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书名: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第1章 重生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如意的舒心小日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     梁文安拍拍发懵的头,走上前打开电视。没翻到遥控器,也实在懒的动,就这么看着了。

    那是一个娱乐节目。

    梁文安以前很少看娱乐节目,因为她父亲,嗯,养父,不大高兴。他认为演员不应当为外界评价所左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一个好演员的基本素养。

    内容一条一条的转,一直到张熏汀接演电影《秦绪》的新闻,梁文安忍不住眼皮一抖。

    三个月前,秦绪去世,三个月后,和她相关的电影就开始筹拍了。

    光阴流转不过弹指,世事变故未免太过沧桑。

    电影的公告一出,记者立马蜂拥去找主演,询问相关事宜。

    张熏汀在一个代言活动后被截住了,她表现得很有耐心,答应接受记者采访。

    “秦绪先生去世刚满三月,导演组就已经开始筹拍关于她的电影,这是不是不太尊死者了?”

    “这部电影,秦绪生前就已经打算开拍了。杨导和秦绪也曾经接洽过相关事宜,本来是想让她本人出演,让观众认识一个真实的秦绪。只可惜……”张熏汀面容无不悲戚,她说:“现在我接演,也是对秦绪先生最好的纪念。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将我全部的精力放在这部影片上。希望大家可以支持。”

    梁文安皱眉。只觉得不大高兴。

    秦绪的养父是个导演。他为了培育出一个最完美的演员而收养秦绪,并让她进入演艺圈。那是他终身的事业和目标。

    秦绪能清楚知道什么样情感用什么样的表演方式。她年近三十,在娱乐圈几乎封神。但是却越来越迷惘。

    她决定最后再拍一场作为她的封山之作,正逢养父多年抑郁爆发,跳楼自杀。当时,舆论几乎将矛头全都转向了她。

    “请问您将如何诠释这个角色呢?”

    张熏汀一抬下巴,冷傲道:“从我接演这部戏开始,我就是秦绪。”

    秦绪在演艺圈,就是演技的代表。她为了演戏而生,又为了演戏而死。她所饰演的每一个角色,即使你忘记了她的剧情,忘记了她的容貌,但你一定能记得她的眼神,她的语气,她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种情绪。

    她死了以后,更是成了一种传奇。那是一道逾越不了的高山峡岭。

    现在如此嚣张而霸道的宣言。如果只是一般人说说,也就当她是打打嘴炮,配一句不自量力。但张熏汀和秦绪是同门,是好友,又是新晋影后。

    梁文安四肢无力,靠在沙发上,摇晃着腿,一字一句道:“我才是秦绪。”

    “秦绪先生因为入戏太深,抑郁自杀,请问您有什么感想吗?”

    老师成了老湿,教授成了叫兽,做学问的人不像个学问人。秦绪很看重这个。她喜欢别人喊她先生。先生起先是个没有性别的词,是个很尊重的叫法。如果要向她请教,请喊先生,只是要和她说话,那随便怎么喊都成。

    这也是她父亲教她的。她父亲就是这样一种人。

    张熏汀答说:“我觉得一个再优秀的演员,也要分清楚幻想和现实。虽说不疯魔不成活。但一个已经疯魔的人,是无法把自己的角色展现给观众的。演员,首先应当是一个独立的人。我很敬佩她对事业的投入与奉献。但我也很同情。她为了他父亲活过,也为了演戏活过,但她没有替她自己活过。”

    梁文安手指敲击着扶手,仰着头,不满道:“疯子个大爷,抑郁个大爷。张熏汀你大爷!”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不记得死前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她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会干出自杀这种蠢事的人。

    她“被”跳楼了。

    而且中间断了三个月。

    不过,说是因戏疯魔,绝大程度上,很多人还是将她的死因代入到养父的自杀上去吧。

    再醒来,就成了正受伤住院的梁文安。

    据说是一名艺人,自配私人助理。不过她在医院呆了半个月,既没见到自己的经纪人,也没搜到任何有关自己受伤的新闻。

    真是天边最遥远的一颗星。

    梁文安一看见张熏汀的脸,便觉得有点便秘。这是她不可治愈的老毛病。她现在急需一个人在她面前吐槽、指责这个狂妄自大的女人。

    于是梁文安喊道:“杨雨!”

    “杨云,我叫杨云。”小助理满脸泡沫,从厕所跑了出来:“梁哥?”

    梁文安叹了口气,她一眼就看出这个小助理的个性,完全是个糯米团子,打她一拳,还要粘着你的手亲热一会儿。她拿这种人最没辙。不能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又实在是很想骂他们几句。摇头说:“没什么。”

    杨云:“啊?”

    梁文安一摆手,说道:“你先去洗脸吧。”

    杨云应了一声,进去把洗面奶给冲了,然后猫着腰冲了出来,一副奴颜媚骨的样子垂首站在她身边,忐忑问道:“梁哥,有事儿?”

    梁文安指着电视问:“认识她吗?”

    杨云点头:“张熏汀?”

