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结案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87章 结案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盛世医香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犯罪心理:罪与罚     梁文安笑道:“我有证据。”

    “吓得我裹紧了我的小棉袄!”

    “我就知道, 没那么简单!”

    “终于等到你!”

    “我能猜到结局,但永远猜不中过程系列正式开播!”

    “好想亲眼看见梁哥手撕群雄!”

    新证据是监控。

    上一次,一份监控将梁文安打得哑口无言。现在又是一份监控, 将一审的憋屈尽数弹了回去。

    群众纷纷心道, 强烈建议多装几个监控!

    在播放之前, 梁文安先申请了一位证人出席

    梁文安:“这是秦绪楼下一家咖啡厅的监控。这位是咖啡厅的店主, 陈女士。我想请问陈女士, 一般监控只会保留15天,为什么这份监控你会保存那么久呢?”

    “因为有一次,孙先生和他儿子,还有秦老师,在我的店里发生了争执。之后秦老师拜托我,如果孙先生去我店里的话, 能不能把监控保留下来, 并托我留意一下他们的举动。”

    “他们经常会去你的店里吗?”

    “秦老师出事之前的两个月, 几乎每天都来。”

    “付钱了吗?”

    “秦老师付的钱。”

    “那你记不记得那一次争吵是为了什么?”

    “吵的挺凶的。”陈老板看了一眼孙源的方向,然后说:“孙先生说, 我是你爸,你养我是应该的。就是告上法庭也需要支付赡养费。而且弟弟没钱上学了,希望能资助一下。但是秦先生不同意。”

    满庭嘘声。这搁谁谁也不会同意啊!

    秦绪是弃婴众所周知,等人发达了才去要赡养费,也亏得他开了这个口!

    梁文安问:“秦绪没有答应, 然后呢?”

    “他说要让秦先生见报, 说她虐待父母。秦先生说随意。”

    “他要多少赡养费?”

    “一千万。”

    “卧槽!”

    有人没忍住, 直接骂了出来。

    旁听席再也压不住,轰动起来。

    法官心很累:“肃静!肃静!喧闹者将请离法庭!”

    这起案子就不应该公审。哪有法庭跟菜市场一样的?

    孙源大骂:“你放屁!”

    陈老板淡定回了一句:“有监控。”

    法官已经看孙源不爽,法庭现在群愤难平,他还敢爆粗,顿时怒道:“证人!请注意措辞!不然以藐视法庭判处惩罚!”

    法庭不允许爆粗,网上已经是一团团的违禁词。

    “艹啊!不配做父亲!”

    “qinshou!”

    “当秦绪的钱是大风刮来呢?!”

    “靠!”

    “比起梁文安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凶手!”

    梁文安说:“如此可见,我对于秦绪要将财产留给孙源的说法保持怀疑。”

    法官点头。

    孙源道:“是误会啊!后来我们和好了!”

    梁文安没给他机会,转身道:“请看监控。”

    监控中,是孙源两父子走进咖啡店的画面。两人坐下点了咖啡,并没有异常举动,然后画面终止了。

    众人懵逼。

    梁文安说:“请看时间。”

    27日14点……

    28分?!

    满座皆惊。

    “也就是说,孙源先生声称看见我的时候,他正在咖啡厅。如果他不是会瞬间移动的话就意味着他在说谎!”

    梁文安的辩词落地有声:“直到赵律师给他打电话他才从咖啡厅出来,然后孙源的儿子回家,而孙源到了现场。这里我只问两个问题。”

    “为什么秦绪约你,而你去了咖啡厅?为什么知道秦绪死后,你儿子反而离开了小区?”

    孙源满头冷汗道:“她约我的地方就是咖啡厅。”

    梁文安:“你胡说!赵律师说秦绪当天是约他在家中见面,怎么可能同一时间会将你约在咖啡厅?”

    孙源:“可能是我记错了。”

    梁文安:“根据你给警方的口供,你明明说的是,秦绪约你三点去家中议事。你明明记的很清楚,你还要说谎!”

    “有证据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啊?”

    “因为她要罗列疑点啊,疑点归于被告!”

    “如果她直接拿出证据,孙源可以说因为太想抓住凶手了才撒谎。那只是他的口证作废,对梁文安的嫌疑没有太大帮助。”

    “给法官加强印象啊!”

    “我讲故事,如果是:从前,有一位白雪公主,最后,她嫁给了王子。这特么不是废话吗!这谁特么听啊!”

    “疑点归于被告。”

    “其实她说出录音笔的事情是最安全的。”

    “估计里面有不能说的秘密,她选择隐瞒,然后用疑点来侥幸无罪。”

    “有什么秘密会比老命还重要?”

