底是怎么红的?

    比片方更郁闷的是记者。

    梁文安的工作室?那不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四不像小公司吗?先前签了什么箫成的,原本就没有名气,他们表示理解。

    然后周宁去了……姑且也……

    不!这个已经不能理解了!

    现在季秋也去了?

    先不说季秋和无限的合约还没到期,就算毁约,以季秋的咖位,自己创办个工作室,起点肯定也会比梁文安的高。

    于是众人只能推算,工作室的背后,其实是梁酒。

    虽然从资源上来看,这种推测简直就是放屁。

    梁文安毕竟只是一个女三。

    集中拍她的戏份,三四天就拍完了。

    但是她在片场,看着女一男一,还有女二。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这部由韩冬决定的,无限的大投资。最后纯粹而完美的成了对她工作室的投资。

    果然,瓦解敌人,要循序渐进,从内部做起。

    就不知道韩冬现在是什么想法。

    严行原本对她又去拍戏还有些微词,得知此事之后全然释怀。

    他也去慰问了一下自己这个老战友:“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封杀她吗?封杀的怎么样了?还劳你破费给她投资。多不好意思?”

    韩冬:“……妈蛋!”

    梁文安感慨:“风水轮流转啊。”

    这两天她一直闲赋在家。手上有成沓的通告,但是她陷入了人生的迷惘期。

    中午的时候,梁母过来找她。

    时至今日,两人见面,还是有难言的尴尬。

    梁文安对上梁酒,倒是亲切的不行。

    “坐吧。”梁文安去倒了杯茶给她:“最近还好吗?”

    梁母问:“你以后还拍戏吗?”

    梁文安说:“不了吧?”

    如果她拍戏会让那么多人不高兴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梁母说:“以前我不同意,是因为我觉得,你只是因为赌气。因为对秦绪太愧疚。我不希望你毁了自己的人生。可是如果你喜欢的话,妈妈不会拦着你的。”

    梁文安:“也许你说的对。梁文安不应该去找秦绪。”

    她不应该来找我。如果她不来找我。

    “这样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你们不会被我牵连。

    “这样谁都可以更高兴。秦绪也不会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对谁都是。

    “不。”梁母激动道:“是妈妈错的。一切都是妈妈的错。你说对。如果当初我能听你的,不管是你,还是秦绪,都会比现在幸福。”

    “我对不起孙源,对不起秦绪,也对不起你。是我的错。是我当年的不负责任,才会酿成今天的苦果。”

    “对不起他们的人是我,应该怀有愧疚的人也是我。我只希望你可以开心。”

    梁文安笑了一下,说道:“孙源没有理由把你留在他身边。秦绪没有理由让你为她抛弃一切。我呢?我找不到任何可以抱怨的理由。忘了它们吧,再也没有需要你承担的罪过了。”

    晚上,严行回来。

    梁文安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走过来,坐到她旁边,斟酌许久后问道:“你还在想他?”

    梁文安一愣:“谁?”

    “孙源。”严行说:“虽然他很可怜,但是可怜不能抵消一个人的过错。他做为证,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其实不管有没有他的口供,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有录像在。他不是想害我,他只是想救他儿子。”梁文安呼出一口气道:“不过就像你说的,同情不能抵消一个人的过错。其实我想不是他,我在想我应该接什么片子。”

    严行:“……”

    严行猛得站起来,激动道:“你不是说你要退出娱乐圈了吗?”

    梁文安说:“我就随口一说。”

    严行呼出口气:“那就好。”

    梁文安:“不是,我是说,我要退出娱乐圈这种话,就是随口一说。”

    严行:“……”

    严行怒喊:“梁文安!”

    “全国有数千万人在挽留我。”梁文安说:“经过我的深刻反思,我觉得我之前的决定太过仓促。对不起历史,对不起艺术,也对不起我的粉丝。所以我决定,就这样吧!”

    严行抚额。

    他怎么会相信这么不靠谱的人呢?

    梁文安掂起脚尖,哼着小曲儿就回去了。

    翌日。

    就是那样赶巧。张熏汀给她打来电话。

    张熏汀说:“听说你最近很怠惰啊。”

    梁文安:“干嘛?”

    张熏汀说:“有部电影,我想你一定很感兴趣。”

    梁文安抖腿:“说来听听。”

    张熏汀:“明天下午一点,中意酒店。不要迟到啊。”然后她就挂了电话。

    梁文安握着手机:“……”

    于是第二天,她含着一分期待,跑去看看什么是自己绝对会感兴趣的电影。

    等在那里的除了张熏汀,还有一个老熟人。

    张熏汀也不说废话,见她来了,开场介绍道:“这位是陈导。”

    梁文安点头。

    一位电影名导,梁文安跟他合作过好几次。

    陈导说:“《秦绪》这部戏,被搁置了两年了。我们想请你出演女主。”

    梁文安当自己听岔了:“……什么?”

    这部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年了还没开拍。但是女主一直确定了是张熏汀。

    张熏汀说:“就像你说的,没有人比你更了解秦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