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89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正文 第89章 89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后世有人查阅战国策, 总结出了一条定论, 嬴氏一族,应当属帝王蟹的。しw。不仅喜欢横着走, 别人没招惹它, 它都要咔吧咔吧夹几下钳子。

    当年秦孝公之时, 秦国穷的一年饿死好几泼,衣不蔽体,士兵都骨瘦如磷,连观音土都没得吃, 照样抵御了比他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魏国。

    凭的,就是这帝王蟹的性格。

    号角声响起,魏楚丢下手里的长矛, 抹了把脸, 和赢礼往大帐走去。

    他们驻扎在函谷关已有三个月, 联军亦守了三个月,还有继续增兵之态, 不仅有齐赵等大国, 还有燕等小国亦陆续派兵前来,组合联盟之势,其声势堪比当年合纵伐秦之态。

    不,应该说, 这是他们组织的,第三次合纵伐秦之攻。

    齐秦结盟后不足一月,齐湣王采取了苏秦的意见, 齐国便单方面撕毁与秦之盟书,结盟魏韩赵三国,与之攻秦。

    当时,秦国已取楚国城池十余座,没了宣太后从中调和,秦王嬴稷对楚国早已不耐烦许久,自然大肆进攻,入楚地如无人之境,歼楚军5万余。

    对此,宣太后只表示自己老了,不再多管国与国之间的纷争,静心在后宫休养。

    秦王嬴稷如此大张旗鼓,齐、韩、魏四国恐秦继续扩张,对己更为不利,乘秦军久战疲惫,于当年联合攻秦,以解楚国之困境。

    魏国更与赵合谋,赵惠文王派丞相李兑,也就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奉阳君,联络各国共同反秦,他一贯主张连齐抗秦,自然劳心劳力,成功与齐国之相苏秦对接,完成与各国合纵之盟。

    赵国大将韩徐为认为齐国如果吞并宋国,将成为赵国威胁,因此主张联燕抗齐,而李兑则主张联齐抗秦,这是因为齐闵王答应李兑,如果吞并宋国,则将宋国陶邑送于李兑为私邑。

    李兑自然愿意为合纵出其力,此时的赵惠文王还是个不足弱冠的孩子,朝堂之上,李兑之言几乎代表了君王,如此,尽管大将军韩徐反对,却不得不听命于李兑之言,与齐国结盟,共同抵抗秦国。

    然楚国因各国派兵相救,自然感谢万分,并与秦国誓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即议决加入四国盟军,形五国兵力之态,共同伐暴秦,以慰天下之安定。

    如此,齐,赵,魏,韩,楚五国何其国力兵力,共同伐秦。

    竟打到了函谷关。

    五国之事态凶猛,就是丞相魏冉也不得不披挂上阵,与大将军白起一同固守函谷关。

    蓝田精锐更是尽数而出,可谓背水一战。

    魏楚和赢礼到大帐时,正好魏冉也点兵回来,魏楚等人连忙见礼,“丞相大人。”

    魏冉点了点头,又上上下下仔细看了魏楚,这才信步走了进去。

    魏楚心里暖洋洋的,尽管当初被爹打的屁滚尿流,但他知道他爹这是关心他,担心他在战场上受伤。

    进了大帐,白起正立于牛皮舆图前,魏冉道,“上将军可有速战速决之法?”

    不管他没了往日淡定从容,实在是火烧眉毛,五国伐秦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不注意,整个秦国不说顷刻间覆灭,却也逃不过重回那半野人半放牧的状态。

    白起摇了摇头,“此番合纵,齐国一心灭秦,我军首战失利,已为不利,合纵之国里,又有魏韩两国尽数国力作为支撑,虽说我大秦乃本土作战,地形有利,但……”

    他的未尽之言,在场众人无一不懂得,虽说在本土,但秦国不是所有兵力都集中在这里,守巴蜀的不能动弹,守义渠的也不能动弹,处处受到掣肘,故而此战恐为持久之战。

    而他们现在,最打不起的,就是持久之战。

    先前激战过几场,双方兵力都有折损,但损失更大的,还是他们。

    魏冉叹道,“如此打不行,拖以不行,我们还有什么路可走?”

    白起眼神一厉,看向舆图,道,“如此,只能让联军主动撤兵了。”

    “……”

    魏冉没说话,白起这话委实过于天真,都打到家门口了,说撤兵就撤兵,这么开玩笑呢么。

    可白起从不在战事上弄虚作假,让他不得不思考其话中深意。

    魏楚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他知道,那一刻即将到了。

    朔风席卷函谷关,激起一地尘土黄沙,联军铁骑,秦军银甲,仿若血色霞光,凝结成杀意凛然的剪影。

    ……

    是夜。

    魏楚迷迷糊糊跟着士卒到了白起的大帐,又迷迷糊糊跟着白起骑马出了营地。

    夜风凛冽,吹醒了魏楚的睡意,后背的胸膛坚硬而厚实,“这是去哪儿?”

