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76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76章 76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这, 这话从何说起啊?”

    齐湣王刚刚平复的心绪又被苏秦平地一声闷雷搞得波澜万丈, 十分心累。

    苏秦面色如寒冰,“我王既然不信苏秦一颗赤胆忠心为齐国, 苏秦又何必在此碍了我王的眼, 不如早早离去, 也好让我王重新觅得忠臣良将,为齐国开疆扩土。”

    “爱卿何出此言啊。”齐湣王忙将人扶起来,真诚剖白,“寡人视苏秦为良师益友, 怎么会不信你?”

    “是吗?”苏秦一甩袖子推开齐湣王,冷哼道,“那派去燕国打探苏秦来历的间者也不是我王派遣的了?”

    此话一出, 齐湣王脸色一变, 不禁有些讪讪。

    见他模样, 苏秦更是咬牙切齿,“难道不是因为孟尝君曾密见过我王, 拿出证据说苏秦乃燕国间者, 我王这才派人去调查苏秦吗!”

    齐湣王更是讪讪。

    他的确派人去燕国查探苏秦。

    他虽好大喜功,但生性多疑,加之孟尝君曾叛国一事,更是如惊弓之鸟, 便是对周遭的人,都存了一份怀疑。

    孟尝君便是看准了他这一点。

    巧舌如簧的如此这般言说了一同苏秦,齐湣王也顺理成章的开始怀疑, 这才下令派人前去燕国探查。

    不过自打苏秦出现,齐国便生出许多事端,被孟尝君一说,齐湣王亦细细回想,似乎所有的事都跟苏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又找不到证据。

    可事实证明,这全都是孟尝君为扳倒苏秦的胡言乱语。

    此人更是胆敢行刺于他!

    简直罪无可恕!

    事到如今直接被苏秦挑破心中并不光彩的刺,他不禁也有几分愧色,但也仅仅只有几分而已。

    齐湣王迟疑道,“爱卿怎会晓得寡人曾派人前去燕国?”

    莫不是他身边早已安下苏秦的眼线?

    这么一想,齐湣王的一颗心又吊了起来。

    苏秦摇头,失望至极,连带语气都有几分心灰意冷,“我王不必将苏秦想的如此不堪,大丈夫立于世,怎会做出这等窥伺他人的宵小之辈做法。苏秦没那个脸面。”

    这话就是在打齐湣王的脸了,你没脸做那不就是在说我不要脸呗。

    一个君王,被人这么讽刺,难免有些不高兴。

    但他的下一句,却让齐湣王心中的火气瞬间降了下来。

    “因为燕王曾联络苏秦,希望借苏秦向我王搭桥,燕国想归顺我王。”

    什么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头?

    齐湣王大喜过望,连带完全忘了刚才苏秦的讽刺,把住他的肩膀急切问道,“当真?燕王当真想归顺寡人?”

    苏秦推开他,面若冰霜,“自然,燕王早前便与苏秦说过此意,但因齐国与燕国之间,多有旧怨,这才不得成行,直到苏秦幸得我王垂青,拜齐相,燕王这才派人告知苏秦这一想法。”

    “谁知道就在不久前,燕王却在王宫中抓住两个齐国派去查探苏秦的间者,以为我王与苏秦互有嫌隙,燕王多优柔,忙派人传信给苏秦,苏秦这才晓得,原来我王一直都不信任苏秦。那苏秦当这齐相,又有何意思?”

    “爱卿……”

    苏秦抬眸,看着齐湣王的眼光颇有些痛心疾首,“我王刚才说待苏秦如良师益友,苏秦何不是将我王当做此生伯乐,万万没想到啊,我王竟始终疑心苏秦,孟尝君前车之鉴,莫不是君臣相间,如何落得这般下场,我王还不明白吗?”

    齐湣王此时已恨不得杀了那两个派去燕国的间者以表自己的悔意。

    现在更是悔恨交加,又怕苏秦真的一走了之,急的如热锅蚂蚁,“爱卿啊,是寡人的错,寡人真是千错万错,爱卿千万不要生寡人的气啊,寡人,寡人这边给你赔不是了,好不好?”

    “我王不必如此。”苏秦负手而立,“苏秦受不起。”

    “唉,爱卿啊,寡人知道错了,寡人再也不疑心你了,寡人,寡人给你作揖,还望丞相大人莫再计较。”说罢,真真作揖到地了,可见其悔恨焦灼之意。

    苏秦这才面色稍霁,扶起齐湣王,感叹万千,“我王如此礼遇苏秦,叫苏秦为以为报啊。”

    “爱卿……”

    君臣二人执手相望,虎目含泪,一切烟消云散。

    待稍稍平复心绪,齐湣王着急问道,“爱卿刚才所说燕王想要归顺,可否属实?”

