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5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95.95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此为防盗章  “公子, 丞相找您过去。”

    “知道了。”

    秦楚, 不,现在应该叫魏楚, 拍拍手里的点心渣站了起来,伺候的他的奴婢也跟着站了起来。

    刚开始秦楚还不怎么习惯, 总觉得一虎背熊腰的西北大汉, 口称奴婢, 颇有几分影视剧里“太监”的风范, 让他浑身不自在。

    自打在家摔了一跤,结果摔到了这春秋时期, 上古秦国的丞相之子身上已经有了大半个月了。

    从一开始目瞪口呆.jpg到现在慢慢摸清了情况,期间种种, 提起来就是一把伤心泪。

    据说这位公子魏楚, 从小不务正业,不学无术, 整日跟狐朋狗友斗鸡摸狗的, 别人碍于他爹身份,也只能放任他,如此这般, 就这么长歪了, 这次竟然还因为跟左庶长白起将军家中少爷因为一个优伶打了起来,结果技不如人, 竟让人打破了脑袋。

    昏迷了十七八日, 醒来, 这魏楚就变成了秦楚。

    秦楚明里暗里的套出伺候他的奴婢嘴里的话,总结出来,这魏楚就是个‘我爸是李刚’的败家子儿,富二代。

    不过这倒也符合他的人生目标,做个无所事事的米虫。

    原来没爹没妈的,想要活下去必须得自个儿努力,厮杀于社会,现在,算老天开了眼,虽然回到了春秋时期,可至少让他有爹有妈,衣食无忧,至于被人一拳打死的魏楚么,钻了空子的自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孝敬他的父母,作为报答了。

    魏楚站在铜镜面前,举起双手,让下人们伺候穿衣,正儿八经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年头铜镜可是个稀罕物,一般都是用铜器或是其他器具盛了水,水中倒影当做镜子使用,这种器具一般被称为‘鉴’。

    光是这一项,足以可见魏楚家中实力。

    这便不得不说一说他父亲了,竟然是秦昭襄王时期,著名丞相,史称“穰侯”的魏冉。

    这魏冉是秦昭襄王的舅公,秦昭襄王母亲宣太后的同母异父弟弟,从前乃是秦国将军,昭襄王即位后,因为辅佐昭襄王登基的汗马功劳,再加上逆天的实力技能,就在昭襄王十二年,被封为丞相,稍微懂点儿历史的人都知道,将相乃是一国最重之臣,古来今往,即是大将军又是丞相的人屈指可数,真真的‘出将入相’。

    这等德才兼备的人才,著名的便有辅助朱元璋开创明朝的大将军战神徐达,足可见其分量。

    多方打听到他爹是何许人也的魏楚一拍大腿,艾玛,这就是个ssr啊,有爹在手,魏楚也体验到了一把,从非洲人成为欧皇的至尊感受。

    但这年头车裂就跟玩儿似得。

    春秋是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人才多半是没有好下场的,帮助秦孝公奠定秦国国法基础的商鞅,车裂而死,一人身挂六国相印,凭一己之力阻止秦国出函谷关十五年的纵横家苏秦,车裂而死。

    名仕无善终,多不胜数,魏冉也是一代名仕,还是个贪财的名仕,最终被亲侄子昭襄王罢免,可还是让他返回封地养老,最终寿终正寝,足可见魏冉的欧气啊。

    跟着这么一个ssr爹,魏楚做梦都要笑醒了。

    就这晃神间,下人们已然打理好了魏楚,他往铜镜里的人看去,镜子里的人一身曲裾,样式简单,却仍从细节处显示其华丽,镜中少年郎高挑潇洒,唇红齿白。

    就是年纪小了点,今年才十八,看着自己还略带稚嫩的脸,前世已经快大学毕业的魏楚,还有些不习惯。

    待整理完毕,魏楚便跟着来人去见他的父亲。

    自打他苏醒至今,父母必然日日都来关切,这让前世无父无母的魏楚生出了几许孺慕之情,对魏冉夫妇好感更具。

    到了前厅,魏楚深吸一口气,道,“父亲,魏楚求见。”

    “进。”

    魏楚低头走了进去,殿内几处青铜器白烟袅袅,有暗香浮动,味道不腻,反而多了几分清爽之意,让魏楚心中略略放松了几分。

    上前朝跪坐在漆床上高大男子行礼道,“父亲。”

    “嗯。”魏冉点点头,道,“这是你叔叔左庶长白起将军,你还不快快行礼?”

