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一节 西匈奴的今天

【书名: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节 西匈奴的今天 作者:要离刺荆轲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龙起南洋     “今天是正月初一了啊……”望着朝阳从海平面升起的方向,辛庆忌感慨了起来。

    如今,这位大汉的楼船校尉,正站在已经重新修筑起来的,被他改名为‘新江都’的旧黄支城城头上。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城堡。

    从前,身毒人拙劣的城防,已经全部被拔掉了。

    然后,辛庆忌命令那些投降的身毒贵族,驱使数以万计的身毒奴隶,将从前的黄支王宫和附近的上百座浮屠教珈蓝给拆了。

    用拆下来的巨石、梁木与石板为材料,将这新江都城给修了起来。

    城墙坚固,巨大的马面,突出于城墙的墙体之外,将城墙的墙体,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

    二十多门从炮舰上拆卸下来的火炮,被搬上了城墙四周,构筑在主城的马面后,形成四个固定的炮台。

    炮台四周,还放置着十几台随行的工匠赶制出来的床子弩。

    再加上八百多名火枪手以及随行而来的千余名乡兵、义勇。

    新江都的防御,已是坚不可摧。

    就在一个月前,大概有三千多匈奴骑兵裹胁着大概两万多身毒奴仆军来攻。

    然后,只是靠着这座新江都的防御,匈奴人便在城下,横尸遍野。

    最终,辛庆忌亲率六百火枪兵,在七百多名披甲的乡兵掩护下,出城与战。

    但,辛庆忌一枪未发,扛着黄龙旗的匈奴人,已经跑出了数十里,直接将他们带来的仆从军留给了辛庆忌。

    此战过后,辛庆忌在整个身毒,名声大噪。

    从此,身毒人也终于知道了。

    契丹人和那些跨海而来,以黑龙旗为号令的‘丝国人’乃是死敌、世仇。

    甚至,契丹人本身,就是被‘丝国人’从他们的地盘赶走,流亡到身毒的。

    而‘丝国人’正是追逐着这些敌人而来。

    于是,那一战后,数以十计的身毒藩国蛮王,纷纷派遣使臣,携带着黄金、美玉、珍宝、美女来联系辛庆忌。

    现在在辛庆忌身边,就有着七八个来自附近王国的使者。

    老实说,辛庆忌有些讨厌这些人。

    主要是他们身上,带着一股子浓郁的说不出来的味道。

    就像是有人在一锅肉汤里,丢下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香料,然后用非常拙劣的手段,将这锅肉汤煮成了糊糊后散发出的味道……

    这感觉……实在很糟糕。

    比他在大海检查船舱底部存放的食物,发现那些发霉、**的肉类和蔬菜的时候,还要糟糕。

    却又没有什么办法。

    诸夏,终究是礼仪之邦。

    一国来使,纵然是夷狄蛮戎之国,也需要给与尊重。

    因为,这关乎国格。

    所以,只能勉强压抑着内心的厌恶,强颜欢笑的在一个俘虏的匈奴贵族的翻译下,和这些人交谈了一会,然后就打发走他们。

    看着这些袒露着上身或者学着匈奴人一样,将两边头发剃掉,留着辫子的蛮夷使者远去。

    辛庆忌解开衣襟,然后长舒一口气。

    “卫鹿……”他看向那个之前一直充当翻译的匈奴贵族,道:“咱们继续谈谈,匈奴如今的情况……”

    “先前,你不是说,七年前,卫律和李陵在攻陷月氏人的蓝市城后,便僭越称帝,立‘伪魏’之国,更蓝市城为‘大梁’……”

    “卫律自号右皇帝,李陵自立为左皇帝……”

    “那你们又是怎么来的此地?”

    关于匈奴的情报,是汉室目前最匮乏的情报了。

    自延和末年,李陵、卫律率部西走。

    汉室就只能偶尔从商旅、逃难的难民嘴中得到一些零零散散的情报。

    哪里有匈奴人自己讲述的真实呢?