    “开注了!录音笔大猜想!猜中的奖黄瓜一根!”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凶手可能是孙源吗?”

    “不会吧?怎么说也是亲爸。”

    原告律师说:“被告。既然如此,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之前的几个问题。”

    梁文安响亮道:“拒绝回答!”

    众人:……艹啊!

    你拿拒绝回答是特权吗?!

    法官说:“被告,希望你能正面回答。这对于案情分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梁文安沉默了片刻,说:“之所以不报警,是不希望被警方查出录音笔。之所以不叫救护车,是因为确认当时秦绪已经死亡。至于录音笔里面是什么,私人问题,不做回答。”

    法官点头。

    原告律师:“希望各位能够明白,一个父亲,为了能够抓住凶手而做出的激烈性证词。孙先生的口供不被取信,却不能排除被告的嫌疑。被告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录音笔的事情而有了杀人动机。”

    被告律师拿出一支黑色的笔:“你说的是这个吗?”

    “这支笔被放我的当事人,交由助理保管起来。我想她面对这件物品,内心应该也是很彷徨的。”

    梁文安看向小白杨。小白杨两手抓住膝盖,心虚的低下头。

    “梁文安所有的不回答,以及她选择不回答的苦衷,深意,都可以从这支录音笔里得到答案。这里面记录的,是一个久远而让人悲伤的故事。”被告律师说:“但是在播放这段录音之前,我想先申请证人出席作证。”

    走出来的是人梁母。

    梁文安隐隐有了一些预感。

    被告律师:“请问舒女士,梁文安跟你是什么关系?”

    梁母说:“她是我女儿。”

    “那秦绪跟你又是什么关系呢?”

    梁文安喊道:“闭嘴。”

    梁母说:“也是我女儿。”

    梁文安:“我叫你闭嘴!”

    被告律师:“也就是说,她们其实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梁文安有些慌了:“我叫你闭嘴!”

    法官:“被告,请控制你的情绪。”

    梁母转过头:“文文,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才把你卷到这次的事情里面来。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我不能再失去另外一个女儿。”

    梁母说:“我和孙源认识六年。在我生下秦绪后,我们分手了。秦绪奶奶希望可以照养秦绪,所以孩子留给了他。”

    “我给她起的名字,叫孙洋。我希望她能如洋广阔。可是她只有波折。”

    被告律师:“你知道秦绪后来被弃养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没多久,孙源母亲就去世了,后来他们搬家,我们彻底没了联系。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童星。”

    “所以你没有去打扰她?”

    “我听说她过的不错。我觉得维持现状是最好的,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她。我不知道秦墨阳有忧郁症,我不知道她生活的这么痛苦。”梁母转过身,看向梁文安,泣不成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被告律师走上前来:“这是秦绪生前所拍电影。几乎每一部电影,它的投资方,都有一家叫梁氏酒业集团的公司。”

    被告律师感慨道:“天下父母心呐。”

    “我不配。如果不是我,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梁母哽咽:“文文,你说什么,妈妈都答应你。求求你了,求你能平安回到妈妈身边来。”

    梁文安:“对不起。我为我说过的话道歉。”

    “这支录音笔里面,记录了所有的真相,和秘密。也许应该这是一起,谁都没有错的意外,一个父亲,跟一个母亲。但是事实,永远无法抹消。”

    被告律师说着,按下了播放键。

    “人生啊,犹如浮游,在命运的洪流中挣扎。”

    这是秦绪在背台词。

    只是整段语音,断断续续的,秦绪在玩开关。

    “……发现,它残酷,是因为你没有去感受它的温柔。”

    “嗯……你真的来啦?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

    众人以为这还是台词,却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知道。”

    是孙源。

    秦绪说:“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别说我活着,死了也不会。”

    孙源:“你可以不原谅我,我不会奢求。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原谅她?明明是她先抛弃我们的,她不要我们两个。她又生了梁文安,幸福,快乐。她根本不记得你。”

    秦绪轻笑:“我不怪她,因为我只拿她当陌生人。其实我也不怪你,只要你不来找我,我们也会是陌生人。”

    中间又断了一层。

    一个少年的声音:“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爸爸!”

    那是孙源的儿子,资料里是叫孙忆洋。

    秦绪说:“不喜欢听你可以走。”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抢走了我爸爸!”少年嘶吼道:“爸!我们走!走啊!”

    孙源说:“你松手,别闹。”

    少年恳求道:“我以后会乖的,我求你了,我们走吧。爸,钱可以挣的,是我的错,我自己赔。”

    “秦绪,求你了。你弟弟还小,你帮帮他,就这一次。”孙源说:“你怪我,我给你跪下,行不行?”

