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过年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38章 过年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福运宝珠[清]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犯罪心理:罪与罚     梁文安, 对妈妈这种生物,是束手无策的。她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态度,什么语气, 什么语调来对待。毕竟她没有经验, 更没有感情。

    嗯……最主要的是, 她不知道她妈叫什么。也不知道她爸, 叫什么。

    既然之前都没有回复, 那现在再回复,看来也没什么用。梁文安如此安慰自己,又抖着手,点了删除。

    安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半夜,梁文安迷糊中醒来, 还是不大放心。

    “妈妈”这两个字, 简直就成了一根刺, 让她寝食难安。

    于是打开流量,点了一集视屏, 开始播放。

    第二天,她以为手机一定是停机了。临近中午,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

    梁文安简直要疯了。

    她挂了一下,又打了进来。无奈她只能接了起来。

    “小姐,您的快递。”

    梁文安:“……”

    梁文安打开门, 签收包裹。打开发现里面装的都是一些保健品。洋文一堆, 看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箱子底部还压着一张纸, 上面清楚的写了功效,用量。

    梁文安以为是严行寄回来了,暗自惊叹他居然如此贴心,抽出快递单一瞧,发现寄货地址居然是b城。

    严行又不在那里。

    梁文安顿时脸黑,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又用流量点开了一集电话。看完一集再点一集。

    结果第二天,她又收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

    这一次寄过来的,是成箱的进口零食。

    梁文安不信了。

    某个动着都不会动的某动,怎么可能这么坚·挺!

    她咬牙,又点开了一集。

    第三天,严行打来电话,气急败坏的怒吼:“梁文安!你到底在做什么!我刚给你冲了一千的话费,你居然又停机了!你是不是没开无线!”

    梁文安呼出一口气:“你刚替我破解了世界之迷,谢谢你。”

    “我马上就回来了!”严行说:“你爱人为了赚钱,每天只睡三个小时,请不要这么浪费,谢谢。”

    严行说回来,真的下午就回来了。形容憔悴,眼底还带着熬夜的杀气。

    他进门,看见放在椅子上的保健品:“你买这么多保健品做什么?”他拿起来认了认:“补钙,补铁,补va、vb……你这是准备断绝五谷,得道成仙了?”

    梁文安:“……别人送的。”

    严行走到客厅,又看见满桌的零食,无语道:“你买这么多零食做什么?你不用吃饭了吗?光吃零食什么行!”

    梁文安:“……也是别人送的。”

    严行走到沙发,看见上面的乳白色印记,爆发道:“梁文安!我不在的时间里你到底做了什么!喝个牛奶你都洒!这里也是那里也是,你到底做了什么!!”

    梁文安睁着眼无辜的看向他:“……”

    严行指着箱子道:“谁送的!你说!谁准他们送你东西了!!”

    梁文安:“那你告诉谁我住在这里了?”

    严行立马不吭声了。

    梁文安:“你工作都理完了?”

    严行乖乖道:“没有,都交给秘书了。”

    这年头,做秘书的压力也是好大的。

    梁文安问:“所以你有几天的空?”

    严行:“大概有好几天吧。”

    两个人坐下来,尴尬到不行。

    梁文安打开电视。跳台。

    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那就是梁文安本人。

    严行还是第一次在电视上看梁文安,当即说:“诶,别按。”

    那是之前邵俊成帮她接的广告。太过久远,她都忘了。没想到居然开播了。

    那是一则牙膏广告。

    非常俗气的套路,白领美女看见自己的男神,想要开口微笑,却发现自己的牙齿不够白,自惭形秽。

    然后用了某某牌牙膏,牙齿白的像珍珠一样,绽放自信笑容。路过男神身边,回眸一笑,俘虏男神。

    梁文安没见过这支广告的成品,化妆加上后期,发现自己真是漂亮极了。

    梁文安的脸,原本就有一种冷美人的气质,穿着衬衫,这样一笑,干净,灿烂。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梁文安想,再看两遍,我要爱上我自己了。

    严行皱眉,评价道:“这男的真丑。”

    梁文安没记起那男的什么模样。

    嗯,大概是丑的。梁文安顺从的说:“没有你好看。”

    “嗯哼。”严行说:“你为什么不回你妈妈的短信?”

    梁文安:“……”

    梁文安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亲爱的,你真是不会说话。憋久了吧。”

    严行:“那你说!你倒是说啊!”

