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他妹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28章 他妹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犯罪心理:罪与罚     张熏汀语出惊人,让小白杨纠结了一整个晚上。

    小白杨翻来覆去的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梁文安:“说我没把她放在眼里。”

    小白杨懵道:“可是听起来,她好像在夸你啊?”

    梁文安耸肩。

    之后,凡是有梁文安的戏份,张熏汀必然来看,看完就走。不过说她在看梁文安拍戏,不如说她在看着梁文安发呆。

    她眼神飘忽,很认真的开小差,不知道想些什么,弄得梁文安浑身发毛。

    梁文安深觉自己错了。她开始期待《秦绪》早日开拍。即使主角是张熏汀,她也认了。因为张熏汀的行为已经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她的名字上被打上了张熏汀的标签。

    她再也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四处游荡着打酱油了。

    比如此刻:

    “诶,梁老师。”男二问:“要怎么样才能把反派演得让观众喜欢呢?”

    梁文安说:“这个不看你。主角够让人讨厌就行。”这部戏就很有可能成就你。

    小天问:“师姐,那你是怎么磨练演技的?”

    梁文安:“……靠磨靠练。”或者靠后期。

    男二说:“那梁老师和影后很熟吗?”

    “我不认识她!”梁文安终于怒了:“老子没抱她大腿!没有!”

    男二和小天萧瑟的一抖。小白杨适时跑过来说:“梁哥,有人找!”

    远处严行长身玉立,手上搭着外套,在两人视线交汇的时候,还傲娇的抖了抖眉毛。

    冬日里软绵绵的太阳照在他米色的羊毛衫上,肤色和头发都在反着一层金色光晕,简直就像载着圣光而来的救世主。梁文安指着他道:“看见没有?这才是我的大腿!”

    男二and小天:“……”

    见她殷勤的跑来,严行哼了一声:“我一来就听说你在欺负张小姐。”

    梁文安兴冲冲的来,骤然听见这么一句扫兴的话,抿抿唇角道:“听!”

    严行:“什么?”

    梁文安抬手遥指:“海哭的声音!”

    严行:“……”

    “张熏汀这个名字这两天就像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的转悠,我已经被动的吸收了她所有的八卦和传闻。你听他们说不如听我说。求求你,现在就放过我吧。”梁文安说:“走吧,我们先走着。”

    严行惊道:“你不用拍戏吗?”

    梁文安也是惊道:“你来不是找我玩耍的吗?”

    严行:“梁文安!我说你怎么那么高兴呢,你可以表现的更委婉一点!”

    话虽这么说,严行想带人走,胖导绝对不会说不,只是严行表面上要先对她装得很勉强的样子。

    司机看见她,笑着打了声招呼:“梁小姐您好。”

    梁文安说:“好久不见。”

    司机:“听说这里很冷,严先生特意来看你的。”

    “老张!谁教会你说谎的!” 严行怒道:“我只是顺路而已!”

    梁文安煞有介事的点头:“不错,谁教会你说谎的。”

    “你够了!”严行喊:“你走!”

    “对不起,我错了。”梁文安憋笑,随手翻了翻放在后座的袋子,问道:“这是什么?”

    “给你买的衣服!”严行说:“你穿来穿去就那么两件,丑死了!”

    梁文安自然不止那么两件,原身几乎留下了一整个柜子的衣服,不过她个人喜欢犯懒,又有些不修边幅而已。

    梁文安忍不住又揶揄他:“你不是顺路而已吗?怎么还准备了我的礼物呢?”

    严行:“你给我滚下去!”

    梁文安拍拍椅背:“这是去哪儿?”

    司机说:“一小时的车程,严先生在这里有一处房产。”

    梁文安问:“你怎么哪里都有房子?你兼职做房地产的吗?”

    “我自己赚的。”严行高冷道:“难道和你一样只会败家吗?”

    梁文安冷漠脸,鼓掌:“真厉害,你太棒了。”

    严行:“……”

    助攻司机笑道:“正好,严先生不缺钱。”

    两侧阴郁树木林立,汽车驶进拐角,十分钟后又驶出来。

    严行打开门,然后转身把钥匙递给她。

    梁文安站在玄关处,手上拿着钥匙换鞋,严行问:“你吃了吗?”

    梁文安想了想说道:“你每次带一个女孩子回家,回家又只是请我吃顿饭。你跟一般的男孩子真是不一样。”

    严行顿时警觉:“不然你想怎样?”

    梁文安:“没有,我只是好奇。”

    “碰瓷?你不要想!” 严行险些跳起来,一副别想动我清白的表情:“我只是看在伯母的面子上照顾你而已!”