    那位被俘的叫卫鹿的匈奴贵族,立刻上前屈身道:“当年,左皇帝……不……李陵带着奴婢们,一路西走,击破康居,攻陷沩水,直趋蓝市城,在攻破蓝市城后,李陵就与卫律在蓝市城之中举行大典,废单于为建国……”

    “李陵为左皇帝,卫律为右皇帝,各自划分领域……”

    “奴婢本是疏勒国的国尉,就被分到了卫律部下……”

    辛庆忌听着他的诉说,心中大体弄明白了卫律这一部分的匈奴军队这数年来的进攻路线。

    他们是在永始元年的年底,离开那名为大梁的‘伪魏’都城,向南而走。

    经过一个叫‘堪薄’的山口,进入的身毒。

    那‘堪薄’也很有意思,月氏人叫它‘身毒之嘴’,安息人叫它‘征服者山口’或者更直白一点‘打死身毒人’,堪薄之名是其安息名字‘打死身毒人山口’的汉话音译。

    其山口两侧的山川,也因此叫堪薄山也就是‘打死身毒人山’。

    而这身毒,只有两条道路,可以从陆上进入。

    其中一条就是这个堪薄山口,而另外一条,则需要翻越险峻、高耸的葱岭,穿越沙漠,从现在依然为月氏人控制的‘安其提亚’才能抵达。

    葱岭根本不适合大军穿越,所以,唯一可以让大军顺利进入身毒的陆上通道,便只有堪薄山口。

    卫律在六年前,率领着三万被改编过的‘大魏骑兵’,穿过堪薄山口,灭亡了在堪薄山口以南的几个大夏城邦,并击破了前来阻截他们的月氏骑兵,还斩杀了一个翕候。

    这一战,卫律和他的部下,将之称为‘堪薄之战’。

    堪薄之战后,卫律打通了通向身毒的通道,并控制了出口附近数百里的土地与王国。

    在随后三年,卫律的军队,碾压了整个身毒的军队。

    多次击败了身毒诸国联军,灭亡了包括罽宾、摩诃在内的十余个身毒强国,最终在身毒最大的城市,也是那位传说中的孔雀王的首都华氏城中,定居下来,开始统治和镇压整个身毒。

    直到今天,直到从大洋上出现大汉的黑龙旗。

    “这么说来,卫律这个逆贼,在这身毒居然过得不错喽!”辛庆忌笑了起来。

    当年,丞相远征漠北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总角孩童。

    丞相击破匈奴在西域的统治时,他也才将将十三岁。

    自然,在他的童年,卫律、李陵这两个贼子的大名,如雷贯耳,自然曾经立志要擒杀此二贼。

    可惜,等他长大了,卫律、李陵早已经西窜。

    如今,再次相遇之时,他已经是大汉楼船校尉,麾下拥有四艘足可灭国的巨大炮舰。而卫律,却在这西方的身毒之地,当起了土皇帝,而且看上去,过的是酒池肉林的生活。

    这就让辛庆忌有些不忿了。

    原以为,这两个贼子西窜必定是颠沛流离,如丧家之犬。

    哪成想,这贼子西逃后,不止没有吃苦,反而日子比过去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从卫鹿口中所知,现在在身毒的卫律旧部,都变成了贵族、主人。

    这些人里面,哪怕是过去的牧奴,如今也不需要再放牧了。

    因为,卫律和李陵,在建立了‘伪魏’后,就进行了改革。

    因为当时,他们已经连续击破了康居、月氏,得到了上百万的奴隶和数不清的土地与财富。

    于是,他们有条件,也有能力进行改革。

    便在大梁城中,将所有的部下,那些跟随他们一路打到大梁的仆从军、匈奴人,重新整编。

    按照战斗力,这些人被匈奴人分为骁骑、轻骑和轻从三个级别。

    若是平时,每三个月,进行一次评比,重定等级,一旦遇到战争,就按照斩首和军功评级。

    又重新制定了贵族爵位等级制度。

    骁骑成为其最低级的爵位,在骁骑之上,仿照大汉军功勋爵制度,排序二十一个级别。

    最高的军爵为王!

    至于制度,基本抄的是秦汉两代。

    但和秦汉两代不同的是,卫律和李陵制定的这套制度的赏格与待遇,要强了许多。

    而且,大量赐给奴婢!

    哪怕只是最低级的轻从兵,也能有三个奴婢,其中一个必定是妇女!