    梁文安搜肠刮肚。

    梁文安说:“嗯哼,我离家多少年了?”

    严行:“我怎么知道?从高中后你就没正常过。”

    梁文安:“嗯哼。我离家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联系过我。无论是在我穷困潦倒,生病住院的时候。”

    “梁文安同志,不要学我的嗯哼。你这样哼很不雅观。”严行严肃道:“当初是你自己离家出走,换手机换号码换房子的。你的叛逆期长达十数年。没有人不知道!”

    “虽然我离家出走,但是他们找不到我吗?知道我是叛逆期,为什么不来安慰我呢?”梁文安说着说着,好像煞有其事,连自己都给说服了:“五年!我走了五年!他们为什么不来找个道个歉呢?爱呢?!”

    “我也不知道。”严行愣了愣,说道:“伯母说了,有些事情不能改变,不管你做什么都是一样的,你不要倔强。我看她真的很想你,很伤心。”

    梁文安终于找到了借口能搪塞过去,她抬手挡住自己的脸:“不要说了,我也有我的坚持。”

    严行:“你大学就故意选了离家远的南城。伯父伯母很难过。他们就你一个女儿,不管是为了什么,你不应该这样对他们。”

    梁文安扭头,冷冰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吗?”

    严行:“……离家出走不是你的常态吗?这次坚~挺了一点而已。”

    梁文安:“……”

    梁文安满脸黑线,原身,到底是个样什么人呐。

    梁文安:“我们要实事求是!你就说,我第一次离家出走是在什么时候!”

    “别以为我不记得。”严行说:“见完秦绪你就疯了!”

    梁文安一愣。她们见过?她的确没有印象了。

    梁文安不动声色道:“你胡说。”

    “你高一的时候!你们学校组织去福利院送温暖,去的就是秦绪被弃养的那一家。”严行骄傲的嗯哼:“你明明说过你在后街见到秦绪了!还是你自己和我说的。”

    梁文安仔细想了想。

    照严行说的时间,大概是秦绪刚满十八的时候。

    那时候,秦绪确实特意从南城,回了一趟福利院。

    她被遗弃的地方,就是那栋福利院隔壁的街道。

    她已经不记得那里的风景,不记得那天的天气。她带着墨镜,只顾着看脚下的杂草。

    然后出现了一个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一眼就认出了她,却没有像别的影迷一样跑过来。她站的很远,梁文安没能看清她的脸。

    她问:“你在这里,是等她来接你吗?”

    “如果我等,她永远不会来接我的。”秦绪说:“我只是想知道,她把我丢在这里的理由。”

    那条街道,平时荒无人迹。秦绪被遗弃的时候是在冬天,身上只穿了一层小袄,隐蔽的放在垃圾桶的背面,还是一个偶然抄近路的男人发现了她,才让她没被冻死。

    秦绪每次站在那个地方,就会觉得。

    也许她活着,才是一个意外。

    原来当年那个人是她,原来她就是梁文安。

    梁文安问:“那你怎么看秦绪?”

    严行大声道:“我讨厌她!”

    梁文安:……

    梁文安抚额:“真的,我们这辈子没可能了。祝你幸福。”

    严行:“我是你的金主!”

    梁文安点头:“时刻谨记。”

    严行:“你应该要抱住我的大腿。”

    梁文安看着他,真诚道:“我一直在做啊。”

    盼望着,盼望着,过年了。

    严行原本是想要带她回家,和父母一起过年。被身患长辈恐惧症的梁文安严词拒绝。

    他们算什么关系?嗯?这就见家长了?嗯?还是认识的?嗯?万一来个回忆青春,她怎么办?嗯?

    严行只当她是别扭,于是打电话回去告诉母亲。他本来想是两边赶的,在他的观念里,过年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情。

    梁文安倒是无所谓。因为她没过过什么正常的年。无非是可以休息一天,随意玩一天。她现在的生活就像天天在过年。

    严行打了电话过去,结果严母很激动,边说边骂:“回什么回啊?你知道现在中国男多女少,媳妇儿很难找的吗?你就留在那里不用回来了!大年初一的乱走动不好,你这是要搞事情的啊。”

    严行:“……”

    于是严行问:“你过年想怎么过?”

    梁文安说:“看春晚吧。我一直想看着春晚跨年来着。”

    严行:“……”

    这是要搞事情啊!