    “爸——!”少年歇斯底里大喊:“我不要她!我不——要!”

    “凭什么!凭什么你总是想着她!我想要什么都没有!”

    孙源:“松手!松手洋洋!”

    少年:“凭什么叫我洋洋!我不是!你叫的从来不是我!”

    孙源:“放——手!”

    “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管我!你想要我怎么办?爸!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秦绪:“你疯了吗?!”

    “为什么我们是两个人!为什么我们是两个人你就不爱我!”

    “为什么被你丢掉的人是她不是我!为什么你要生下我!”

    秦绪:“你放手——!”

    “你凭什么说他对你不好!你凭什么怪他?孙——洋!我恨死你了!”

    所有的对话,到这里,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能猜到接下去发生了什么。

    法庭上一片静默。

    就像律师说的,这是一个谁也没有错的意外,因为真正的错误,早在数十年前就埋下了。

    孙源早已蹲在地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涕纵横。

    “他不是故意的……”孙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秦绪想躲开,才摔下去的。天台的护栏太低了……对不起,我知道道歉太迟了……”

    “就像一个母亲,希望保护她的女儿。一个父亲,也希望能保护他的儿子。我的当事人,恨你,却还是希望能理解你。”被告律师说:“她收着这支录音笔,不仅是为了守住她母亲的秘密,也是为了保护你,孙源先生。天下父母心。但为人子女,又难道会无动于衷吗?”

    “这样一桩往事,本来应该尘封。可是它酿成了悲剧。因为这个世界上面,最说不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爱。就让这个悲剧,终结在这里吧。”

    被告律师拍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转过身,问道:

    “那些高呼,梁文安是凶手的人,现在在哪里?”

    “那些躲在背后,快乐看待着她们痛苦的人,现在在哪里?”

    “这样的结果,你们满足了吗?拍拍胸脯,问自己,你们满足了吗?”

    “秦绪,为了她的养父,甘心背下骂名。梁文安,为了一对父母,冒着被诬陷谋杀的风险。而在这两件事情上,永远高高在上,批判她们,审判她们的,不是法律,是民众,是民众所谓的民主,和他们秉持的公义!

    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真的想不出来。

    一个新闻人,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焦点,是噱头?

    难道不应该是真相吗?难道不应该是公正吗?

    你们只要用你们的笔锋,随意写上两句话,就可以引导民众的愤怒。但是你们从不为自己的过错买单。因为错的不是你一个。所以你是无罪的!你也是无罪的!你们都是无罪的!而那个受到伤害的人,只能淹没在真相里,得到两个字叫活该!

    还有你们!所有没有在现场,但是又以上帝视角审视着正常案情的观众们!

    舆论错误成就了你们心理上的自我安慰,你们可以将一切的罪过推给这个没有真实性的网络。但是你们真的觉得你们没有错吗?

    不用刀的伤害!不血刃的伤害!才是最可怕的凶手。

    有些罪恶,不去阻止,就是纵容!

    我真心的希望,这次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

    我说完了。”

    休庭,三十分钟。

    一审结果,正式宣判。

    “本法院宣判,梁文安,谋杀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这样一个,本应该激愤人心的时刻,所有人却沉默了。

    梁文安走到孙源的面前。

    众人屏住呼吸,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是打他?骂他?还是责备他?

    这个试图将一切罪行推给她的可怜男人。

    连孙源也是这样认为的。

    梁文安伸出了手,绕过他的后背,轻轻抱住了他。

    依靠在他的肩头。

    她能感受到这人的心跳。他肩膀的震颤,表达出了他的痛苦。

    梁文安的心酸涩难堪,不知道这是这样一种心情。

    梁文安说:“她原谅你了。真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

    孙源:“如果我值得原谅,我早就该把她接回来。”

    可是他没有。

    他虽然没有,却守在了秦绪的身边。

    他如果足够的无情,就应该忘记她,开始新的生活。

    他没能做到。

    结果是他将失去两个孩子。

    梁文安说:“对不起。我曾经认为你不是一个好人。”

    她跟她那个弟弟一样,互相嫉妒着,寂寞着,痛苦着。

    用最残酷的方式伤害他,想看见他反悔的样子。

    可是如果还有那样机会。她想说的,绝对不会是那样的话。

    “人生啊,犹如浮游,在命运的洪流中挣扎。”

    “它残酷,是因为你没有去感受它的温柔。”

    那个每到节日,就会以孙忆洋的名义,给孤儿院送东西男人。

    他明明那么卑微的,在表达着他的愧疚。

    “我不是……”孙源沙哑含糊的说着,反手抱住了她:“对不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