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80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80章 80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自从回到秦国, 魏楚就觉得白起有些不对劲, 不仅三天两头的不在,偶尔问他去哪儿, 也用其他的话插科打诨过去, 并不回答。

    这天他沉痛的坐在白起的卧房里。

    白起又是深夜才归来, 打开门看见魏楚亦惊讶挑眉。

    “楚儿何故在此?”

    看到没!看到没!

    之前还因为舍不得专门跟他去赵国呢,现在就‘何故在此’了,话中嫌弃简直不要太多。

    难道他们纯洁无瑕的爱情就在这里走到了尽头吗?

    魏楚沉痛的垂着脑袋,“说吧, 你爱上了谁,我承受得住。”

    白起一愣,随即唇边扯开一抹戏谑, “哦?被楚儿发现了?”

    我!靠!( ‵o′)!

    魏楚瞬间跳起来蹬着白起的膝盖就爬上他结实的腰身, 长腿紧紧环住, 双手掐着白起的脖子,龇牙咧嘴的挥舞着爪子, “说!是谁!不然老子弄死你!”

    白起挑眉, 大手扶住魏楚的后腰,以防他掉下去,另一只手顺着他小腿蜿蜒而上,声音愈发低沉, “知道了又如何?楚儿可要与我分道扬镳。”

    “你!做!梦!”

    魏楚张牙舞爪,表情认真又嚣张,“你告诉我是谁, 我去把他打一顿,然后再把你个渣男捆在身边天天看守!”

    “天天看守?”

    “对!”魏楚凶狠咬上白起薄唇,“看守你一辈子!”

    白起唇边晕染一抹笑意,抱着魏楚躺倒在床上,用鼻尖微蹭着魏楚的脸颊,魏楚忍不住痒痒笑了起来。

    “不玩儿了?”

    魏楚趴在他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咬着他的脖颈,撇着嘴逞强,“谁跟你玩儿了,要是你真的敢出轨,我一定抱着你跳崖!”

    “出轨是为何意?”

    哦豁,忘了他白叔是土著人了。

    “没什么。”魏楚胡乱挥了挥手,正经道,“那你近日到底在忙些什么,三天两头见不到人。”

    白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魏楚。

    魏楚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安来,瞬间福灵心至,不可置信道,“你该不会是找我父亲了吧?!”

    白起笑了,赞赏亲了魏楚一下。

    魏楚已然呆滞。

    他说了……

    他说了。

    他居然说了!!!

    魏楚回过神,话还未说出口,嗓子先抖成筛糠。

    不是他怂,委实是他爹和他男人太过凶悍,此事又太过猎奇。

    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好兄弟成夫夫了。

    任谁都能一脸懵逼。

    更何况这俩人都属于野兽派的,一言不合,万一动刀子动枪,那武力值之高,莫说魏楚那小胳膊小腿去拦,不过一招就能把他拍飞,他恐怕只能拿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哭喊着威胁两人停手。

    魏楚设想了一下那种场景,当即吓得一哆嗦。

    委实天雷滚滚,纨绔子弟公子楚招架不住啊。

    “你如何说的!我父亲可有……”

    “莫急。”

    白起擦了擦魏楚的嘴唇,掌心带着厚实的温度,让急躁不安的心缓缓平静下来。

    实际上,这件事白起从他们动身去赵国开始就在计划了。

    不然在去赵国之前,魏冉不会那么‘巧合’地撞见自家儿子跟白起……‘亲密交流’。

    从战场上生死与共下来的兄弟,怎么样都有一份默契。

    他对白起的了解并不比白起对他少。

    众人皆知白起是为军神,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却鲜少有人发觉,除却战神称号,他一步一步走向军权,乃至整个帝国举足轻重的地位,靠得绝不仅仅只有军事实力。

    常言道,用兵者,权谋也。

    若他没有缜密的心思,又如何能在战场上多次创造血腥的神话?

    魏冉按兵不动,等着白起来找他解释。

    果然,从白起跟着魏楚去赵国开始,魏冉几乎可以断定,白起这是要将他们的关系广而告之了。

    他生气过,甚至想过招来巨子,让墨家的人追杀白起,不管耗费多少精力,不管白起一旦死了,对帝国的影响乃至对整个天下的影响多么巨大。

    魏楚是他唯一的儿子!

    他怎么能……

    他怎么敢!

    可最终,他还是按耐住了内心的杀意。

    等到的,也是令他不得不往下跳的承诺。

    “兄长可想过以后?”