    不管梁文安是怎么想的,但严行还是准备了一番。最起码,年夜饭还是要自己做的。

    当天早上,严行开了车,陪她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梁文安提着袋子,满头黑线:“就你这!够吃三天的了!”

    严行无所谓道:“吃不了的就包饺子冷藏。”

    “不是什么都可以用来包饺子的。你这是对饺子的侮辱!”梁文安说:“而且今天都涨价了!既然要冷藏,你为什么不早点买呢?”

    严行:“还不是你?不肯出门。我很忙!昨天哪有时间去逛超市!”

    梁文安忽然站住了,对着身侧的妹子道:“美女,我不脸盲,真的。你已经在我旁边路过三次了,敢问你到底想去哪儿?”

    妹子用手机挡脸,羞涩道:“梁文安,你是梁文安吗?”

    梁文安一愣,莫非这是她的粉丝?

    妹子尖叫:“啊!梁文安!真的是梁文安!”她朝旁边的姐妹招呼道:“是她是她,真的是她!”

    梁文安惊喜,她竟然也有粉丝了?

    严行暗觉不妙,催促道:“好了,我们要回去了。”

    两人一起无视他。

    “你好漂亮!啊——!我要爱上你了,我的天呐你好漂亮!”妹子激动的语序颠倒:“能签个名吗?给我签个名吧!”

    梁文安撸袖子开干:“十个还是一百个?”

    严行:“……”

    这是要搞事情啊!

    妹子解下了脖子上的白色围巾,让梁文安用油性笔给她签在最醒目的下摆。众人纷纷效仿。

    等他们签好了,严行催促道:“走了走了!”

    妹子:“能和我们拍个照吗?”

    梁文安大手一挥:“拍!”

    拍了几张,严行看她们渐入佳境,整个人都要疯了,喊道:“梁文安!再这样下去就要赶不上计划表了!”

    “计划本来就赶不上变化。”梁文安说:“而且你的计划没有弹性,你难道没有设置突发情况的应对策略吗?”

    严行:“应对策略就是你现在跟我走!”

    梁文安不满:“你当过年是完成任务吗?”

    严行抓狂道:“那你为什么不能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果实!”

    梁文安:“你的劳动果实是要求别人强迫执行的吗?”

    严行怒了:“人家只是客气!人家根本不喜欢你!你根本没有粉丝。”

    妹子们:“喜欢喜欢!我们喜欢你!”

    严行干脆腾出一只手,直接抓着还恋恋不舍的梁文安走人。

    梁文安朝自己的粉丝挥手:“我爱你们!我——爱你们!记住我!”

    粉丝:“啊——啊!女神!女神我爱你!”

    两粉丝对曰:“本人比电视漂亮啊,好有气质。”

    “他们好恩爱啊,她男朋友好帅啊!”

    “啊!!”

    梁文安一路狂笑着回家。

    “你看。”梁文安说:“我也是一个混娱乐圈的人啊。”

    “对对,你说的都对,行了吧?”严行抽出压在烟灰缸下面的计划表:“快做饭!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

    “……”梁文安:“为什么是我来。你这么信誓旦旦的难道不是你来吗?”

    严行说:“也可以。我是很乐意的,如果你愿意的话。”

    梁文安:“……”

    最后将严行拉来打下手,在他的捣乱下,梁文安包了盘饺子,炖了条鱼,一锅猪蹄,外加两盘炒菜,然后对坐着喝牛奶,吃完了年夜饭。

    紧赶慢赶,终于赶在了严行的计划表之前。严行带着他半车厢的烟花,要带梁文安去放烟花。

    梁文安说:“市区不准鸣放烟花。”

    “我知道。”严行说:“我们去海边。”

    他抬手看了看表,现在还是十点。预计到海边,放烟花,跨年,然后回家,这样是很好的。

    梁文安想,男人天生大概就是一种浪漫的生物,起码比她浪漫。

    只可惜,他的浪漫不一定会成功。

    梁文安说:“你看,我就说,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严行怒了:“大过年的!不在家吃年夜饭,他们出什么门!你说他们出什么门!!”

    梁文安看着一望无际的车流,顺着他道:“就是,没事出什么门!”

    “大过年的也不好好开车!”严行抓狂:“出什么车祸!你说他们出什么车祸!!”

    梁文安:“就是,没事出什么车祸!”

    严行自我安慰:“来得及,我多预留了半个小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