    “自然属实。”苏秦微微摇头,提醒道,“这事可以容后在议,如今最重要的,可还是留在偏殿的秦使啊。”

    “哦对对对,瞧寡人这脑子。”齐湣王一拍额头,忧心忡忡道,“唉,这可如何是好啊,这该死的田文,竟不知从哪儿截住的消息,爱卿,你看……”

    如果说以前的齐湣王对苏秦还有那么一丝防备,如今被‘燕王想要归顺’的爆炸消息,炸昏了头脑的齐湣王已完全信任苏秦的一言一语。

    没有丝毫芥蒂。

    “我王莫慌。”苏秦向齐湣王献计,“此事说不定还有转机。”

    “哦?”齐湣王忙问,“如何转机?”

    苏秦抬眼看向齐湣王,目光一片澄澈,“请我王答允秦国,共同伐赵之盟约。”

    ……

    魏楚站在门口,今夜宫中变动不断,所有人都惴惴不安,守卫更是加强戒备,浩浩荡荡的在宫中巡查是否还有反贼。

    烛火晃动的灯笼如无尽红绸,几乎要将天际映照的如燃烧起来一般。

    亭台楼阁的宫墙被照亮了一次又一次。

    魏楚无端端想起咸阳的夜晚。

    风沙卷起尘土,大片大片的星幕与无边黄沙连在一起,是这里没有的壮阔。

    “想什么?”

    魏楚笑笑,靠上身后人的胸膛,“在想咸阳,那里的景色真美。”

    “嗯,很漂亮。”

    “难得你也有欣赏风景的时候。”魏楚笑着回头,却撞入熟悉的暗黑眼眸。

    白起轻吻他的手指,一瞬不瞬的紧盯,让魏楚脸悄然红了起来。

    气氛小美好小美好的。

    “看来妾身来的不是时候。”

    魏楚瞬间回神,红衣女子,眼眉似桃李艳丽,笑容如春花和煦,不是姬狐又是谁?

    “后宫娘娘也可这般到处走动?”

    “正统娘娘自然不行。”姬狐放下手中托盘,向魏楚等人浅浅施礼,“使臣大人今日滴米未进,恐防腹中饥饿,这是妾亲自做的点心,使臣大人若不嫌弃,还请用些。”

    托盘里放着三碟精致的小点心,模样可爱似有清香,一看便知出自行家之手,只是这个是到来,恐怕不是为了点心那么简单。

    “女子有何见教?”

    姬狐勾唇一笑,“上回在伊阙便说使臣大人是我师兄的徒弟,咱们师出同门,如何说话还这般不亲热。”

    魏楚呵呵,“女子说笑了,我与苏秦先生并无师徒关系。”

    姬狐愣了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师兄老跟我抱怨,说你死活不肯拜师,如今看来倒不是他在说笑。”

    坚决与反dong分子划清界限!

    气氛因为这几句谈笑变得轻松起来。

    姬狐看了一眼守在门边的李芙赢礼,魏楚会意,朝他二人道,“你们先出去。”

    李芙皱眉,他们在伊阙便见过这个女人的手段,现在她又出现在齐王宫,成为齐湣王的爱妾,心机之深沉实在教人望而生畏。

    即便魏楚身边有白起,恐防这女人使诈,李芙还是有些担心,“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等说,若女子担心我二人泄露,我二人可就地发誓。”

    李芙犟脾气大,魏楚也不知怎么说才好,再说他也的确是关心自己心切。

    赢礼想劝,就听白起语调冰冷,“数到三,出去。”

    李芙还要争辩。

    下一秒,就听白起道,“三。”

    众人:……

    白起眸光一愣,腰边寒剑出鞘些许,闪过一抹银光,“不走?”

    李芙抱头鼠窜。

    明明都不期待有二了完全没有想到连一都没有!

    还有没有亲情的小船了!

    人生简直悲惨。

    姬狐:“……上将军真是……教导有方。”

    “多谢。”

    姬狐:……

    我并没有真的想夸奖你好吗!

    本来和谐的气氛逐渐变得微妙起来,魏楚轻咳两声,试图将话题拉回原位,“女子有何要事,但说无妨。”

    姬狐低下头抚了抚裙摆,须臾,如水淡然的声音传来。

    “我师兄……活不了多久了。”

    窗外月色清冷,洒下一地银辉。

    殿内沉默许久。

    魏楚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到了齐国见到苏秦,的确看得出来他身体有抱恙,跟当初在秦国见到那清俊疏朗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但他只以为不过是沉珂而已,总会有治疗好的一天。

    可如今……

    姬狐笑笑,靠在窗边,月光轻柔的覆在她脸上,像是为她笼罩了一层薄纱。

    “他一直在吃些药物强迫自己脑筋清醒,久而久之,药物入了心,便算作毒,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脑筋清醒?”魏楚不懂,“他之前有过不适?”

    姬狐摇摇头,解释,“人都有想睡的时候,夜里入睡以便歇息。”

    魏楚皱眉。

    姬狐道,“他却时刻保持清醒。”

    “无时无刻。”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拯救挑食大佬】爱你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