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殿下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47章 殿下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如意的舒心小日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林云拍拍她的肩膀:“放我下来吧。”

    粱清骂道:“闹什么?马上就到了。”

    粱清只觉得背上一轻, 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抓,林云半边身子已经钓在了崖边上,底下就是那漆黑的没有半点光色的深渊。

    她一挪动脚步, 落石便成堆的滚了下去, 当即不敢再动, 两手狠狠拽着, 怒道:“快点上来!”

    林云举起另外一只手, 闪过一道寒光,说:“你别拉,不然我就砍了。”

    “我不动。”粱清努力控制着情绪,让语调平坦:“你想做什么?”

    “那年,我亲眼看着皇上被唐毅,刺杀在城门口。他的血就顺着长枪, 一点, 一点, 滴了下来。滴在下面的尸骨上,滴在埋满尸骨的泥地里。我永远都记得。”

    画面切到往日的梁国都城。

    日头正好映过太和殿上的龙型檐顶, 照在宫城的各个角落。

    镜头走过每一处角落。

    粱清也记得,哪个角落有一朵花,哪个角落有一颗草,哪颗树上塑了新巢,哪个屋顶上的瓦片又被她踩坏。

    御书房里的花是哪个心仪皇兄的小宫女摘的, 从御膳房里走出来的那个太监, 嘴里还含着半片糕点。

    昨夜哪个大人又留宿花街, 哪个夫人又重振家训,那会唱十八摸的姑娘又编了几段新歌,她京城一霸的威名又多传了几家……

    她在梁源的眼里看见了。

    她梦回往昔,每次惊醒,清醒都在这一刻。

    时间倒回了城破当日。

    “梁国百年辉煌,祖宗基业,尽毁于朕手。朕愧对万万百姓。今日,想走的,想活命的,朕不会出言阻拦。”梁源手执长枪,扎在城门的正中间,解开皇袍一丢,字字铿锵有力:“只要朕今日在此,休有一人再进我城门,杀我子民!尔等贼寇,且来试试!”

    梁源刺翻了前头几个越国兵,大声喊颂道:

    “我刀不疑,我心不渝,我志不改。这是我梁国的武道!”

    “我刀不退,我心不俱,我志不悔。这是我梁国的兵道!”

    “活下去!这是朕最后的皇命!”

    枪头的红缨被挑飞开去,不知道落在了哪儿。

    震耳的喊杀声,一阵阵传达天际。

    阴云笼罩大梁,国道断败,气数尽消。

    血染遍极天殿,又被大火吞噬,尽数化做一地黑灰。不知道是人的,还是木头的。

    到头来都是风一吹就散,留不在尘世,分不出你我。

    日出旸谷,光华其上。百年繁华,结于赤焰。

    现场响起几声破坏气氛的抽泣。

    声音从车间的音箱里传来,两人的悲痛,混在交错的呼吸里,传了出来。

    林云:“我没能救表哥。他是个英雄,无愧乎一代君王。他的尸身就立在那里,睁着眼,看着大梁,看着我们。”

    粱清声线发颤,藏不住的恐惧:“林云,就剩你一个了。我就剩你一个了。”

    林云:“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陪着你。”

    “别这样,我求你了……”粱清。

    林云:“我只想你能活着。我只想能帮你一把。我不能拖累你。”

    “不……不是的。我不能没有你……”粱清凝噎,已经说不清楚话。

    林云:“我不会死在你手上,我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林云咧嘴大笑,脸上湿了一片,不知道是自己的眼泪,还是粱清的眼泪。挥剑就要砍上自己的手臂。

    粱清睚眦欲裂,先松开了手。

    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离她越来越远,撕扯着她的心,非也跟着下坠。

    然后,她终于一无所有。

    “林云……!”

    “表哥……!啊——!”

    空旷的谷底徒传来几声回音。

    粱清绝望而迷惘,摸上了自己的脸。

    从腰间拿出猫九的面具,扣到脸上。

    镜头上拉,留下粱清颤动的脊背。

    她是猫九。

    “我被我自己,感动哭了。”箫成啜泣,不可思议道:“我这么好的演技,怎么会不红呢?”

    箫成伸手要纸:“给我一张。”

    小白杨泪眼婆娑,抽抽鼻子,往他那里一塞:“都给你了。”

    “拍摄手法有点问题。你看,这灯光打的方向,镜头的高度,场景的切换方式,都有点不大对。”王泽文点评道:“不过演员是好演员。情绪的爆发,表情的控制,还有对镜头的敏感,都很到位。”

    “你们要感谢主演,是他们成就了你们!”王泽文说:“参照物选的好,人生没烦恼。”

    箫成不忘给自己谋福利:“那能加戏吗?”

