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啦啦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59章 啦啦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犯罪心理:罪与罚     “废什么话!”

    旁边传来一阵嘶吼:“你们是不是还要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说正题!”

    小白杨举着手机, 试探道:“要么……你来?”

    王泽文不客气的拿过:“梁同学!神秘失踪要不得!你还是女二啊!赶紧给我回来!”

    梁文安机械的点头:“好好好。”

    梁文安心想要回也要先回小天同志那边。她的龙套还没跑完呢。

    等他挂完电话,回过头,对上的是严行一张表情难以言明的脸。

    梁文安:“……怎么?”

    严行叹了口气, 说道:“没什么。”

    他这样欲言又止的模样, 反而让梁文安很在意。

    不过他很□□的没提。

    司机将他们送到楼下, 约定了第二天来接人的时间, 然后开着车走了。

    第二天, 梁文安整理完她的箱子,严行在阳台外面接了个电话回来。

    他将手按在行李箱的上面:“我有话要和你说。”

    梁文安直觉不是什么好事,便说:“不用勉强自己,你有权保持沉默。”

    “我是认真的,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严行略微低下头,似在斟酌用词, 梁文安看见他喉头上下滚了一遍, 然后说:“前两天我去医院的时候, 遇见了你们家的司机。”

    梁文安面色如常,看不出有丝毫问题:“原来你说遇见人还是真的?那还不错, 说明你自发的去看医生了。”

    严行接着说:“他说你母亲病了。不是很严重,但需要做一个小手术。”

    “是吗?”梁文安说:“你是什么时候和他们开始联系的?”

    “遇见你之后没多久,你母亲就找到我了。”严行说:“她很关心你。害怕你不走正路。”

    “然后希望你能劝我迷途知返,不要再混娱乐圈了,顺便再向她传递一些我的近况?”梁文安耸肩道:“所以你是答应她了, 还是没答应她?”

    “不是这样。”严行听出她话里的意味, 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皱眉:“你不要这样,她是你妈妈。”

    “我知道,谢谢。在这一点上我的认识比你深刻。”梁文安说:“好了,我也要回去工作了,祝您生活愉快,亲。”

    严行一时未能反应过来,抓住她的手臂,不可置信道:“你都不问问她怎么样了吗?”

    梁文安不免有些烦躁,她实在是不想再高频率的听见这个人:“不是很严重,需要小手术,我已经知道了,你刚才不是说了吗?”

    严行:“你就不担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担心?我非常担心。”梁文安身手虚推,说道:“你问完了吗?请不要挡着门口严先生。”

    严行在分辨她的表情,然后说:“她在中心医院,你不去看她吗?”

    梁文安实在不知道,她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她,她更怕自己冲动,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来。闪避道:“我很忙。”

    “放屁的鬼话!”严行彻底被激怒了,吼道:“梁!文!安!不要这么多借口,她到底是你母亲,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现在生病,你连去看她一眼都做不到吗?她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梁文安:“没有。”

    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梁文安的事情。

    严行:“那你究竟去不去?”

    梁文安看着他,语气不可控制的有些生硬:“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

    严行显然被气的不轻。他抬手摸了摸额头,然后绕到她后面走了一圈,又走回她的面前。冷静过后,用手摸着她的脸说:“我以为你是个重感情的人。是吗?”

    他的手指冰凉,碰到她的皮肤,清晰的传到她的脑海。

    梁文安觉得,自己此刻,无论是真是假,都应该说是。

    不要伤了他的心,再伤了自己的心。

    “如果从一开始你就不要去找秦绪,那不是很好吗?”

    如鲠在喉。她也是,她也是一句谎话都不愿意给。而言不由衷的话却脱口而出。

    “你是,我不是。”

    她心道完了。却有一丝如释重负。

    严行呵呵冷笑了一句。再不回头的摔门而去。

    他一离开,所有的声音像是戛然而止。门合上,寂静的可怕。

    在原地站了会儿,梁文安重新走回了沙发旁边。像以往无数次一样,将头靠在那快脱皮的背上。

    嗯?你以为我就不会讨厌你吗?

