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夸奖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27章 夸奖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     第二天下午,也有可能是傍晚。梁文安一觉醒来,头昏沉沉的,发现原本跟着邵俊成在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助理的小白杨,正闷声蹲在厕所里洗衣服。

    梁文安叫了她一声,少女立马泪眼汪汪的转头。

    小白杨撸起袖子走过来:“我要不喜欢小天了!”

    “怎么了?”梁文安心道那倒霉孩子看起来挺老实的啊。

    “小天一直在排戏背台词,她可是今年刚签约的新人!已经在拍女二了,而且后面还签了三部戏。”小白杨一脸失望的说:“而你却一直在睡觉……”

    梁文安:……

    她这是被鄙视了的节奏?

    “咱都签了五年了啊我的哥!”小白杨握拳,试图唤醒她的求胜心:“你都没感受到他们在排挤你吗?!”

    梁文安当然是知道的。叶落声虽然没说什么,但态度摆得一清二楚,从她进组到现在,都没搭理过她。按照娱乐圈一贯的风格,这很正常啊。

    “就因为他们排挤我……”梁文安道:“我才应该睡觉不是吗?”

    小白杨抽鼻子,嘴张到一半发现竟然无法反驳,顿时风中萧瑟:“这个剧组一点都不友好。他们还说你的坏话!”

    梁文安无所谓道:“说什么了?”

    小白杨:“说你是靠潜规则上来的。说你走后门。”

    “哦……”梁文安点头说:“是事实啊。”

    “!!”小白杨说:“说你潜的是导演!”

    梁文安眼皮一跳:“他们是在侮辱我!”

    小白杨起劲:“还说你根本想出名想疯了,炒作完周宁又炒作叶大,难怪叶落声对你没有好脸色。”

    梁文安心说狗屁!从来只有别人消费她没有她消费别人:“他们当你面说的?”

    “杨姐告诉我的。她们化妆的时候,说的旁若无人!” 小白杨忿忿道:“说你目光短浅,这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

    “不把他们的脸打肿。”梁文安拍腿:“都对不起我的偶像。”

    于是终于荡到了她的戏份。

    当天来围观的人特别多。杨姐给她上妆的时候手都在抖。小白杨抬头仰望:“这粉啊这粉啊。在往下掉啊。”

    “厉害了我的哥!影后都来了!”杨姐说:“等会儿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梁文安心里哼了一声。

    张熏汀来干嘛?她现在只是一个女n号,没排到她的戏。跑来这里观光,简直是闲的蛋疼。梁文安暗自祈祷广电最好把《秦绪》给毙了,届时一定喜大普奔。

    梁文安说:“你可以自己去要的,难道你不想和她近距离接触一下吗?”

    “好了。”杨姐说:“房间里面灯光比较暗,稍微化的浓一点。”

    小白杨紧张:“怎么今天人这么多啊?”

    “都是来看你梁哥的!”杨姐悄悄说:“导演亲自叫过来的。”

    梁文安的作品只有一部《金戈铁马》,至今尚未播映,但演技好的名声已经通过王泽文和黄城打出去了。

    胖导从未想过自己会接拍一部演员如此有逼格的电视,拍了两天整个人都憔悴了。偏偏主演都是大咖,说又说不懂,骂又骂不得,好好的剧本被拍成了恶搞言情。他和剪辑师坐在后台,执手相望泪眼。

    数着日子终于等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台柱子,大手一挥,让所有排上号的演员,有空都来观摩一下,学习一下。

    演过戏的人都知道,没有经验,光靠天赋是觉得做不成好演员的。所以一大部分人,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来准备打脸的。

    梁文安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安静了片刻。男二冲她挥了下手,叶落声和张辰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小天同志和小白杨同志已经选好位置搬好板凳,翘首以盼。

    吃瓜群众说:

    “这如果拍不好,是不是会成笑话?”

    “她以前没拍过电视吧?火的莫名其妙的。”

    “演技这东西很玄吧?谁说的清楚啊。看状态的?”

    “是吧!也许是上一部戏,特别贴合自身。黄导赏识就不奇怪了。”

    小白杨扭头对小天说:“梁哥很厉害的!”

    小天同志星星眼:“我也觉得师姐很厉害啊!看着就很厉害啊!”

    男n号裹着棉衣,拖着一地铁链走过来和她打招呼。导演没说戏,让他俩自己商量。

    男n叫箫成,是导演特意从别的剧组借来打酱油的。这人从毕业就开始演,也算多年的老戏骨,可惜一直没红。

    箫成饰演的林云,是猫九的一位亲信,也是和她青梅竹马长大的表哥,因为女主某次作死,被男主唐毅抓获,秘密交由大理寺处理。大理寺卿是猫九安插在朝中的眼线,念林云是大将军唯一的血脉,不忍杀害,遂与诸多旧部请求猫九救他出狱。

    于公当杀,于私当救。

    猫九犹豫再三,终于狠下心肠,决定亲自动手。

    这一场拍的就是猫九入狱。

    机位就绪,脱衣服准备。

    这时候的气温已经将近零度。梁文安就穿了两件衣服,箫成更可怜,上身就几条绷带。

    梁文安问:“冷吗?”

