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3、103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正文 103、103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我简直惊呆了!

    朗朗乾坤, 二十余年洁身自好, 如今竟然,竟然被人捏住了屁股!

    我反手就想给他一耳光, 谁知道他的手劲简直奇大, 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硬生生将我摁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

    照理说, 一个成年男子的手劲是不会把另外一个成年男子彻底降服的, 况且他还只用了一只手,电光火石之间我大惊失色, 颤抖着问,“你……你可是练了什么武功奇法,还是吃了什么大力丹药, 你听我一句劝,此法只能消耗自身,万不可为!”

    嬴驷愣了好久之后突然哈哈大笑。

    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开怀大笑也能笑的如此豪气干云,甚至潇洒不羁,不由看愣了,手上竟然也忘了挣脱,可他下一秒说的话又让我气红了脸。

    他欺身上来,特地俯下身子, 薄唇贴在我耳边, 低声道, “嬴驷羸弱,乃手无缚鸡之力的俗人。如此这般先生还挣脱不开,那就不知道是否先生故意勾引嬴驷, 若是,嬴驷自当从之……”

    这,这登徒浪子!

    不禁侮辱了我作为男人的力气,还侮辱了我作为男人的人格!

    我被他擦过我耳边的热气弄得手脚发软,但还是义正言辞的用十分不稳的气息对他说,“我,我没有……”

    “没有什么?”他的另一只手愈发放肆,从我的肩一直沿着手臂往下停在我的腰线上,“你的腰这么细,不就是勾引男人的吗?我第一次见你,就想掐住这里……”

    我浑身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只能靠在他身上。

    他的动作让我愈发害怕起来,若是大叫,只会引来奇耻大辱,他是君王,我不过一介草民,且我们师门老的老少的少,均为实实在在的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他们人多势众,若将我一门灭门,我便成了千古罪人,可若是不叫,他实在,实在……

    我的思绪像奔腾的野马,在我脑海中不断来回奔跑。

    他愈发过分,手渐渐往那些不能为人所道的地方拂过,掌心炽热,烧的我浑身又热又麻。

    他的眼睛十分深邃,将我牢牢锁住,像一匹孤傲的狼,毫不留情的展示他对猎物的野心,炙热又占有欲十足,我也说不上为何,竟在慌乱中闭上了眼睛,企图不再看他那双令我手脚发软的眼眸,心跳的几乎快从嗓子蹦出来。

    “你闭上眼睛是想我亲上来吗?”

    低哑的声音里我竟听出了那么一丝干涩,好像在极力控制着什么。

    我不由睁开眼睛,他与我不过半寸的距离,唇边溜出的气息甚至能分毫不差的偷偷溜进我的唇缝,甚至有种被狠狠占有着的错觉。

    我下意识将头往后一仰,砸在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疼的我龇牙咧嘴。

    他低声笑了,贴着我的胸膛微微震动,震的我的心都好像跟着他一起跳动了。

    我面红耳赤,只恨不得羞愤欲死,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真的把他推开了,我这才发现,他早已沐浴过,只穿着一身单薄白衣,还未干透的头发打湿了胸前的布料,隐隐竟透了些肉色,我看到又是脸颊一红。

    真,真是不知羞耻。

    “秦君在上,张仪就算是一界草莽,也容不得如此羞辱,今日之事,张仪就当秦王喝醉了,明日还请秦王早已下山,否则张仪就算身死也堪受辱。”

    我义正言辞的说完,正打算推门而出时,却见他拿起我随意丢在床榻的竹简晃了晃,道,“久闻先生才高八斗,却不知竟写出这般污秽之词。”

    我定睛一看,不由反驳道,“秦王只见污秽?”

    嬴驷放肆一笑,狭长的眸子满是玩味,“楚女歌甜,齐女细腰,赵女多姿,先生日日在这山中研习的尽是这般东西吗?”

    我不服气道,“秦王只见肉帛阵?”

    他丢开竹简,坐在我的榻上,一只腿撑起,端的一派放肆潇洒,“先生借女子评天下,嬴驷若这都看不出来,有何颜面登先生的室,入先生的堂啊。”

    他虽说的轻浮,但仍令我一喜,不由道,“你知道?”

    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起身,做出一派正人君子之态,“我愿以礼待先生,望先生教我指点天下大势。”

    这秦王时而轻佻时而稳重,上一刻如地痞流氓无异,下一秒却成了天下君王。

    行为当真乖张。

    老师曾告诉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与性情反复之人不必过多交流。

    先前山中不过寥寥数人,我从未遇见老师说的性情反复之人。

    我想秦王莫盖如是。

    老师说,不必与他多言。

    可是……

    “明君扩土强国,贤君安民寿礼。不知秦王是想做明君还是贤君?”

    他朝我撇唇一笑,双眼亮的可怕,“先祖披荆斩棘,得我如今大秦,嬴驷不才,不敢幸安,扩土强国,是为毕生之愿。”

    “即使付出任何代价?”

    “死而后已。”

    我看到了一个君王的霸气,也看到了一个君王的野心。

    他太懂得了。

    我太想遇到懂我之人了。

    “当今天下,形势交错如犬牙,且尚未有一国敢有灭六国之心啊。伐战,能胜一役,一国胜,则六国危,六国势必群起而攻之,是谓,伐战,不可为,亦不可扩土强国。”

    “先生是说,盟交一法?”

    “是。”

    “可如今几国虽各有盟交,然未有实效。”

    “那便要看是为何而盟了。”我兴奋的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为停战而盟,实乃笑话,但若为横强而盟呢?”

    “横强而盟,用利益交换。”他深思了一会儿,忽而醒悟,“近可取地,远可取势,好!”

    老师曾告诉过我一段故事,伯牙子期相交知音,我便深深的记住了,也深深的好奇,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幼年见卫鞅师兄,他说他与秦孝公是知音,甘愿入秦变法,即便受万人唾弃,也毫不在乎。

    我不懂,却又十分羡慕。

    现如今,我好像……找到了。

    那一刻,我突然懂得了卫鞅师兄当初说的知音二字有多沉重。

    那是即便死,也甘愿的下场。

    嬴驷忽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在我还停留在激荡的雄心壮志里时猛然朝我双膝跪地。

    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寡人欲拜先生为卿,请先生入秦。”

    我目瞪口呆。

    “我……”

    他抬起头,明明仰视着我,我却被他眼里的光折服的快要跪倒。

    “此乃人生大事先生不必立刻决定,我等先生好消息。”他忽而握住我的脚腕,自下而上,轻轻拂过,烧起一片火焰,低声调笑,“我远不如先生了解女人,秦女是何滋味我不知道,但秦王却被先生风姿勾的心猿意马。”

    我脸上烧的绯红一片。

    他看了我许久,最终还是吹灭了蜡烛,本就昏暗成一片的室内顿时陷入寂静的黑暗。

    我不知如何是好。

    他低声道,“我还是去外面睡。”

    我脑子一慌,竟伸手抓住了他的腰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