    梁文安翘起腿,手搭着膝盖:“你觉得她怎么样?”

    杨云警觉的挺直了腰背。

    梁文安是谁啊?某十八线的女明星。其脾气和名气成反指数增长。

    她长的漂亮,确实很漂亮。虽说混演艺圈的,没几个女星不漂亮,但她的五官很有特色,凌厉而不张扬,文雅而不冷清。介于高岭之花与平易近人之间。

    以上评价,仅限于她开口之前。

    小助理深深叹了口气。

    她大学毕业六个月。从她被招牌来伺候这位大爷开始,每天从上十八代到下十八代,都被赠以亲切的问候。身上每一个多根毛或少根毛的毛孔,都接受了公正而严厉的批判。吐出的每一口废气,蒸发的每一滴汗珠,都得到了诚挚的哀悼。

    她的三观有如风中摇摆的小白杨。

    小白杨。

    那真的只是一株还没生根发芽的小白杨!

    小助理仰起头,指天长啸,生命真的会承受不住哇!

    于是杨云试探道:“就那样吧?”

    “哪样?”梁文安问。

    杨云聪明了不少,说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个新闻,网上有了吗?”梁文安问道。

    杨云殷切点头:“有了有了,这个是重播,网上早有了。”

    “评论有吗?”梁文安又问。

    杨云说:“有了。”

    梁文安摸摸下巴,问道:“骂的人多还是赞的人多?”

    杨云忽然开窍,跑回房间,拿了平板出来。坐到她身边,边翻边说道:“必然是不赞同的多啊。”然后又看她一眼。

    梁文安脸上没什么表情,内心正在暗爽,勾勾手指示意她继续。

    小白杨见她没生气,接着打压:“虽说秦绪是一个,不大像活人的好演员。但她就是影视圈的丰碑啊!当之无愧的大神!”

    不大像活人的好演员小指一抖。

    小白杨说:“张熏汀是新晋影后,她的演技可以媲美现今演艺圈里任何一位女演员。但除了秦绪,因为秦绪没有对手。她生前已经登上神坛,何况她现在死了呢?”

    梁文安点点头。

    小白杨接着说:“张熏汀即没有秦绪的天分,又没有秦绪的努力,更没有秦绪的背景。她最大的优势,就是她命长!”

    梁文安重重点头。

    小白杨得到她的肯定,顿时满心激愤:“张熏汀太急于证明自己,她应该再忍忍,忍到新生代出生,谁都不记得秦绪的时候,再来大放厥词。这简直是决策性的失误。”

    梁文安不禁想为她鼓掌。她有些惊讶,小白杨居然有如此拍马屁的天赋。

    小白杨翻出了热门贴吧,把平板双手呈上。

    果然是骂架的比较多。

    梁文安随意瞄了一段。

    “活着的时候不敢蹦跶,死了以后这么嚣张?”

    “排。”

    “如果秦绪活着,她敢说这话,我要给她点个赞,现在嘛……路人转黑。”

    “纵观演艺圈,还有比她更合适说这话的人吗?”

    “大丁丁,秦绪喊你回家给她上香。”

    “楼上偷换概念啊。合适和有资格是两码事。虽然秦绪这人大家都不大了解,但她的实力和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楼上已被插楼,谢谢。”

    “我是楼上的楼上,我要把楼上的楼上里的楼上改成楼上的楼上,谢谢大家!”

    “我们汀汀会用实力让你们都闭嘴的。”

    “楼上到底是粉是黑?欢迎走近科学,为你揭秘,今晚八点,不见不散。”

    “……”

    这大概算是她第一次刷贴吧。

    她对娱乐圈的了解,都来自于报纸,或者是口口相传。但因为她不拍戏的时候喜欢面瘫,一般人都不敢在她面前多说话。

    她也终于能明白八卦的神秘吸引力。果然网友的脑洞和口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

    梁文安看着,瞬间心情好了不少。

    小白杨根本停不下来,在一旁接着分析道:“那个谁谁谁,哪个名人,奥运冠军来着,他说过!‘如果你不尊重我的人,那么请你尊重我的脚步。’张熏汀说的这几句话,简直是对秦绪□□裸的否认与侮辱。”

    梁文安嘴角一抽,说道:“我可以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小白杨:“啊?”

    梁文安道:“没什么,伏尔泰的名言。这句话我经常送给我自己。”

    小白杨一脸崇拜:“哦!”

    梁文安抬起头,炯炯有神的看向她:“你喜欢翻八卦?”

    “还……”小白杨惶恐道:“好吧……?”

    梁文安将平板还给她:“有我的吗?”

    “额……”小白杨说:“梁哥,你伤好了吗,要么再休息一会儿?”

    “看着我的眼睛。”梁文安勾勾对上她的视线,说:“翻给我看,我受伤的新闻。”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有诸多胡诌、睁眼说瞎话的娱乐圈设定,高兴就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相邻的书:逆重方宅十余亩[系统].变身之萝莉主播军旅之孤狼万古光神一夜沉沦:驯服惹火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