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77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77章 77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魏楚有些听不懂。

    什么叫无时无刻保持清醒?

    姬狐笑笑, 声音缥缈似风, “公子楚以为,师兄如何能排兵布阵, 撒下这滔天大网。”

    见魏楚还是有些懵懂, 白起解释, “据闻有药物,可以元气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教人毫无困乏之意,然长久如此, 有违人道。”

    姬狐亦接过话头,“人如何能不困乏?疲累而不歇,倚靠药物, 长此以往, 内里耗损空虚, 直至内里尽数腐化,继而消失殆尽。”

    魏楚这才明白, 他们说的药物, 应该类似于后世的兴奋药物。

    这种药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毒药。

    是了。

    魏楚这才明白过来,他不止一次的赞叹过苏秦如何能有这般精力撒下弥天巨网,一件件,一桩桩, 让整个七雄,都成为他手中棋子,仍有他翻来覆去, 操控全局。

    原先还以为苏秦得天独厚。

    现在想想,世上从未有过什么天才神童,只是别人比你付出了更多精力。

    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妾……好像都记不清师兄何时安眠过了。”

    姬狐笑了,娴静面庞,和煦笑容,只是眉宇间,却始终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悲伤。

    很多时候,苏秦都只是睡下一会儿,便又起身安排筹谋,实在困乏便灌药,从最开始的一碗,然后两碗,一碗接着一碗,越喝越多,越喝越频繁,再后来,不用喝下药物他也睡不着了。

    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天黑,天亮,一天又一天。

    姬狐没有说,她曾经偷偷换下过苏秦的汤药,换成安神的草药,却被苏秦瞬间发现。

    他从来不对人发脾气,即便晓得了自己换下他的汤药,也只是将安神汤倒掉,叫人重新送来。

    不与人争辩,下定了决心,便不会争辩,只会闷声不响的做。

    不听不理。

    不闻不问。

    让人从骨子里都透着凉意。

    姬狐曾问过他,如何得知那碗药被换过。

    苏秦笑笑,“喝多了,便晓得那股味道,又酸又涩,世间再没有比它更恶心的味道了,比起它来,什么药都似琼浆玉露,自然晓得。”

    她一直知道,从小便知道,师兄是个一意孤行之人。

    大师兄还在时,总会靠在树上,轻轻敲着一脸不服气的苏秦的脑袋,唇角带着无奈的笑意,念叨上一句,“你啊……”

    她便在一旁偷偷笑。

    是啊……

    姬狐垂下眼,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

    她早就知道了。

    师兄总是一意孤行。

    魏楚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面对这样的决心,任何劝阻都显得苍白。

    姬狐了然一笑,朝魏楚道,“妾知晓公子楚好意,只不过师兄一心只为成就大业,怕是听不进去劝的。”

    “那女子是……”

    魏楚有些不清楚,虽说对苏秦的做法感到震惊,但他依旧不明白,姬狐来找他做什么。

    白起却是微微颔首,“女子是为后事?”

    姬狐点点头,笑道,“大将军智慧。”

    窗外有鸦雀腾飞,扑扇着翅膀飞向远方。

    姬狐轰然转身朝二人跪下,道,“师兄为大计,妾不敢拦,只求……只求事后,上将军能救下师兄一命,准妾带师兄回谷中。”

    白起漠然,“若他不肯走,你亦是徒然。”

    姬狐苦笑,脸色也跟着苍白了几分,“妾知晓。只是哪怕有一丝机会。”哪怕,他剩不了许多日子。

    在谷中修习的日子,是他们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她想让师兄在安稳中离世,总比带着无尽的执念与怨恨要好。

    “我们答应你。”

    白起看向魏楚,显然让魏楚自己决心,他无需表态,魏楚说的话,便是他会做的决定,他们早已代表了对方。

    魏楚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姬狐这个要求。

    他无法做到冷眼旁观,在清楚知道苏秦最终的结局下更是如此。

    魏楚苦笑,千方百计想与苏秦撇清关系,回想实在可笑,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受苏秦教导,如何还能两不相干。

    他,终是师父。

    “魏楚无用,但立誓,定保老师全身而退。”

    姬狐微微愣了愣,继而坦然一笑,那一瞬间眸子染上泪,顷刻间又消失不见,“师兄一定很高兴。”

    门外赢礼叩门,“使臣大人,齐王来了。”

    姬狐微微颔首,从偏殿角门退了出去。

    随后不久,偏殿内响起齐缗王特有的大笑声。

    临淄近海,夜里风多,姬狐抚了抚被吹乱的鬓角,缓步走向了宫中让丞相歇息的地方。

    不得不说苏秦深受齐缗王喜爱,就连宫中,都为苏秦安排了寝殿住所,只为丞相彻夜辅助王上处理朝政时能有个地方可以歇息。

    苏秦正半倚在榻上闭目养神。

    他睡不着,只能闭着眼睛养神,头疼欲裂,却只能忍受,好似提前受尽油锅刀山之苦。

    姬狐悄声进来。

    苏秦眼睛也没睁,叹息似得说了一句,“多事。”

    “生死在天,何苦为我再去求得他人庇佑,凭你一身本事,本不用如此。”

    姬狐没说话,打开手边食盒,从里面拿出一碗乌黑药汁。

    即便知道他无法安睡,姬狐还是想尽办法求来安神药方,只求让苏秦好受一点。

    苏秦推开药碗,双眸微启,瞳孔似比以往更加浅淡,“何必?”

