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83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83章 83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赢礼听得目瞪口呆, 这计策和聂雎他们的想必, 简直胆大妄为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后她肯……”

    赢礼说不出口了,众所周知, 宣太后与昭王现在已然站在了对立面, 天家父子尚且无情, 天家母子更是无义,再说一路走来,他们历经了多少残忍冷酷的谋杀与□□。

    情与命,或许在他们心中都没有‘权’重要。

    或许这样的计划, 真的能够打动宣太后的心。

    聂雎轻叹,“这一切都要看太后千秋之时了。”

    一月后。

    宣太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人, 她总是美的, 不然不会进了宫, 成为惠文王最爱的女人,连魏皇后也比不了。

    只是再美, 到了这个年纪, 眼角眉梢,总有些细纹在提醒她岁月的流逝。

    她拿起篦子划过头发,乌黑的发里已然有了点点青丝。

    “丑夫,来, 帮本宫把白头发扯掉。”

    魏丑夫缓缓走过去在宣太后身后跪下,笑道,“太后是逗趣丑夫呢, 这么黑的头发,丑夫怎么找那一两根儿的白头发。”

    宣太后笑了,转过头刮了刮他的鼻梁,“养了这么多孩子,就你嘴最甜,最合本宫心意。”

    丑夫温顺的接过篦子帮宣太后梳头发,“今儿是太后千秋,太后自然心情好,听什么话都觉得好,丑夫这是占便宜了。”

    “是啊,今日是本宫千秋。”宣太后微微侧了头,镜子里的人也跟着她侧了头,还是一样的美艳,不可方物,怎么她就觉得心疲的很呢,“今日……本宫就该五十了,老啦,老啦……”

    “太后哪里老了,在丑夫眼里,太后美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呢。”

    “是吗?”宣太后转身揽住魏丑夫的腰身,暧昧的在他身侧滑弄,“昨日本宫可是弄了一半就睡着了,还不老?”

    魏丑夫顿时羞红了一张俊脸,将头埋在宣太后胸口,不肯说话。

    宣太后失笑,抬起他的脸,有些痴迷的在他滑嫩的脸侧抚摸,“你多好啊,还是这么漂亮,这么年轻,就像那院子里的花,看着都叫人欢喜。”

    “太后!”

    丑夫害羞的姿态让宣太后更是疼惜,她放开丑夫,顺手摸了一把他细嫩的脖颈。

    侍从奉上首饰盒子,让她挑选。

    她从不是喜欢珠环配饰的性格,便放手让魏丑夫去挑选。

    魏丑夫看了看,从盒子里拿出一支白玉做的钗,上面雕刻了一朵桃花,花心里綴了一粒红宝石,清丽华贵又不失可爱。

    “太后,这支可好?”

    宣太后接过时愣了愣,魏丑夫察言观色,小心翼翼道,“太后不喜欢这支?”

    她失笑,将钗放在手中把玩,已经起了皱纹的手拂过这支钗时,亦有了并不和谐的视感。

    “这支钗……是惠文王大婚时送给本宫的,寓意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魏丑夫歪了歪头,“是这首桃夭吗?”

    “嗯……”宣太后点点头,笑道,“桃夭乃庆贺新妇之作,出嫁的新娘,总要唱这首歌。”

    “先王赠予太后桃夭,以贺新喜,真是一段佳话。”

    “佳话?”她笑了一声,对着镜子带上钗,“你知道他送了多少‘桃夭’给他的女人吗?”

    “……”

    “本宫也数不清啦,他总是爱美人的,爱一个,带回宫里来一个,原本,这桃夭只属于本宫一个人,后来……整座宫里全是‘桃夭’,本宫便不戴了,做支花团锦簇的桃花有什么意思,不如做冬日里唯独傲雪的寒梅,总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丑夫知罪……”

    “本宫哪里说你有罪了。”她笑着拍拍丑夫的手,“你若不将它找出来,本宫倒还忘了,先王送给过本宫这样一支钗。”

    也许是宣太后的表情太过奇怪,眼角带着眷恋,唇边却是一抹嘲讽,让魏丑夫有些大胆的好奇,“太后……不会不高兴吗?”

    “不高兴?本宫为何不高兴?”

    “不高兴的是魏王后,还记得那天,魏王后刚刚嫁过来,先王送她一支桃夭,她满心欢喜,本宫便看不得那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特地寻了后宫所有人,叫她们尽数带着桃夭去贺新喜。”

    想起前朝旧事,宣太后亦拍手笑喊,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得,带着些调皮的笑意,“你是没见魏王后的脸有多难看,偏偏先王还一个劲儿夸赞,说什么宫里的桃花尽数开全了,当真是宜室宜家。”

    魏丑夫嘴角抽了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宣太后笑着看了他一眼,“不必多说,先王是个什么性子本宫清楚的很,他是喜欢女人,喜欢女人精致的容貌,苗条的身材,只是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唯一。”

    “在他心中能算得上唯一的,恐怕只有他那个‘智囊’,那有怎么样,倒头来,还不是连自己的心都不清不楚,想明白了,人都疯了,还谈什么唯一。”

    魏丑夫跪倒在宣太后身边,身体微微颤抖,他不知道一支钗竟然能引得宣太后这么多话,这些话,他当真听不得。

    “……太后,让丑夫替您上妆吧。”

    “怎么。”宣太后瞥了他一眼,抬起他的下巴,欣赏似得看着他害怕的睫毛急速颤动的模样,“害怕了?有什么可怕的,人都死了,为什么不能说?”

