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辣鸡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79章 辣鸡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什么呀!什么情况?”小白杨勉力跟在梁文安的后面奔跑, 脑子有些缺氧,更加转不过来了:“不就五分钟吗?五分钟能发生多少事情啊?还要上厕所,擦屁股, 洗手。是吧, 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是吧梁哥!”

    梁文安停住了。

    小白杨试探道:“是吧?”

    梁文安指着把手说:“开门。”

    小白杨才发现居然已经到宾馆了。

    梁文安说:“体力够好的呀, 这样都吃得消。”

    小白杨快哭了:“我急啊!怎么了?你把人打了?”

    “我倒是很想送他去见上帝。”梁文安说:“可惜我跟上帝不熟, 我怕他顺便也收了我。”

    小白杨关上门:“那怎么?我看他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梁文安说:“他如果没有要死了的样子, 我会让他真要死了。”

    小白杨:“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梁文安深吸了口气:“我一出厕所,他就扑上来了,然后抱着我滚了一圈。闪光灯一闪,我就知道,完了。”

    梁文安脱下外衣,破罐子破摔道:“你去洗脸刷牙睡觉, 度过最后一个平静的夜晚吧。”

    梁文安就说, 张辰让她喝酒, 是别有用心。感情是想用她喝醉了的借口,来抹黑她。

    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 张辰已经等在外面。见准时机就扑过来。

    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相机就闪了,显然记者早等着了。

    张辰这是撕破了脸要她身败名裂。

    梁文安自认,没做过对不起他的地方。

    不用想,也许就是现在, 早就写好的新闻稿就发出来了。

    会怎么骂呢, 不过又能怎么骂呢?她还见的少吗?

    梁文安用手枕着头, 望着天花板,思绪有些飘散。

    小明星不好混啊。

    难怪真梁文安出道五年,被人压榨成这幅德行。

    有了努力的成果,只是给她人做嫁衣。随意编排的绯闻、诽谤,不需要任何的证据,就可以将她打倒。

    如果她能聪明点,就该早点回家。

    即使是她,如果没有严行背地里的支持,现在肯定也只是一个接不到戏的十八线而已。

    这个圈子,想红,比实力更重要的东西有很多。

    要么等待机遇,要么舍弃尊严。

    像箫成那样,等了十多年,还是一个龙套的。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箫成的执念是想红,想赚钱,想照顾好妹妹。所以他坚持了下来。

    秦绪的执念,是她养父的执念。他养父想成就经典,他想成为那个独一无二的人,那是他的毕生的追求。而秦绪只想成就他。

    那样太累,所以她最后放弃了。

    梁文安呢?她又是为什么呢,她这个妹妹,非要赖死在娱乐圈。

    “秦绪啊。说不定你真是个好命的家伙。”

    诚如梁文安所料,第二天外面已经翻了天。

    梁文安为博出位,勾引张辰。无不都是这样的新闻。

    配图是梁文安趴在张辰身上,看不见她的五官,但张辰惊慌失措的表情被捕捉到了。

    真是……好演技。

    有这等演技,不干正事,为何非要上天呢?

    “艹!小贱人!小表砸!”

    “xx我去你xx的梁文安算个什么东西只是一坨xx也敢去勾引我们辰辰看看你的脸哪来的自信你不如还是去x吧!”

    “恕我直言,喜欢梁文安的都是xx!”

    “你置于叶大于何处?打脸了吧?你和叶大比算个屁?”

    “滚出娱乐圈!”

    “这一次的月经贴,来的有点晚啊。”

    “我已经端好瓜子,等着前面的那些人被打脸。”

    “洗白x滚去x!”

    通篇的违禁词。

    梁文安按着太阳穴说:“别念了。”

    小白杨:“哦。”

    “张辰发动态了!”小白杨忽然道,然后一字一句念道:“应该是意外吧?我靠啊!”

    应该是意外吧。

    这就意味着他默认了。

    梁文安笑道:“好样的,张辰。”

    “啊——!”小白杨气不过,用工作室的微博发了一条:“呵呵,长见识了。”

    底下瞬间出现一排评论。

    “呵你妹!”

    “呵呵,我也长见识了。”

    “活久贱?”

    “所以我讨厌呵呵,仿佛就看见某人阴阳怪气的在哼鼻子。”

    “咦,你好脏哦。”

    “最恶心的女人,没有之一。”

    小白杨怒骂:“靠靠靠靠靠!!”

    梁文安:“所以说,娱乐圈是很黑暗的。”

    小白杨想了想:“我去找水军!”

    “没用的,墙倒众人推,你控制不了媒体,没那本事。”梁文安说。

    “那……”小白杨透支了她未来的脑细胞,出主意道:“我们去找严先生帮忙?哎呀,可是他不混娱乐圈哦。怎么办啊……啊!影后?她一定很有经验的!”

    “去拍戏吧。”梁文安穿上外套,过完冬至,今天格外的冷。

    走到门口的时候说:“带上烟灰缸。”

    小白杨找了一圈,过去拿了:“为什么要拿烟灰缸啊?”

    梁文安说:“因为它够硬。扔完就丢,还方便。”

    小白杨:“啊?”