    “六国君主无能,我王却雄心勃勃,心思缜密,可谓王者,六国战败之态已显,我老秦必将统一天下,届时,兄长可想过你我二人结局。”

    “……”

    “白起早年间已起誓,此生护魏楚周全,哪怕舍去白起性命,亦无怨无悔。”

    “你这是在威胁我?”魏冉只恨不得当场拔剑斩杀了这人。

    下一刻,白起的动作却让他陡然一惊。

    “砰!”

    “你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我父与我君。

    “求兄长成全。”

    “老子让你起来!”正如他了解白起,这一跪有多重,亦让他承受不起。

    他们深陷敌营时,白起没有跪。

    白起冒死把他背出战圈,却身中数刀时,白起没有跪。

    季君派人包围了载有宣太后与昭王的轺车,只剩下五人,浴血奋战将昭王带回咸阳时,白起亦不肯投降下跪。

    这个有着军魂的男人,他的脊柱,从未向对手弯过。

    今天,他为了魏楚。

    魏冉受不起,他真的受不起。

    回过神,双目已然赤红,他亦双膝着地,与白起对峙而立。

    良久。

    “你……真的想好了?”

    “是。”

    “王上不可能会放过你们。”

    “是。”

    “你这是逼我儿以身犯险啊。”

    “是。”

    白起抬起头,直视魏冉,“我与魏楚,死生不相离。”

    黑盔黑甲,腰挂银剑,浓眉墨眸,战场凝结而来的凶戾与坚韧,造就他凛然的决绝。

    魏冉颓然的跌坐,代表丞相的衣袍凌乱,再不复往日华贵。

    这一刻,他只是个年迈的父亲。

    “楚儿……”

    他摇头失笑,回首他竟是为发觉,魏楚对白起,的确比对自己亲密许多。

    “罢了。”

    魏冉长叹一口气,仿佛想将所有的情绪尽数叹出来,让他们消失不见。

    他将白起扶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膝盖因长久的弯曲而愈发疼痛。

    他整了整衣袍,恢复了往日沉着精明的态度。

    既然不能阻止,那他何不获得点什么。

    他的确是魏楚的父亲,哪怕现在,只要魏楚说不愿意再与白起共度一生,他可以立即与白起翻脸,甚至调动所有的权力攻击白起直至他死。

    但事实却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这样。

    他何不顺势而为。

    他从来都不是和命运做斗争的人。

    他永远与命运站在同一阵线上。

    “你刚才之言,是为何意?”

    ……

    魏楚紧张的握住白起的手,“你把我们的计划告诉父亲了?”

    “不是告诉他。”白起道,“是邀他共谋。”

    “共谋?”

    白起点拨道,“以兄长推波助澜,王上更易同意。”

    魏楚恍然。

    现在在昭王眼中,魏楚和魏冉的关心已经降至冰点,毕竟派人杀子,这玩意儿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得了的,纵然还有几分父子血缘情谊,但魏楚做出此等‘败坏家门’的事,矛盾还不顺势加深?

    昭王从来都不是心思单纯的人,反而太过于缜密。

    总认为,把柄在手,才是最能控制人心的。

    他若此时同意魏楚与白起,除了能气死魏冉之外,更加获得了魏楚的好感,让魏楚为他所用。

    有魏楚在手,何愁白起不听话?

    魏楚的诱惑力委实太大。

    牵制了白起与魏冉两座巨头。

    昭王不可能不动心。

    再加上聂雎的敲边鼓。

    他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魏楚瘫软在白起身上,心中五味陈杂。

    “父亲……”

    白起拍拍他,“一切有我,你安心。”

    从糊里糊涂撞进这个世界,似乎他所有的安全感,都来自于白起。

    从单纯的只想抱大腿,到后来不顾一切爱上白起,再到最后两情相悦。

    他始终能在他的怀里任性。

    魏楚舒心的笑了,尽管前路风雨飘摇,此刻他依旧安然温融,“我有没有说过一句话。”

    “什么?”

    气温越来越高,掩不住一室浓情。

    身体的温度愈发炽热,叫嚣着爱你,我爱你。

    ……

    与此同时,边陲黄沙,满幕星光。

    苍老城墙上,君子卓然而立。

    聂雎停下脚步,前方的人有他魂牵梦萦的侧脸。

    在星光下,如一樽雕刻精良的青铜器。

    精美的外表下,依旧隐藏不住青铜的冰凉与锋锐。

    烈风带起黄沙,赢礼转过身,双眸清亮,似有星光落在他眼中。

    赢礼的回归让他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

    全身的血液仿佛不可控般跳动起来,他从未有过如此感觉。

    他大步走向他,带着满心的喜悦,让他忽略了赢礼脸上的冰雪。

    “聂雎,我有话问你。”

    聂雎忽然觉得有些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