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会面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34章 会面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如意的舒心小日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保姆车内。

    “凭什么!凭什么我们要来受这个气?这什么狗屁剧组!”张辰助理道:“你听见导演之前骂你的吗?什么东西!还要你给他们唱歌, 我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导演!”

    张辰黑着脸道:“是我自己同意的,你别说了。”

    助理不满:“那就这么算了?你看那梁的嚣张的样子!还把你踢下去,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张辰怒道:“不然你想怎么样!这里的人都是帮她说话的, 要我都去打一顿?。”

    车里没了声音。助理撇嘴, 又讨好道:“我也是关心你。辰辰, 你太善良了, 我怕你被她欺负了。”

    与此同时, 另外一边,宾馆房间。

    小白杨控诉道:“这里的人都是帮他们说话的!真想去把他们都拖出去打一顿!”

    梁文安半躺在床上,在日历上画红线:“想法是好的。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小白杨呜呜哭泣:“你都不拦着我了……”

    “我人生的追求竟然沦落为杀青。”梁文安用笔点着日期,由衷的敬佩道:“这位导演,前途无量啊。”

    小白杨问:“那我们还回去过年吗?”

    她俨然已经把梁文安当成自己家的人了。

    梁文安说:“过什么年啊,人类的最低需求是生存。”

    门外响起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梁文安大手一指, 小白杨跑去开门。

    小白杨看清来人, 连招呼都没打,便开口喊道:“梁哥!有人找!”

    梁文安说:“我不在!天王老子来都说我不在!”

    小白杨:“……”

    小白杨扭头道:“你看, 她说她不在。”

    来人嫌弃道:“梁文安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梁文安探头探脑的出来看。严行身上还穿着西装,大概是刚下班。

    梁文安摸摸脖子,问道:“你不看新闻的吗?”

    严行挑眉:“怎么?”

    梁文安:“风口浪尖的……你来找我?”

    严行哼道:“没有任何人,能够决定我要做什么。”

    “这话听起来,挺帅的。” 梁文安一个指令让小白杨撤开, 就着门框和严行侃大山:“那你决定来做什么?”

    “要么你让我进去, 要么你跟我走。”严行道:“我没有被围观的乐趣。梁女士!”

    梁文安笑道:“难得我们意见一致。请容我先换身衣服。”

    门在严行鼻尖大力的合上, 严行差点破口大骂,鉴于场景还是忍住了。

    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梁文安多套了件外衣就走了出来。

    “……”严行:“你不换衣服你关什么门?”

    “让男人等待是每个女人的权利。机会难得,我只是想体验一下。”梁文安转身朝小白杨挥别,跟在严行的身后道:“你怎么会直接来找我呢?其实我是个只要你打通电话就会跟你走的人。”

    严行怀疑的扫了她一眼,一副我才不信的表情:“我只是要让他们知道,老子不是想傍就能傍的大款。”

    梁文安不知道他是怎么燃起的自尊心,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只是从严行嘴里说出来,就觉得不仅可爱,而且还一定是对的。

    “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严行不悦道:“但你如果让别人给欺负了,就太怂了。”

    梁文安乐道:“你说的对,只有我能祸害别人。”

    上了车,司机在后视镜里对她挤眉弄眼。

    梁文安说:“你们先生从来都是找我吃顿饭,纯洁的,真的。”

    司机道:“是的,餐厅已经选好了。”

    梁文安心想,这次,她一定不会再提张熏汀了。一定、势必要和平的吃完一顿饭,她就不信邪了。

    只是当她走进隔间,看见靠窗坐着的,那位岁月静好的安静女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特娘的,出门不带黄历的老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

    严行拽着她的手坐到张熏汀的对面,然后也在她旁边坐下。倒了半杯红酒,示意道:“在剧组的这段时间里,多谢你关照她。”

    张熏汀也端起酒抿了一口:“她不需要我帮忙,她不需要任何人帮忙。聪明,出色。”

    梁文安斜睨着她,不大敢相信,张熏汀居然又一次帮她说话。

    严行说:“我知道,她不会做事,之前还得罪过你。一定不会安份。”

    “难道你是想我们握手言和?”梁文安呵呵道:“亲爱的,你关心我,我实在是太感动了。但你真是多心了。其实我们很好。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严行:“你是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吗?”

