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0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00、100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老师, 跟我走罢, 我们回秦国。”

    “秦国?”苏秦笑了笑,面容温和, “你可知, 我最厌恶的便是秦国。”

    “……”

    魏楚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师兄为了秦国付出一切, 最后被嬴驷赶出秦国, 落魄至此。”

    可他偏偏无法憎恨秦国,因为嬴驷, 因为师兄付出的这一切,更因为他早就看明白了,这天下到底是谁的。

    想到这里, 苏秦将目光转向魏楚,“楚儿,我自知你心中有丘壑,只是纵观前事,国士皆无好下场,白起将军他杀戮过重,世间竟无人可比,你既与白起将军情投意合, 切记不可再贪恋权位, 早早自保才好。”

    看得出苏秦是真心为他打算, 像是临终交代一样,魏楚忍不住落下泪来,“老师放心, 魏楚懂得。”

    “好。”苏秦是真心喜欢这个徒弟,他聪明,知机变,更难得的是,事到如今依旧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不为权利浮华撼动。

    齐缗王冷眼旁观,早已状若疯癫,恍惚间觉得苏秦的脸换上了张仪的脸,在齐王宫,他偷偷躲在柱后瞻仰过的容颜。

    “哈哈,哈哈,张仪,苏秦,哈哈哈……”

    魏楚亦是一声感叹,曾经拥霸天下的君主,如今也是落得这般田地,倒不如一刀了结更痛快。

    “老师,我替你杀了他罢。”

    苏秦笑了笑,齐缗王死与不死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他活着不过也是为了遭罪。

    他曾以为除了替师兄报仇,他这辈子再没有第二人可入眼,如今……

    罢了罢了,权当做为师送给徒儿出师之礼罢。

    “为师教你一计,日前楚王曾遣人送来书信与齐王,被为师截了下来,宣称可救齐王出水火,你可知,楚王为何如此做?”

    魏楚颇为惊讶,他只知道历史上,齐国被连下七十二座都城,最后只剩一座,彻底没了气焰,不久之后便在最后一次六国伐秦之际被秦国吞灭。

    他想起如今的楚王早已是当初的太子横,据说他和曾经的魏楚曾是至交好友,如今却……

    “楚国如今出了位平庸君主,几乎被秦国压着打,想出办法广结善缘也非意外,这书信之后便有人交给你,我想你自知该如何用它。”

    苏秦按下声来,伏在魏楚耳边低声道,“我观秦王霸者之气,你若想离开,还需拿些什么与他交换才是。”

    苏秦这是想把这件事当做秦国名正言顺攻打楚国的借口,且一旦公布书信,楚国背信弃义,六国亦无人会救,收复楚国,那就简单多了。

    而统一,嬴稷此生之志。

    他与白起脱身,也容易很多。

    “老师……”

    “好了,为师教给你只有这么多了。你走罢,至于齐王,你便交给我就是。”

    魏楚犹豫不定,他不是舍不得将齐王交出去,而是怕苏秦将齐王砍杀后……

    他犹豫着想要把苏秦绑回秦国,至少能够让他照顾。

    苏秦看出魏楚所想,猛然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横在脖颈上,疾言厉色道,“走!你若不走,我便血溅当下!”

    “老师!”

    魏楚大惊,下意识想夺过短剑却被一只纤细手指握住手腕,转头一看,却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姬狐。

    她笑了笑,如三月春花,轻声细语,“公子楚,切莫乱动,小心伤了你。”

    魏楚焦急,想掰开她的手,却是怎么也动不了,“姬狐姑娘,你不想救救老师吗!”

    “不想。”姬狐淡淡笑道,琥珀般的眸子清明澄澈,丝毫看不出悲伤,“我想助他想做之事。”

    魏楚还想辩驳,姬狐却打断了他,道,“当日张仪师兄只想助秦王纵横六国,如今我亦明白师兄所想,他如何选择我都只愿助他成事。姬狐问公子楚一句,白起将军做何事,公子楚不会助他?将心比心,大家都坚守了自己所坚守之事,岂不美哉?”

    “……”

    魏楚倒是忘了,姬狐也是鬼谷子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能言善辩乃是根本。

    她本来也是,一个可以搅动天下之人。

    远方传来马蹄声,魏楚知道,是白起来找他了。

    他望向苏秦,对方依旧决绝,眼神死死看着不远处的齐缗王,他们所辩论之事,一概不理。

    其实魏楚从开头就知道,他是存了死志的。

    长叹一声,死死咬住嘴唇。

    魏楚卸甲去剑,端端正正跪在地上,响头三声,为老师送行。

    “魏楚送老师。”

    额头地面乱石划破肌肤,留下鲜血,模糊了眼帘,目光触及苏秦,左眼清明右眼血红。

    苏秦瞳孔颤动,丢开短剑,生平第一次,像个老师一样,摸了摸魏楚的头发。

    感受头顶掌心的力度,魏楚生生将嘴唇咬破,不再看他,站起身来一挥衣袖,与士兵往外走去。

    而苏秦,被姬狐搀扶着一步一步走向齐王。

    一个向外一个向里,一个走向人间,一个走向地狱。

    苏秦看着齐缗王惊恐的眼神,笑的温柔敦厚,像极了曾经的他,那时候,他还在师兄膝下无忧无虑的长大,做着天下因他翻云覆雨的美梦。

    只是等他真的搅乱这天下时才明白,这从来不是美梦。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不,不!”

