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82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82章 82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做……王?”

    赢礼觉得一定是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 要不然就是聂雎的脑子进水了。

    他做王?

    他从来都是那个站在所有人身后的, 连太阳都照不到他,总是游离在阴影的边缘。

    “对, 义渠王。”

    聂雎摸摸像是被雷劈中了似得赢礼, 逐一将他们的计划全盘托出, “父亲老了,该退位了,与其让昭王收回义渠的封地,不如重新找一个他能够信任又不能动的人做王。”

    “你……什么意思?”

    聂雎想了想, 道,“我讨厌义渠的生活,可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义渠。”

    他恨透了被人摆布的滋味, 恨透了眼睁睁看着弟弟在地牢里翻滚自己却毫无办法的难受, 可这一切, 跟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关联。

    那毕竟是他的家乡。

    是他爱的辽阔草原。

    他只是想毁了义渠的王属,又怎么会迁怒义渠还有子民。

    赢礼还是不敢相信, 他怎么能够做义渠王, 且不说他是季军之后,能够进入军营已是很大的不易了,封他做王?除非昭王的脑子被门夹了。

    聂雎笑笑,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角, “你的身份是很危险,可危险是把双刃刀,可以对着我们, 也可以对着昭王。”

    “你……”

    “的确,让你一人去义渠,昭王自然是不可能同意的,但如果……上将军同行呢?”

    “!”

    赢礼睁大了眼睛,他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想法,可这想法太过惊世骇俗,让他无法宣之于口。

    聂雎握住他的手,将他心中想的果断的说了出来,“为了在我父亲造反之际接收义渠,昭王必须向义渠派兵,再没有人比上将军更懂军法计谋了,再者除了上将军,昭王还有谁可放心的用?”

    “义渠本就早已向秦国称臣,若像进攻他国一样派兵攻打占领,只怕会引起天下之愤,所以,他必须找个人来接收偌大的义渠封地,在缓慢的让秦国逐渐彻底吞并义渠。”

    “上将军再堪可信,但也毕竟只是臣子,决计不能让他手握兵权之际还获得如此辽阔的封地,所以这个义渠王,必须得是赢氏一族的血脉。”

    “纵观整个秦国,季君之乱后,昭王可用宗室贵族,还有谁呢?”

    “可……再怎么也轮不到我啊。”赢礼辩驳,即使无人可用,但宗室贵族亦多不胜数,“有上将军在,即使找个无用贵族,照样可以在义渠立足,怎么会轮得到我?”

    “你说对了一句。”

    赢礼不明白。

    聂雎笑道,“有上将军在,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

    赢礼哑口无言。

    聂雎的话就像突然之间,所有的阳光全都照射在他的身上。

    万众瞩目。

    可当惯了背景,又怎么学得会主角的气势?

    再说这个计划委实太过可怕,他们几乎步步都在铤而走险,若是一步行错,会死多少人,赢礼想都不敢想。

    聂雎将发愣的人抱在怀里,低声道,“我不知道上将军为何也想逃离这里,但你告诉我实话,你喜欢咸阳吗?”

    “……”

    赢礼在怀里闭上眼,将头埋进他的胸膛。

    他无法否认,他讨厌咸阳,讨厌这里的一切,只是他从来不敢表现出来,哪怕他要有一点点不够顺从的表现,他都将万劫不复。

    他甚至不敢自戕,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他的命不属于他,属于所有被圈起来囚禁的氏族。

    他讨厌咸阳,讨厌那个雕梁画栋的牢笼,讨厌无时无刻的监视与指指点点,聂雎的话让他本来平静无澜的心又开始死灰复燃,他再也不想隐瞒对这里的讨厌,他想离开,他要离开。

    可这么做真的对吗?

    若是上将军与魏楚因此事遭遇不测怎么办,如果他们的亲眷遭到牵连怎么办,如果……聂雎有事怎么办?

    聂雎轻抚他的头发,低沉的声音带着让人信服的安稳,“我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我们一定会活下去。”

    “……”

    他说的太轻巧了,可不知为何,赢礼忽然安稳了,好似一切复杂的后果安排,都不成问题。

    因为他们相信。

    他们一定会活下去。

    因为他相信聂雎,相信这个从一开始,在他心中就与别人不同的男人。

    ……

    两人温存片刻后,赢礼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刚才说……你父亲要造反?”

    “嗯。”聂雎眨了眨湛蓝湛蓝的眼睛,一脸无辜道,“我之前没说过吗?”