    “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一种什么生物?”梁文安摸摸鼻子,一脸真诚道:“真的,我很好奇。”

    严行哼哼:“你应该反省自身!”

    “是的。”梁文安说:“我错了。”

    严行一本正经道:“你不要总给我认错。你都没有诚意!”

    “好吧。”梁文安哭笑不得,抓起遥控器道:“那看电视。”

    这个点实在没什么东西好看的,财经新闻之类的又太沉闷,梁文安挠挠眉骨,选了个重播的综艺。

    里面蹦出一张熟悉的脸来,周宁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梁文安:……

    一播一个准。

    严行问:“诶,你那什么,年前能拍完?”

    梁文安说:“差不多吧?”

    严行点点头,梁文安跳了个台。

    听歌吧,听歌舒缓气氛。

    一曲毕,第二首歌从屏幕里出来,下方标记,演唱:叶落声。

    棒,梁文安心道,这些人咖位都不够,再来个张熏汀吧,三个成群。

    严行问:“那你和谁一起过年啊?”

    梁文安答:“我随意。你不介意就一起凑个热闹呗。”

    再一跳台,娱乐版面。斗大的字摆在屏幕底部:《秦绪》停拍。

    梁文安一口水喷了出来。

    严行嫌弃的皱眉,给她抽了张纸,梁文安问:“你知道吗?”

    严行抬眼看去,随后尾音上扬的嗯了一句。

    梁文安问:“什么原因?”

    严行说:“这个得去问广电。公私都有吧。”

    梁文安也不敢再按了,怕看见什么一百零八个的备胎。她摸摸下巴道:“也好,省得她毁了秦绪。”

    严行顿时脸色有些不高兴:“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不能否认她的演技。”

    梁文安说:“这不是演技,她根本不了解秦绪。”

    秦绪生前喜欢演戏,她拍戏不只是因为她的父亲,她很感谢她的父亲,虽然她的父亲确实干涉了她的人生。

    秦绪不高傲,不神秘。她只是一个嘴欠又无聊,偏偏还有点小可怜的人而已。

    严行:“呵,那你很了解?”

    梁文安:“为什么我一提到她你的态度就很奇怪?所以你又要因为这件事和我吵了吗?”

    严行换了个姿势,烦躁的朝门口喊道:“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拙劣。”梁文安说:“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明明是你要吵的!”严行问:“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她?”

    梁文安反问:“我为什么要喜欢她?她属什么的呀?”

    “可是从一见面,你就没对她客气过!”严行说:“你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梁文安直接脱口而出:“是她先大放厥词,招惹老子的!”

    严行吼:“她根本没见过你!”

    梁文安真是差点被呕死,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她侮辱我的偶像!我的偶像现在都挂了!”

    “她没说过的秦绪的坏话!而且她对你明明很照顾!”严行说:“你分明是蛮不讲理。”

    “你看,一提到她你就没有理智了。”梁文安说:“你来来去去只剩下这一个词,你平时也是这样去说服别人的?”

    严行吼道:“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你这分明就是人身攻击!”

    “有人吗?你们的外卖!”

    门外传来怯怯的问句,吵闹戛然而止。梁文安去开门拿了外卖。

    她正要关门,小哥伸进一只手:“那个……还没给钱……”

    严行温柔道:“亲爱的,在桌上。”

    梁文安抽了一张递给他:“不用找了,我亲爱的就是人傻钱多。”

    外卖小哥看着她阴深深的笑容,崩溃道:“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真的!”

    “我也真的不吃人肉,真的。再见了您勒!”梁文安将门一拍,提着东西进去。

    “大概就是这样。”梁文安坐在酒店的床上掏耳朵,漫不经心道:“然后我就走了呀。”

    小白杨托着下巴蹲在一旁,愣愣道:“你不是说,对待金主要像对待上帝一样的吗?”

    “对啊!”梁文安说:“可惜我不是基督教徒啊,我不信上帝。”

    小白杨:“……”

    “我对他也已经很尊敬了!”梁文安烦躁道:“忍让!你就没有看见我的忍让吗?”

    小白杨默。

    梁文安:“为了不和他吵,我都自己跑回来了!”

    小白杨道:“我觉得他可能更生气了。”

    “我是不会道歉的!”梁文安怒道:“又不全是我的错!他凭什么要帮张熏汀说话?哼?那是他妹啊!”

    忽然传来一句天外之音。

    “我不是他妹,我是他姐。”

    作者有话要说:  严行:“你们小班老师说你又去欺负大班同学了!”

    梁文安:冷漠脸.ipg。

    严行:“他们老来找我,我也很烦的!”

    梁文安:“好吧。那我下次只欺负你也打得过的。”

    严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