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78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78章 78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白起遮住魏楚的眼睛, 强迫他闭上眼。

    魏楚叹息一声, 打从心底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以为会孤苦一生,却不想命运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但却送给他一个这么好这么好的爱人。

    让他如何能不感激。

    比起他人, 他是在幸福的多, 也幸运的多。

    魏楚转过身,手脚并用攀在白起身上,头埋在脖颈处胡乱磨蹭,仿佛下一秒就快舒服的从喉咙里冒出咕噜声。

    白起单臂抱着魏楚的腿, 手还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

    李芙敲门进来,无语道,“这是齐王宫。”

    魏楚睁开一只眼睛, 懒洋洋道, “本官今日接连受惊, 身有不适,恐不能行走, 特命人搀扶一二, 有何不妥?”

    李芙还能说什么,李芙只能闭嘴。

    魏楚就这么被白起半抱着回驿馆。

    这么光明正大在敌国秀恩爱的,也是不常有。

    魏楚满意的砸砸嘴。

    回到驿馆,白起将人丢到榻上, 自己背对屏风换衣。

    赢礼贴心,遣人送来热水。

    忙碌这么半天,两人都是一身疲累。

    白起率先入了屏风内洗浴。

    魏楚四肢敞开躺在榻上发呆。

    忽而又傻乎乎的笑。

    他们现在很像当年在魏国的时光。

    人还未老, 记忆却愈发清晰。

    那时候他们还未曾互相表白,他被白起撩的抓心挠肺,只恨不得将人一举拿下,只不过武力值太低,想扑不敢扑,很是恼火。

    没想到他们现在却相知相爱。

    魏楚简直觉得,自己之所以在前半生孤苦无依,都是为了积攒好运气,才能得到这么好的一个白起。

    有破风声而入!

    魏楚还未反应过来,白起却已然出现,挡在魏楚身前。

    魏楚一惊,朝窗口望去,才知道是风将窗户扫了开。

    临淄近海,夜里风大。

    白起侧过身打算回到屏风后,却被魏楚面红耳赤拉住。

    不解蹙眉。

    却见魏楚眼神流连在某一处,向下望去,瞬间心头火燥。

    白起出来的急,身上只套了一条亵裤,全身的水湿透了亵裤,变得贴身又透明,诱惑指数直逼少儿不宜。

    他伸出修长手指滑过魏楚双唇,探入柔软口腔,却被轻轻咬住。

    略微的疼痛感带来的却是意想不到的刺激。

    从秦国到齐国,在到今夜一系列曲折,魏楚懵然发现,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与对方温存过了。

    急切的思念瞬间袭遍全身。

    “楚儿何故紧盯白起?”

    魏楚咬了咬在口中作乱的手指,凑过去抱住白起紧实的腰。

    气温逐渐上升。

    白起微微皱起眉头,喉结滚动,鬓角又流下汗珠,跌落在锁骨,又顺着紧实的胸膛滑过错落有致的腹肌,最终消失在魏楚的发定。

    状态已濒临爆发。

    却不想逗弄至此的人却放开,引得白起皱眉不满。

    魏楚笑笑,擦过唇边水渍,忍着全身泛红的羞意,轻轻拉开衣带。

    月光下,皮肉愈发莹白,不似真人,倒像城外山上跑下来的小狐狸精,用自己天真的魅惑,勾引着壮实的猎汉堕入深渊。

    他舔了舔唇角,浓烈的气味更让他的脑袋眩晕,让他做出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光洁的小腿伸直,脚抵在白起快要爆炸的地方,微微搓弄。

    双眸荡漾着水光,纯稚又性感,“白叔……”

    这样的诱惑下,谁能如柳下惠?

    几乎瞬间,魏楚便被白起扑倒在榻。

    这个称呼就像一个开关,放出了沉睡已久的兽性,让他化身猎豹,毫不留情的撕扯身(我实在)下(想不出)的(词儿了)美味。

    夜风习习,春意亦无边。

    赢礼靠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看着窗外皎洁月色,估摸着还要多久再送些热水进去。

    银白银白的月亮悠然的撒下薄纱,心也跟着悠然起来。

    眼前浮现那双蔚蓝眼眸。

    不知道那个他现下如何……

    可曾想起过他。

    这样想着,又有一股不知名的甜蜜与思念如蚕丝般细细密密的缠绕住他的心。

    怪怪的,滋味却不错。

    过了许久,这才听见响动,赢礼吩咐下人送在热水,看看窗外月色,总归也晚了,却也毫无睡意,便翻身上了屋顶,躺再屋顶上看着月光想着心中那个人。

    须臾,身旁传来响动。

    抬眼望去,魏楚正一瘸一拐的爬上来。

    赢礼,……

    魏楚手脚发软的走过去与赢礼并排躺着,这才长舒一口气。

    赢礼,……

    你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恐怕未免有些不合适吧?

    魏楚瞅瞅他,用手肘捣捣他肩膀,嘿嘿笑了。

    赢礼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你上来作甚?”

    “睡不着,跟你聊聊呗。”

    魏楚摇头晃脑,悠然翘起二郎腿,又瞬间僵硬。

    赢礼奇怪,“怎么了?”

