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猫九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26章 猫九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     时间转瞬即逝。

    天气入冬。先是细雨,再是冰雹,然后下了一场绵绵的薄雪。

    南方很少下雪,这次下了一整夜。枝叶上都叠了白白一层,像糖霜一样,又簌簌的抖落。

    开始化的时候气温骤降。梁文安深感不妙。因为新剧里有好几幕是半夜在山顶吹冷风的场景,还有一幕很悲壮的潜水逃匿。

    难道古装剧中必有水?想想上次的经历,梁文安脸都黑了。

    这种事儿也就折腾折腾新人。有胆让张熏汀下水泡一个试试。

    于是在年前,最冷的时候,梁文安背上行囊进组了。

    男主叫张辰,原来是一个唱歌的小鲜肉。虽然和男主霸气测漏的设定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没关系,据说配音可以拯救一切。

    导演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这一次男女主角都是首次进军演艺圈,他觉得压力山大。开机仪式结束后,看了看同样还是萌新的女二,再看了看嘟嘴卖萌的男二,最后只能握住梁文安的双手,说了一句:“加油!”

    梁文安:……

    这一次她豪华的有了单人间,但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是邵俊成安排的,而邵俊成也跟过来了,房间就在她的楼下,小天同志的隔壁。

    梁文安简直要给跪了。给剧组起了个别名,叫“讨厌鬼聚集地”。

    第二天准备定妆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熟人。

    杨姐哈哈大笑:“你好你好。”

    梁文安问:“你们也给电视剧做化妆?”

    “有的钱就来,谁讲究那么多?”杨姐感慨道:“后辈如狼似虎,生意不好做啊。”

    杨姐看了下角色服装和要求,服了:“又是个不露脸的?”

    小白杨立马道:“妆还是要化的!准备要做足啊!”

    叶落声和张辰都是自带化妆师,坐在一边不说话。她们这边也很快安静下去。

    不久后梁文安一身白袍,手执长杖走进了摄影棚。拍了几张戴面具的照片。再回去换一套黑色劲装,补一张露脸的。

    等她终于忙完的时候,发现小白杨不见了。于是裹了件棉衣,和杨姐一起蹲着看人p图。

    杨姐偷偷说:“这人p的还没我好。p的太过,都有点失真了。原来不露脸还有不露脸的好处。”

    梁文安点头。

    杨姐:“这男二的下巴,假体都挤出来了。我的天!他居然不给p了!”

    梁文安接着点头。

    半个小时后,小白杨满头大汗的跑过来。

    “梁哥!您想要先喝水还是先吃饭?这水还是热的,杯子是我刚买的超长度保温杯。”她又抽下肩膀上挂着的毛巾:“你觉得热吗?这个是擦汗的。”

    “……”梁文安:“现在是冬天。”

    小白杨问:“哦。那你冷吗?需要帽子吗?全棉的还是涤纶的,真丝的还是雪纺的?带毛的还是带花的?”

    p图的小哥手一抖,男二的脸凹进去一块。

    小哥崩溃道:“你们都走开!真是够了!”

    “杨云!”邵俊成在远处又喊道:“把这些东西搬车上去!”

    小白杨兴冲冲应道:“诶!”

    梁文安拍完照今天就没事了,但她对叶落声的演技充满好奇,于是跟了过去。毕竟这是传说中顶替了她唯一一项作品的人。

    《猫九》这部戏,讲的是欺骗和背叛,复仇与牺牲的故事。格调还是很高的。

    都说猫有九条命。有一类人,传说中他们不老不死,人称之为猫九。

    但其实猫九只是一个亡国公主。她希望能拿回传国玉玺以慰皇兄在天之灵。

    她皇兄一辈子做过两件错事。一是爱上了自己的皇后。二是放走了邻国那个看起来无害的小质子。最后皇后搭着质子一起灭了他们满国。他用血的事实,再次印证了“红颜祸水”这个词。

    猫九为了复仇,营结旧部,开始了她裹脚布一样漫长的计划。这时候女主就出现了。

    女主生父是异姓王,位高权重。生母遭人冤枉离开王府,从此杳无音信。她被托付给师父照管,后来师父也生死不明。为了从猫九的口中探知师父的下落,回到京师,想要从父亲手里偷到边境布防图。

    男二是少年将军,对她一见钟情。派人提亲的时候却阴差阳错的弄错了对象,娶了女主的妹妹,也就是女二。

    男主是皇亲,男二的兄弟。受结错婚的兄弟所托照顾女主,结果与女主心生爱意。

    女主的阴谋败露之后,男主、男二反而舍身相救。女主幡然醒悟,然后将所有矛头对准了女三,也就是猫九。

    最后就是happy ending。编剧给每个活着的人都安了一对cp,以掩饰它曾经是一个悲剧的事实。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兼具宅斗宫斗权谋斗,立意高远但画风新奇,有着所有关系发展都靠一见钟情,爱上我的男人除了男主都没有好下场,人不眼瞎枉少年的普遍套路,的古装戏。