    齐缗王短暂恢复清醒,却见自己被五花大绑,分别由五匹骏马拉住绳子,顿时由衷升起恐惧感。

    “苏秦!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给我剑,我自行了断,让我自行了断!”

    苏秦笑笑,“你让我师兄暴尸荒野,这会儿你倒是想留下全尸?”

    “求你,我求求你,苏秦,苏秦,你看在我封你为相的份上,我求你……”

    人死后最重后事,他堂堂一代君王,竟被五马分尸车裂而死,死后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这,这可怎么使得。

    “王上说笑了。”苏秦温声道,“车裂而死的,不是您,是我。”

    “什,什么?”

    苏秦笑道,“你死了,消息传出去,是苏秦被车裂而死,你不仅没个完整的躯体,甚至入不了齐国宗室,永远做个孤魂野鬼。”

    齐缗王彻底绝望了。

    他时而大笑,时而大骂,哭笑不止,甚至从身体里流出污秽之物来。

    苏秦不再看他,朝着一弯溪流跪地而拜,姬狐也跟着跪下。

    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口中霎时被鲜血充斥,渐渐顺着嘴角滑落。

    “师父,徒儿对不起您。”

    “师兄,我替你报仇了。”

    耳边是齐缗王因撕裂的痛苦而不断发出的哀嚎。

    苏秦从哀嚎里听到了张仪的声音。

    声音像溪水一样动听,慢慢讲着鬼谷之道。

    “我鬼谷一派,一曰数学,日星象纬,在其掌中,占往察来,言无不验;二曰兵学,六韬三略,变化无穷,布阵行兵,鬼神不测;三曰言学,广记多闻,明理审势,出词吐辩,万口莫当;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无所不窥,无所不入,无所不破,无所不通【注】……”

    哀嚎声传遍荒野。

    白起挥手停下队伍,只见血色天地之间,魏楚持马向他奔来。

    在见到白起的那一刻,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决堤。

    不管他经历了多少硝烟人事,在白起面前,他才能做回当日那个,连拿剑都拿不动的骄矜公子,那个受了委屈放肆大哭的窝囊少年。

    白起将他抱住,身后是千万兵马。

    他按住魏楚的头。

    魏楚崩溃大哭,“老师他……”

    白起收敛了表情,眼眸中没了一如既往的冷漠,反倒多了叹息。

    “苏先生实乃当世奇才。”

    他们身后惊起一片乌鸦横飞,映着漫天血红夕阳,放肆而血腥。

    时隔半年的战役终于大获成功。

    苏秦被‘车裂’而死,齐缗王不知所踪,齐国只剩下一座城池。

    齐国被大将军乐毅连下七十二座城池,只留下一座即墨,六国这才觉得实在不人道,便留下即墨,挂个名称,只当六国没有彻底灭了齐。

    魏楚冷眼旁观,不想理会众人的惺惺作态。

    这些掩盖不住得意洋洋,却偏偏要做个正人君子的伪善之人可忘了春秋田齐先祖田和敢将正统齐康公放逐海上,只许其‘食一城,以奉其先祀’,自己霸占齐国号称‘田齐’。

    掠夺是田氏一族的本性,他们放过田氏后人,许他们‘食一城,以奉其先祀,寻其君主。’,更是亲自封田单为将,护齐缗王之子为太子,不准太子即位,只说还未寻得齐缗王。

    魏楚没有错过接到封令的田单眼中的仇恨。

    这些人给自己留下后患,日后也将为此付出代价。

    六国商讨之时,秦国一言不发。

    魏楚因苏秦而整日消沉,他拿到了苏秦说的楚国通敌的书信,送信来的竟然是早就不知所踪的韩姬。

    韩姬说苏秦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她为苏秦最后再办完这一件事后便可自行安排,来去亦可自由。

    魏楚追问苏秦的下落。

    韩姬也不知道,只说,“姬狐姑娘带走了苏秦先生的遗体,亦不许我们跟随,只说……放了我们。”

    她说这话时,满脸迷茫。

    曾经被迫摆入苏秦门下,成为他的弟子,时刻渴望着能够自由。

    如今大局已定,真的自由了,她反而空虚了。

    志向真当可怕,当她能做到让天下翻覆,那种感觉便再也无法忘怀了。

    她看向当日曾心动过的少年,问魏楚可曾想随着苏秦先生的道路走下去。

    “只要你愿意,你便可接手苏秦先生留下的所有势力,加之你的本事,助秦王统一六国不是难事,你不想与白起将军一起名垂千古吗?”

    作者有话要说:  想不到吧! 【部分注释来自百度百科】 第一百章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