    “他疯了,他生前造了太多孽,所以才不过四十的年纪就疯了,可怜他枭雄一世,却落得如此下场。”

    “听说他死的时候,握着魏王后的手,止不住的叫张……”

    “太后!”

    魏丑夫跪倒在地,连声音都抖得不成样子,几乎祈求般的,“……让丑夫替您上妆吧。”

    宣太后止住了话头,看了魏丑夫许久,直至看到他全身发抖,才大发慈悲的拿起篦子递到他手中,“替本宫梳头罢。”

    “……是。”

    魏丑夫缓缓爬起来,这才惊觉自己的背早已被汗水沁湿,凉透后黏在背上,黏腻的十分难受。

    梳好妆,芈老宦恰好进来请太后去咸阳宫接受百官朝贺。

    魏丑夫跟在她身后,宣太后扶着芈老宦的手一步一步踏出甘泉宫,正要走出殿时,转身朝魏丑夫道,“你去告诉王上,本宫欲意身死后,与你同葬王陵。”

    “……”

    魏丑夫顿感天旋地转,一时腿软竟跪倒在宣太后脚边,爬都爬不起来。

    宣太后怜悯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寝殿里只有他们三人。

    安静的连呼吸声都那么清晰。

    “你是个好孩子,可不该留在稷儿身边。”

    说罢,不管瞳孔瞬间颤抖起来的魏丑夫。

    扶着芈老宦的手,缓缓步出寝殿。

    芈老宦低声道,“太后这是要告诉王上您早就知道魏丑夫是王上的人了?”

    她笑了,带着母亲的慈爱,“稷儿总是像他父王的,看似多情,实则最是痴情,丑夫……是个好孩子,对稷儿一片痴心,只是这样的痴心留在稷儿身边,总是祸患,不如就让他监视本宫一世,待本宫身死,稷儿彻底放了心,这个孩子便跟着本宫结束这一生罢。”

    她说的云淡风轻,却让芈老宦老泪纵横,“太后对王上真乃用心良苦。”

    其实也不算。

    如今她才是她的稷儿最大的威胁。

    有威胁的母亲,怎么能叫慈母呢?

    “罢了,去咸阳宫罢。”

    “诺。”

    ……

    咸阳宫中,一身黑色绣金冕服的昭王坐于高台,并排而坐的宣太后一身黑底凤文朝服,头戴九犀四凤冠,两人端持庄重的接受百官朝贺。

    战国后期属于‘礼崩乐坏’时期,各国对礼法并不十分苛刻严谨,所以也不像后世描述的那般繁复。

    百官行过礼后,昭王设宴咸阳宫,太后设宴甘泉宫。

    两处开宴,以贺太后千秋。

    作为贵族后代,又是年轻帅气的小俊男们,魏楚和李芙等人理所当然的被请去了甘泉宫。

    这个时候男女之别并不十分严重,实际上在开放方面,女子虽多有限制,但绝不像清朝时那般‘男尊女卑’,辫子学不来汉文化精髓,只学得形而不知其意。

    反倒多家恪守所谓‘规矩’。

    委实可笑至极。

    甘泉宫内好不热闹,魏楚小霸王之名流传整个咸阳,自然人缘不好,但好歹上过战场,在一堆王孙公子面前好歹也有些面子,再加上宣太后待他如亲子宠爱,巴结的人亦不少。

    李芙就更不用说。

    魏楚这才知道,阿芙在这群公子哥当中简直是男神级别的人物。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热血英雄式的人物,在秦国,这个人物大多指的白起,李芙作为白起的侄子,又多次上阵杀敌,对于一群向往战争场面但又十分害怕丢命的公子哥来说,简直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借机在他身边绊倒丢帕子一不小心打翻酒杯的人简直多不胜数,连男的都有!

    魏楚抹了把汗,果真民风开放,后世简直不能比!

    宣太后召魏楚前去。

    魏楚忙跟着芈老宦走到高台前,向宣太后行礼,“魏楚恭贺太后千秋之喜,祝太后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宣太后掩唇轻笑,将魏楚拉到身边坐下,“楚儿这贺词倒是新颖的很。”

    那当然!我可是有文化的人!

    魏楚骄傲挺胸。

    “这南山在齐国,东海在赵国……楚儿之意果真深得本宫之心。”

    堂下都是人精,见宣太后如此开心,既然不肯放过拍凤屁的机会,纷纷高声齐贺,“祝太后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好!哈哈哈!”

    魏楚,……

    好像他们的祝贺跟我的本意有些不一样?

    正在魏楚擦汗之际,芈老宦笑容满面的进殿禀报。

    “义渠王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