    赢礼,……

    你的画风转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他等了一会儿,只见聂雎说完那句之后就只顾着低头在他身上亲亲摸摸,丝毫没有再说下去的样子。

    赢礼不禁有些着急,“你……说啊。”

    “说什么?”

    “你父亲造反的事啊。”

    “哦。”聂雎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的看着赢礼,“我父亲要造反。”

    赢礼,……

    聂雎轻笑,恢复了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却多了几分醉人的温柔,他湛蓝的眸子里满满当当都是赢礼,“你想知道细节?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明知这是个全套,但赢礼也无法不往里钻,只能无奈道,“除非什么?”

    “除非让我亲一口。”

    赢礼,……

    我们似乎在谈正事?!

    聂雎翻身坐在赢礼旁边,仰躺在大石头上,曲起一只腿,眯着眼睛欣赏漫天的星空,嘴里无所谓道,“不想听就算了。”

    赢礼有些受不了的推了推他,刚才那种情况亲亲是正常,但像这样‘光明正大’的亲亲……

    他声音小的像蚊子叫,“……我也没说不行啊。”

    聂雎迅速支起身子来,朝赢礼撅起嘴,“来吧。”

    赢礼,“……”

    顿了三秒。

    他不可置信道,“我亲你?”

    聂雎一脸‘你不知道吗?这是当然啊’的表情看着他,看的他脸颊爆红。

    只能磨磨蹭蹭地蹭过去。

    叫聂雎抱抱他已经是他在情绪的作祟下,说出的最出格的要求了。

    长久以来,都是聂雎把控全局,即使在他们现在几乎‘坦白一切’的情况下,他也从未……从未这般‘主动’过。

    现在整个人像是被火点着了似得。

    聂雎的侧脸线条很硬朗,鼻梁很挺,嘴唇很薄,外族人特有的深邃五官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每当双深邃的湛蓝眼眸紧紧盯着他时,他就觉得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得。

    那双薄唇撅起有些搞笑的可爱,平日总会吐出让他气的要死的话,却总会在下一刻,又能瞬间让他的气消灭,整个人被蜜裹了起来。

    赢礼有些着迷的,缓缓贴上他的唇,微凉的唇让赢礼的脑袋一下子就空了。

    心底像瞬间长起一颗参天大树,突破了厚实的土地,瞬间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成为枝繁叶茂的大树,撞得他的心直疼,濒死般的喘不过气。

    聂雎瞬间掌控了主导权,激烈纠缠下,银丝顺着唇角留下暧昧的痕迹。

    许久,赢礼喘息着渐渐在聂雎的怀中回过神,依旧像刚才一样将脸埋在聂雎的肩膀处,死死贴着,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不稳定的喘息,“现……现在总能说了吧。”

    聂雎闭闭眼,亦在平息刚才升起的躁动,他与赢礼现在属于心照不宣,可怀里这个人是他这辈子唯一视若珍宝的宝物,总要在一个特别的时间,做一些魏楚的说所谓‘浪漫’的事,而后,才彻彻底底能够拥抱他。

    “嗯,我爹准备在一个月后,太后千秋之际谋反。”

    “嗯。”提起正事,赢礼的脑子立刻清明了许多。

    他等了一会儿,见聂雎还没有说下去,不禁有些着急,“然后呢?”

    聂雎一脸无辜,“要拿亲亲来换啊。”

    赢礼气的想骂娘,“刚,刚才不是,已经,已经亲过了吗?”

    聂雎惊讶,“我没说过一句话一个亲亲吗?”

    “没有!”

    “那我现在说了。”

    “……”

    赢礼听了想打人。

    见赢礼一边气的要死,一边纠结的愁眉苦脸的模样,聂雎轻笑出声。

    赢礼这才知道被人耍了,举手就要锤他一拳。

    聂雎赶忙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啃了一口,开玩笑,赢礼的武力值可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小粉拳一拳下去他可能会内出血的好吗!

    可吓人。

    “快说!”

    聂雎做了个妥协的表情,将人抱在怀里,解释道,“他打算拉宣太后入伙,共同推翻昭王,拱我上台。”

    赢礼瞬间坐起身来,紧张道,“你?”

    聂雎心中一暖,点点头道,“他如果直接称帝,恐怕难以服众,届时,他会对外宣称我乃宣太后与惠文王之子,只是惠文王知自己晚年恐患失心之症,魏皇后恐加害如今的宣太后,所以才明则将宣太后与昭王送去燕国为质,而将另一个孩子,也就是我,秘密送往义渠,让义渠王收养我,这样,我便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子。”

    秦惠文王:mmp我的棺材盖要压不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