    “又冷又烫。”箫成摸了摸后腰:“暖宝宝,你没带吗?”

    梁文安说:“听起来挺销魂的。”

    箫成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哪里,听说你过两天还要下水,更销魂。”

    梁文安满目疮痍。

    导演说:“眼神很好!保持住!”

    场务打板。

    猫九提剑上前,她的脚步轻的还不如落地的黄叶。等冷冷的剑身,贴到了林云的脖子上,林云猛得惊醒。

    身上的铁链发出几声撞响。林云满足的一笑:“你来了。”

    猫九没有说话。

    如果不是发白的手指和无意识耸动的喉咙,她看起来就是一个冷漠无比的人。

    “你不用说话,我都明白。”林云的声音,沙哑的像大漠里的飘沙,粒粒划伤了血肉:“给我把刀吧,我自己动手。”

    猫九呼吸渐沉,她闭上眼,又睁开眼。眼中满是通红的血丝,眼神中满是寂寞和决绝。

    从窗台处透进来的月光,映出几道剑影。林云身上的铁链应声掉落。

    果然临到头,她又后悔了。

    小白杨见道具呆住了,眼疾手快上去拉了把绳子,墙角桌椅塌落。

    道具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小白杨对他做了个我懂我明白我习惯了的表情。

    猫九搭住他的肩膀,哽咽道:“林云。我只有你了。”

    林云对上她的视线,抿着唇角,泪水无意识的就淌了下来:“清儿……”

    猫九反手收剑,将人伏到背上。

    出了囚室,林云勉力睁开眼,视线模糊,望着头顶晃动的白圈,讷讷道:“晚上了。”

    猫九回了一声:“晚上了。”

    被打伤的守备横七竖八倒了满地,林和眯着眼,整个世界在晃动。远处还有无数连成光线的火点在朝他们跑来。

    纵有千军万马,也与他的心墙隔了一层幕画。多少铁马冰河,尽化作梦中星辰远去。

    北风猎猎,林云的手勾着她的脖子,头在她肩膀上一点一点。猫九侧过去看了眼,他咧开嘴冲她笑了笑。

    “卡!”导演感动的快哭了,居然拍出了大片的效果。

    那最后一幕回眸,是因为两人意料外的默契。那定格住的画面犹如点睛之笔,将角色各自隐忍的情感,完美的传达了出来。

    梁文安“哎哟”一声把箫成摔了出去:“你太重了。”众人方从情景里抽神出来。

    箫成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掉,他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爬起来:“因为我是男人啊。”

    “拍的很好。对剧本的理解很深刻。”导演扬扬剧本,激动道:“你们演员之间好沟通,多交流,多学习,多进步。”

    小白杨神神在在的对周边人道:“其实拍的一般。只演出了我们梁哥一半的水准。”

    叶落声拍手上前说道:“箫老师的演技真好,能教教我吗?”

    箫成抹抹眼角:“哪里,是梁老师的演技好,带我入戏了。”

    “你真客气。”叶落声说:“我听说你有十几年的戏龄了。我只是个刚入门的新手,好多都不懂,希望你能指点一下,千万别嫌我笨。”

    箫成明显是那种不吃套路的人。你明知道演技不好你接什么戏啊?你好好唱歌放过人家观众行吗?你好好承认错误就当个花瓶成吗?!

    他同梁文安对视一眼,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然后被拉到一边。

    杨姐拿了签名本上去,混在一群蠢蠢欲动的人群中间。一直不声不响的张熏汀用手挡开递过来的笔纸,问道:“听说秦绪是你的偶像?”

    梁文安穿衣服的动作一滞,小白杨寒毛立起,用手揪住她的衣角。梁文安挑眉:“怎么?”

    张熏汀说:“演技也许无法对比,但从合作上来讲,我觉得你已经超过她了。”

    秦绪以前拍戏,是一个不怎么管搭档的人。她觉得新人嘛,演技不行,你还不好好磨砺请教,光想着怎么制造话题,老子给你搭戏干嘛?她可以一个人就迅速进入角色,但新人不行。所以秦绪带过的新人都没什么好下场。这是公认的。

    叶落声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连胖导都是满脸错愕。在场所有人,大概都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张熏汀会给予她那么高的评价。

    同时作为对比的双方,梁文安闹不清,这到底算在夸她还是在损她?于是她问:“那你呢?”

    小白杨捂脸崩溃。

    嗯……周围响起交叠的吸气声,梁文安才意识到这句话似乎带着些挑衅。梁文安说:“你可以无视。我没别的意思。”

    “我期待有一天你能变成比她更优秀的人。至于我。”张熏汀却说:“你应该从来没拿我,当做是你的目标过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忘记申榜了。。。真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