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8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98、98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是役, 齐军惨败。

    胡虔没想到联军竟一直守株待兔等在周围, 一时间被六国联军打了个措手不及,等他发布调令急急忙忙集结数万名将士时, 联军竟已生生杀入营地, 他毫无办法, 只能命令众将死守关口, 他不敢想象如若联军杀入关口,那前方, 就是王都啊!

    阵前燕国上将军乐毅看着前方火光闪烁,惨叫声不绝于耳的赵国营地笑道,“吾听闻, 那齐将胡虔被齐王无上神将,乃齐王最后一道防线,如今亦不过如此。”

    “将军说的是。”

    乐毅哈哈大笑,举起手中青铜剑,直指营地后灯火阑珊的齐王都,大喝道,“传吾口令,杀胡虔者, 赏黄金千两, 杀齐王者, 赏黄金万两,拜神勇将军!”

    “杀胡虔!杀齐王!”

    燕国众将士闻言皆大声呼喝,角声一响便举起手中武器, 黑压压一片冲向齐国营地。

    燕国与齐国的那一摊子烂账,众将就算再不谙世事也略知一二,燕国与齐国有彻骨的仇恨,如今风水轮流转,齐国落在燕国手里,只有更惨没有最惨了。

    白起率秦军紧随其后,一时间杀伐声不断。

    李芙策马到魏楚身边,伸手替他斩断一只朝他挥来的手,惨叫声响起,温热的血溅在阿芙俊秀的脸上,说不出的妖冶残酷。

    “你又发呆!你又发呆!你又发呆!”李芙简直搞不懂眼前这个骑在马上站在兵荒马乱之中的少年,“为什么每次你都在打仗的时候发呆?”

    魏楚扯了扯嘴角,“这不一时晃神嘛。”

    “晃神?晃神?晃神?”李芙不敢置信的大吼,“战场上是你能晃神的地方吗!!”

    说罢只见魏楚反手在背后抽出一支长箭,拿过跨在马上的大弓,对准阿芙的眼睛,目光冷峻。

    李芙一愣,只听箭矢从耳边呼啸而去,一声惨叫从背后响起,一齐军捂住鲜血淋漓的眼睛不住的在地上打滚,惨叫声不绝于耳。

    魏楚晃了晃弓箭,勾唇一笑,没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竟有几分白起在战场上的影子。

    “你……”

    这样的魏楚让阿芙有些陌生,当初那个在战场上的生怕杀人的小小少年,好像……真的长大了。

    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

    “为什么你说话老是自带回音?”

    李芙气绝,刚刚的冷峻少年又恢复了以往嬉皮笑脸的模样,“滚滚滚。”

    魏楚收回弓箭,回头望了望不远处的白起,伸长手臂勾住李芙的肩膀,在他耳边悄声道,“我率一队人趁乱攻入齐王都,你在我身后替我掩护,再怎么说,齐王的人头也不能让别国抢了先不是。”

    李芙眉头一皱,“你去?不行太危险了,我还是先告诉舅舅一声……”

    “乖阿芙,怎么不听舅妈话了?”魏楚虎着脸,“你这样舅妈不疼你了啊。”

    李芙,“……”

    好想杀了他怎么办。

    “你放心,我心中有数,你若告诉你舅舅,他绝对会与我一同前去,那我们岂不暴露,倒是若被乐毅将军拔得头筹,我秦军名声何存?”

    “可是……”

    “别可是了,阿芙乖,舅妈去去就来!”

    魏楚看起来有些着急,摸了摸阿芙的头,便率领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一到八号趁乱朝王都直扑而去。

    李芙紧紧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眉头微皱,直到赢礼上前用刀背推了他,“别看了,他应该是去找苏秦先生了吧。”

    李芙一震,“什么?那岂不是…!”

    赢礼擦了一把脸上的血,“你拦不住他的,由着他去吧。更何况……”

    “何况什么?”

    赢礼眼角余光瞥向前方,“有他在,阿楚绝不会出事的。”

    李芙一愣,“谁?”

    “……”

    赢礼无语的看着他。

    看的李芙渐渐有些尴尬,“看……看什么看。”

    “我在想,阿楚说你没有智商,不是没有道理的。”

    李芙,“……”

    不远处聂雎看到了赢礼和李芙在一块挨的紧紧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故意策马过来炫耀似得拖着满脸血,早已面目全非的胡虔挤开李芙,像只向主人献宝的大狼狗,“你看这是什么。”

    赢礼,“……干得漂亮。”

    聂雎得了夸奖,十分风s a o的看了李芙一眼。

    李芙,“……”

    这都是些什么疯子?

