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86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86章 86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福运宝珠[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义渠王死了。

    魏楚见过许多死人, 也杀过很多人。

    却从未向现在这般让他心底发寒。

    宣太后连捅了义渠王十几刀, 继而抱着他倒下。

    魏楚起身过去扶她,将她扶在高台上坐下。

    她斜斜躺着, 眼看着义渠王的血流了满地, 脸上毫无表情, 还握着那把刀。

    魏楚不知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他可恨自己在最后才想起来,义渠王不是被他们带来的士兵所缴获,不是被暗杀,而是被宣太后亲手诱杀在甘泉宫。

    难道不管如何改变, 历史依旧在沿着轨迹一直走向去吗?

    魏楚突然感到一阵阵的发寒,那么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否根本没有意义?

    白起依旧会成为‘人屠’,依旧会死在杜邮亭下?

    刀落在地上, 发出一声钝响, 惊醒了俩人, 宣太后看了一会儿义渠王的尸体,淡淡道, “楚儿, 你出去叫你父亲进来。”

    魏楚愣了一下,“太后……”

    太后微微牵起嘴角,“你放心,你父亲早就知道了。”

    原来父亲早已与太后商量策划好了这一切, 刚才那出只是诱杀义渠王的一部分,他父亲……始终没有通敌叛国。

    在出去前,魏楚忍不住回头问, “太后为什么要亲自动手,明明可以任由王上下令将他……”

    “如果王上下令杀了他,王上会不再疑心本宫吗?”

    魏楚愣住了。

    “只有本宫亲手杀了聂臻,王上才不会疑心我这个太后有对他不利之心。”宣太后笑的云淡风轻,“横竖聂臻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下场也只有一个死字,为何不让他再助本宫一把,死也死的最有价值。”

    高台上那个女人依旧美艳得不可方物,可魏楚却从心底里害怕这个他曾经视若‘慈母’的女人。

    应该说他开始害怕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没有他最开始时想的那么简单。

    他们生活在冷兵器时代,他们玩弄权术,他们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亲手将最爱的人送入黄泉。

    亲手杀了自己曾经的爱人,宣太后不悲痛吗?

    她是悲痛的,可在悲痛之余,她还有更重利益。

    魏冉派人暗杀他,魏冉不愧疚吗?

    他照样愧疚,可再愧疚之下,他依旧下令暗杀,只为了保住他的地位和权利。

    他与白起在一起了,魏冉根本不可能彻底因为爱他而妥协,他妥协的,不过是白起许给他的好处。

    而嬴稷,他更可以做出更加心狠的事。

    人人都说白起乃‘人屠’,几乎杀尽了整个战国将近一半的兵力。

    可他的心,却被这些人浅的多。

    在这里的人,人人都比‘人屠’更可怕。

    他突然很想见到白起。

    魏楚打开门跑出去,甘泉宫内早已没人进出,整个宫殿里没有一丝人声。

    他在偌大的宫殿中奔跑,胸腔因急速运动而剧烈阵痛起来。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

    忽而有一双手拉住了他,冰凉,有力。

    “怎么了?”

    魏楚不顾一切的抱住白起,冰冷锋利的甲胄在他掌心化出一道血痕,随着手腕,与白起身上黑色铠甲融为一体。

    他抬头,男人锐利的眼睛里只有温柔。

    他但见的温柔。

    不知谁先开始,回过神,唇已经交融在一起。

    带着浓稠的化不开的爱。

    远处的李芙,赢礼,蒙骜等人,……

    o((⊙﹏⊙))o 看戏。

    更远一点的魏冉,……

    胸口突然好闷。

    此刻情况紧急,并且丞相还在远处炯炯有神的盯着,蒙骜不得不肩负起一个副将最重要的责任,‘提醒上将军’时候不早,还有正事。

    果然不出意外的被上将军‘杀必死’的眼光问候。

    蒙骜将军心很累。

    魏楚回过神后有些不好意思,扯了扯白起的袖子小声道,“太后命人前去。”

    白起仔细的看了他一会儿,见他现在确实没问题了后,才道,“等一会。”

    魏楚有些不懂,白起却再无解释的意思,回过头命令大军严守甘泉宫,继而自己拉着魏楚离开了。

    李芙感叹摇头,“世风日下啊!什么时候龙阳之好都这么光明正大了。阿礼你说是不是?”

    “啊?啊,已经部署好了。”

    李芙,“……”

    他看了看明显在走神的赢礼,有些担心的撞了撞他的肩膀,“喂,你没事儿吧?”