    “太可惜了,我们剧组的演员都是好演员。”王泽文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你放心吧,你会红的。”

    小白杨说:“梁哥,来我怀里哭。”

    梁文安:“……”你是智障吗?

    画面一转,转到女主陈笺处。

    陈笺掐花嘟嘴:“奸细被人救走了?”

    来人:“虽然救走,但已经死在半路。尸首都找回来了。”

    陈笺:“死了?!”

    一个靠嘴巴和眉毛演戏的女子。

    众人来不及收起感动,就特么的被雷了一把。

    鼻涕和眼泪憋在半道,不知该何去何从。

    王泽文说:“学到什么了吗?”

    “学到了。”杨姐说:“感不感人原来不是看剧情,是要看演技。”

    王泽文说:“对!所以要对我们的剧本有信心!”

    编剧小哥:“……”

    这样黑我真的好吗?

    道具说:“梁老师,你不红,没有天理。”

    众人说是啊是啊。

    道具义薄云天道:“以后需要托你就找我!”

    “……我不需要托。”梁文安道:“我会有粉丝的。”

    杨姐回去之后恶补《猫九》,大约真的是对比太明显,第二天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癫狂了。

    “我的天呐!”杨姐看见她说:“猫九怎么能穿这样的衣服呢?她是一个骄傲,孤高,又绝不能屈服的人!殿下,你等我,我现在就去给你一套新的!”

    梁文安:“……”

    剧组里的都是神经病,我要怎么才能独善其身?

    严行来到片场的时候,整个人也是懵的:“什么?他们叫我王哥?”

    梁文安说:“不用再想了,你跟不上他们的脑频波。”

    编剧小哥如丧尸状走过来,捧着手里的东西道:“诶,王哥,新的剧本。请您过目。”

    编剧小哥说:“我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通宵达旦,呕心沥血!”

    严行没怎么翻,想他也不敢再放什么限制级的内容。他问:“什么王哥?”

    编剧小哥歪着脑袋,一脸天真道:“王哥?什么王哥?”

    严行跟王哥杠上了:“为什么叫我王哥?”

    小哥继续歪脑袋:“嗯?啥?”

    “你让我问第三遍你就完了。”严行眉毛一挑,举着剧本晃了晃:“或者是你想改第三遍。”

    编剧小哥悲痛喊道:“你不能这样!再下去我就要猝死了!”

    严行不为所动:“是吗?”

    “好吧。”小哥斟酌过后,忍痛拿出了爪机,从他的收藏夹里找出一条帖子给他看,还不放心的重申道:“真的不关我的事,更加不关剧本的事!”

    那帖子是这样写的:

    最初看见梁文安和严行交往的时候,我以为是哪个妖艳贱货看上了我老公。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我的未来老公看上了我的现任老公,怎么办?

    这是多么艰难的抉择?让我选,我选梁哥。

    那么问题来了。

    我现任老公成了我的情敌,我再也不想听见严行这个名字了,我应该怎么称呼他?求问,老公的爱人叫什么?

    答:隔壁老王。

    隔壁老王?

    严行呵呵冷笑两声。然后将炮火对准编剧。

    严行说:“你不是通宵达旦,呕心沥血吗?”

    编剧小哥缩缩脖子,眼睛偷偷瞄他,胆战心惊道:“太累了,调剂调剂心情而已。”

    梁文安看他实在可怜,严行这种欺负弱小的习惯真是太不好了:“难道你要生气了吗?”

    严行:“我还不能生气吗?而且我没生气!”

    梁文安说:“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两个是一对的了,你不开心吗?”

    严行语塞,傲娇哼道:“你想的美。”

    然后看也不看小哥,双手插兜喜滋滋的走了。

    梁文安耸肩,对小哥道:“你看,我也很忙的。”

    杨姐从远处挥着小手帕冲过来喊道:“殿下,末将给您选了一套新裙子,请您过目!”

    梁文安同编剧小哥致礼,然后往试衣间走去。

    杨姐给她找的是素色连衣裙,像画报里的姑娘一样,带着一种民国时期的色彩。

    虽然年代还是错了,但起码款式是很好看的。

    梁文安套上高跟鞋,再把头发给解开,一身舒爽的走出来。

    再见吧,碎花袄!

    徐琦苍蝇似的在周围找了她许久,终于见她从一个简易搭建的更衣室里出来,立马奔过去道:“难友,难友。我们联名提议吧。伙食不用这么好,真的,抽点资金出来找几个靠谱的群演!”

    “不用带上我。”梁文安不为所动:“我脱非进欧了。看我的衣服。”

    她得瑟的转了一圈,展示她飘起来的长裙,然后再得瑟的走了。

    徐琦如遭晴天霹雳。

    自从他进了这个剧组,就没有感受过爱!

    杨姐在一旁安慰他:“不要伤心,你想想,你连裤衩都有十几条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