    而当卫律来到身毒,并初步征服了这个广袤的次大陆后。

    更是将其扫灭的国家,上至王室,下至奴隶,统统变成他的军队的奴隶。

    为他的手下劳作、放牧、洗衣、做饭、暖床、生孩子……

    身毒肥沃的土地,充沛的水资源以及广袤的平原,让这些从西域夹着尾巴流亡而来的人,如同来到了天堂。

    现在,卫律的部下,已经不再需要和过去一样自己放牧、做饭、洗衣了。

    这所有的一切生活琐事,都有他们的奴隶服务。

    就连奴隶,也分出了等级。

    当年俘虏的康居、月氏奴隶,因为跟在匈奴人身边最久、服侍最得力,而且长相和习俗与匈奴相近,地位最高,甚至还被获准可以和主人一起同屋而坐,说话不需要跪着。

    其次,就是匈奴攻灭的诸国的婆罗门、刹帝利等贵族。

    他们因为皮肤白皙,相貌也算顺眼。

    所以,也得到了些优待,可以从事些比较轻松的工作。

    比如男的可以当文书,协助那些主人的亲信,管理其他人,而女子可以暖床、生孩子。

    最底层的就是这身毒土著,皮肤黝黑,从前也是奴隶的那些人。

    这些人只配放牧、耕作,做那些最脏最累的事情。

    不许和主人走一条路,甚至不允许接近主人——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主人不用开口,其他高级奴隶就会动手惩罚。

    据说,哪怕在这最底层中,也有等级。

    最低级别的奴隶,连和其他奴隶接近,也是有罪!

    而广袤的身毒大陆,为卫律的部下们提供数之不尽的土地与奴隶来源。

    这使得,卫律部下的贵族们蓄养的奴婢,动辄数百,拥有数十上百顷的土地。

    而顶级的大贵族,往往蓄奴数万,拥有数十甚至上百里方圆的土地。

    哪怕是最底层的轻从们,也能有十来个奴婢服侍,有十来顷的地。

    这令卫律和他的部下们,乃至于部下的子嗣,只需要做一个事情——吃肉、磨炼骑术与战技,然后出去抢掠、征服,获得更多的奴隶与土地、财富。

    孱弱的身毒诸国,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

    常常三五百的匈奴骑兵,就可以让一国之君臣服,割地、赔款。

    “所以,现在的卫贼麾下,起码有数万的可战之兵喽!”辛庆忌听完卫鹿的讲述,问道。

    “嗯!”卫鹿胆战心惊的答道:“这几年来,皇帝……不,卫贼常常和我们说,若是汉军再来,也可战而胜之,有重归东土之心……”

    “真是好胆气!”辛庆忌为卫律的胆子所震惊。

    重归西域?

    嗯,西域都护府的治所,如今已经迁到了过去疏勒的王都,如今的英县。

    而英县乃是大汉丞相的封国,未来会由丞相长子坐镇。

    所以,汉军在英县驻扎了足足两个都尉部的鹰扬骑兵,还建立了三个互为犄角,以火炮为防御武器的要塞。

    卫律要真的敢回去,恐怕仅仅是英县的那一万多鹰扬骑兵与火枪兵、炮兵,就足可将之全歼!

    “那李贼呢……”辛庆忌又问:“你可知,如今李贼打到哪里了?”

    “回禀上国贵人……”卫鹿拜道:“奴才听说,上个月,左……不,李贼派人回来通知卫逆,其已经再次包围了安息王都泰西封,并击败了前来援救的安息大军,攻克了他们的皇陵所在之地!”

    “怎么又和安息人打起来了?”辛庆忌皱起眉头。

    汉室对李陵的西征非常关注,倾注了极大的精力。

    辛庆忌还在北海楼船的母港辽东时就听说了,数年前李陵大军兵围安息首都,逼迫安息人纳贡称臣,缴纳了巨额赎金,又割让了许多地方,送了十几万的工匠后,李陵就引兵解围西走,渡过安息与泰西之间的海峡,攻击了当地一个曾经对他的使者不敬的王国,屠灭之,然后击败了泰西之地,前去救援那个王国的强**队,迫使后者与之签订条约。

    为此,李陵获得了宙斯之鞭的美名——据说宙斯乃是泰西与安息人所信仰和崇拜的主神,与中国的太一神地位相当。

    “还不是安息人的老皇帝死了,新皇帝登基,不想履行与……李贼的约定……”卫鹿道:“故而李贼将兵击之……”

    “哦……”辛庆忌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他问道:“上个月……也就是说,李贼也知道吾到身毒的事情了喽……”

    “贵人英明!”卫鹿深深的俯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要做门阀相邻的书:大明铁骨1451之争雄欧陆汉乡东晋北府一丘八明末好女婿大明春色被玩坏的全面战争极限拯救奋斗在晚明自古红楼出才子大唐预言家司礼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