    那样的药服用多了,瞳孔便会变得越来越透明,最终失明,再然后四肢无力,瘫痪在床,最终回天乏术……

    姬狐替他擦了擦嘴,跪坐在他身旁,伏在他膝上闭上眼睛。

    “师兄又何必。”

    苏秦拿出一块玉牌放在手中摩搓,痴痴的看着,似乎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过了许久,才回过神。

    抚着姬狐的头发叹息,“你总说我固执,你又何尝不与我一样。”

    “嗯。”

    姬狐闭上眼,埋在他怀里。

    苍白的手指划过乌黑的发,挑起一缕银白,苏秦眼底带上一抹愧疚,曾几何时,才不过二十的年纪,便已有了白发。

    他终究欠她良多。

    “若有来生,苏秦定日日夜夜祈求上天,只求上天保佑姬狐永世安稳。”

    “嗯。”

    “不要再遇上我这样的人了。”

    “嗯。”

    忍了许久的泪,终究还是落下。

    埋在怀里,倔强的不肯让他看见。

    姬狐忽而想起刚才魏楚问她的话。

    “你为何……”

    她是怎么回答的。

    “因为我在等。”

    从她的少女时代,那抹俊逸的身影早早在脑海中挥散不去。

    即便她可能等不到她想要的结局。

    可她愿意一直等下去。

    师兄说得对。

    他们都是一样固执的人。

    ……

    送走齐王,魏楚还觉得有点儿不真实。

    这就答应联手伐赵了?

    他的任务就这么完成了?

    “不然。”白起摇摇头,一盆冷水浇下来,直接把魏楚浇个透心凉。

    “此言,应当为借口之言。”

    齐缗王田地天生就不是个能担纲大局的人,要不然富得流油的小国宋国,就在齐国这个大老虎胡须边上酣睡,齐国也愣是不敢一口将人吞了。

    即便有怕六国借机合纵伐齐之忧患。

    但真的就毫无办法吗?

    即使六国伐齐,齐亦毫无转圜之余地吗?

    怕不尽然也。

    说到底,还是怕出事,怕个万一。

    这要是换做秦国。

    莫说富得流油,又丝毫无作战能力,简直就是一块肥五花的宋国,就是穷山恶水,地质条件相当严峻的巴蜀,膘肥体壮的草原大汉义渠,不也一一就这么打下来了吗?

    秦国对外展现了他们强悍到可以横扫一切的军事能力。

    六国相当厌恶秦国,提起来就是暴秦,恶秦,简直天下得而诛之,可正儿八经与秦交战的,还不是只有魏国。

    魏国为何与秦交战。

    那更是与为义渠,巴蜀等地出头毫无关系。

    也是秦国挑起的梁子!

    就这,当年堪称大国的魏国,对上赤贫老秦,还是一棍子敲不死,乱棍子下来,嘿,还是敲不死。

    最终结果,那只有自己被敲死了。

    其余几国说过什么吗?

    除了发表严厉谴责外,屁都没冒出一个来。

    说到底,这玩意儿得靠智慧与勇气并存。

    秦昭王嬴稷是属帝王蟹的,举着钳子就爱横着走。

    齐缗王田地是输小绵羊的,即便拥有广阔肥沃的草原,他也不敢伸头。

    “那我们……”

    白起摇头,“便做不知即可。”

    当做不知道?

    魏楚蹙眉想了想,瞬间又相通了!

    是了!

    要是齐缗王不反悔,他们怎么有理由攻打齐国呢?

    白起却皱了皱眉,只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魏楚却一直想着姬狐的话。

    她今日所言,委实太过可怕。

    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为心中所想,执念到这种地步。

    搅动天下风云,几欲灭掉齐国,对苏秦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到底为了什么?

    燕国?

    魏楚摇头,即便燕国与齐国有世仇,但依苏秦此人冷漠,决不是一个为了国家便可做到如斯地步的人。

    为了不朽名声?

    他大可以换一种方式,凭他的聪明才智,辅佐秦王,甚至可能不用等到祖龙时代,在嬴稷手中,秦国便可统一六国。

    到底为了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