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反转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85章 反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如意的舒心小日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梁文安说:“对不起, 真的。”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严行说:“至于真相, 我会知道的。”

    梁文安耸眉。

    如果她知道, 她一定会说的。可是她根本不可能记得。

    她连自己死前的事情都不记得, 又怎么可能会记得重生前, 梁文安的事情呢?

    但是她又能怎么说?

    梁文安掐着时间算了算, 奇道:“怎么还没有人来赶你走啊?”

    “大过年的,法律不外乎人情嘛。”严行掏出平板,将屏幕转向她:“喏,你想看的春晚。”

    梁文安抵住下颚,思考片刻后说:“我想帮我查一个人。”

    严行:“谁?”

    “孙源。”梁文安说:“我要知道他所有的事情。我要知道他当天到底做了什么。”

    严行:“你查他做什么?”

    梁文安:“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一个好人。”

    梁文安的脸跟梁母年轻的时候, 起码有七成相像, 孙源不可能无动于衷。

    可是他说, 他从来没有见过梁文安。

    当天秦绪找了梁文安、孙源、赵律师三个人。除去晚到的赵律师,唯一有可能知道当天真相的, 只有孙源了。

    整件事情,她有太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除了不知道,她几乎无法给出第二种答案。

    而且,法院判决的无罪,不会是真的无罪。

    因为关注度太大, 法官在判决的时候, 要考虑的因素会更多。

    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凶手不是梁文安, 那恐怕她一辈子都逃不开舆论的审判。

    她不能在第一次松懈之后再一次沉默。

    第二次开庭,很快就来了。

    网友比上一次还激动。开始实时文字转播。

    为她担心的有,等着她判决的有,还在持续懵逼的也有。

    她跟张辰的事情,反而没有任何人关心了。

    检控方再次以录音笔发起提问。

    陈述案情之后,开始狂风暴雨式的轰炸。

    原告律师:“根据录像中的时间显示,27日下午两点十八分的时候,秦绪坠楼。两点二十八分的时候,梁文安跑过来,拿走了录音笔。两点二十多分的时候,证人看见梁文安从楼梯口下来。”

    “虽然双方没有经济上的纠葛,目前也不知道她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如果能找到这支笔,也许一切谜团都会解开。”

    “但是梁文安对诸多疑点的答案是:不回答。”

    “去找秦绪做什么?不回答。为什么要拿录音笔?不回答。”录音笔在哪里?不回答。为什么不报警不叫救护车?还是不回答。”

    “她虽然她不回答,但是我想,事实已经非常清楚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不过没关系。她可以不承认,证据却不会。”原告律师说:“申请上呈警方提供的新证物。”

    新文件被分发下去。

    “这是秦绪的遗物,《反抗》的剧本。中间的一页上,留了一双不是非常清楚的脚印。起先警方认为,这大概跟本案没有关系,是之前遗留下来的。因为脚印比对后没有找到符合的人员。”

    “随后警方在搜查梁文安住所的时候,搜到了一双鞋子。并进行了脚印对比分析。”

    原告律师助手递上痕迹分析结果:“没有错,那个鞋印,就是梁文安的鞋印。这说明她去过天台踩过剧本然后在秦绪坠楼之后的几分钟内又出现了在了楼梯口。”

    他上前一步,问道:“请问这你怎么解释?”

    梁文安展颜,微笑。

    原告律师点头:“我知道,不回答。”

    他回过身对着法官说:“我问完了。”

    他问完了,网上炸了。

    “不——会吧?!”

    “好像形势不妙啊?”

    “要定论了?”

    “我好想知道为什么都不回答?这样的沉默跟承认有什么区别吗?”

    “请愿严惩!还秦绪一个公道!”

    “为王的逝去奏响礼炮!”

    “不知道会判几年?”

    “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法律都没制裁,就你们蹦的欢快。有什么屁请等判决出来再放!”

    “惯性无动于衷。我觉得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被告律师站起来说:“法官阁下。许多人认为,我的当事人,即梁文安女士,对于此次事件没有过多说明。我请求,让她进行一段自我辩护。这也是她的请求。”

    法官商讨过后:“准许。”

    “自我辩护?开什么玩笑?这是已经放弃了吗?”

    “还可以这么玩儿?”

    “戴上了我的小眼镜!裹紧了我的小棉被!”

    “梁哥!我还是爱你!我相信你!”

    “一群sb。”

    梁文安不紧不慢的将袖子扎上去,然后说:“我有话想问证人,孙源先生。”

    传召证人,孙源。

    梁文安问:“孙源先生,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吗?我指的是秦绪死前。”

    孙源:“我……”

    “啃老族。”梁文安先一步说道:“用现在的话来说,neet。对吗?”

    孙源撇嘴。

    “你还有一个儿子。对吗?”

    孙源没好气道:“对。”

    “令子因为暴力,在初中转学三次,高一被迫退学。一直到你得到秦绪拍卖房产所得的遗产,才重新入学。不过进校两年,又将同学打伤入院,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问题儿童对吧?”

    原告律师:“反对!提问与本案无关!”

    梁文安说:“有关,请认真听我说完。”

    法官:“被告继续提问,但请注意与案情相关。”

    梁文安问:“当天,你去找秦绪的时候,是一个人去的吗?”

    孙源:“是。”

    “好奇怪啊。”梁文安摸着下巴说:“可是根据门卫的证词,他对你的印象非常深刻,你当天是带着你儿子一起进去的。”

    孙源被问及儿子,神色开始有些紧张:“等人的时候,他因为有事先回去了。”

    “等人,对。我就想问你这个。”梁文安问:“孙先生。你说27日当天下午,你去找秦绪,然后看见我,从楼梯口出来,是吗?”