    该做些什么呢?她又不想回剧组了。

    休息一下,然后……睡一觉?

    余光瞥见摆在桌上的烟盒。

    严行一般是不抽烟的,也不会在她面前抽烟,居然就忘在这里了。

    梁文安抽了一根,手指夹着,将剩余的丢进了垃圾桶,然后在茶几上翻了一遍,没找到打火机。

    又赤着脚,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转了两圈。

    一无所获,最后走到灶台旁边,借火点了,靠着水池,一口一口抽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往可以清静的时候,她都是开心的。

    开心的。父亲偶尔会来跟她说说戏。后来他精神不稳定,就再也没有了。

    “秦绪。你是我对过去,对她,最好的弥补。我会让你成为一代传奇,你一定会成功的。”

    这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打游戏。对了,有段时间沉迷打游戏。也不错。

    手指力气一松,烟头滑了下去。

    梁文安捡起来,按灭在水池里。

    “我败给你了。”她握住有些颤抖的右手,低声道:“你赢了。”

    午后的热浪,几乎要将人掀翻。

    空气荡成一层层水波,尤其是在水泥马路上,走的久一些,甚至热气要透过鞋底,传上头顶。

    城市里,除了不息的车流,规律的绿化带,还有什么是能让人值得驻目的。

    梁文安戴着帽子,汗渍流了满脸。走近大门之后,又折了回去,想了想,从旁边的店里买了个花篮。

    在她的认知里,探病是应该带点礼物的。虽然她没有过这种待遇。

    高层里要安静许多,消毒水的味道还是挥之不去。

    她推开门,站在入口的地方,略微弯腰,叫花篮就摆在墙边。然后脱下帽子和墨镜。

    躺在床上的人睁开眼,露出惊喜的表情,挣扎着要坐起来。旁边的秘书将她扶好,看了梁文安一眼,然后自觉性的出门,顺手将门带上。

    “你来看我?”梁母笑道:“没什么,不用担心,就是前几天摔了一跤,骨头有些碎了。”

    梁文安点点头:“那就好。”

    梁母朝她招手:“过来,走近一点,能让妈妈看看你吗?”

    “不用了。”梁文安抬手虚挡,反而退了一步:“其实是严行让我来的。知道你没事,我也安心了。”

    梁母一口气滞住了,局促的“哦”了一声。

    两人互相沉默的对站着。

    梁母说:“你很喜欢他?”

    “对。我喜欢他,因为他喜欢我。你知道吗,这很珍贵。”梁文安说:“也许有一天,他会遇见更好的人,人生太长了。但在那一天之前,我都会爱着他。”

    梁母哽咽道:“可妈妈也爱你啊。”

    梁文安说:“梁文安也爱你。”

    梁母:“文文,你在说什么?”

    “不管今后如何,曾经出现过的,我都不会忘记。愧疚,爱意,期望。预料到的,和没有预料到的。只要我接受了。”梁文安说:“我不会希望她消失,不会希望她从没出现过。”

    梁母:“你还怪我?”

    她说:“不。你爱梁文安,她没有理由怪你。你不爱秦绪,她没有资格怪你。”

    梁母崩溃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原谅你了。”额头的头发,被汗粘成一团,还有液体顺着发尾,往下滑落:“我会尊重你,祝福你。所有我能给你的,问候,金钱,照顾,我都可以给你。除了亲近。我原谅你了。”

    空调忽然加大了功率,排气的声音作响,吹出一团白气。

    梁文安也是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湿透了,有些冷。

    梁母半晌没能反应过来,然后低下头,握紧了自己的手。

    门扉开合的声音轻轻响起。她再抬起头,那里已经没有人,只剩一个花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