    但是看过了叶落声和张辰飙戏的场景,梁文安觉得画风更新奇的还是两位主演。

    叶落声的笑场已成常态。

    这一幕要拍的是,女主思念娘亲,把酒问愁,被男主看见,故以为她是深爱着男二,心中悲痛。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互相安慰了一番。

    唐毅(张辰饰)说:“你别怪他。”

    陈笺(叶落声)以为他在说她父亲,摇头道:“不恨,他们都是一群可怜人。”

    笑场。

    重来。

    “不恨,他们都是一群可怜人。”陈笺极为浮夸的叹了口气,然后嘟唇:“我师父说:人学会恨,是为了学会宽容。得到再失去,执念再放下,迷惘再清醒。这才是人的一生啊,人才会恍悟啊。”

    又笑场。

    导演撸了把快秃光的头发,头顶油光发亮。吸了口气然后指着周围一圈人骂道:“灯光师!你怎么打的灯?啊!”

    “道具你笑屁笑!你这样是在影响演员发挥!”

    “那边的快补妆!口红都脱了没看见吗?”

    “群演你们走来走去是干嘛?还想不想拿钱了!”

    梁文安心中为女二点蜡。如果她演技不好,那必然是会成为炮灰。

    小天同志提着长裙正蹲在她旁边,哆嗦道:“师师师……师姐,我好紧张啊!”

    “不要紧张。”梁文安面无表情道:“不会更糟了。”

    导演去远处给自己做了番心理建设,然后和蔼的走了回来。

    “接着拍。叶老师不要有压力。”

    叶落声说:“真是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第一场第二镜第五次。两人终于对完台词。

    最后就差冷酷王爷的自嘲一笑。只见张辰低下头,羞涩的扯了扯嘴角。

    导演:……

    梁文安:……

    小天同志飙泪:“师姐,我更紧张了。这好像和我学的不大一样啊。”

    导演和统筹商量了一下,咬咬牙道:“就这样吧!配音一定要请那个谁。”

    统筹:“必然的必然的。档期都敲好了。”

    梁文安心想,这剧的后期,压力真的好大啊。

    导演大约也是承受能力快到极限了,遂对叶落声两人说:“两位老师先休息一下,我们拍后面的。”

    统筹转身喊道:“女二!人员准备!”

    于是一拨人从客栈里面转到了客栈外面。

    等拍摄组挪位置,场务清点现场。导演看着还在打颤的小天,给喇叭换了组新电池,泡了杯胖大海,清嗓子准备开骂,不,开拍。

    这一幕是男二杨名被气出家门,准备休妻,女二陈诺追出来阻拦的场景。

    陈诺提着裙角跳到杨名的面前,伸手点着他的鼻子:“站住!你想做什么呀?你休我总要给我理由啊!”

    杨名恼怒道:“你欺负我!”

    陈诺叉腰,昂首:“你一个大男人说被我欺负你,你臊不臊啊!”

    杨名伸手要去推她,陈诺反而向前一步:“你要是敢推我,我就在这里喊说你打人。”

    杨名嘟嘴:“你……!”

    “卡!”导演涕零:“可以了!休息一下,接着拍。”

    虽然少年将军被演成了一个卖萌活宝,不过没关系,参照物选的好,人生没烦恼。他对小鲜肉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梁文安和导演都有些惊喜。做好了要被辣眼一天的准备,竟然遇到一个演技在线的姑娘。她一叉腰,一扬眉,就将女二的活泼灵动都演了出来。狡黠而不娇纵,有点霸道,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看来这注定是一部要靠配角撑剧情的戏了。

    梁文安拍拍腿站起来,撤回房间。

    小白杨抽出剧本问道:“梁哥,我陪你背台词吗?”

    “我要休息一会儿。”梁文安半倚在床上说:“今天看他们拍半天戏,总觉得像穿越过一场。”

    小白杨哄道:“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啊。如果卡词,会给导演带来很不好的印象。不如我们再复习一遍?”

    梁文安看了她一眼,奇道:“你到底是我助理,还是邵俊成的助理?就半天时间,给他调教成这样啦?”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啊。我以前就是太懈怠了。别人家的助理都是很忙很忙的。”小白杨说:“经他一提点我才发现……”

    “这样!”梁文安说:“你去帮我点一碗牛肉面。我要老蔡家的。然后去另外一边的熟食店帮我买一盒鸭爪。如果你还是那么有精力的话,可以再去北门旁边的水果店帮我买一个西瓜。”

    小白杨精神抖擞应道:“诶!”

    一个小时后,某只萎靡的蹲在地上,瘫得像一条死狗。

    梁文安挠挠眉骨:“怎么样?”

    小白杨:“有点累。”

    “是吧。”梁文安说:“你明明可以叫外卖的。”

    小白杨:……

    梁文安无情道:“你别忙了。你忙起来只会连累我也很忙。”

    小白杨嘤嘤而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