    “是的。”

    “时间是两点二十分。”

    “差不多吧。”

    “差不多是多少?是介于二十分到三十分之间吗?”

    “是的。”

    “你确定?”

    “确定。”

    梁文安转向法官,说道:“根据录像时间。秦绪坠楼是在两点十八分。梁文安,就是我,到达秦绪的位置,是二十八分。那么,孙源先生在楼梯口看见我的时间,应该也就是在十七分左右。那个时候秦绪已经坠楼九分钟了。麻烦请上图。”

    被告律师的助手推出一个图板:“法官阁下,这是秦绪小区的位置示意图。秦绪坠楼的地方在这里,这里,是楼层的侧面。”

    “九分钟的时间。我在做什么呢?从顶楼跑到一楼?”梁文安说,助手便在图纸上圈图解释。

    “这是一栋只有九层楼的房子。从顶楼,跑到底楼。用时绝对不会超过三分钟。那为什么要用九分钟呢?这是疑点一。”

    原告律师:“这不应该问你吗?难道不是你在顶楼销毁罪证吗?”

    “如果我有那个时间消灭罪证,那么我第一件拿走的东西就是剧本。”梁文安说:“而且如果我是因为录音笔杀人,那么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下楼,在有人发现秦绪之前拿走录音笔。”

    众人听的很迷惘,不知道她到底想证明些什么。

    “我们已经做过实验了。从小区的走道上路过,左边,被绿化丛遮蔽。而右边,则有一定的视觉死角。不仔细看,确实很难发现秦绪的尸体。所以在秦绪身亡之后,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让清洁工发现,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梁文安顿了顿说:“不过其实秦绪是坠楼当场死亡,所以并没有呼叫救护车的必要。”

    “从医院接到电话,派出救护车。然后救护车从市中心开到郊区,又用了二十多分钟。”

    梁文安:“请问,孙先生,在此期间,难道你就在秦绪的门口一直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吗?”

    众人这才发现,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集体转而看向孙源。

    孙源眼神飘忽,点点头说:“是。”

    梁文安:“这不是很奇怪吗?你难道就没有任何的怀疑吗?”

    “有过,但是,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三点,是我到的早了,我就想,她是不是有事出去了。”

    “秦绪有上天台练习台词的习惯,你知道吗?”

    孙源飞快答:“不知道。”

    梁文安惊呼:“好奇怪啊好奇怪啊!这明明是你说的呀!”

    助手再次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孙源的面前,指着上面的字说:“这是你给警方提供的口供。警方问:你知道秦绪为什么会上天台吗?你说:可能是练习台词吧,她有这个习惯。孙源先生,请一定要想清楚再做回答。”

    孙源抬起头说:“是的。我只是有点紧张,所以忘了。”

    梁文安接着问道:“那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你敲门没有人应,就没有想过上天台看看情况吗?”

    孙源硬着头皮道:“有。”

    梁文安:“有?”

    孙源迟疑了一下,答说:“是的。”

    梁文安笑道:“那你去了吗?”

    “去了。”孙源说:“但是只是推开天台的门看了一眼,没看见人就下去了。”

    “这不可能!因为天台上,还留着一本剧本。秦绪坠楼之前,剧本掉在了地上。”梁文安对着旁听席的人问道:“我想请问。去天台找人,找的是一名演员。这名演员喜欢在天台背台词,而她的掉在了地上,你们会上前查看吗?”

    记者们开始交耳,点头。

    法官无语道:“肃静!被告,请不要和旁听进行互动!”

    梁文安:“抱歉,因为我不是专业的。”

    助手拿出照片。

    “这是警方提供的照片。这里,是当时剧本留在天台上位置。根据实验。站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秦绪坠楼的位置。”梁文安说:“也就是说,站在这里,可以知道,秦绪已经死亡。”

    “这是疑点二。”梁文安伸出手指,接着说道:“疑点三,神秘失踪的少年。”

    梁文安问:“请问令子是在你去天台之前回去的还是在你去天台之后回去的?”

    “我……”孙源看向梁文安,脑子一抽,说道:“我拒绝回答!”

    满庭嘘声。

    梁文安耸肩,看向法官:“证人也可以拒绝回答吗?”

    法官:“证人,请正面回答。”

    孙源说:“去之前。”

    “好奇怪啊。”梁文安说:“他既然都愿意跟你一起去见秦绪了,为什么没有等确认她不在才走呢?”

    孙源说:“他有事!”

    梁文安点头:“小区监控只保留十五天,你当然可以这样解释。即使他不符合常理。”

    “什么常理?”孙源大声道:“真正的凶手是你!”

    “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常理!”梁文安说:“当天。我去找秦绪。敲门没有人应声,于是我去了天台。我到天台的时候,看见了地上的剧本,所以上去查看情况,然后,从天台上,看见秦绪已经坠楼。慌忙之下,我反身下楼查看,踩到了地上的剧本。而我恰恰好,错开了真凶。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十分钟之后才到了楼下。”

    梁文安指着他道:“当天我是去找过秦绪,但是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你!你也并不是不认识我。你在隐瞒,你在杜撰事实!”

    “你在明知道会有证据证明我去找过秦绪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证词,不仅是为了污蔑我,更重要的是洗清自己的嫌疑。孙源!你在撒谎!”

    原告律师:“反对!”

    法官:“反对有效。被告,请不要做出假设性结论。”

    “这不是假设性结论。”梁文安笑道:“这是事实。有证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