    魏楚,“……麻烦帮我把腿放下来谢谢。”

    赢礼,……

    就说你到底上来干嘛!

    魏楚抹一把头上虚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记现在身体不便了。

    静默片刻,赢礼率先打破沉默,“你要说什么快说,说完便回去歇息罢。”

    魏楚侧过身认真打量着赢礼。

    从他们认识到现在,他似乎从未问过赢礼的心事,可也从未怀疑过他们之间的友谊。

    跟阿芙不同。

    他总是认认真真的在做每一件事,就连点名造册,他也一丝不苟的完成,丝毫不会偷懒。

    他太希望活在军营里了。

    所以那么认真,认真的从小事上对魏楚表达着感谢,对白起表达着崇拜,对战场表达着热切。

    真诚。

    这是赢礼独特的魅力。

    “阿礼……你觉得聂雎怎么样?”

    “嗯?”

    赢礼不知道魏楚怎么会问起聂雎,但还是认真的回想了一会儿才回答,“他……很爱嬉皮笑脸,但却很细心,武功很高,不是天赋极高,而是刻苦训练而成,我亦见过他训练,看似玩世不恭,却……却很重视家人,行事颇为无状,但能担得起重任……”

    魏楚边听边在心底摇头,完了完了弯了弯了弯了。

    赢礼回想起聂雎几次三番的吻,与嬉皮笑脸的俊脸,忽而打从心底生出一股子不好意思脸,甚至俊脸都微微红了,“他……他很特别。”

    魏楚疯狂摇头,弯了弯了走心了走心了走心了。

    赢礼回头看魏楚一脸遗憾,不禁疑惑,“怎么了?”

    “啊……没什么。”魏楚瞄了他一眼,一眼又接着一眼,赢礼想无视都困难。

    只能无奈开口,“你想说什么便说,我绝不瞒你。”

    “你喜欢他?”

    什么叫平地一声雷。

    这就是。

    赢礼耳边轰然炸起巨响,瞠目结舌说不出来话。

    惊讶之后,又有恍然之感。

    先前的一切奇怪情绪,原,原来都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吗?

    要不然自己怎么会从不拒绝他的吻呢?

    即便表面上不喜,但他也从未激烈反抗过啊!

    换做任何人,甚至魏楚,他摇摇头,都不可能!他也做不到!

    自己竟然……

    看赢礼有些呆呆的,魏楚有些担心,推了推赢礼的肩膀,“阿礼?阿礼?你没事吧?”

    赢礼呆愣的看着他,半晌吐出一句,“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魏楚,……

    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呢?

    事已至此,魏楚也不能在瞒着赢礼了。

    “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喜欢他,但有一件事……你可以选择。”

    很少见到魏楚这般正经,连带赢礼也跟着皱眉正经起来,“何事?”

    魏楚叹了口气,将他与白起的计划全盘脱出。

    “功高震主,想必你也知道,上将军军功无数,位极人臣,实则伴君如伴虎,我们……”

    伴君如伴虎,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打算。

    魏楚不想死,也不想白起死。

    别看现在,兵权虎符,嬴稷全数交给了白起,就凭将聂雎放在他们身边当探子便可知道,嬴稷从未完全相信过白起,即便白起等人曾拼死将年幼的他与宣太后护送回秦国,再拼死打退季君等人,让他坐稳王位,他连他的亲舅舅都不信,又怎会信白起。

    他们甚至丝毫不用怀疑,只要白起稍微不顺他心意,或他又能够找到代替白起的将才,那么作为战神存在的白起,直接从麒麟变作恶狼。

    对待恶狼,当然是杀之而后快。

    事实上,白起的结局也确实如此。

    但这话不能直说,只能稍微囫囵过去。

    他们必须找出一个能够解决困境的方法。

    示弱肯定不行,不管你退到墙角,强者为王的世界,没有弱者生存的份。

    他们必须让嬴稷感到威胁,又不能轻易动弹。

    义渠,便是个好地方。

    赢礼目瞪口呆,“你们想让我成为义渠王?”

    魏楚点点头。

    赢礼姓赢,这是最好的身份象征,只要赢礼是义渠王的一天,那么义渠便是秦国的一份子,无他,谁叫赢礼乃赢氏后人呢?

    可赢礼又是季君后人,不用怀疑,嬴稷一定会找机会除了他。

    就是魏楚,他不也找人试探过下手吗?

    这便十分微妙了。

    就凭嬴稷的疑心,他必然不能轻信赢礼,白起趁势得嬴稷令,防备赢礼,掌兵义渠。

    如此,嬴稷想动义渠而不得,想动白起亦不得。

    有白起赢礼在,义渠亦不会叛变。

    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赢礼听得哑口无言。

    “这……聂雎同意?”

    魏楚顿时住口,他不知如何告诉一直待人真诚,对聂雎亦毫无保留的赢礼。

    “聂雎……乃秦王间者。”

    皎洁的月光逐渐被乌云笼盖,今日逢齐王宴请友邦远客,亦下旨城门通宵不闭,全城欢乐,远处还有灯火通明。

    有舞姬高声吟唱,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赢礼愣愣看着远方,有匪君子,如圭如壁,却只是表面而已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啊,,, 命都去掉半截 我好喜欢阿礼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