    ……

    王都城门被攻破,城内火光四起,百姓们的哭叫大的仿佛深宫中都能听到。

    齐缗王在殿中得知胡虔大败的消息,顿时失手跌破了酒盏,“你,你说什么!”

    内侍匍匐在地上,身子不断颤抖,哭喊出声,“王上,联军,联军他们打进来啦!”

    “快!快!着急群臣商议对策!”

    齐缗王真的慌了,临到此刻,他才陡然发觉,他离死亡竟然这么近,近的他不知所措,近的他甚至来不及反应。

    究竟哪里做错了?

    他一生野心抱负,乃无上君主。

    为什么?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齐缗王想不明白。

    殿外已乱成一片,再也忍受不了未知的死亡恐惧的人们开始s a o动,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奴才们,此刻也为了保命而独自奔走。

    奴才们都这样。

    更何况群臣。

    再也不会有人来了。

    齐缗王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上,惨然一笑,这一刻,他总算知道了何为孤家寡人。

    殿外亲兵破殿而入,满脸是血的跪在地上,急道,“王上,王都已被攻破,还请王上速速离开。”

    齐缗王惶然回神,“离开?”

    “是,王上。”亲兵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王上。”

    “是,是!寡人还能活着,就能重新匡扶齐国,快走,我们快走!”

    “诺!敢问王上,后宫王后等人……”

    齐缗王着急道,“管那些人做什么,全都不带,就带寡人逃出去便罢,若逃出去,寡人封你为上将军!快快快!哦!对了,把爱妃姬狐带上,其余人等,一概诛杀!”

    “……诺。”

    “等等。”齐缗王咬牙切齿道,“把苏秦给寡人带来!”

    “诺!”

    城外三十里。

    齐缗王独自看着不远处的王城垂泪,火光映红了天幕,喊杀声就在耳边,他的子民不断的发出惨叫。

    齐国……

    城破了。

    “王上不必伤怀,这一切皆乃王上咎由自取,此刻伤怀又有何用呢。”

    苏秦依旧披着狐裘,皮肤雪白,面容英俊,比起狼狈不敢,鬓发皆乱的齐王,他仿若刚刚踏青归来,依旧云淡风轻。

    “你!都是因为你!”齐缗王双目赤红,恨不得当场掐死苏秦,“寡人待你如亲兄弟,你竟设下弥天大局引寡人上钩!寡人的王城!寡人的齐国!皆因你这贱人毁于一旦!”

    “齐国之所以毁于一旦,乃因王上贪得无厌,野心不足蛇吞象,若王上不起灭六国之心,又何来苏秦计谋一说,苏秦不过是替王上的野心加以规划,实现的,还是王上本人罢了,齐国国破,又怎会怪到苏秦头上?实属可笑。”

    “贱人!”

    这一番话听得齐王亲兵双目爆裂,只恨不得当场诛杀了此人!

    就在亲兵头子落下剑的一刹那,一阵破风之声而过,他只觉手臂一紧,不过瞬间,他竟被人生生扯断手臂,残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点点血迹如下雨般落在苏秦雪白狐裘上,妖异而残忍。

    姬狐收起银鞭,重新系回腰间,莫不声的跪在苏秦身边,一点一点的擦拭染了血的狐裘。

    “美人……你……”

    齐缗王不敢置信的模样就在眼前,姬狐却看也不看一眼,只认真低头擦拭着狐裘,轻声道,“师兄,这狐裘怕是擦不干净了。”

    齐缗王呆滞良久,竟又开始笑,且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

    “师兄?……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火光映着齐缗王狼狈不堪的脸,笑容越来越令人胆寒,“苏秦,你还有什么寡人不知道的,一并说了来罢,可是燕国派你来的?”

    其余亲兵亦不敢擅自妄动。

    一时间杂草丛生的路边破亭,只剩下姬狐一下一下,不断擦拭狐裘的声音。

    “确是燕国派苏秦而来,然苏秦之举并非为了燕国。”

    “好好好,好你个苏秦,寡人今日怕是逃不过了,寡人要知道全部真相!你何故设下这弥天大局来害寡人,寡人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齐缗王双目赤红,他想不通。

    他待苏秦如亲兄弟,坐上王位十余年载,从未有人让他如此全然信任过,即使他刚愎自用,但对苏秦,他没有一丝一毫诛杀之心,甚至让他挂上六国相印。

    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荣耀。

    既不是为燕,那究竟为了什么!

    “为什么?”

    苏秦勾唇一笑,伸出手擦了擦狐裘,冷然的眼睛看向齐缗王,“王上可还曾记得此件狐裘?”

    狐裘?

    齐缗王一愣,看向苏秦身上披的狐裘。

    通体雪白,一看便价值不菲,只是这样子倒有些眼熟,似乎似曾相识……

    片刻,齐缗王不可置信。

    “这,这不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