    梁文安高兴道:“你能领悟真是太棒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严行开启反击模式:“恭喜你终于脱离了那个有名无实的经纪公司。诚挚的邀请你喝一杯。”

    梁文安举杯欢庆:“也恭喜你和我共上头条。”

    严行:“我以前觉得你嘴贱自恋,没想到你还这么不识好歹。”

    梁文安:“我以前觉得你闷骚幼稚,没想到你还这么自以为是。”

    两人眼看着就要真掐起来了,张熏汀说:“你们二位感情真好。”

    梁文安:“我一直渴望有您这样的眼力。”

    瞎。

    严行咬牙:“梁文安,我劳烦你说一句好话,但凡就一句‘嗯’,行不行!”

    梁文安:“嗯。”

    严行:“你究竟想怎么样!”

    梁文安说:“我不是很听话吗?嗯?”

    严行又是一副,忍着怒气却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她不说话了。

    梁文安彻底败了,投降道:“好了。如果你不在外人面前数落我的话,我不会跟你生气的。”

    “外人?哼?”严行可不择言:“你怎么就算是自己人了?”

    “看,我们没的聊。”梁文安摊手,起身道:“再!见!”

    “站住!”严行拍着额头道:“是我的错,我要去冷静一下。”

    随后严行起身去了卫生间,留下张熏汀和梁文安两个。

    梁文安尴尬,拿着筷子开始吃面。

    玻璃反映出两人漂亮的侧脸,背面是点点璀璨的灯光。窗里的,窗外的,甚至分不清楚。一条马路横在两人中间。

    张熏汀却忽然开口道:“你喜欢西餐厅吗?”

    “不喜欢。即不好吃,也不方便。”梁文安说:“而且不巧,我不喜欢吃格调。”

    张熏汀:“我也不喜欢。它不会让我觉得,放松。”

    梁文安:“太好了。我们终于有了可以附和的地方。”

    张熏汀屈指弹了一下酒杯,带着疲惫道:“今天是秦绪生日。”

    梁文安愣了下:“是吗?”

    张熏汀:“你不是她的真爱粉吗?”

    梁文安耸肩:“真爱粉表示,秦绪从来不过生日。”

    “今天不是她真正的生日。她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从来不过自己的生日。”梁文安说:“今天不过是她随手写的。”

    秦绪是个孤儿,在她不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孤儿院了,直到**岁的时候才被父亲领养。可惜她养父是一个只关心事业的人,他甚至不会在秦绪生病的时候问一句,你不舒服吗?

    定在年前,是因为父亲会像真的在给她庆祝一样,置办年货。不过在她长大以后,这样的想法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怜,就放弃了,以致于她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天了。

    张熏汀说:“有个理由能让自己放松一下,不是就很好吗?可是她从来没给自己这个机会。”

    梁文安恍惚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自欺欺人的。”等麻痹不了自己的时候,伤害还是会成倍的返还。

    梁文安说完才觉得不大合适。

    “好吧。我必须承认错误。我并不是有意针对你。”梁文安有些急了:“诚然,你并没有做个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情,是我的问题。你可以无视我,真的。”

    张熏汀却说:“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她,真像。像的让人震惊,简直一模一样。骄傲,冷漠,可怜。”

    梁文安不确定道:“可怜?”

    张熏汀:“可怜。强大。又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梁文安急道:“你根本就不了解她。”

    “我不了解她,也没人了解她。这难道不可怜吗?”张熏汀摇头道:“但我现在觉得,你比她有人情味儿。生气的也好,不满的也好,起码会有人知道你在想什么。”

    梁文安咬着手指,不知该作何回答。

    为什么一定要对她又夸又踩的呢?就不能让她安静的开心一会儿吗?

    “秦绪很有天赋,也很努力。可惜人们只看见了她的天赋,却没看见她的努力。”张熏汀说:“你比她幸运,有一个从头开始的机会。我觉得,有一天你会变的比她优秀。”

    梁文安只能说:“嗯,谢谢。”

    人当然是会进步的。只是她以前有像张熏汀说的那样寂寞吗?

    张熏汀:“严行真的是个好人。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妈妈和她妈妈,以前是关系很好的同学,仅此而已。平时其实也没什么交集。只是碰巧遇到就一起吃顿饭。”

    “哦,我知道。”梁文安说:“我只是喜欢和他吵架而已。”

    严行的人品她是相信的。他说和张熏汀是普通朋友,梁文安并没有过怀疑。只是这不能影响她心里不爽。

    毕竟照现状的来说,普通朋友?哦?他们不也算是普通朋友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豪门阔少呆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