    哇靠!白起?

    魏楚心中抖了两抖,就是再没有历史常识的人也知道,白起,华夏第一代战神,武庙十哲之首,战国四大将军之首,一生从未输过一场仗,战国时期,七国争霸,大大小小战役约死伤两百万人,其中,有约一百万人,死在白起剑下,史称‘人屠’。

    这简直不是ssr了,这特么根本就是人形he弹啊,魏楚猛然间想起,自己之所以穿越到这个魏楚身上,那是因为他跟白起家的小子争优伶……

    我屮,魏楚悲伤逆流成河。

    “嗯?楚儿?”魏冉有些奇怪地看自家小子僵直在原地,双腿还隐隐有些颤动,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摔一跤,把脑子摔清醒了,不再无法无天,不服管教了?这倒是件好事,魏老爹欣慰得扶了一把美须。

    这是魏冉不知道,自家儿子早已换了芯子。

    魏楚一咬牙,料定这只是小辈儿间的打闹,再怎么白起也不会手起刀落,一刀把自己给砍了吧,再者说,白起和他ssr爹那可是生死之交,自己小命还是有保障的,“魏,魏楚见过白叔。”

    “嗯。”

    单凭一个字,感受到白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魏楚都快跪了,额发间隐隐冒出虚汗。

    见自家儿子紧张到不行,魏冉以为儿子晓得错了,羞愧难当,当下便抚须一笑,催道,“我与你白起叔叔乃是至交,你犯下大错,你白起叔叔不曾计较,还不为你叔叔斟茶认错?”

    魏楚,“……”爹我有点怕你说认真的?!

    看自家爹笑容可掬的模样,大有你别感谢爹,爹只有帮你到这儿了的意思,魏楚心中一阵无语,只能颤巍巍跪坐在白起身边,拿起桌上的漆器,为白起倒茶。

    不小心一个手抖,竟然倒在了白起手上,热水滚烫,瞬间烫红一片,魏楚连忙放下漆器,用袖子急忙擦拭,口中不断道,“啊,对不起。”

    心中忘了对白起的惧怕,惯性抬起头,却见一张剑眉星目的俊脸,像一把久经鲜血的战刀,残忍,霸道得让人无法直视,两人挨得很近,魏楚可以清楚地看到白起眼中的自己,像被锁定的猎物,下一秒,就要被他拆吃入腹一般。

    除却被烫到的皮肉,白起的手很冷,冰得魏楚一下回了神,缩回了手,尴尬道,“对,对不起。”

    “无碍。”他的声音很低沉,像又像编钟,带着庄重又悦耳的回音。

    魏楚不自在的挠了挠耳朵,跪坐一边不敢说话了。

    魏冉这才解围道,“楚儿年纪尚幼,做事毛躁,还望白起不要介怀。”

    “大哥言重,我家中侄辈也有错处,大哥切莫一味怪罪楚儿。”

    据说他爹与白起相识于军中,白起曾是一介平民,入伍后,被他爹赏识,一再提拔,再加上自己军功彪炳,这才有了如今这左庶长的地位。

    知遇之恩,自然情谊不可浅言,白起今年三十有二,两人更是已八岁之差,做了拜把子的兄弟。

    所以这才让魏楚,叫白起一声‘叔叔’。

    不过比起年逾四十便大腹便便,中年发福到不忍直视的魏冉来,三十二岁的白起长得英俊潇洒不说,还身形高大,便是一身常服,也隐隐得见瘦削腰身下,蕴含强大力量的肌理线条。

    简直就是男神啊,魏楚摸了摸自己白斩鸡一样的细瘦手臂,无限怀念曾经拥有八块腹肌的自己。

    兀自发呆的魏楚,错过了不经意看向他的白起眼中闪过的光芒。

    “如此,这事便过去了,今日叫贤弟过府,还因太后三日后大寿,届时各国使臣都将来我老秦贺喜,必是人多嘴杂,恐防有间者入我老秦,还请贤弟多多帮忙了。”

    “兄长放心,白起必细心部署,决不出一丝差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