    梁文安给她下指示:“呆会看见张辰,不要犹豫,从后面上去,弄死他!”

    小白杨:“……”

    小白杨:“您还开玩笑呢?”

    所谓冤家路窄。

    梁文安进电梯的时候,张辰和他的经纪人就在里面。

    经纪人看她的眼神,鄙视的不加掩饰。小白杨瞬间凑上前,冲着他翻白眼。瞪瞪瞪,恶心他。

    梁文安恍若未闻,打了个声招呼:“巧啊。”

    张辰点头:“早。”

    梁文安问:“昨天睡的好吗?”

    张辰:“喝醉了。还可以。”

    梁文安抬首,望着电梯的顶部,点头说:“很好,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收拾了一个,另外一个,还自动送上门来。”

    张辰:“是吗?”

    梁文安举起手,抬在半空。张辰经纪人立马一步走上,小白杨拽紧了包里的烟灰缸,两人齐齐喝道:“你想干嘛?”

    梁文安却是轻飘飘的搭在张辰的肩上,拍了拍,说:“人一旦做了一件恶心事,就再也忍不住了。因为他找不到一个理由,去拒绝做第二次。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让他觉得甜的感觉,变成苦的,再自己咽下去。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做好吞回去的觉悟了吗?”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楼。

    “这次,我会离你远一点。”梁文安像躲瘟疫一样,退开一步,做了个请的姿势。

    张辰咬牙,恨恨道:“是你让她身败名裂的。这是你的报应。”

    “是她自作孽。那才是她的报应。”梁文安瞟了他一眼:“跟你一样。”

    张辰说:“现在,是跟你一样。”

    “跟谁一样都没关系,因为事情还远没有到结束呢。”梁文安笑道:“你真可怜。她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自作多情。自作多情的样子,更显得可怜。”

    长时间没人出去,电梯又合上了。

    张辰按了开启键:“现在,可怜的人是你。”

    “有病!这人是不是有病?”小白杨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几番视线流转,不可置信道:“他说的是叶落声盗歌的事情吗?她盗歌……怪你咯?”

    “他想讨好叶落声,哪怕他明知道那是错的,但他知道那是叶落声想要的。”梁文安也走出了电梯:“可惜他不知道,蠕虫爬的再快,还是一只蠕虫。没有人会喜欢蠕虫的,只因为他是蠕虫。”

    两人走出宾馆,外面已经是挤成堆的记者。看见她出来,全部叫了出来。

    梁文安说:“看,一团蠕虫。没人喜欢蠕虫。”

    守在一旁的保安如临大敌,冲上前去,使劲将他们推开。

    记者不顾一切开始大喊:

    “梁文安,你怎么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

    “请问你和严行是不是分手了?”

    “听说无限在业内封杀你了是真的吗?”

    “请问你是不是想进军歌唱界?”

    “你为什么要去勾引张辰?”

    梁文安脸色不是很好。

    面对张辰,她给出了应有的绅士风范。

    而这群只懂哔哔,甚至不为自己言行负责的记者,耗尽了她最后的克制力。

    当她听见那名记者喊的话,不是觉得生气,而是觉得恶心。

    “他?”梁文安停下了脚步,斜着眼一瞟,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沉声问道:“算什么东西?”

    问话的那人,几乎要被她的气势慑住了。因为那眼神和表情,确实很恐怖。

    保安艰难道:“诶,我说你快走啊!”

    记者:“你刚刚说什么?你说张辰不是个东西?”

    梁文安:“我说过了,我眼睛没瞎。”

    群情激怒:“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太自以为是了。”

    保安被一阵忽然猛烈起来的人流推得趔趄,悲道:“这位女士,请你先走行不行?我求你了!”

    小白杨扯扯她的衣袖,叫声势给吓住了。

    不亚于百来名员工架着武器来讨工资一样。

    砍你一刀,都还认为是你活该。

    梁文安却是朝着那人上前一步,冷笑道:“太自以为是的人是你。你以什么样的身份,站在道德的高岗地来指责我?一个只会窥觑隐私的狗仔,一个只会杜撰事实的杂鱼,还是一个只会自我狡辩的渣宰?”

    那一片哑口无言。她正对着的人一脸懵逼。

    梁文安伸出了手指,正指着他的鼻尖。掷地有声的批判道:“一个最自以为是的人,却选择了最需要公正公平的职业。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只是以正义为借口的犯罪。你所收的每一分钱,都不过是剐了你自己良知卖来的赔偿!如果历史可以审判那么会死在前面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而不是我。辣——鸡!”

    “艹——!妈逼你给我让开!”

    梁文安在他出手之前退开,挑眉道:“有种,打我呀。”

    保安声嘶力竭的喊:“冷静!你给我冷——静!”

    一个单反丢了进来。越过梁文安,砸到了她身后的义士。

    义士捂着眼睛高喊:“我艹你大爷!乱丢个屁!你特么什么意思啊?”

    “有种你过来!老子特么弄死你!”

    “你弄死谁?麻痹你说谁!”

    保安的手臂被咬了一口,脸上被抽了一巴掌,脚也被三四个人踩着,生无可恋道:“报警!小六快报警!特么的你们再上前我就动手了!老子跆拳道黑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