    自打开始打仗,他俩就没好好亲热过,毕竟在战时,更何况此番魏冉随军出征,即使魏冉早已默认了他们俩的关系,但也不好太过于在魏冉面前那什么。

    毕竟父亲心气不顺是要揍孩子的。

    可白起那穿上黑色铠甲,殷红披风,剑眉星目如杀神临世,这行走的荷尔蒙整天在眼前晃悠,那不是刺激魏楚雄性激素往外喷是什么?

    漫漫长夜,只听魏校尉咬紧被褥一边嘤嘤嘤一边欲哭无泪diy,十分想与他白叔来一场海绵体大战括约肌。

    难道白起也憋不住了?

    魏楚灵光一闪,顿时犹如找到了新世界。

    他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有信心的,风吹不干,日晒不黑的,一直白嫩嫩,再加上因为长久作战锻炼出来的小肌肉,年轻而健美的小腹肌,也是个行走的小荷尔蒙好伐?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柯南附身,找到了唯一真相,要不然三更半夜二话不说骑上马就把他带出营地作甚?

    月黑风高,露天席地,岂不别有一番风味?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等白起的马停在一个小亭子附近。

    魏楚二话不说,翻身下马,火急火燎的解开裤腰带,往白起脸上亲了好几口,亲的白起一脸口水,边亲还边急道,“快快快,抓紧时间还能多打两炮。”

    白起,“……”

    见白起站在那里不动,魏楚着急,自己去扯他的裤带,一只手顺着衣裳下摆摸了上去,两人都穿了便服出来,不用像解盔甲那般麻烦,三两下便摸到了白起的腹肌。

    魏楚满足的吸了吸口水,正要解锁新地点,却被白起抓着手不放,魏楚顿时急了,“先说好不玩捆绑啊。”

    他一边说一遍挣开手往里转身,“玩儿也没什么,就是你太激动了,上次差点没弄死……”

    转身,姬狐与苏秦要笑不笑的站在他们身后三步远的地方。

    魏楚愣愣的看着他们把刚才的话补完,“……我。”

    姬狐终于忍不住掩住唇笑出了声来。

    魏楚十分想切腹自尽。

    白起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朝苏秦抱拳道,“苏先生。”

    苏秦亦回礼,“劳烦上将军深夜前来,苏秦惭愧。”

    魏楚通红着脸,傻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白起绝壁是故意的!

    不就上次在他面前夸了几句苏秦吗!

    简直太丢人了好嘛!

    白起面无表情的指了指他松散的裤腰带,道,“绑好。”

    魏楚头都快低到地了。

    所幸在场几人知道他脸皮受不住,也没提,便信步往亭子里走去。

    魏楚和白起落在后面,魏楚指了指裤腰带,狠狠瞪了白起一眼。

    白起面无表情的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又拍了下他的屁股,才几步走到前面与苏秦并肩而行。

    魏楚红着脸擦了擦嘴,心想自己真是没救了,居然从丢人里品出了一点甜。

    这是什么鬼的糖?

    等四人安坐,魏楚才发现,亭子不远处有一辆马车,还有几个看上去像丫鬟的女人站在那里。

    夜晚的风冷如寒月,刚坐下白起便将披风披到魏楚身上,将他裹了个严严实实。

    对面苏秦本就穿的比常人厚上许多,坐下后更有侍女奉上大氅,姬狐伺候他穿好,用倒出药丸给他服用。

    魏楚渐渐没了不好意思,皱眉看着苏秦苍白的脸色,叫了一声,“老师……”

    苏秦挑了下一边的眉毛,笑道,“当初你死活不肯叫我一声老师,如今听你叫了,我却不怎么愿意应下了。我乃将死之人,又恐负千古骂名,你何故还叫我老师,便如以前叫我先生便罢了。”

    他声音比在齐国时还要虚弱,又低又哑,听得魏楚心头一阵难受,“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苏秦一生行事乖张,世人褒贬不一,推崇他的人说他聪明绝世,厌弃他的人说他背信弃义,宵小之辈。

    他知道自己即将成为通敌叛国的罪人,不愿别人知道魏楚与他的关系,为魏楚惹来无端责骂,可魏楚却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有幸得做师徒,是缘。

    旁人如何说,又与他何干。

    只要他自己知道,他有一位好老师,就足够了。

    风穿过树林,惊起一阵萧索。

    苏秦笑了,笑得情真意切,第一次像个老师一样伸出手拍了拍魏楚的手背,“能有你这位学生,老师足愿矣。”

    他的手很冷,冷的魏楚心口发疼,“老师。”

    苏秦却止住了话头,朝静默的坐在一旁的白起道,“如今五国合纵攻秦,上将军心中可有良策解我这一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