    赢礼回过神,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离开一会儿。”

    “啊,行,你去吧,舅舅都走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

    见他步履匆匆的走了,李芙有些摸不找头脑的晃了晃脑袋,什么时候阿礼也这么神神秘秘的了。

    既然都走了……可见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那他也开个小差,不知道阿梓想他没有。

    李芙闷头闷闹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脸红傻笑了起来,左右看看没人,一步并做三步的溜了。

    过来找人的蒙骜,……

    人呢???

    赢豹摇头晃脑的走过来,左右看了看,捣了捣他的肩膀,“还看什么看,最后还不是只有我陪着你。”

    蒙骜,……

    看着老战友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背影,他突然感到一阵不知名的恶寒。

    这突如其来的龙阳感是怎么回事?

    ……

    宣太后发了会儿愣,将掉落在地的刀捡起来,低声道,“既然来了,何苦躲着本宫。”

    “母后好耳力。”

    嬴稷从一旁的帷帐后走了出来,看都没有看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义渠王,朝宣太后笑道,“寡人恭贺母后大寿。”

    “多谢王上。”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谁的眼睛里都没有笑意。

    何时他们母子之间,竟要这般猜心度情了?

    当年他们即使政见不合,依旧有一份独有的母子情谊,什么时候,这份情谊也在权利下消失殆尽了?

    宣太后陡然叹了口气。

    嬴稷嘲讽一笑,“怎么,太后是为义渠王之死惋惜吗?”

    宣太后仔仔细细打量了儿子一眼,他已然长成了雄鹰,霸道的外表下,是掩饰不住的王者独尊之气。

    没有人再可以将他把控在手掌心了。

    她曾经多么迫切的希望他的儿子成为真正的王,做到真正的六亲不认,孑然立于天地。

    可她竟然忘记了,她亦为六亲之一。

    罢了罢了,是她竭力希望的,不是吗?

    她看着嬴稷的脸愣愣出神,许久才道,“你长得越来越像你父王了。”

    嬴稷似乎没料到她会提起这般无关紧要的话,笑道,“母后还记得父王?”

    “怎么会忘了他。”宣太后笑了,“他是这天地间最霸道的男人,野心勃勃,风流倜傥,没有女人会不爱上他。我也一样。”

    “你父王真正成了王,他的心真狠啊。为了大秦不陷入夺位的风波,将我们母子二人送去燕国,为了当年的太子嬴荡能学会独立,不惜将魏皇后缩在深宫里。”

    “为了大秦的将来,甚至任由最爱的人落魄惨死。”

    宣太后痴痴的哼笑了两声,朝嬴稷招招手,“稷儿,你来。”

    她已经许久没叫过‘稷儿’,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便互相称呼对方尊称,往日的亲密似乎也尘封在了这尊称里,不再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嬴稷亦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行至高台前,像幼时那样,坐在母后脚边。

    宣太后抚上嬴稷的脸,笑容温婉里透着哀伤,“稷儿,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没有,如果娘不把你带回秦国,你是不是便不会落得你父王那般下场。”

    “可是娘别无他法,大秦需要明主,需要一个真真正正的,充满野心的王。”

    “我的稷儿真的长大了,长成了大秦最需要的君主,娘真的很欣慰,很欣慰,可娘也害怕,娘害怕你最终落得和你父王一个下场,害怕将来在黄泉路上,你会质问娘为何要将你逼成这般模样。”

    嬴稷不知该如何作答,他甚至不能明白母亲此刻的悲哀。

    他正在他的权利最顶峰,从今往后,没有人可以再威胁他,他终于可以一展他的雄图霸业,怎会感到悲哀。

    宣太后叹了口气,道,“娘不再与你争了,我的稷儿已经完完全全长大了,这是娘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作为交换,你也答应娘一件事,可好?”

    “什么事?”

    宣太后道,“我死后,让魏丑夫随我殉葬。”

    嬴稷一愣,复而笑问道,“太后如何提起他?”

    “我知道魏丑夫是你的人,你只需要答应娘,让丑夫随我殉葬。”

    嬴稷站起来,双手覆在身后,淡淡道,“母后今日累了,不如先行休息。寡人还有这许多事要处理,便不陪母后了。”

    宣太后无奈笑笑,“罢了罢了,就当他是你最后一根软肋罢,只愿你今后不会后悔。我终究无法像你父王那般狠心。”

    软肋?嬴稷笑了笑,丑夫的确是个好孩子,但这样的小角色,怎么会成他的软肋?

    嬴稷微微勾了勾唇角。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就要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